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的初恋不迷茫?》。

陆小凤看着宫九道:哦?宫九道:灯下看来更美,可是她们脸上,却

一眾女人帶著周安和侯贏來到了一間頂級的客棧。

本來這些女人要帶著周安和侯贏去她們家里除鬼的,可是周安提出趕路舟車勞頓,需要休息一下,實在是這一段時間他就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不是在勾心斗角,就是在趕路,這次显。

但黄夫人显然没有这种觉悟,她没有一种即将惹火上身的预感。

看着黄夫人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幸灾乐祸的。申请路正行,下定决心不做则......

可是他来的时候,她却在别人怀刀把子厉声道:因为这是我说的

“白鷺師兄,我們回去不會被師尊責罰吧?”路乞兒還是有些擔心。

“哎呀,沒事,若是回去師尊怪罪下來,就師兄一人扛下來。”白鷺拍著胸脯保證道。

“也不曉得那胭脂水粉貴不貴,能不能用那雙首奔雷鷹的內丹換上幾盒?”路乞兒自言自語道。

白鷺聽罷一拍腦袋,翻了個白眼道:“我們這是四品靈獸丹,可以買半個胭脂鋪了。”路乞兒頓時眼前一亮,那除去給師姐買些胭脂水粉,還能剩下不少錢呢。

白鷺悄悄說道:“跟你講哦,我們先去靈器鋪子將這靈獸內丹換成靈石,然后你去買胭脂,我去找個老朋友。日落之前我們定能返回。”

路乞兒聽罷點點頭,他也覺得這樣是可行的。很快,兩人便到了鎮上,路乞兒看著那熟悉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時有些恍惚,幾個月過去了,這里依舊沒有什么變化,只是自己變了,就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

走到北街的時候,兩人忽然聽見前方人群中傳來一陣咒罵聲:“臭乞丐,讓你在這里討食,影響這里生意,看我不打死你!”言語間便是一陣拳腳聲和人的痛苦呻吟傳來。路乞兒和白鷺往前走去,就看見一間酒肆門前,一個年輕乞丐趴在地上蜷縮著身體抱著腦袋,一個小廝模樣的年輕人手中揮著一根木棍,一下一下狠狠的砸在乞丐身上,嘴中還不停的罵著:“天天在這門口待著,客人都不敢進來了。”邊上站著四五個和路乞兒年紀相仿的小乞兒,都不敢上前幫忙。有的捂著臉不忍去看,有的則狠狠的盯著那打人的小廝,恨不得將他咬死的模樣。路乞兒很快認出了他們,正是數月前搶自己燒餅還將自己打死一次的那群乞丐。那個為首的乞丐躺在地上,身上到處是傷痕,若是小廝再打下去,遲早會沒命。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小廝打的也就越加賣力,就好像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一般。路乞兒攥緊了雙拳,雖說他們以前經常打罵自己,但是都是乞丐,都為了一口吃的活著。路乞兒突然很憤怒,正在他想沖上去的時候,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句話:“住手!”

眾人都愣了一下,那打人的小廝也停住手,接下來眾人就看見人群中走出個一襲紅衣的少女,約莫十四五歲,扎著高高的馬尾,手中拿著一串糖葫蘆。路乞兒好奇望去,只見那少女眉若青黛,那蒲扇一般的睫毛下藏著一雙靈動的琥珀色大眼睛,小巧瓊鼻,絳唇映日,肌如霜雪,粉嫩兩頰顯現著兩顆深深的酒窩,右手皓腕之上是系著一串銀白小鈴鐺。除了師姐姜曄,路乞兒從未見過這樣好看的女孩子。此時一顆糖葫蘆將她嘴巴塞得滿滿的,說話便有些含糊不清。

“你怎么這樣欺負人?”少女瞪大了眼睛,對著小廝說道。

“這位小姐,這是一個乞丐,天天和他的同伴堵在小店門口討食,讓過往客人都不敢踏入這里,影響了小店的買賣,我勸過,他們不聽,我便只好動手了。小姐想來也是尊貴的人,你且讓開,讓我將他們趕走,免得他們臟了小姐及各位客官的眼。”小廝見來者衣著華貴,定是哪家的小姐,不敢得罪,于是陪著笑道。說罷又要舉起手中的木棍。

“你不許打了,人家也不過是討個生活,何必咄咄逼人?”少女有些不依不饒。路乞兒見狀走過去將地上的乞丐扶起來,回頭對白鷺說道:“師兄,可否借些靈石給我?”白鷺知道路乞兒心善,從須彌戒中掏出一袋靈石,扔給路乞兒。路乞兒抓住袋子,朝白鷺點點頭,回首就將袋子塞進那乞丐的手里說道:“你和他們去買點吃的,以后不要再來此處乞討了。”那乞丐一怔,瞬間有些不知所措,自己今日是遇到大善人了。他早就記不起路乞兒,只是覺得眼前的少年有些面熟。正在錯愕間,紅衣少女也將一袋靈石遞了過來,有些驕傲的說道:“喏,還有本女俠的!”乞丐看看少女又看看路乞兒,不知道接下來該干什么。直到路乞兒對著他點點頭,他才收下兩袋靈石,跪倒在二人面前,重重的磕著頭:“謝謝兩位恩公,謝謝兩位恩公......”旁邊那四五名乞丐也跪下來,學著那名乞丐磕頭跪謝。看著這一幕,路乞兒心中很不是滋味,白鷺見狀也是悄悄嘆息,這小師弟,到底還是心善啊。

那小廝眼見又有人出來,心中憤憤不平,丟下手中木棍,對著那群乞丐冷哼一聲,便轉身進了店里。那群乞丐千恩萬謝之后也是結伴離去,眾人也便散了。唯有紅衣少女瞪著大眼睛盯著路乞兒,上下打量,直到看得路乞兒有些難為情,才緩緩笑道:“你比民對葉風流突兀的問話有些不滿,但淳樸的本性還是讓他老實答道:

“官家半月前以準備對抗魔物暴動為由,把我們的種子甚至口糧都強行收走了。”

“我們還拿什么種地?如今連草根棉衣都吃進了肚子了。我父親七天前嘴里咬著床席的草梗也餓死在了炕沿上。”

“我們做不出易子而食的混賬事,但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老婆孩子也餓死在炕沿上。”

“所以我們借了鎬頭,趁著還有力氣,準備去指天山下去碰碰運氣。”

“碰什么運氣?那里能挖到吃的嗎?”希曼聞言眼眶里淚水不停打轉,強忍住沒哭出聲。

她已經打定注意,如果這些百姓是去弄吃的,那么她打算跟著一起去,多一個人也算多一分力量。

打獵是不用想的,野生的動物早都被魔氣侵蝕成魔物了,不來吃人就不錯了。

至于施舍財物,中二小隊一行人這一路來打著正義騎士團的名號行俠仗義,早把兜里最后一個金幣和最后一點口糧都送給了窮苦百姓。如今他們比這些百姓也只是衣服好些而已。

“那里青草樹皮還能有一些,但靠那些東西過不了冬的,我們準備進比奇礦洞試試運氣,我們以前是那里的礦工,所以這回如果能挖到些上好的礦石賣到鎮上換些糧食回來,也許這個冬天就能挨過去了。”

“不過隨著一百年一次的魔物暴動日越來越近,指天山那邊的魔物也越來越多了。我們這次如果回不來,老婆孩子估計……”

與葉風流和希曼對話的為首黑瘦村民說到這里有些哽咽,半晌才繼續道:“算了,跟你們說這些也沒用。趁天色還早,我們得趕緊走了。”

“你們若是趕路,也早點出發吧,走快點兒,天黑前應該能到前面的村子。天黑后這里魔物比較多,在野外會非常危險。”

“別急,”葉風流伸出胳膊一臉微笑攔住了那些村民,“也許我們可以做個交易。”

“別開玩笑。”黑瘦村民面色變冷,“我們除了還有點力氣什么都沒有。”

“既然你們曾經是比奇礦洞的礦工,那我交換的就是你們的這點力氣。”葉風流突然雙手抱圓平舉于胸前,“我是正義的騎士,一切罪惡與黑暗來接受憤怒之火焰的懲戒吧。”

“我……”葉風流裝逼完畢,剛想繼續往下說,突然身邊傳來了尚伊和李輝的聲音:

“我是正義的騎士,一切罪惡與黑暗來接受憤怒之刀盾的懲戒吧”

“我是正義的騎士,一切罪惡與黑暗來接受憤怒之靈符的懲戒吧。”

“葉哥咋了,壞人哪呢?”手持鐵鍋,后背上背了小山一樣高的大鐵籠子的李輝一臉迷茫四下打量。

尚伊符箓繞體,背簍中幾顆野菜被顛落到了地上,還有一棵正耷拉在她的腦袋上。

“你搞什么?”尚伊似乎發現情形不對,看向葉風流的眼神不善。

見到三位師傅都擺出了騎士團造型,希曼不得已也在原地紅著臉舉起木劍小聲叫道:“我是正義的騎士,一切罪惡與黑暗來接受我正義的懲罰吧。”

“為什么第一次感覺喊騎士團口號這么羞恥捏……”希曼把頭深深低下。

“咳咳……”葉風流努力將尷尬的表情重新變換成莊重,“我剛才要說啥來著……”

看著表情呆滯的村民,他終于找回記憶,“我們正義騎士團愿意幫你們清除比奇礦洞里的所有威脅,讓你們能恢復采礦。作為交換條件,你們幫我們挖開堵死的半獸人古墓就行!”

“啥,你開玩笑呢吧!”黑瘦村民的表情從呆滯變為驚恐,“清除比奇礦洞內的魔物那都不可想象,打開半獸人古墓,你絕對是瘋了。”

“村長,也許他們真的能做到……”黑瘦村民背后一只皮包骨頭的胳膊指向李輝背著的大鐵籠子。

那鐵籠子里擠得滿滿的各種魔物正瘋狂的扭動和尖叫著,這些是尚伊和李輝用一上午時間為希曼準備的“經驗值”。

“好吧,左右都是死,咱們拼了。”黑瘦村長眼睛直直的盯著籠子里那些魔物狠狠地咽了口吐沫。

村長話語剛落,葉風流聽到系統提示音傳來:“你發現了支線任務比奇礦洞,幫助村民清除比奇礦洞里的所有魔物,完成后獎勵3000輪回點,E級劇情水晶一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的初恋不迷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眼圆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潇湘霓羽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醉酒流云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弦森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红色尖兵战队

校园之内恶狗出没

君子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