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唐三的暗器(一)》。

她显然还在为了自己亲人的死而悲伤,如此深夜,还不能入睡”花满楼道:“孙老爷又是何许人也?”提起孙老爷,陆小凤的

“快点啊!——”、“春子!——快醒醒!”、“包文春!——”,还有人在低声啼哭。

噪杂的人声在耳边不断的呼唤,包文春睁开涩沉的眼皮,迷迷糊糊的感觉很难受,他终于有点缓过气来,觉得身体在晃动,眯眼却看见地面在颠簸晃动,胃里胀满,肺部也火辣辣地疼,胸腹部硌得更疼,想喊出:疼啊!却嗓子发痒,啊呜——一下,又吐出一滩黄水。

“好了!春子醒了!”有人的语气明显轻松了,啼哭声也戛然而止。

“不慌!再摇摇!这是我包家的独苗啊!老天开眼啦!大家离开一些!”一个苍老的声音说,语调里带着轻松欣喜。

于是,地面再次晃动起来。包文春实在受不了了,再次哇哇大吐特吐,还带着咳嗽,简直要咳出血来,还是不能开口说话。但脑神已经清醒多了!

老头终于停下脚步,一双大手把他抱下来,平放在阳光下,这才感觉舒服些,却看见一头骨瘦嶙峋的老牛离自己三步远,屁股正对着自己,哗啦啦的拉稀。他想逃,却浑身无力,只得扭过头,避开一米外的珠玉飞溅,再次呕吐起来。

一切终于安静下来了,包文春睁开眼,这才发现阳光刺眼,自己躺在树荫下,身边围着一堆男女老少。一个苍老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包文春胆战心惊起来,不由地叫了声:“三爷!”

三爷已经死去三四十年了,怎么会见到他了?难不成自己来到丰都城了?包文春脑子开始活动,短暂缺氧带来的损害正在慢慢恢复。这不是醉酒,这是溺水了。

“不要说话!好孩哟!这次可受了老罪了!等会就不那么疼了!”

一个拿着牛皮鞭的壮汉驱赶着四个小毛头过来:“跪下磕头!今天要不是春子路过,你们几个现在都漂起来了!春子要是有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学伦哥,这事不怨他们,是我碰上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该先叫人的!”包文春有气无力地说。

叫学伦的壮汉苦笑了一下说:害你受罪了!要不是你,要等谁看见再下水捞人,就要淹死四个了!

包文春总算明白了,自己刚刚还在另一个地方和人喝茶聊天,仰头看了下窗外的云空,他那个角度看到一个奇怪的云图,入神的看了眼,一口茶呛了下,就完成了再次穿越的转身,在这个世界上,变成了奋不顾身下水救人的小英雄。

学伦连声道谢,赶着四个淘气鬼走了。包学伦是本大队小学教师,今天是周末,在横沟里犁田,中午时分,水牛怕热要下水,拽着犁子就跑,来到水塘边,却看见围着一堆人,自己的两个儿子和邻居家两个孩子正在躲闪着自己。赶集回来的人路过,路边四个小孩在叫救人,有人下水把包文春捞了上来。闻讯而来的大队饲养员包三爷一看,腿肚子都软了,连忙叫人拉来那头最瘦的母牛,把孙子抱上去,趴着硌着胸腹,牵着牛慢慢走着,控出肺部的积水。

乡下人不懂人工呼吸,这是流传前千年的老办法,对灵魂来自未来的包文春来说,依旧有效。

包三爷是包文春的爷字辈,排行老三,年轻时叫包三哥,后来叫包三叔,现在都喊他包三爷,孑然一身光棍一条。他有兄弟七人,还有姐妹两人,兄弟姐妹九个现在就只有他还活着。他那一辈,只有两兄弟有后代。一个是老五,也就是包文春的爷爷,有了包文春父亲姐弟三人。另一个是老七,老七死得早,媳妇带着儿子改嫁,带到沙河南边县郊去的拖油瓶,已经随人家改姓郭。到了包文春这一代,本村就只有包文春一个男丁,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姓郭的那边也有一个男孩,还是个八九岁的小屁孩,和老家祖房这边没有联系认亲呢!

三爷是个老光棍,在大队当饲养员,吃住在牛棚里,一年到头也不回家几次,事实上,他在村子里已经没有房屋了,年节时回去也是住进二叔家。

包文春的父亲在五八年招工走了,是吃皇粮的武钢工人,二叔包景文今年三十多了,还是光棍一条,穷得老鼠都摇头的农村,想娶一个媳妇,很难!

能见到三爷和包学伦,包文春判断现在是八零年到八二年之间,自己在街上中学,周六下午没课,又想节省午餐的一两毛钱,这才中午放学赶回来的,没想到,就遇到救人反而施救者溺水的桥段。

自己运气差到极点又好到极点,竟然穿越重生了,这可是个万古难逢的机遇。闭目想象一下自己的能力,却发现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刚才倒流的塘水冲进鼻腔,很不舒服,他闭着眼睛休息,三爷说:我去做点面条,等会儿再送你回去。

三爷知道包妈很厉害的,通过放学的孩子,儿子溺水的新闻会很快传遍整个大队的。没有自己的护驾,春子回去还会被暴打一顿的。

三爷虽是老爷们,擀起面条却如韭菜叶一般匀称,劲道有韧性,里面放着干辣椒和姜葱,可能是没有使用添加剂的原生态面粉吧!

季辽一路上遥望着问天宗的山门景色,虽说这片山脉此时只是问天宗的宗门遗址,但仍可在这遗址中看到当年问天宗的鼎盛。

天宫把落脚地选在了这里,乃是因为问天宗是初生界的中心之地,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原因,暗地里却是为了收刮问天宗遗留下来的宝物。

问天宗是个星域宗门,放在尘埃星中那就是个庞然大物,那么在星球崩碎之前,匆忙之下有能力脱离灾劫的修士便会带着一些值钱的家当离开,而不怎么重要的东西便会被遗留下来,如此一来......

绯道:“哦!请琢部主带他们来见见先生如何?”来的都是甲族大佬,琢只好亲自去叫人。绯带着甲族高层参观学校教学楼,看到兽人孩子们都在接受助教老师的教育,认真学习,众甲人都很激动,但怕打扰了气氛,都不敢开口说话。

到了新建的学校图书馆,绯介绍到:“这里是师尊从在沙丘圣地传道开始,留下的所有刻着圣神的知识的石板,共有一千八百九十九块,是我们学豹城最珍贵的宝物。”

移山巨力连忙整理衣冠,对一众甲人道:“你们这些粗胚,有幸瞻仰高贵神圣的宝典,赶紧整理一下,不要玷污了圣堂。”

绯带着他们走进图书馆,里面有一些新招的助教在抄录石板,他们把王泱刻的字尽量一模一样的刻在自己带来的空白石板上,十分专注。甲人们大队人马进入,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忙活。

甲人们双眼放光的看着那些朴素的石板,见惯了美丽的宝石和超凡石材的他们,反而觉得记录知识的石板就应该这样平平无奇,才能衬托出知识的宝贵。

绯拿起一块记录了乘法口诀的石板,递给移山巨力,给他解释数字和乘法。大长老看着夏文数字符号不明觉厉,生怕摔了宝典。绯告诉客人们都可以拿起石板仔细看看,看完放回原处就行。

移山巨力终于忍不住,对绯道:“三圣女,如今我们甲人虽然没有得到部落大会的正式认可,一同祭祀先祖,但正如圣女所言,已经是先生认可的兽族同胞了,不知能否赐下些学习的名额?让我们甲族的孩子也能学习先生的大道!”

众甲人一脸期盼的看着绯。绯心里暗暗佩服师父,因为王泱安排她接待甲人,就是给她和甲人们熟悉和施恩的机会,以便以后方便获得甲族炼器材料,因为她专精炼器术。

绯学着师父,故作为难的道:“现在学校的学生已经超额了,助教老师也不够,恐怕要等到新校区建好,牙牙师姐的助教培训完成,才能再招生啊!”

移山巨力突然跪倒,众甲人一齐跪下,绯赶紧扶要扶起他们,大长老不肯起来,哭道:“求三圣女垂怜!我们甲族千年前不输兽族大族,大湖圣地建立之后,拒绝承认甲人为同族。我们千年来没有守祭人主持部落的祭典规制,即使想方设法学习兽族,还是逐渐落后穷困。如今蒙先生恩泽,可以朝拜圣城,见到圣神的知识殿堂。哪里还能再等待!我们的孩子每多等一刻不能拜入先生门下,我的心里就流血不止。”

众甲人都一齐哭求。琢正好带着裂石金等七个甲人和红果青泉进来,看到这一幕,也赶紧跪下,问一边的破岭部的部主主怎么回事,得知事情经过,顿时也急了,哀求道:“三圣女,我们甲族的崽子们能吃苦,没有座位了,站着也行,看在先生的份上,收些孩子吧!”绯这才答应收二十个甲族插班生,甲人们大喜谢过。

绯笑着拉起红果青泉,道:“你是师父念念不忘的红果妹妹吧?”红果青泉惊喜道:“圣女霓下,先生还记得

之前趁著灰土漫天,葉楓雖然也失去了方向,但是他有命運殿主啊!

憑借命運殿主的命運預測,葉楓閉上眼睛橫沖直撞,硬生生的從灰土中闖了出來,隨后他處理了一下身上的灰土,轉身離開了那個地方。

但是莫名出現的七六八一,在瞬間就道破了葉楓身份的七六八一,卻被葉楓深深的記在了心里面。

他之所以換了一個城池,就是想看看七六八一到底是怎么看破他的身份。

他不相信,自己的萬靈假面被真仙看破也就算了,但......

王万成道:我抽的本不多。心心么会比她先醉?白玉京道:我喝陆小凤:完全正确!孤松,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唐三的暗器(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通天剑录

沉默地鱼

通天剑录

妗昭初见呀

通天剑录

灏月星宇

通天剑录

明亦

通天剑录

春刀寒

通天剑录

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