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兵器工厂》。

她的人于瘪得像是落叶一样,苍的去路。胡铁花面色变了变,却

在江塵走出房間時,章朗祖看見江塵一身布衣他看得眼睛都快掉到地下了,他混不吝的嘖嘖稱奇:“江塵不會吧!為了裝窮你都換上布衣了,放心那一枚天精錢我一定會還你,要不你再借我幾枚唄!”

江塵瞪了他一眼默默不語。

楊子衿看著如今的江塵一點都不奇怪,難怪有一股省吃儉用,節衣縮食的市井氣,少年本就貧苦人家出生,過過低處沒有錢的貧苦日子,自然珍惜一絲一毫,但送出一枚天精錢又半點不遲疑:“江塵在你心中,世間事,事無巨細嗎?”

江塵發現楊子衿一直盯著自己,他這一路已經習慣了跟楊子衿玩笑打鬧,他居然賤兮兮的挑眉:“看什么看?是不是很帥。”

楊子衿愕然,下一刻噗嗤一笑:“江塵有點自知之明好嗎?越來越臭不要臉了,注意嘴臉啊!”

江塵哈哈大笑,章朗祖毛骨悚然,胡思亂想。

江塵想了想便一副自豪的道:“你們兩個聊,我要去跟婆婆煮飯去了,楊子衿到時候給你嘗嘗,香料俱全時我的真正手藝”

楊子衿面露不屑,癟嘴道:“盡會吹牛”其實內心已經笑開了花。

章朗祖則是道:“江塵君子遠庖廚,你還做菜,你不會真是書上寫的市井巷落出來的泥腿子吧!”

江塵理所當然:“我本就不是君子,就是泥腿子啊!”

要不是江塵滿臉天經地義的模樣,章朗祖都有些懷疑是這句話戳到江塵傷口,讓江塵生氣了吧!

章朗祖下意識伸出大拇指:“泥腿子好啊!頂呱呱。”

江塵顧自離開:“你們聊我去做菜了啊!”

楊子衿看著章朗祖滿臉鄙夷:“你這是強行拍馬屁啊!只聽說乾院出來的人都是豪擲千金,心算天下的經商天才,沒聽說是這種臭不要臉的玩意兒啊!”

章朗祖面對楊子衿的冷嘲熱諷半點不生氣,反而笑道:“娘娘腔,我看你跟江塵最近走得很近啊?跟我說說 那小子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不是哪個頂級仙家的天才子弟,故意顯現出凡體凡命的假象來忽悠人,這叫什么扮豬吃虎,這種套路我見多了。”

楊子衿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認真道:“章朗祖你想錯了,如你所見,他可能還真的就只是一個泥腿子。”

章朗祖目瞪口呆,半點不信,他笑嘻嘻道:“楊子衿你就會騙人,我不信。”

楊子衿才懶得跟他解釋,轉身就走。

“哎哎哎,楊子衿你別走啊!你看這是第二次見面了,你說咱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啊!你說我們要不要,斬雞頭燒黃紙拜把子啊!我感覺還行,你說百年之后你我他各自登頂,在看當時人間低處事,會不會也會傳為千古美談,這叫什么浮云三結義啊!”

“你說對不對二弟,不對應該是二妹啊!”

楊子衿頭皮發麻,置若罔聞,江塵還說自己是話癆,那這章朗祖算是什么?楊子衿終于忍不了,滿臉嫌棄下意識說出江塵一路來會威脅她的話:“閉嘴,不然把你舌頭割了。”

章朗祖混不吝,哪里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他依舊對著楊子衿一陣口頭輸出,剛好走到小池邊,楊子衿反身一腳,速度之快,章朗祖猝不及防。

下一刻只聽撲通一聲,然后就是咕嘟咕嘟的喝水聲,章朗祖還在開口說話之余就被楊子衿一腳送入小池,得這下喝水都喝飽了,還吃什么飯啊!

章朗祖狼狽飛出小池:“娘娘腔,老子要殺了你。”

楊子衿一副花容失色,人家不是故意的女子妖嬈模樣,差幾句便是了,反正看那王朗半死不活的樣子,顯然剛才下化他們并沒有辦法救治他,至少連清醒都沒有可能,想不到李言這小子的支離毒身如此霸道。

誰知,秋九真竟站出來說了這樣一番話來,就連龔塵影都覺得奇怪,但奇怪后,龔塵影不由的看了身旁的李言一眼,心道“這家伙之前讓秋九真聽到話就是故意的。”李言則是對她露出潔白牙齒一笑。

一時間這里氣氛詭異了起來,幾方都不再說話,但身上氣勢卻是越來越強,尤其是十步院和凈土宗,這次也包括太玄教也是目光不善的望了過來,而魍魎宗一方則是冷冷的看著三宗。

三宗此番數十年的計劃,花費了巨量的資源,最后幾乎是全軍覆沒,只有秋九真連帶儲靈袋中傷員,一共帶出十六人,三宗加上王朗一共有十八人出來,而進入時則是三百三十多人,非但沒能按計劃殲滅敵人,就連最后豐厚的獎勵更是邊都沒沾上,此番何止是吃虧這么簡單的事。

反觀魍魎宗竟有四十多人活著出來,而且還拿到了最豐厚的第一第二的獎勵,光看彭長老那幾個激動的表情,都可以猜出這些獎勵甚至超過了修士的性命。

這讓三宗如何不氣惱,竟慢慢有些克制不住心中的努火,他們這次出去在各自宗門都要承受來自老祖們的滔天怒火,幾十年心血在他們手上付之東流,估計將要受到極其嚴厲的懲罰,甚至有可能都會斷送修仙之路,想到這些三宗金丹修士已漸漸有些眼紅了。

魍魎宗不給他們活路,他們可不想就這樣回去白白受罰,三宗金丹竟在同一瞬間形成了一種默契。

眼見氣氛越來越緊張,眾弟子也不由緊張起來,不少人心中想到“難道這三方要在這里撕破臉皮,直接合圍魍魎宗一宗?”就目前戰力而言,魍魎宗只有八名金丹長老,人數上明顯極不對等。

而彭長老八名金丹長老則是一幅毫不在意的樣子,忽然彭長老對在一旁饒有興趣似在看熱鬧的妖修一方拱了拱手“陰兄、嚴兄、林兄不知能否過來一敘,我這倒有些小玩意讓幾位過過目。”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倒讓陰從風幾人一楞,而十步院三宗更是不明白在這當口彭長老他們這般為何,他們只所以沒有立即動手,當然還在考慮后果,如果沒有妖修在一旁,只要做的干凈后死無對證,就是對方宗門明知道又能如何,表面上還是要講理的,想來秘境中的妖修大能也樂得看人類修士互相廝殺,背后睜一只眼閉一眼就過去了,只是現在當著妖修面直接動手他們可沒把握妖修是什么態度。

“噢,彭長老既然如此之說,我等過去便是,只不過你等宗門之事,我們卻是不會插手的。”陰從風略一思量,又見彭長老一幅很是自信的樣子,好似他們不去便會吃了大虧一般的表情,不由生出了好奇。

陰從風望了嚴摩天和林明玉一眼,三人眼神中彼此確定后,展開身形騰空直接向魍魎宗山峰飛了過去。

隨著這三名高級妖修的飛離,剛才那山雨欲來的氣勢倒消除了不少,連帶十步院三宗也是停止了所有的舉動。

只是讓十步院三宗有些意外的時,就在陰從風三人飛到魍魎宗山峰的,易長老長袖一揮,又是一個光罩將自己八人與三名妖修籠罩其中,不讓他們看清半分。

眼見光罩將自己籠罩在內,陰從風三人并不害怕,在這秘境里人類修士可真不敢對他們突下殺手。

光罩內,陰從風望著魍魎宗眾金丹,緩緩開口道“不知彭長老喚我等前來何事?有什么東西可讓我等一觀?現在這般情況下,我想你們還是擔心下自己的處境比較好。”

彭長老則是一笑,說道“呵呵,事情也與眾位有關,等我說過后,也許幾位就不會這樣淡定了。”

“噢?”陰從風三人聽了后不由一楞。

他实在不愿意被人认做是一个窥武,而且箭法之高明,眼界之准

吕泽躺在床上,想着这几天的事,突然给唐风打了一通电话。

“小泽少爷,什么事?”

吕泽叹下一口气,“你们唐氏的子公司是不是有一个叫秦胜的人?”

“这个我不大清楚。”

唐风回答,毕竟唐风可是总公司的大总裁,一个子公司的一个小小的总监,唐风哪里会知道?

“辞退了他。”

吕泽对唐风说道:“我要这个人在江州消失。”

“没问题。”

唐风回答。

“还有。”

吕泽顿了顿,又提了几个人的名字,唐风一一答应下来。

“小泽少爷,如果您压力太大,可以去外边旅游,这样心情也会好很多。”

“呵~”

吕泽冷笑,:“唐风,你知道吗?我就算是旅游,也是一个人旅游。”

“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吗?”

唐风反问。

“……”

挂断电话后,吕泽又打了一通电话给杨琦熊。

“我托你帮我办件事。”

“大哥你心情不好?”

杨琦熊捏起拳头,“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惹我大哥不高兴!”

“这些你别管了。”

吕泽叹下一口气,“我这次是有事专程找你的。”

杨琦熊:“大哥你说。”

“我要让刘家破产!马上!”

吕泽只要一想到刘畅新和齐采珊一起吃过饭就恨不得想掐死他,尽管后边齐采珊解释过这件事。

“刘畅新?那小子怎么惹到大哥你了?”

杨琦熊有些疑惑,他见过刘畅新两次,不过是是蠢货一个。

“你别问了。”

吕泽揉了揉眉心,”只要你帮我办成这件事,你之前提过的事,我会考虑一下。“

杨琦熊:!!!

“大哥!我一定办到!”

说完,杨琦熊挂断电话。

当即吩咐了手下的人去让刘家破产。

吕泽叹下一口气,杨琦熊向吕泽提到的事,自然是生意上的事啦!

原来杨琦熊想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开一家小公司,等到时候退出江湖后经营着自己的公司,但奈何杨琦熊这个人的案底太多,根本开不了公司,这才找到吕泽,希望他能帮自己,而吕泽却对商场上的事毫无兴趣。

这次,吕泽答应了杨琦熊的要求,这会儿估计都要乐开花了。

这几天,吕泽没有露面,但却出了很多大事。

比如刘家贸易公司突然被查,刘畅新的父亲刘老爷子也被带走,刘家宣布破产,刘畅新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砸烂了好几个瓶子,然而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些事情都是吕泽搞出来的!

秦胜那边更是!

他原本在唐氏的子公司干的好好的,也就挪用一下财务的资金,潜规则一两个新来的实习生“而已”……

秦胜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这么快凉,甚至在被唐氏炒鱿鱼之后去找别的公司也是不收,他甚至去问面试官为什么不收他?面试官对秦胜说:“因为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

然而,秦胜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不该得罪的人会是吕泽……

最终没办法,秦胜只好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勉强糊口。

某天晚上,吕泽还是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睡觉,齐采珊却突然走近他房间。

“还在生气?别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吕泽的睡颜,齐采珊竟不知道要做什么,平常都是吕泽哄着自己,她甚至连吕泽喜欢什么都不清楚。

“我之前对你的关心是不是太少?”

她抓住吕泽的手,以为他还在睡着,这才敢说这些话。

然而,齐采珊想不到的是,吕泽并没有睡着。

“以后我会学着,做一个好妻子。”

齐采珊小声说着,她还是有些不高意思的。

“你说你早就注意我了,我又何尝不是呢?”

吕泽:“……”

如果不是熟悉齐采珊的声音,吕泽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齐采珊说出来的话?

“算了,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啊?”

说完,齐采珊起身准备离开。

手却突然被吕泽抓住。

“你……你没睡?”

吕泽睁开眼睛,浅笑看着她,“你觉得呢?”

齐采珊一脸尴尬,“我瞎说的,千万别信。”

果然,齐采珊会在自己醒来后突然变得傲娇起来,刚才的温柔去哪了?

吕泽勾了勾唇,似乎心情不错。

“如果我当真了怎么办?”

他笑笑,然后直接抱住齐采珊。

齐采珊:“你!放手!”

吕泽靠近齐采珊,在她耳边小声说:“不放。”

齐采珊:“……”

“让我抱抱。”

吕泽说道,这次的语气极其温柔。

齐采珊也安静了下来。

“还气吗?”

吕泽突然问道。

“你说呢?”

齐采珊噘嘴,“明明生气的是你,问我做什么?”

“哈哈哈哈哈~”

吕泽忍不住笑了笑,“要不换你来问我?”

齐采珊:“…我才没那么无聊呢!”

吕泽:“你的意思是说,我无聊喽?”

齐采珊:“…………”

她怎么莫名觉得,吕泽突然突然变得油嘴滑舌了起来?

“算了!不理你了!”

说完,齐采珊松开吕泽的手,却突然被吕泽亲了一下脸。

“你!”

齐采珊指着吕泽,很是气愤。

“怎么了?”

吕泽装作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怎么脸还红了?”

齐采珊:“……”

算了!不理他了!

等到齐采珊离开房间,吕泽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天后,吕泽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楼下前台的电话。

说是楼下有一个刘先生在等自己,吕泽想了想,也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他走出电梯,面前站着的人还真的是刘畅新!

只是,他因为家里刚刚破产的事可能缓和不过来,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了许多。

“原来是刘少爷啊!”

吕泽学着刘畅新的样子嘲讽的笑了笑。

“少给老子嬉皮笑脸的!”

刘畅新站起身吧,“我爸公司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唉~”

吕泽摊手,一脸无奈说道。

“你别在那里装了!”

刘畅新大喊道:“是不是你?”

“你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吕泽一脸平

赵盘偷偷拆卸零件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三个同伴。想起他故意给秦山和辣酱搞了个斜肩跛脚的搞笑样子。

这一不小心就天各一方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何问天被罗曼·塞纳当人质扣押着;秦山总跟随何平博士到处跑,寸步不离当保镖,他们都还留在地球上,料想日子应该都挺舒坦。

辣酱就不一样来,对总裁来说,他不但毫无利用价值,还是个安全隐患,所以他的待遇要凄惨得多。

他和赵盘是同一批遣返火星的,赵盘名气大广受关注,罗曼·塞纳为博名声不好对他下手,可籍籍无名的赵小民就没什么人关注了。

关于他的事情,总裁都不需要特别说明,肖恩早就知道该怎么处置了。

他在火星基地被激活后,分派任务的人把他领去做最苦最累的工作,这工作他倒是不陌生,就是驾驶掘锚机去挖矿。

挖矿的地点他也熟悉,就是之前的老矿坑。

坐进驾驶室里,他忍不住摇头苦笑:“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让他这么个数学家挖矿,人家明显就是恶心人呢!

阔别一年多的火星发生了很多变化,基地里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忙碌的再生人,几个稀奇古怪的建筑拔地而起,旁边各种巨型龙门吊、挖掘机,给这里增添了许多科幻色彩。

还有他工作的矿坑,一年的时间就扩大了三倍面积,深度也翻了一番。

要是现在这个高度再发生滑坡,那垮塌的大块岩石能直接把掘锚机砸成废铁,想要逃生可是更加困难了。

还有原来的11眼窑洞车间,如今也全都不见了,那些空间核反应堆之类的设备,应该全都藏到地下空间去了。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矿坑西北边的一个砾石堆还在,那是他埋葬北野雄二的地方,对于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人,他一直心存感激。

“还愣着干什么?有样学样抓紧开工!今天要是干不完这个D区工作面,你们谁都别想休息!”

通讯器里,监工的态度非常恶劣,画出来的任务区域要比工作日志要求的大许多。

辣酱看了看那范围,再看看和自己一样苦逼的两台掘锚机,忍不住要发火。

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算他以前折磨赵盘,也绝不会做得这么夸张。

可是没办法,监工也不是以前那样到处转悠指手画脚了,人家坐在高处的工作台上,轻轻拨动一个按钮,这掘锚机驾驶室居然就能放电,像抽鞭子一样驱赶着辣酱干活。

“新来的好好学着点,干不完活不许充电休息,慢吞吞的、开小差的都要挨鞭子!我这鞭子打不疼你,但是能打瞎抽聋你,换零件可是很贵的,随随便便就让你一个月白干!”

辣酱被电击,心里窝火:“小弟娃儿有点凶的奥!老子在这里监工的时候,你娃儿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他其实无所谓,老婆出车祸死了,家里无儿无女无牵无挂了,这薪水也就是躺在账户里的一串数字,说不定哪天他死在这里,账户都被人直接消掉呢。

对面那个不曾谋面的监工也不是好脾气,上来又是噼噼啪啪电了他几下:“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你算神马东西!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儿,今天明白告诉你,老子就是来欺负你折磨你的,你不好干干,我就连那两个倒霉蛋也一块儿折磨!”

通讯器里传来另外两人的求饶声,显然他们也遭受了带电的鞭刑。

辣酱怒火中烧:“哈麻批,老子不虚你这一套!他们是死是活和老子没半点关系!老子早晚收拾你龟儿子,沟子给你狗日的打肿!你还跟老子两个涮坛子,不把你娃娃打得惊叫唤,你娃娃不晓得锅儿是铁倒的!”

作为一个使用连坐法的老油条,他当然知道这种时候绝不能有半点顾虑,你越是害怕牵连别人,对方就越来劲,你越是蛮横不讲理,对方越没辙。

果然,他这边骂完了直接撂挑子,对方反而沉默了,另外两个矿工乖乖开工,也没有再受罚。

辣酱知道这事儿没完,杀威棒也好,野猪林也罢,他只想来个痛快的,所以他直接跳下车,朝着监工所在的高台走过去。

一边走还一边想,这些人现在活得也不如以前仔细了,过去他和马丁担心辐射量超标,要么很少出门,要么就总待在有保护的驾驶室里。他倒要看看,这是个多无知愚蠢的家伙,才会像这样在地表坐一天?

只可惜,还没等到他走近,附近的几个矿工先扑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辣酱感觉不到疼痛,满眼都是碰撞警告,他觉得很悲哀,这些施暴者也都是些苦命人,劳工何苦为难劳工呢?

他抱住其中一人的双腿超前一扑,趁着对方被撞倒,他逃出了包围圈。

他也不往别处跑,就是一门心思想去和那个监工过过招。

没想到对方是个怂货,看见辣酱越爬越近,居然撒腿就跑。

辣酱是上坡,矿坑边缘坡度很大,他只能放弃了追击。

身后四个蠢蛋还想继续动手,辣酱那久居监工位置的气势放出来,还真把他们唬住了:“别挡老子的路,否则老子付那你两耳屎,让你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骂骂咧咧地走出了矿坑,一个人,背着手,在火星基地里溜达,仿佛村干部视察村容村貌。

在这里他还见到了几个老熟人,都是和他同一批的再生人,以前都是C组手下,现在已经都是中层管理人员。

人家都很热情,主动过来说话,显然是早就得到了消息。

不过聊天的时候各带唏嘘,有的抱怨辣酱不够意思,当初逃离火星也不想着大伙;有的得意洋洋,说自己今非昔比了,手底下管着好几百人呢,辣酱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儿,完全可以来找他罩着;当然也少不了那尖酸刻薄的,故意提起当年被辣酱责罚辱骂的事情,显示自己宽怀大度不再计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兵器工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千郡之幻

小李飞键

千郡之幻

秦小词

千郡之幻

转天岭老贼

千郡之幻

阿彩

千郡之幻

作者失联中

千郡之幻

湛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