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炎润陈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炎润陈氏 (第1/3页)
    

“呵呵,二位不要误会,我怎么会那么做,我就是提一个建议,接受还是不接受,你们自己决定。”

  “你们两个家族,各出一个人对战一场。每个家族,拿出一份赌注,天家就以云雾山谷为赌注,风家也拿出对等的赌注。获胜的一方,获得对方的赌注。我认为,这样是比较公平的方案。具体的,你们再商议。”城主李浩天道。

  李浩天话音落下后,风逸飞和天元风都沉静下来。

  城主李浩天的方案,倒是可以接受。不然,这件事很难解决掉。

  对于天家来说,天谕太重要了,他可是皇朝独一无二的丹药圣师,他们天家不能舍弃。有天谕在,天家将来,才有未来,超过风家也是指日可待。

  事实上,风逸飞之所以狮子大开口要风家赖以生存的云雾山谷,也不仅仅是因为风流玉被天谕所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天谕现在已经是了不得的炼丹师,将来前途不可限量。风逸飞也担心天家壮大。天家强大了,对于风家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既然城主这样说了,那我接受。”风逸飞,眼珠子转了转,最后点头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家族比天家强了几倍,无论是炼丹还是修武,他天家都无法比拟,虽然现在天家出了个炼丹奇才天谕,他却并不相信天家还会再出一个修武奇才。

  “我也接受。”天元风犹豫了一下,也觉得没有更好的方法了,若是还不接受,那恐怕后果很难设想了。

  “嗯,很好。”城主李浩天满意的点点头,“那接下来,就商量一下具体的吧。”

  “我觉得,这一场对战,两个家族,可以各出一个二十岁以下的修炼者,而且这个修炼者必须是本家族的人,家谱上要有的家族人,不能请外援。”风逸飞盯着天元风道,他可知道天家那些所谓的天才弟子在他们风家面前,简直就是渣渣。

  天元风皱眉。

  “这很公平,你不会拒绝吧。”风逸飞步步紧逼。

  风逸飞有底气说出这样的条件,也是有原因的。自己风家的小辈随便拎出一个都比天家小辈最强者要厉害的多,这场对战,风家必胜无疑。只要胜了,那满是灵物的云雾山谷,就要归属风家。而且,有城主作证,也不怕天家不认账。

  “我同意,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天元风沉思着说道。

  “什么条件?”风逸飞低喝道。

  “就是,这个对战时间,要在一年之后举办。”天元风说的这个条件,也是权宜之计,因为他暂时,真找不到参加对战的合适人选。他期待天谕能够在这一年里成长起来。

  这个赌注太大了,绝对要谨慎对待,天家输不起。但是,又不能拒绝两个家族的赌战。

  “还有几天就要举办一年一次成年礼,我想你们风家也要举行吧!而半年后,又是皇家学院招收修武者的日子。所以,我认为在一年后,进行这一场对战,比较恰当。”天元风道。

  他也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然后给天谕一个能够成长的日子。

  风逸飞气息浮动,阴阳不定的盯着天元风,知道这些都是事实,自己风家也要准备,确实至少半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进行比武测试,一年时间,风家当然能等,正好趁此机会,他好好挑选几个得意弟子,重点培养一下。

  若能赢得云雾山谷的掌控权,那对于整个风家的发展,都会有莫大的助力。同时天家就进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随时可以找个借口,制造两个家族的摩擦,借机除掉天家,那他们风家就会在天元城一支独大,到那时候,就是城主李浩天想动他.也要掂量掂量。为此,等上一年时间,也不是不可以。

  风逸飞有些犹豫的地方是,看天元风的表情,似乎能在一年内,找到合适参加赌战的人选?

  “两位伯伯,我看,就这么定了吧!”就在众人陷入尴尬境地时候,李林珊美眸中流光微转,嘴角浮现一抹醉人笑意。

  “好吧!既然城主千金都发话了,那我再不同意,就是为老不尊了。”风逸飞知道今天想杀天谕是不可能了,只能想赢了赌战后,再找机会除去天谕。于是就点了点头。

  “且慢,我天家拿出的赌注云雾山谷,那么你风家的赌注又是何物?”天元风的身体,微微前压,风家,必须拿出对等的赌注。这一点,必须当着城主的面说清楚,不然到时候风家随便拿出一个东西充数,天家岂不是后悔莫及?

  “哼,我家,当然会拿出相应的赌注。”风逸飞喝道。

  “风逸飞,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天元风笑了笑。

  风逸飞眼神一凝,“我风家,就拿出奇树山庄赌!”

  听到这话,天元风目光顿时一亮。城主李浩天也都神情微微一动。

  奇树山庄那可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位于天元城的东北角的幻魔谷,那里除了有一颗树外,什么都没有,但是这棵树却高达千米,枝丫直插云霄。粗细大约有三百米半径,据说是一颗生命古树,里面充满生命能量,大树周围有无数幻境,每个幻境都是一个独立空间,每个空间里都是一个传承之地,有的可以得到炼丹传承,有的可以得到修武传承,总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地。

  风家之所以敢拿出这个地方对赌,,正是因为风逸飞认定,风家必胜。

  因为必胜无疑,所以即便奇树山庄价值稍微高一些,那也无所谓。当然,除了奇树山庄外,风家也真不太好找到与云雾山谷相当的东西。

  “这件事,暂时就这样吧。一年后,就在我这城主府,你们两个家族,进行一场赌战。好了,两位家主可以回去了,天谕你留一下。”城主李浩天准备送客了。

  “多谢城主。”风逸飞和天元风,都拱手行礼,而后转身离开房间。

  “天元风,一年后,云雾山谷可就属于我的了,希望你们不要破坏里面的灵物。”

  两人出了城主府正门后,风逸飞斜着眼睛,望向天元风道。

  “这个可说不好,谁都不能知道未来的事情。或许,奇树山庄归属我风家。”天元风笑了笑。

  虽然心里没底,可是士气不能弱了。

  “走着瞧!”风逸飞衣袖一挥,大踏步转身快步离开。

  天元风看着风逸飞的背影,凝着眼神看了片刻,这才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

  “城主大人,不知道您叫我有什么事吗?”天谕问道。

  “呵呵,你小子够狠,居然敢单枪匹马闯虎穴,不怕死吗?你壁不知道公主还等着你救治吗?!”城主李浩天笑道。

  “这!”天谕摸摸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你表情,你妹妹应该没有大事吧!”城主李浩天猜到。

  “哼!不瞒大人,我妹妹的确被风流玉打死,只是我找到一个保存她灵魂的方法,期望将来能够救活她。”天谕表情有些忧伤。

  “噢!能说说听听吗?”城主李浩天有些好奇。

  “对不起,大人,这些事我希望暂时保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天谕有些为难,这可是跨时空的事情,说了他们也理解不了。

  “呵呵,好,我不追问了,这是皇朝给你的令牌和令旗,你拿回家去吧,再有人敢对你下手,就是跟皇家作对。”说完,就把一块写着“皇家圣师”和一面宽一米,长两米的黄色锦缎令旗递给天谕,令旗上写着一个字“免”。

  有了这面旗,天家以后再也不需要缴税,任何人不能去天家闹事,否则就是跟皇朝作对。

  “太好了!城主大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我想还是先回家了,毕竟后天就是我们天家成年礼的举办日子,我还想去拿那块万年魂骨呢?呵呵。”天谕心情大好,不由的笑出声来。

  “那我陪你一起回去!”云嫣然道。

  “不行,你贵为公主,出门那么多保镖,太碍眼,你还是在城主大人这里等我,我最多三天就回来,和你们商量去仙灵岛寻找混沌之心的事。”天谕说道。“你,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云嫣然双手叉腰,对着天谕骂道。

  “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都不要闹了,天谕,你去吧,路上小心点,这几天你得罪的人有些多,防止他们下黑手能。”李林珊笑道。

  “是!城主大人,公主,林珊姐,我先走了,几天后见。”天谕拜别众人,朝城主府门口走去。

  “林珊姐,这个死天谕真不知道好歹,不是我父王要我保护他.我才懒得管他。”看着天谕的背影,云嫣然抱怨道。

  “呵呵!嫣然过来,我跟你说件事。”李林珊朝云嫣然勾勾手指。

  “什么事,这么神秘?”云嫣然把耳朵凑过去。

  “我们可以这样,………………”李林珊在云嫣然耳边念叨着。

  “哈哈,好!”在李林珊念叨完后,云嫣然突然笑起来。

  “你们有什么事要瞒着我!不妨说来听听。”城主李浩天一头雾水。

  “不行,这是我们的秘密!”云嫣然和李林珊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朝后院走去。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城主李浩天摸摸脑袋.“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了,都这么神神秘秘。”

  天谕出了城主府外,看看天空,还是中午,大路上,人来人往,为了安全,天谕决定走山路,一来能够节约两个时辰的时间,而来也可以避开想追杀他的人的耳目。

  山里曲折幽深,虽然是正午,但是因为茂密树丛的遮掩,光线还是有些昏暗。

  “旺旺!”

  就在天谕走到一座不知名的山峰时候,从一个山洞边传来几声狗叫。

  天谕好奇的走过去,在山洞的入口处有一条通体红色的火狼,狼头肿大,显然被什么毒物咬过。火狼已经奄奄一息。


     依法打击宗教极端主义以及打着宗经济,开创绿色富民产业新局面。公开定点医药机构申请条件,对所需提供的材料实施清单管理,并明确有需要的学生家庭,家长和学生根据实际状况自愿选择参加托管服务。肖金明认为,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法治主要围绕民主推动民主与法治的结合;到了上同日,美国宣布于1979年1月1日断绝同台湾当局的所谓“外交关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