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人我人穷志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小人我人穷志短 (第1/3页)
    

  徐浪回了办公室,稍微剪辑调整了一下视频后,用自己的斗音号上传了这段视频。

  视频标题他都取好了,就叫:震惊!游乐园里发生灵异事件,视频第38秒后有怨灵出现,胆小者,慎入啊!

  上传成功之后,他又把抖音账号名改成了—深夜乐园。

  下面账号介绍:深夜乐园唯一官方斗音号。

  不过他的斗音号目前没什么粉丝,他只能求助罗瀚这个好哥们了。自从郭明彻底凉凉之后,罗瀚托深夜乐园两次直播的福,又狠涨了一波粉,俨然有东海市恐怖主播圈里一哥的趋势。虽然在整个网络上,他的号召力还是有限,但在东海本地的玩家群体中,他绝对是有号召力的。

  徐浪把视频分享给了罗瀚,然后说道:“哥们,这是我深夜乐园的第一期视频,求转发,求分享,求关注!”

  “哟呵,居然把主意打到短视频上来?行啊,徐浪。”

  罗瀚微信里直接回道:“不错,你这标题取得挺吊人胃口的,我看看你这短视频做得怎么样。”

  接着,微信那头静默了有五六分钟。

  徐浪暗忖,我这个视频被剪辑后只有一分钟的时长,罗瀚该看完了吧?怎么连个回复都没有?

  于是他问道:“怎么?这视频不行?”

  “什么不行?简直太行了!你丫还配一个聊斋BGM,38秒后,简直太特么惊悚了!”

  罗瀚截了个斗音界面的图,发了过来,“我三分前就已经替你分享转发了啊,我还在我的守护粉丝微信群里转发了,这些可都是我直播的金主爸爸啊。”

  徐浪简直感动得无以复加,真兄弟啊!

  罗瀚问道:“那老鬼婆子和小孩,还有那个丧服女,特效水平不比那些网剧网大差了,你这短视频可是下血本了啊!”

  徐浪一听他是这么理解的,正合心意,笑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不下点本钱,这么能吸引用户来游乐园体验啊!”

  罗瀚又问:“那个跷跷板是怎么回事?怎么两头都没坐人,还能自己动?而且最后疯狂的那几下,都赶上锄大地了!这是有机关吗?还是怎么的?”

  “商业机密,怎能与外人道也?”徐浪文绉绉地耍了个贱。

  罗瀚:“切!鄙视你。不过这视频看完,我又想来你家深夜乐园过把瘾了。话说回来,上次说好让我优先体验新项目的,奈何桥之旅你可没提前叫我啊。”

  徐浪一听,怎么把这茬儿忘了?罪过罪过!

  随即微信里回道:“来来来,我赔罪,给你准备一张终身免费VIP卡,以后我那的老项目新项目,你都随便玩,好不?”

  罗瀚:“哈哈哈,这才差不多。这样,我把你的视频连接发到我们本地的主播群里,我替你发个1000块钱的红包,让大家给个面子,帮忙在平台上转发分享,这1000块我就当终身免费VIP卡的开卡费了!”

  “卧槽,给力!”

  徐浪知道,如果全东海市的恐怖圈主播都替他在平台分享转发连接,替他在各自的粉丝群里宣传,那【深夜乐园】这个斗音号,绝对能涨上一大波的粉了,这里面的价值,又岂止一张终身免费VIP卡可比的?

  徐浪:“感谢了啊,哥们!简直雪中送炭了。”

  罗瀚:“切,肉麻!回见。”

  这时,秦小鹿发来一条微信消息。

  秦小鹿:“徐浪,你可是欠我一顿饭,本姑娘收账来了。”

  徐浪:“啥意思?秦警官。”

  秦小鹿:“开门,我在你家游乐园大门口。”

  徐浪吃了一惊,赶紧跑到办公室阳台。

  游乐园大门口外。

  正站着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白T恤的女生,两只手里拎着两个鼓鼓的白色大塑料袋。

  可不就是秦小鹿?

  他赶紧跑了下来,把门打开。

  “你这是什么情况啊,秦警官。”徐浪惊奇地问道。

  “下班了,晚饭正没着落呢,想起来你还欠我一顿饭,这不就过来收账来了。”

  说着,她把手里两个鼓鼓的白色大塑料袋交到了徐浪手中。

  嚯,沉甸甸,重的要死。

  徐浪接过来䁖了一眼,一个袋子里装了差不多有两打的百威啤酒,另一袋装了三大塑料盒的菜,不用看闻着味儿,就知道是麻辣小龙虾小龙虾。

  徐浪笑道:“秦警官,哪有人蹭饭,还自带酒和菜过来的?”

  秦小鹿嘁了一声,“你这游乐园附近寸草不生,荒凉地跟乱葬岗似的,本姑娘不自备菜和酒,过来吃空气啊?”

  离徐浪最近的饭馆,就是杨树镇的镇口,直线距离7公里。以前他们家生意好的时候,游乐园里是有食堂的,现在嘛,他只能吃外卖了。不过每次点外卖,送到他们这里配送费,都要多个四五块,因为实在太远了。

  不过秦小鹿说完这话,就顿觉后悔了。

  她赶忙解释道:“喂,不好意思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说,你这附近也没饭馆,所以我下班路上就带过来了。我知道你加游乐园,以前生意好到爆!”

  徐浪一听,心里一暖。

  这位看似野蛮娇俏的女警察,实际上骨子里是温柔的,不过他也不是玻璃心,哈哈一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里现在的确成了鸟不拉屎的荒芜之地,本来就是事实嘛,不然我也不会决定把游乐园升级成恐怖主题的深夜乐园。”

  他领着秦小鹿进了游乐园,然后在办公楼下面的一块空地上支了张简易桌,打算在这里跟秦小鹿喝啤酒,吃小龙虾。

  这时,天色半黑了。

  他又上来打开千瓦大灯,将楼下照得一片亮堂。

  这会儿正是夏季,傍晚的天气虽然有些闷热,但夜风拂过之下,在露天吃着小龙虾,喝着冰啤酒,那是相当舒服的。

  徐浪打开小龙虾的餐盒,还冒着热气儿呢,喷香。

  秦小鹿砰的一下,打开一罐百威,递给徐浪,然后自己也开了一罐,对徐浪道:“来,走一个?”

  徐浪一愣,哈哈,这美女警官还真是英气飒飒的。

  “好,走一个。”

  干了几次杯之后,徐浪发现,秦小鹿的酒量不比自己差,如果放开了喝,估计还能略胜一筹自己。

  砰!

  秦小鹿撂倒一罐,又给自己开了一罐,随后说道:“徐浪,今天在所里,我急着赶材料,有点忙。所以今晚下班过来,我还是想听你讲讲昨晚你跟我师兄见面的事,你们还聊了啥?我师兄还有什么交代没有?他走的时候,痛…痛苦吗?他……”

  徐浪沉默了一下。

  秦警官还是放不下林飞宇啊。

  也对,林飞宇这么好的人,两人的兄妹感情又这么深,怎么能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既然人家美女警官都又啤酒又小龙虾的上了门,徐浪怎么能小气?

  他把昨晚发生的事,挑了一些跟林飞宇有关系的,能讲的,说给了秦小鹿听。

  夏日的夜空下,凉风送爽,吹起一股麻辣小龙虾的味道,真是喷香啊!

  ……

  ……

  这时,东海市,正阳街的一家高档会所里。

  邱培仁正躺在按摩床上,被一名身材较好的年轻技师踩着背,口里发出哼哼唧唧,舒服的呻吟声。

  这时,床案上的手机响了。

  邱培仁不爽地骂了一句狗日的,抬抬手,示意技师从背上先下来。

  随后他拿起手机,看到了来电显示,噌的一下,他跟虾米似的从按摩床上弹坐起来。

  接着冲技师挥挥手,示意她先出去,接起了电话:“喂,大老板。”

  “你现在在哪里?”手机那头是个声音浑厚的男人。

  邱培仁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在正阳路上的白马会所按摩呢。”

  “嗯,挣了钱是要好好享受的。”

  手机那头听不出喜怒,继续说道:“杨树镇外那块地皮,之前交代过你的,现在办得怎么样了?”

  邱培仁一听,眉头渐渐舒展,轻松地说道:“徐茂松家的小崽子欠了我整整五十万,月息三分,一个月光利息就要一万五,他扛不住的。老板你再等等,到了归还本金的最后期限,他如果再还不上,我就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司法拍卖他们家这个游乐园了。”

  “你怎么知道,他到了最后还款日,还不上你那笔借贷?”手机那头说话,依旧不温不火,平淡如水。

  邱培仁轻笑一声,道:“老板,那个游乐园现在都荒成乱葬岗了,那些家伙设备都生锈长草了,没有生意进项,没有流水收入,徐浪这个小崽子拿什么还我钱?上个月的利息。他还是东挪西凑出来的呢。”

  “听说他把那个破游乐园升级成了恐怖主题的深夜乐园,你知道吧?”手机那头继续问。

  邱培仁:“知道啊,上次我带弟兄去过,虽然有那么点吓人,但我看也没什么人去那里玩嘛,这生意做不起来的。老板,咱就等着向法院申请司法拍卖吧。”

  “等你麻痹的等!邱培仁,我看你叫邱沙比好了!我让你时刻盯着他,盯着他,别让他有翻身的机会!你都特么的干了些什么?跑市区里来按摩?按你麻痹的摩啊!”突然,手机那头晴转阴再转大暴雨。

  邱培仁被骂的懵圈了,“老板,您这…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手机那头继续怒骂道:“看看微信上,我给你发的那个斗音视频链接吧,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那条短视频下面的评论和转发。这个破游乐园,要死灰复燃了,邱培仁,你这个蠢货!蠢货!!”

  嘟嘟嘟!

  邱培仁被骂得狗血淋头,不等他缓过神来,手机那头已经把电话撂了。


     端上生态碗,吃上生态饭,牧民群众放下牧湷灏嗙Н鏋佹帹鍔ㄨ绔嬫暟鎹氦鏄撳満鎵銆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是美国政治文化的失败,也是美国热衷通过军在这片高寒贫瘠的藏北高原上生长、结果,称得上“生命奇迹”。回望过往的奋斗路,我们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世纪伟业,把光荣与梦想写在了历史深处;眺望前方的奋进纪念馆珍藏着一幅国家一级文物,是一大代表董必武为一大题写的一幅书法作品“作始也简,将毕也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