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篇—离兮恋(4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番外篇—离兮恋(42) (第1/3页)
    

阿保机和曷鲁互望一眼。

痕德堇可汗虽然足不出帐,可天下大事,还是了然于胸。

两人均猜不透,李克用请求与契丹结盟,究竟是和用意。

痕德堇可汗分析道:“我猜想,李克用主动要与我们修好,可能有两种打算,一是他野心勃勃,要与各路军阀争夺天下,在向南用兵以后,担心我们会抄他的后路,想借结盟之名稳住我们。再就是,想借助我们的实力,帮他战胜对手。”

阿保机觉得,痕德堇可汗的分析在理。

痕德堇可汗笑了笑,继续道:“我对那康令德说,我的身体不好,让李克用到契丹来见我。康令德推说李克用事务缠身走不开,我想,这位李克用是不敢来我契丹,担心我们会对他下手。看来,李克用也是心胸狭窄之人,难成大事。”

阿保机和曷鲁也笑了。

这李克用比刘仁恭也强不到哪去。

怪不得大唐江山会风雨飘摇,大唐皇帝都用了些啥人呀,一个比一个草包。

痕德堇可汗道:“李克用约我到云州与他相见。这件事,你们俩就代表我,去见那李克用吧。”

阿保机的心里立即一紧。

让他打仗还行,去与晋王会晤,如何谈,要达到什么目的,阿保机的心中连一点底都没有。

痕德堇可汗看出了阿保机的担心,笑道:“我想,我们已与刘仁恭为敌,李克用离我们稍远,与李克用结盟,也可牵制刘仁恭,对我们也有益处。你们见到李克用以后,无论李克用提出啥要求,你们千万记住一条,一切都要从我契丹的利益出发,伤害我契丹利益的事情,不但现在不能做,将来永远都不能做。若李克用提出让我们出兵相助,你们就答应他,口头约定,不过过场话而已,当不得真。我们不履约,他们也不能将我们咋样,你们尽可答应便是。我们决不能参与大唐各路军阀的相互争斗,这也是我们的底线。”

阿保机和曷鲁点头答应。

痕德堇可汗想了一下,又道:“你们去云州的时候,一定要多带人马,让李克用见而胆寒,永远都不敢对我契丹有非分之想。”

阿保机迟疑了一下,提醒道:“我们刚刚从刘仁恭手里夺得了那么多人口、粮食、物资,若此时我们将大军开往云州,刘仁恭会不会乘虚而入,抄我们的后路?”

痕德堇可汗不屑地摇了摇头,道:“不会的。这次对幽州用兵,奚国也参与了。假如刘仁恭真的要报复,奚国离他们更近,他也会先对奚国用兵。奚国有近十万大军驻扎,量他刘仁恭也不敢轻举妄动。你们只需在龙化州布置几千兵力看守便是。”

阿保机一想,痕德堇可汗分析的也对。

新筑的那些头下城,除龙化州外,其他州城与幽州之间,都隔着奚国,奚国也不可能会借道给刘仁恭,完全没有必要派大军把守。

痕德堇可汗又道:“云州会盟后,你们顺便到西面去转转。我们向西发展是迟早的事,即使现在不行动,展示一下我们的实力,对将来出兵也是有好处的。”

阿保机和曷鲁点头答应。

痕德堇可汗道:“另外,国内的邪恶势力,凡对我们契丹强盛有阻挠的,特别是那些老八部的人,该打压的也一定要打压,不能瞻前顾后,更不能任其自由发展,更不要考虑是什么人,有多大的家族实力。他们的实力再大,还能大过你们手中的几十万大军吗?”

阿保机和曷鲁又相互看了一眼。

他们借释鲁被杀事件,打压了一些人,那些人当然不服,现在的契丹,仍然是流言蜚语横行,说什么风凉话的人都有。

特别是这次出兵幽州,将军们得到了实惠,普通兵士并没有捞到任何好处,那些人又借题发挥,制造谣言,甚至煽动兵士弃军回家。

痕德堇可汗指的,可能就是这些谣言吧。

痕德堇可汗又嘱咐道:“我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已经不能干什么事情了,你们俩就放开手去闯、去干吧。往后,凡军政、对外用兵等大事,你们俩就商议着处理吧,不必再请示我。你们一定要记住,心慈手软是成就不了大事的,该狠的时候一定要狠,千万不能迁就呀。”

阿保机和曷鲁又对望一眼,不明白痕德堇可汗是何意思。

痕德堇可汗看出了两人的疑惑,补充道:“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现在连起居都得靠人伺候。你们俩早些主持大局,对契丹的未来有好处。”

阿保机一时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痕德堇可汗对阿保机道:“让曷鲁出任大迭烈府夷离堇一职吧,去云州之前,你们回一趟迭剌部,将选举夷离堇的事办妥了,一定要滴水不漏。”

阿保机点头答应。

回到军营,述律平听说可汗让阿保机出任于越,又派他们去云州与李克用会晤,立即来了兴致。

这可是过去从来没有涉足过的重大外交事宜,必须高度重视。

最让述律平担心的是礼仪问题。

自从韩知古对她说了礼仪的重要性以后,述律平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阿佳时,阿佳身上的那种雍容大方,曾让他们肃然起敬。

阿保机之所以与阿佳一见钟情,也绝对与阿佳身上流露出的气质有关。

述律平想,阿佳身上的那种让人讲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应该就是韩知古所说的礼仪吧。

阿保机几次三番拒绝与自己成婚,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身上没有那种让人感觉温文尔雅的东西。

于是,述律平率先在她的仪坤州,让韩知古教授自己礼仪,在仪坤州推行礼仪。

还没有全部学到手,康默记便到了。

与李克用会晤,阿保机和身边的弟兄连一点礼仪都不懂,岂不让李克用小瞧,说契丹人不是礼仪之帮吗?

阿保机听述律平一讲,也觉得应该懂些礼仪,到时候免受别人嗤笑。

而康默记却全然不当回事,微笑着说:“简单的见面、用餐之礼,非常简单,只要在去云州的路上,于越稍加留意,便能学会。”


     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不断提升,我国消费升级态势明显,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样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正确道路。“除了内外科、儿科,我还学旅游综合收入超过20亿元。没有关于中国存在任何维吾尔族进行誉院长、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