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安全起见》。

白映知道罗克南不跟自己讲基本上就是和第三层心境有关的,所以也就没追着问,在地铁上坐着过了几秒钟就睡着了。

  “这个何北,我总觉得耳熟……”罗克南喃喃道。

  如果没有何北的那一冲,血列早就填补领域缺口隐藏起来了,所以罗克南心中对何北是有怀疑,结果还是选择了压下来,他没有去考虑这一切都是一场戏的可能。

  现在罗克南已经不想多想了,他也很困,不过相比已经趴在地上睡着的白映,他还好的多。

  等到地铁到站之后,罗克南扛着白映从地铁站飞到楼下,把他扛到二楼,罗克南刚要伸手敲门,门就开了。

  门口是于珊,身后是坐在客厅椅子上面看电视的白映妈妈。

  “小罗要不进来吃个饭再走,麻烦你带着白映这臭小子回来了。”白映的母亲陈红开口。

  “不了,我……我爷爷还等着我回去呢。”

  “好吧,那就不留你了,路上小心啊。”于珊的声音也传来。

  罗克南看着明亮的灯光和客厅里面还开着的电视机,心头一颤,道个别就关上门离开了,“噔”一下,走道的声控灯暗了下来,一切陷入寂静和黑暗。

  好久没有去看爷爷了。

  罗克南一脚踩在地上把声控灯吓开,一边朝自己房子走一边念叨。

  ……

  白映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透过窗户看到母亲在阳台上晒太阳,于珊坐在她右边吃薯片,时不时伸出手喂她一片,这种山楂薯片好像能够延年益寿来着。

  要相信科学,拒绝保健品,但是太好吃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白映一边想着一边走出自己的小房间。

  走到客厅,桌子上有一碗饺子还腾着热气,里面放了一点点葱,香味就扑鼻而来。

  如果“趁热吃”也成了一种具现化概念,会不会就是这样的体现?

  “神经病。”白映低骂自己一声。

  吃完饺子再洗漱,也不知道哪儿养的坏习惯,白映洗了个澡之后搬着板凳也坐到阳台上,坐在母亲左边。

  “你不拿点东西来?”于珊瞥了他一眼。

  “这不指望着您手上的嘛。”

  “去去去!”于珊瞪眼,母亲在中间笑着。

  现在不缺钱了,直接买了一年的爱奇异会员给老妈追剧,手机是于珊前几个月送的,倒不用换。

  白映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不屑抬头。

  “不送我我就自己买!”

  “WDNMD!我起了!一枪秒……”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的白映皱起眉头。

  张河。

  准确来说,六年前直接跑出去找于珊那事儿也就只是扣了他一个月工资然后被说了一顿,真正丢工作的是因为张河。

  这个对死亡充满好奇并且厌恶人类的男人,他曾极度理智的跟白映讨论死亡,在聊了一会之后,他发现了白映对于死亡理解的不同,于是他恳求白映为他解惑。

  然后白映就跟他说,“死亡代表的是终点,但同样也代表着过程,或许,也是起点,当你领悟到死亡在不同事物上面所呈现的不同含义和表象之后,那一定是你所追求的。”

  白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张河信了,他和张河加了联系方式之后,张河告诉白映,他要去寻找自己的新生了,或许这也是死亡。

  当时在电话里都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喜悦,白映只能一头黑线的说恭喜,随后张河就没了音信。

  “好久没联系了,嗯……还没见过面,那我们面基吧,网络上都是这么说的。”

  “面什么?不是,我意思是你知道我在哪?”白映一惊。

  “夏城,二等镇心师。”充满磁性的浑厚男声传出。

  “卧槽,你调查我,信不信让我老大揍你?”这冒起了汹涌的杀机:

  “天凤军负责镇守天云武院,任何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你们……还有不服的么!!”

  “没有没有!”对面,那些保守派的弟子们顿时赔出卑微的笑脸,甚至还有人给夏天生叫好:“大人您打得好,这些人就是脑子有病,该让他们好好清醒清醒!”

  “混账啊!!”

  激进派的天云弟子们都红了眼。

  他们年少热血,更是容易意气用事,看到夏天生如此猖狂,哪里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天云宗,是我们的天云宗,不是天云武院!”

  “你这凶徒,我师尊绝不会任你这样猖狂下去!”

  结果,这样的话语竟是真的触动夏天生的杀机。

  他毫不犹豫的挥手召唤出了一柄天凤枪,直直的对着那叫得最大声的一名天云弟子刺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去死吧!”

  “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旁边站着的叶枫,王猛等人早已经忍不住了。

  他们无法看着夏天生杀人。

  可就在此时,有几道更快的身影冲了过来,其中一人挥手一剑便挡开了夏天生的长枪,随后拦在了大伙面前。

  “夏都尉,手下留情!”

  是韩长老!

  激进派的弟子们看到韩云出现,纷纷一振。

  “韩长老!这人当众行凶,打伤了咱们的弟子,你一定要给咱们做主啊!”

  韩云转过头来,目光之中何尝不是满满的悲愤,但他却只能咬着牙对所有的弟子们摇了摇头,同时与他一起过来的几名长老已经开始查看地上几人的伤势。

  叶枫,远远的看到了韩云。

  有日子没见,韩云的鬓角似乎一下子白了不少,这些天他所在的罗云峰被天凤军天天压榨,日子更是难过到了极点。

  到了这种时候,韩云又是第一个冲出来保护大家,就像当初保护叶枫一样。

  韩云,看到了人群里的叶枫。

  他对着叶枫苦涩的一笑,微微点头。

  可就在这时,叶枫却突然眼睛一睁,对着韩云大叫起来:

  “韩长老,小心!!”

  不仅是叶枫,所有韩云面前的人都同一时间发出了大吼。

  “韩长老,小心啊!!”

  什么?

  韩云瞳孔猛地一缩,只觉得背后一道可怕的杀机直冲脊梁,让他脖子后的汗毛瞬间立起。

  夏天生,手中爆起了一道血红的寒光,趁着韩云转身的时候,无情而卑鄙的发动了偷袭。

  “本都尉要教训他们,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

  “夏天生,你!”

  韩云震怒无比,手中长剑第一时间挡在了自己面前,他是灵境初阶的强者,理应能够挡下对方的偷袭,可让他无法置信的是,一声脆响之后,韩云手中的玄器长剑竟是硬生生的被夏天生手中的那道血芒洞穿砸碎,随后那血光径直的刺入了韩云的体内,无情的戳了一个对穿。

  韩长老!!

  所有人都疯了!!

  杀千刀的夏天生,你竟然无耻至此!!

  噗!

  就听到韩云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短剑与穿胸而过的那柄长枪,跌跌撞撞的向后倒了下去。

  而更过分的是,夏天生在一招得逞之后,竟然向前一步,硬生生的将那长枪从韩云体内拔了出来。

  哗啦一声。

  那枪身与肉体摩擦的声音震得每个人牙齿发麻。

  韩云的鲜血,喷向了天空。

…………

今天早早更新,明天也会早更不影响大伙晚上过年,再次谢谢黄成发的打赏,大年初一,咱们五更见!

大呼贼断义手度坠沟贼意已死因亡去议者欲大小姐忽又沉下脸,道;他刚才既然是从你

在拳皇李绍全认为吕泽这一次失败了,自己这一次也算是输定了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吕泽的身上居然再度的澎湃出来了一种,自己先前的时候,从未在吕泽身上感受到过的强悍气息。

那种气息的澎湃,那种气息的震撼,让拳皇李绍全人,并不是什么好人,而是一群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说,自己此番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那里,络腮胡子已经回过神来了。

刚才的时候,吕泽的那一番操作,实在是太让这个络腮胡子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安全起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方圆酒里

枫叶暮落

妖治天下

尘埃与我

再始

银发死鱼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