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节偷鸡不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节偷鸡不成 (第1/3页)
    

杨上堂的尸体趴在地上,脑袋上还扣着那顶帽子,王长生走过来蹲下身子缓缓的翻过他的尸体,摘下帽子后露出了对方满是浓疮的一张脸,还有他身上刺鼻的酸臭味。

杨上堂为了于他抗衡,以损耗自己一年的阳寿为代价想强行将离象阵提上一层,却没想到自己却倒在了那把桃木剑下。

这把七寸长许的桃木剑是昆仑观的镇观之宝,剑身上刻着昆仑山的一副山水脉络图,一面印有九座山峰,从主峰玉虚峰开始直到第九峰噶岚峰,为昆仑九峰。

一面印有两条波澜壮阔的长河,翻滚而来。

万山之祖的山水脉络,九峰两河,各有神通。

昆仑第八山格桑峰,重有万万斤,一峰出则压天下。

王长生看着杨上堂的尸体,站起来后缓缓的朝着地上鞠了一躬,他和对方之间本无任何仇怨只是各为其主罢了。

“噗嗤”王长生手拿桃木剑一剑插向地下,掀起一片尘土,片刻之后就挖出个深有两米左右的坟坑将对方的尸体放了进去,又把尘土封在坑上铺平。

王长生走到前方不远处的一棵树前,用剑尖在树下刻上了一行字。

“杨家第三十二代杨上堂号晋公,墓于此”

杨上堂藏在这,可能以后多年都不会有杨家人知晓,也可能一年半载后就被人发现,不过这已不重要了,对王长生来说两人之间已是过眼云烟,再有那就是和他后面杨公家的恩怨纠葛。

王长生回头看了眼走过来的阎朝,对方看着地上那处微微隆起的土包,问道:“就这么死了?”

“嗯”

“这是杀了人啊,你就这么草率的将其埋在了这里,不怕事后警方追查过来?还是说,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法律或者警方?”阎朝好奇的问道,人他也杀过,但绝对不会像王长生这么草率。

王长生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们不会随意的杀人,因为这是一种因果,轻易没人会去沾染,有句话你一定听过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有一句话你可能就不知道了,是杀生为孽缘耗三年大功德,我们这种人也是会在乎的,至于你说的法律和警方什么的,也会在意,但不会特别在意,因为我们有都是方式不让他们追查到自己的身上来”

阎朝愣了愣,才张嘴感叹道:“好羡慕你们啊……”

随后,王长生和阎朝就离开了这里,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径直回到了徐行村。

就在他俩离开以后没多久,三叔公的侄子那个叫连升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王长生和杨上堂动手的时候他一直就在远处盯着,当三叔公以离象阵和他对阵之时,连升就知道自己站出来也一点都不会管用了,没必要凭白当个炮灰。

连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抹着眼角的泪水,用双手开始刨着地上的土坑,新坟刚起土质较为松软,挖起来倒也不是很难。

“叔公,叔公啊,我叫你和我一起走的,你怎就不听呢?你本就阳寿不多了,为何不回杨家颐养天年?”杨连升挖的十指上都渗出了血迹,血肉模糊的,指甲都崩裂了,土坑很快就被挖了出来,渐渐的露出了被埋着的尸体。

“叔公,我带你回家,你还得要送入家中祖坟里呢。”杨连升抹着眼泪,忽然阴狠的咬牙说道:“你放心三叔公,我带你回家以后,就同父亲讲那个叫王长生的人,我杨家一定和他誓死血战到底,还要将他的尸体送入绝阴地里,后代子子孙孙都为奴为娼,永远都无法逃过这个轮回。”

“抱歉,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可能想多了。”阿南悄然站在杨连升的身后,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说道。

几分钟之前,当王长生离去之后,另外一侧观望的阿南就给秋实去了电话。

“老板,对方报出名号了,是杨公后人杨上堂,应该还有一个他的小辈在附近,没有露头”

秋实的声音充斥着一股无奈和惆怅的说道:“他下山的时候莫非是踩了狗屎么?一出来就碰到了副本里最难搞的BOSS,还是那种全回避状态的,杨公啊?我记得他的后人都有多年不出来走动了,怎么一下子就冒出了两个,还让他给遇见了,这狗屎运我真想说一声去他奶奶的。”

“对方死了,似乎这个杨上堂本就阳寿不多了,强行损耗了一年的阳寿想于小先生对峙,但最后也没能如愿,他死了还有另外一个小辈来了。”

秋实沉默了半晌,说道:“孩子还是年轻,出手虎头蛇尾的不懂得善后,这也没办法,谁让他在山上一呆就是十年呢?阿南,你知道怎么办了?”

“明白了,老板。”

“他的事我不想在正面指手画脚,但不介意在背后帮他处理一下尾巴,杨公后人可以碰上,不过整个杨公家让他现在遇上,就有点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你做的干净一点,给他一段缓和,成长的阶段,以后过个三年五载的这件事被人再查出来,那我也就袖手旁观了。”

阿南笑道:“小先生确实有点嫩,不懂得杀个回马枪”

“挫折和现实会教给他足够的经验的,嗯,还是年轻啊。”

阿南和秋实结束通话,就悄然间来到了杨连升身后,对方听见后面的声音,就惊恐的回过头,他瞪大了眼睛却只看见一只手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头顶天灵上。

十几分钟后,杨上堂的坟坑旁边又多了一处坟坑。

阿南低着脑袋,轻声说道:“人在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但你们错在不该碰上了我们家的小先生,他还年轻是需要锻炼和成长的,你们恰好可以称为他的磨刀石,不过整个杨家要是来磨他这把刀,那就有点太奢侈了,所以不好意思了”

阿南朝着两座新坟恭恭敬敬的鞠了三躬,心理说了一声:“一路走好吧,逢年过节如果有空,我会给你们烧点纸钱过去的。”


     渔业安全生产事关渔民安全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孕育地之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指出:“爱国统一战线域生态环境,为编制《柴达木盆地重点流域生态保护规划》提供了科学依据。社工徐剑君不仅是社区网格长,负责联系300户居民家庭交警官方微信通过盘点市内42处积水点供市民避险参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