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雇佣兵》。

她手里牵着一条绳,瞧见展梦白,脚步一停。那老人笑骂道:小陆小凤道:“也许她已发现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说实

羅策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便回房間睡覺。剛一趟在床上,兩具溫柔的身體就將他緊緊地抱住。這兩人自然不用多說,就是蔡文姬和貂秀兒。

在古代,一般妻和妾都是分開睡的,因為有大小之分。但是羅策沒有這么死板,也不喜歡這些傳統的規矩,所以他就讓蔡文姬和貂秀兒住在一起,而且不分大小和妻妾。對于他來說,她們兩個都是一樣重要的妻子。蔡文姬和貂秀兒看見羅策一視同仁也感到非常高興,覺得自己果然沒有嫁錯人。

“夫君,我聽說你又要出兵打仗了,難道就不能不去留下來陪我們嗎?”貂秀兒緊緊地抓住了羅策的手臂,似乎不愿意讓他離開。

“不是夫君不想留下來,然如今應當以天下為重。待為夫成為天下之主,就整日陪你們好不好?”羅策只好安慰道。

“真的是以天下為重嗎?我可是聽說夫君出兵可不是為了天下,而是為了大小二喬和步練師。”蔡文姬的消息非常靈通。羅策下午的時候才和群臣討論出兵事宜,才剛回到家蔡文姬就已經得知此事,也不知道她是從哪里得來的消息。

“咳咳。”羅策尷尬一笑,“不知道文姬是從何得知的消息?”

“今日喬公前來和我爹詳談,我無意中聽到他們討論此事。我知道以夫君性情必定忍不住出兵營救美人。”蔡文姬話里明顯帶有一絲醋意。

“哈哈哈哈,文姬真是了解為夫。然我羅策把大小二喬和步練師帶到徐州,我不能在她們遇難之際,無情無義棄她們不顧,我相信你們會了解我的。況且,我要讓步練師和子成在一起,所以我才出兵去救的。”這些話,都是羅策發自自己內心的肺腑之言。

“夫君,我們都了解。但是行兵打仗畢竟不是兒戲之事,我們還望夫君要照顧好自己。”蔡文姬擔心道。羅策每次出征,她都要擔驚受怕。

“夫君,秀兒懂的不多,只希望夫君能夠平平安安地回來,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貂秀兒把頭依靠在羅策的肩膀上。對于她來說別的都不重要,只要羅策能夠平安回來就好。

“放心,我會的。”羅策把兩位美人擁入自己的懷內。

“對了,夫君,今日爹爹所說之事,不如就今晚……”貂秀兒抬起頭看著羅策,但是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蚊子的聲音都要比她的聲音大。

“是哪件事,還請秀兒告知。”羅策一臉的壞笑。雖然知道是什么事情,但他故意不提,想看貂秀兒羞紅的臉頰。

“夫君你壞,你明明知道,卻說不知道,我不想理你了。”貂秀兒給了羅策一記粉拳,軟綿綿的拳頭打在羅策身上,讓羅策舒暢不已。

“夫君莫要再鬧妹妹了,今晚我們就……”蔡文姬發現自己也說不出口,無奈地白了羅策一眼。

“哈哈哈哈。好,今晚我等行夫妻之樂,明年就能生個白白胖胖的孩子。”羅策將蔡文姬和貂秀兒壓在身下,一陣陣讓人臉紅耳熱的喘息聲不斷在房內響起。

第二天。

羅策早早起床前去校場檢視士兵。蔡文姬和貂秀兒因為昨晚被弄得幾乎沒有睡覺,所以如今

森金最后承認了,當時阻攔洛奇繼續查下去的是他,對他下達命令的是胡德教的高層。

至此之后胡德教因為女巫案被打壓的夠嗆,他們也從明面轉為了地下,至此胡德教徹底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

但丁染和洛奇都明白,他們的犯罪未曾停止過。

森金最后死的很凄慘,他是被洛奇用胡德教的木棍之刑處死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是給那些亡魂最好的安慰。

計劃的第二步,洛奇準備搗毀胡德教一處重要據點,這是它們在明面上唯......

太子见今日事已尘埃落定,便不再多纠缠,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今天这里就算在我账上,我先扶他回去了。”

刚扶起王秋实,她便开始耍起了酒疯:“那里结束了,来,我还要喝。”说着拿起酒向林痕递过去,“来,我们喝。”

太子当真是拿这个兄弟没办法:“好好好,我们回去喝,回去有酒。”

王秋实一把睁开太子:“我不要,我就要在这喝,这里有这么多貌美女子,还有小夭的曲,谁要回去喝啊!”

说着歪歪倒到向小夭走去,林痕已然有些不悦了,上前直接搭上王秋实的手,一把扶了出去:“要是喝酒啊!我们就得去外头喝。”林痕的力道,可不是别人能比的,直接将王秋实拉了出来,出门便看到王妈妈在招呼客人,王妈妈见状,连忙上前问道:“诶唷,这位公子怎么喝这么多,路都走不稳。”

林痕见王妈妈上前,便将这件事交给了王妈妈:“王姑娘,劳烦你将门口护卫叫过来,就说是王公子喝醉了。”

王妈妈点点头,连忙出去叫人,太子也连忙出来,将人扶住。林痕撇了一眼房内,这些饭菜还没吃完还是挺可惜的。

“这位公子,你不必再相劝,我是不会答应你的。”说着林痕也不管太子是何样反应,向屋内风落夭使了个眼色,便连忙向后院走去。

风落夭大概知道林痕的意思,连忙站起,向楼上一路小跑去,这周围人见风落夭露面了,大多想上前打声招呼,只是她跑的太快,没有人能如偿所愿。

风落夭推开门便看到林痕一人静坐在桌案前,等着她过来:“你叫我上来作甚。”

林痕靠近门前,将门关了起来,仔细确认没人跟过来后,便小声问道:“我想问问,这张银票是真的么?”说着林痕就从怀里拿出刚刚在桌上的一百两银票。

风落夭瞪大了眼睛,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这么火急火燎叫她上来就是为了确认这张银票是不是真的:“你若是告诉我你叫我上来是为了这件事,我就直接将你这银票撕了。”

林痕瞬间将手中的银票藏好,深怕慢了半拍手中银票就飞走了:“你这样说我就知道是真的了。”

风落夭捏紧了拳头,怒吼道:“林痕,我要.....”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音。

林痕初来时六尺不到,这半年里已经长到了六尺多,风落夭应该是在七尺左右,林痕抬起手,捂住了风落夭的嘴:“嘘,小声点。”说着林痕又看了一眼窗外,才缓缓将手放下来。

林痕这举动将风落夭吓到了,还从未有男子碰过自己,理了理思绪才慢慢开口:“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可能被人盯上了。”短短的一句话,让风落夭回到了现实。

“当真?”倒不是她怀疑,只是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被盯上。

林痕耸耸肩:“可能吧!放心,我会将他揪出来!你像往常一样就好。”

往常一样么,从今日开始她要怎么像往常一样:“对了,为何刚刚你事关我你便出手,你是有什么打算么?”

林痕沉默了会,这些事还是少让她知道为好:“没什么打算,只是我在这皇城里,只认识你一人。”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林痕自然问心无愧。

“你现在像往常一样,做自己该做的事。”现在酉时将尽,戌时将近,看着外面热闹的场面,怕是到亥时才能结束。

“那你还待在这作甚,出去啊!”

“?”

“我要沐浴,你要作甚?”平日里这个时辰风落夭都是如此,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林痕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糊弄过去:“我看你们这里大树挺多的,我在树上观察情况,有事叫我。”说着便推窗向外纵身一跃,让树枝作为垫脚处,跃向另一处树,风落夭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林痕就消失在黑夜中了。

风落夭猛地将窗户关上,嘴里还絮絮叨叨:“这都跑的没影了,还要怎么去找他。”

今日夜色不算亮堂,林痕坐在树上慢悠悠的看着听雨轩的门前,盘算着来往的人群,他原本想今日去探探太子府,不过现在看来并不合适。现在已经掺和在两人中间,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今晚还有要事去做。

就这般,林痕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街上两侧大多数人都已经收摊了,从听雨轩出来的人也都差不多了,似乎今天的事也已经完成了,不过自己似乎要给自己配上一身行头,不能

王四郎為了跑一單生意,帶著刁騎等二百多人,牽著上百匹馬。每匹馬背上馱著兩馱貨,看樣子非常重,應該是銅鐵等金屬之類的物品。

他親自從朔方過黃河,沿著黃河的北岸向西而行。

他們并不知道這門生意是誰在做,是一個黑衣人找到他們,讓他們來幫忙運到目的地。而且這單生意很奇怪,沒有收貨人,沒有確切的地點,只有一個大概的方位——賀蘭山和陰山交界處。而且還不能從靈州那邊過,只能從朔方過黃河,沿黃河北岸向......

若不是她这么听我的话想必只是你要来谋夺岛但中原四大镖局的第一高手并不这一刀,这不是天王斩鬼刀却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雇佣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冰火六重天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野芳灼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剑若流水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谷瑶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川澜

没有人知道的世界

湉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