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恩怨分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恩怨分明! (第1/3页)
    

“这几位兄弟是?”

往那边走的时候,赵兮雪似乎是无意间才看到王文山身后的卓云几人,不由的开口问道。

“都是我兄弟,能拿得出手的就这四位,还有两个小弟弟被我留在家里。”王文山惭愧的说道。

赵兮雪却是妩媚的一笑,“我看家里的那两个小弟弟是被你绑在家中的吧!”

闻言,王文山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被识破的尴尬,嘴上也极为配合的笑了笑。

这时,一旁的苟日新开口说话,言语中仿佛在跟赵兮雪传递着什么,“这位兄弟是扈府出来的,是三爷新得的得力干将,而且还是在府上做事,以后兮雪可得跟他好好亲近亲近。”

听闻此话,赵兮雪的眼睛骤然放光,落后半步和卓云并排走到一起,“是吗?让姐姐瞧瞧?”

赵兮雪娇笑着伸出手指,似要勾起卓云的下巴好好的看看,但是被他巧妙的躲开了。

倒是前面的王文山怕赵兮雪被落了面子尴尬,忙过来打圆场说道,“赵姐姐可不要玩笑我这位兄弟,他脸皮薄着呢,性子还直,冲撞了姐姐可是罪过了。”

就连苟日新也站出来为卓云说话,“就是啊兮雪,人家可还是个孩子,哪经得起你霍霍!”

赵兮雪倒是不恼,只是对着苟日新用手中的丝巾虚打了几下,笑骂道,“去你大爷的!”

几位当事的话事人,说说笑笑的走到作坊的大门口,一点都不像是来打家劫舍的。在他们三个人身前,就是那个叫加印的小喽喽,对方正用极其别扭的姿势往作坊里迈步,不能叫迈步,应该是挪步,两腿内敛夹着走路。

当加印敲响作坊大门的时候,从里面传出一声懒散的声音,紧接着透过门上的细缝看到里面的人掌上灯。

“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啊!”

“我加印……给我开门啊!”加印站在门口,努力的用最平静的语气向里面嘶吼。

“加印?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你当班啊!”

里面的人嘟嘟囔囔的走近,手搭在门上的栓子上,将门栓取下,将门打开一道缝隙,迎面看见的就是加印和后面并不认识的两男一女。

“这几位是?”

“我朋友,请他们过来玩玩不行吗?”说完,加印就要低头往里走。

说来也怪,这么长时间走过来,他竟然没有一点儿要跑的冲动,可能是看到大门两边猫下的黑衣人,这才打消了他的这种想法。但眼见面前的大门打开,而后面的三人离自己又有些距离,加印又开始动了些别的心思。万一……

他的想法还没等实施,就被身后的苟日新识破,一把将其拽回到身前,另一只手对着作坊里面挥挥手,开门的伙计还在诧异着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可还没等他想过来,从大门两边猛然间蹦出好几十个黑衣人,二话不说的就从两边冲了进来,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人潮吓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他想要开口喊人,告诉里面的人有敌人冲进来了,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就感觉脖颈间一亮,好像有什么东西喷了出来,让这个世界一下子变的猩红,然后……为什么没有然后了?

加印看着近在咫尺的伙计,双腿忍不住变的酥软,像面条似的颤颤巍巍。这个人他认识,自己几个时辰前还在和对方说过话,甚至还探讨过他家有几头牛?几个孩子?娃儿的小名叫什么……却在刚刚,自己亲眼送走了对方。

仅仅几个弹指间,屋子里的灯冉冉亮起,打杀声也不合时宜的响彻在作坊里回荡,王文山、苟日新和赵兮雪三人就站在门口看着,看着面前的暴力美学。没有人在意跟滩烂泥似的出溜在地上的加印,没有人搭理他,更没有人会同情他,所有人都按照最开始各自的分工,进行精挑细选的活,杀人和补刀。

王文山将卓云葛大葛二三人都派了出去,既然自己心有高山,那自然也得为自己的登山准备几幅好的工具,逆境才能使人成长。

苟日新身边的人也都派了出去,这次他把邹七留在家里看家,并没有带过来,所以他的身边用了不少的人保护着,但都在此刻系数被他派出去,一个不留。反倒是一旁的赵兮雪身后依旧跟着一位身手不凡的刀客。

“噗~”

一声轻响,打断了王文山的思路,他诧异的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具被刀贯穿的尸体。

刀,素来是武器的中的皇者,地位决然。使用的人群大多也是江湖侠客,为人处世自然也是豪迈、大开大合。更有诗人曾写道:“秋水飞双腕,冰花散满身。柔看绕肢体,纤不动埃尘。闪闪摇银海,团团滚玉轮。声驰惊白帝,光乱失青春。杀气腾幽朔,寒芒泣鬼神。舞余回紫袖,萧飒满苍旻。”

然而,只见赵兮雪身后的刀客,若去其事的将刀从对方的身体里抽出,当刀碰到骨头的时候还有产生刺耳的声响,令人听了毛骨悚然。可在场的,除了王文山外,其他人都神色如常,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

这不是王文山第一次面对死亡了,但确实是第一次见识到生命的廉价,还有比这个更廉价的吗?上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人,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地上,甚至死后都不会有人给收尸,何其哀哉!

“这位兄弟好刀法啊!刀也是把好刀。”

看着对方手中的刀滴血未沾,王文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畏惧的不敢直视刀手的眼睛,生怕自己内心的小秘密被对方一眼识破。

那人冷漠的看了眼王文山,如同那把刀劈向他一般,令王文山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心中惧意大增。赵兮雪心中很满意这种效果,但是脸上装满了怒气,“老皮!”

听到赵兮雪喊他,他才像个受伤的孩子,默默的将刀收回刀鞘,一脸憨厚老实的样子站在赵兮雪的身后,可在场的人谁也不会把对方再当成一个老实人!

“你不要怪他,他不是有意的,他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赵兮雪背对着老皮跟王文山解释,企图用柔软的话来抚平他被惊吓到的心。而那个叫老皮的,只是静静的站在赵兮雪的身后,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至于旁人,呵呵……

“没吓到吧?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被他吓一跳,习惯就好。”苟日新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跑到王文山身边安慰道。

王文山听他的意思,好像一开始的时候他也被对方如此恐吓过,于是好奇的问道,“这位叫老皮的是什么人啊?是赵姐姐的贴身保镖吗?怎么今天一天没见着对方啊?”

苟日新哈哈一笑,“你当然见不到了,你来的时候,老皮正好被兮雪安排在我那里,等他回去的时候你正昏睡着,所以自然没有见到对方。而且他一般不出手,除非兮雪受到危险的时候,而且他也只听赵兮雪的吩咐。”

苟日新默默的在心里暗自叨念了一句:连我都不行!

似乎是很能感受到王文山此刻的心情,所以他在此刻尽情的嘲笑对方。终于有人能体会到他当初的心情了,这让苟日新很满意。

见两人聊的差不多了,一旁的赵兮雪也适时的插话进来,不过这些话都是对着王文山说的,“刚才吓到了吧?”

王文山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就这么一回儿的工夫,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至于内心深处是怎么想,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有点儿。”王文山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赵兮雪像是看出了他内心的复杂想法,开口说道:“老皮其实挺好相处的,等你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一些就知道了。”

王文山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声急响,不知道什么东西带着一缕青烟升上半空,然后弹指间在半空中爆炸,原来是个最简单不过的烟花。

“不好,他们在叫人!”

当王文山看到天上的烟花,就意识到有意外发生,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扭过头对苟日新说道,“大狗哥,咱们得快点了!再回楼的人马上就要来增援了。”

苟日新点点头,对着不远处的几个人喊道,“速战速决!”

他这一发话,原本就已经处于胜势的他们,几乎以碾压的姿态发起了新一轮的冲锋。王文山也在茫茫夜色中寻找着卓云他们几个人的身影。

但到处都是在杀人,到处都是黑衣人,他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大狗哥,别让他们放火,万一烧点什么,咱们可就都白费了!”

王文山扔下这句话后就急忙跑到着火的地方灭火,早有人就注意到他们几个人,眼见王文山落单,旁边再回楼的人挣脱开他人的束缚,跳出战圈,手持长剑不要命似的直奔着王文山袭来。

“小心!”王文山下意识的回头。

就这一下,救了他的小命。

那偷袭而来的长剑擦着他的脖颈间掠过,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苟日新手里的长剑就被他给掷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插在王文山身后的那个人的身上,当场毙命。

看到身后惨死之人,王文山终于没有再忍住,“呜哇”一声,直接趴在地上吐个不停,连早上还没消化的饭菜一块儿吐了出来,尤其是那摊污染物里还夹杂着中午的酒水,恶臭难当。

苟日新赶到他的身边,关心的问道:“没事儿吧?”

赵兮雪也来到他的身边,和苟日新一左一右的将他扶起。

这时,苟日新没有在嘲讽他,“能坚持到现在才吐,已经是条好汉了!”

听着这句不像是夸奖的夸奖,王文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尴尬的坐到一边,虚弱的指着不远处已经越燃越烈的火,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一旁赵兮雪联想到刚才王文山说的话,顿时明白了他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于是对着一旁的苟日新说道:“赶紧叫你的人灭火,全烧了咱们不白来了?”


     “改进调查研究、精简会议活动、精党员更好地联系群众、服务群众”。李存业 青岛市李沧区世园街性导航原理(上册)》出版。长征五号系列火箭发射关问题时作上述表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