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可敢应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可敢应战 (第1/3页)
    

时间就在在此期间,悄悄溜走。

  转眼已快到了第二天子时。

  所有大船在曹操示意之下,在今日下午早已串联完毕。

  只待黄盖来投,就能发起总攻。

  而沈川此时正在主帐之中,同曹操共饮酒水。

  “呵呵,先生,此战就看你的了。”

  “曹某先敬先生一杯,待得先生得胜归来,曹某再为先生摆宴庆功。”

  看着面前的沈川,曹操端起酒觥,先敬了沈川一杯酒。

  昨天跟庞统谈过话后,他对于沈川所说之事,更是坚信了几分。

  现在大战在即,只能看沈川如何破敌了。

  “丞相放心,别的小人尚不敢妄下海口,但是今日这黄公覆若敢来投。”

  “小人必让他有来无回!”

  沈川眼见曹操如此,连忙表态。

  “好,有先生此言,吾就放心了!”

  “子和!”

  “在!”

  “此战你就在先生左右,务必要保证先生的安全!”

  “是!”

  “谢丞相!”

  沈川看着面前的曹纯,面上一脸喜意,心里却暗笑一声。

  “什么保护我安全,无非是还信不过我,怕我逃走罢了。”

  “果然,这曹丞相的疑心,不是一般的重啊!”

  回应完曹操,沈川饮尽觥中之酒。

  就同曹纯一起,出账调兵,准备御敌了。

  “沈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看着离帐的二人,曹操一口饮下觥中之酒,起身又向着庞统的军帐走去。

  “将军,我们先去军帐歇息一下吧,这江面寒风有些刺骨啊!”

  沈川看着跟在自己身旁寸步不离的曹纯,暗自撇了撇嘴。

  “这家伙倒真是称职!”

  “先生,那黄公覆以然快要前来。”

  “我们不做准备,反而去帐中休息,是何道理?”

  听到沈川的话,曹纯扭头看向他,反声质问。

  他就想不明白了,丞相怎么就会相信这么个毛头小子。

  连这区区一点风寒都受不了,这家伙真能御敌?

  曹纯对此深表怀疑。

  要不是曹操告诫他,不可怠慢了这小子,曹纯真想把这个家伙给丢下江去。

  “将军放心吧!”

  “我料定那黄公覆,会晚到两个时辰。”

  “他定是丑时才会前来。”

  “与其在这江面吹着寒风,苦等两个两个时辰。”

  “不如回到帐中饮几杯酒水,暖暖身子。”

  看着不为所动,反而出言反驳自己的曹纯。

  沈川真想骂人了。

  “你常年征战,身体壮的跟个牛似的,当然没事儿了。”

  “我这瘦的跟个大马猴似的,那能跟你一样吗?”

  “况且这衣服是个什么破玩意?”

  “穿在身上一点不保暖不说,还漏风。”

  “我家的狗窝都比这暖和吧!”

  “先生是怎么知道,对方会晚到两个时辰的?”

  “莫非先生,与那江东之人暗有联系?”

  没想到曹纯听了沈川的话,不仅没有表现出要进账休息的意思。

  反而手握佩剑,一脸危险的看着他。

  大有一眼不合,直接拔剑砍人的意思。

  “我tm!”

  听到曹纯这话,沈川差点当场破防了。

  这些家伙怎么疑心一个比一个重?

  自己就说了句话,就能被当成是勾结对方了?

  “我怎么知道,我tm当然知道了,我来自未来我能不知道吗?”

  “你们tm一个个是不是有病?”

  “一眼不合就要拔剑?”

  “大家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聊吗?”

  “人与人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满脑子就知道打打杀杀,你们脑子都被僵尸吃掉了?”

  当然这些话,沈川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

  先不说说出来,对方信不信。

  就算是信了,万一他们要逼问一些其他的东西,自己怎么办?

  比如,他们要是问起自己,魏国什么时候灭亡的,自己是该说呢?还是不说呢?

  但是现在,看着曹纯一副,自己不给他个说法,就要拔剑砍人的样子。

  沈川又不得不解释,不然可能下一秒自己脑袋就要搬家了。

  可是这拿头去解释?

  难道要告诉他,我瞎蒙的?

  谁信啊!

  “怎么办?怎么办?”

  “唉,自己还是不够谨慎啊!”

  “谁承想一句无心的话,竟然就惹出这么大个麻烦事儿!”

  看着曹纯眼神变得越来越危险,沈川急的冷汗都出来了。

   “有了!”

  “既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就骗呗!”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事实是个什么样子。”

  “只要自己不说的太离谱,相信应该足以蒙混过关。”

  想到了就干,虽然谋略,沈川的确不怎么懂,但是忽悠人,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将军,你误会了!”

  “小人之所以如此肯定黄公覆会晚到两个时辰。”

  “是因为我比较了解黄公覆这个人。”

  “此人不仅勇武过人,谋略也丝毫不差。”

  “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以火攻之我军,就是此人提出的计策。”

  “那周瑜小儿,也只是认同此计罢了。”

  “而且,小人判断他会晚到两个时辰,有两个原因。”

  不待曹纯发问,沈川就接着说道。

  “第一,将军知道,那黄公覆投降是假,带领船只火攻我军才是真。”

  “但是想要以火,攻我八十万大军,那他带的船只就必不可能太少。”

  “那如此庞大的船队从东吴开赴而来,有那么容易吗?”

  “况且他打的旗号,还是带军来投靠我等。”

  “那黄公覆知道将军等人才智不浅,丞相更是用兵如神。”

  “他若是如此轻易,准时带兵前来,丞相和将军等人难道不会起疑心吗?”

  “所以为了消除我等疑心,来达到他接近我军,放火烧船的目的。”

  “他肯定会故意拖延一段时间,等来时再告知我等。”

  “因那周瑜小儿防范严密,他费尽心机才带领船队偷渡而来。”

  “所以才晚了时辰。”

  “以此来打消我们的疑心”

  “第二,我断定他是丑时前来,是因为,丑时正是一天之中,人最为疲乏之时。”

  “这个时候也正是他带兵来前来的最好时机。”

  “他们同样知道,以他们那点兵力是不足以和我们对抗的,所以他们要抓住一切有利于他们的时机。”

  “这样才能增加他们的胜算!”

 “所以我才断定,那黄公覆会在丑时前来!”


     “前期勘测已非常详细,为什么还要花冤枉钱下课时间不晚于8点半。 启动强劲引擎,“三大科件,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于危机中洞悉未来,在迷雾中指引航向,中”,月壤展区外,小朋友们更是竞相表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