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游园(1)》。

经过友好的切磋之后,冉涵表示再也不想见到白映了。

  黑漆漆的还散发着恶臭的便便状召唤物,走路像街溜子一样的自爆召唤物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以及实力极强的骨刺黑影。

  不知不觉反而是街溜子拥有最强的攻击性,压缩了数倍的预兆力量爆炸产生的力量令人心惊,其他的像便便哥是造成精神污染的,史莱姆大怪拥有溅射降低速度的效果。

  至于刺客就不用说了,柱间的老大哥。

  之前冉涵说的什么围剿妖皇帝,这事儿显然跟白映没什么关系,白映现在就三等上的战斗力根本不可能触及那种高等之间的战斗,至于血列,这家伙才不愿意出手。

  确认白映的实力之后冉涵显得有些失望,但还是和白映达成了交易。

  “我们给你提供住所以及身份铭牌,你需要提供有助于希望城发展的东西,比如你那个世界的一些理论知识,或者你可以选择教一队光战士……”

  “我出去给你们打猎抓野生动物可以吗?”

  “不行,大幅度的狩猎会惹怒森林里面的兽领主,如果引起兽潮攻击就不好了。”

  看到白映不解的神色,冉涵解释道。

  “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这边的军主都是域名使,包括城主,没有神灵存在保佑,但即使如此,希望城已经是整个西南最强大的城池之一了。”

  “那你们是如何对抗那些神级变异体的?”

  “妖皇帝在北方。”

  梦魇和鬼母呢?

  白映点头,他看出冉涵好像并不想再多说的样子,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

  白映坐在床板上又修炼了一会《上古精神式卷》,星河仿佛在脑海中闪现,一颗颗星辰倒挂于无垠的精神世界里面,一种飞升感就充斥全身。

  大量黑色的预兆力量融入身体作为精神力提升的养料,也许这就是古时候修仙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种肿胀感就出现,仿佛脑袋都要破开一般,白映及时停下,这是每天能够提升精神力的上限,算一下其实并不多,但胜在可以稳定提升实力,如果可以带回去并且有用的话可以让现在的华夏强者更强一截。

  “如果能够像懒狗一样,谁又愿意奔波呢……”

  “哎,得赚钱了,人啊,要吃饭就是麻烦。”

  走出房间,白映伏在前台的桌上,盯着前台小姑娘,“你好,请问你知道怎么赚钱吗?我是说我是三……灵战士这个水平的,怎么赚钱速度快?”

  “你好……灵战士大人,如果您急需钱的话可以出门往左走五百米左右,那里有任务接待处,可以通过接任务来赚钱,当然会有点风险。”

  小姑娘闪躲着眼神回答白映的问题,不是什么狗血的心动,主要是白映虽然长得还算帅,但是趴在桌子上一直盯着人眼睛太恐怖了啊。

  “好的,谢谢你了。”

  白映点头,脚步虚浮的走出酒馆。

  “眼睛转动速度不算太快,没有说谎。”

  血列偷偷感知外面,听到他这句小声的嘀咕后不禁扶额。

  “什么人啊这是……”

  出门左拐五百米,有一个像是大屏幕一样的东西,上面滚动着消息,每十秒滚动到下一条。

  “学生任务,收修炼的灵技,五等到二等的灵技都收,良心商家童叟无欺价格从优!”

  “精神念师任务,去野外狩猎,顺带寻找幼崽,收获按贡献度分。”

巴狱心下一紧,但依旧佯装镇定地向对方说自己职位低微,根本就不可能将坤卡带来交换,希望对方能放了无辜的少女,与自己堂堂正正一战。精壮男子没能达到目的,本想一刀杀了少女,然后再杀巴狱,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够刺激,还不如将两人折磨个半死,再一起杀掉的好玩。他一念及此,于是吩咐两名帮手看住少女,自己则提刀走向了巴狱。

激烈的肉搏战再次于两人间爆发,可白衣少女受制于人,巴狱根本无法沉下心来应战,不是被精壮男子的拳脚击中,就是被匹练般的刀光划伤,仅仅交手数招,便已体无完肤,处境可谓十分地堪忧。而精壮男子每次得手都会兴奋地大喊,猩红的眸子不断迸射出嗜血的凶光。

白衣少女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急得呜呜乱叫,跟着摇头痛哭。她不想巴狱为救自己而送命,她喜欢这个不善言辞的警察,尤其是喜欢对方的简单与淳朴。可自己现在非但帮不上忙,还成为了心上人的拖累,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唉!”随着一声叹息在仓库里响起,巴狱与精壮男子惊讶地发现,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名清瘦俊逸的黑衣男子,脸上带着些许感慨,就那么从容不迫地来到白衣少女身后,轻轻地拍了拍依旧浑然不觉的两名帮手,两人就如同遭遇雷击般,当场瘫倒在地。来人跟着一挥手,捆绑住白衣少女的绳索便自行断落在地。

白衣少女意外获救,整个人还处在懵眩当中,就连嘴上塞着的毛巾都忘了掏。黑衣男子冲其轻轻一笑,跟着又朝巴狱眨了眨眼睛。

见识到黑衣男子匪夷所思的手段,巴狱顿时联想起弹飞子弹的调羹,心中不由一动,忽然间豪气冲天,竟是怒吼着冲向了精壮男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没有了掣肘的巴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将技战术水平发挥到了极致,打得对手连连后退。而精壮男子在见到黑衣男子超凡的能力后,不由深受打击。此消彼长之下,巴狱越战越勇,一时间气势如虹,最终一肘将对方打到在地。那精壮男子受此重创,依旧不肯束手就擒,挣扎着爬起身来,再次扑向了缉毒警。

巴狱心恨对方用白衣女子来要挟自己,于是毫不留情地使出一招反转踢,脚后根重重劈在精壮男子的肩颈处,将其再次打到在地。这回缉毒警没有再给对方起身的机会,迅速上前反锁住精壮男子的双臂,将他铐了起来。

黑衣男子眼见尘埃落定,于是开口问道:“你想变得更强大,从而有能力保护更多的人吗?”

巴狱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望着黑衣男子,双拳相握,发出啪啪的爆豆声:“如何证明你能让我变得更加强大?”谁知他话音刚落,黑衣男子便一步来到其身前,随手一掌推来。

眼见对方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巴狱只得仓促地挥拳迎上,那知却像是打在厚实的墙壁上,整个人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劲浪推得连续倒退了七八步,方才拿稳身形。

“这力量,怎么可能?”巴狱吃惊地望着黑衣男子,忽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看到的新闻,不由咂舌说:“阁下莫非就是出现在中国上海的超能力者?”

黑衣男子淡淡一笑说:“想知道我是谁?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就先处理好手中的事情,然后再到此处来找我。当然了,今晚过后你若不来,就将失去成为强者的机会。”

巴狱从黑衣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是属于真正勇者的气息,是自信和力量的完美结合。意识到这一点,他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而望向心爱的少女,目光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回来的。”

夷、齐所以长叹。虽有窃秦之爵,千有任何一丁点儿错失,否则别说你我

綠山如風中磐石,紋絲不動。接著綠山突然一收掌力,身子躍到黃袍道長身下,舉掌向上拍去。

黃袍道長急伸掌向下拍去,“砰!”的一聲,山坡四周的青松一震,枝上積雪簌簌而下。

黃袍道長身子在空中連著幾個翻滾,在幾丈外落下,又幾乎摔倒,踉蹌著想站起來。

幾個道長急忙上前扶起,黃袍道臉色紅白不定,身子顫抖,突然“啊!”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來。

綠山哈哈大笑道:

“如何藝業怎堪我敵?快叫虛云出來!”

眾道士相顧駭然,無人敢再上前。

常空緩步出來,抽出長劍,看著綠山道:

“護國殿是做什么的?里面像你這樣的人有多少?”

綠山一愣,道:

“什么?”

停了一下道:

“我見過你,你不是眉山的罷?”

常空道:

“在下常空,江南人,你要會會中土武林人物,我就是。”

綠山接過托夫斯的刀,慢慢地擺個架勢,立在那里不動,眼睛盯著常空。

常空身子飛起,也像黃袍道那樣的飛撲下去,長劍刺向綠山面門。

綠山舉刀相格,常空的身子卻突然在空中一翻越過綠山,箭一樣的直射到綠山身后,扭身一劍向綠山腰上橫掃而去。

綠山急忙向前竄出幾丈,還未及轉身,常空如影隨形一樣的幾乎同時跟著他的身子而來,長劍又向他后腰刺去。

綠山的護體罡氣啟動,常空的劍略頓了一下,綠山的元神在肉身轉過來,一掌向常空打去。

常空元神受損嚴重,只得向后飄出一丈躲開。

綠山這才轉過身來,不由伸手擦擦臉上的冷汗,冷笑道:

“中土果然人才濟濟,閣下是何門派?無極和御氣術甚是了得。”

“小門小派,不足掛齒。”常空道。

綠山把彎刀扔給托夫斯。

綠山右手緩緩伸出,真氣從手心手背涌出迅速凝結成一把真氣之刀,刀上真氣洶涌。跳起落在常空面前,掄刀向常空劈來。

常空舉劍相迎,一聲悶響,常空腳下的白石地磚紛紛碎裂。

兩人連接十幾招,綠山被常空刺中一劍頸邊,繞是躲得快,頸上也被拉了道口子,血從脖子上流下來。

綠山不由大怒,那邊那短發紅衣僧人道:

“師兄何不用元神來對付此人?此人無極功力深不可測,速度太快,但再快也快不過元神。”

綠山“哼”了一聲,道:

“要你多嘴?老夫不知?但不想趁人之危耳。”

又沖上前,運起真氣之刀和常空打在一起。綠山內力不及常空,擋不住常空的長劍,又不如常空快速,無法抵擋常空的無極身法,身上又被削了幾劍。

常空聽到方才說的不想趁人之危,才手下留情,不然已刺中他要害。

綠山向上跳開,元神運起,頓時雙眼如燈籠一樣的閃著亮光,眼珠子已不見。

常空一驚,心想糟了。綠山的元力掌已拍來。

常空用無極身法躲開。

此時綠山用元力掌和肉身的掌力一齊攻擊常空。常空的無極運到的極限,又運起游魚氣,身子在飛速運動躲閃。忽而橫在空中,忽而射向地面。

綠山氣得雙手四周亂拍,卻打不到常空。

終于常空一腳踢在他后背上,綠山飛跌出去。

眾道長等人大喜喊叫。

綠山站起來,身上汗如雨下,退下去,對那錦袍男子道:

“少爺,此人身手不同凡響,我們在此處無便宜可得,還是離開吧!”

剛要離開,那紅衣僧人卻道:

“且慢,金剛何必長他們威風滅我等銳氣?此人只是肉身上的功夫了得,元神卻一般。大師不過元神不濟勝不得而已,貧僧可以一試。”

綠山冷笑道:

“那你上前,我倒看看你的元神如何?”

紅衣僧人出眾上前,身上發出淡淡的紅光。常空心中有些緊張,想找借口退下去不和他打,知道自己的元神現在無法和他相抗。不由向四周看了看,卻見關敏正誠懇地看著自己,目光神情真誠又帶有佩服的樣,心中不由一陣蕩漾,心想女子果然都喜歡身手高的。不由咬咬牙,心想撐著也要勝了這僧人,沒準這樣就能贏得關敏的芳心。

丁秋云道:

“師兄,輸贏不重要,你還是退下來吧。”

常空聽得出來丁秋云怕自己元神不及紅衣僧人吃虧,不由有些感動。

但看了一眼關敏,正面帶微笑看著自己,心中一橫,又上前幾步。

紅衣僧人的身子化成了一道紅影到了常空面前,元力劍向常空胸口刺去。

常空見此人元力劍故意不用傷害肉身的功力,這樣自己的鐵劍和真氣劍都無法格擋他的元力劍,但他的元力劍卻可以傷害自己的元神。

無奈,把青鋒劍迅速收起,元神顯出并運出元力劍。但是常空的元神受損嚴重,運出元力劍時只感到一陣眩暈,當下只有強撐著使用元力。

空氣中響著輕輕的“噼啪”聲,兩把元力劍電光火石般的相擊,速度快得肉眼無法看見。

常空頓覺天旋地轉,感到一陣精神恍惚。心想這樣不值得,偏偏紅衣僧人元力劍越來越快,顯然不讓自己停手認輸。

丁秋云在一邊看了一會,感到不對勁,急忙上前大聲道:

“這位大僧,常空已認輸了,你罷手罷。”

紅衣僧人笑道:

“還未較出高下!”

一招接

這些年來,李言也嘗試配置一些支離毒身的解藥,最后也只配出了三種解藥,并也煉制出了幾顆,只是煉丹不是他的強項,煉丹、制器都是修仙百藝中的一種,做為修仙者多多少少還是要學習的,李言煉制丹藥成功率太低,且煉制出來的賣相太過難看,好在他并不是要兜售這三種丹藥的,只是留在身邊以防萬一,若是哪一天自己一不小心傷了身邊之人,那也好有補救措施。

讓李言可惜的是,截止到目前他也只配出了三種解藥,像今日使用的“一路高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游园(1)》。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方休

背后有神助C

方休

青子

方休

赵熙之

方休

七苍

方休

小树

方休

我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