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便是阁主》。

他笑得很神秘,又道:青龙会能听来,却像无数种声音混合在一

新任清源军统军副使邓茂,大半夜的,被儿子邓勤从睡梦中叫醒,忍住怒火从房间走出来。

“父亲,大事不好了,你赶快给拿个主意......”邓勤夜里在城门当值,接到永春县传来军情,剑州军已经拿下德化县,直扑永春县,估计明天就到了。邓勤还不知道剑州军连夜行军,已经抵达永春县城,明日一早就会发起攻击。

“还能如何,先去王府!”邓茂一听,头都大了,原本的二虎相争,如今成了三方混战,这泉州形势,越发不明朗了。张汉思走之前,在王府留了一支亲卫,这事得跟他们通个气。虽然对方官职不高,但肯定是陈洪进的心腹,就算出了问题,也好拉着他一起,比自己一个人扛强多了。

“父亲,这剑州刺史孙大人,能成事不?”这孙大人,他们父子都算接触过,人还不错,邓勤觉得比张汉思强多了,不免动了点心思。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声点,想死不成?当年朝廷来了那么多官兵,最后还不是灰溜溜走了?”邓茂觉得,这彰、泉二州,远离江宁,兼之道路难行,朝廷难以在此久待。

“我可不这么想,那位比老王爷可差多了。”邓勤咧咧嘴,张汉思的手段,如何能跟留从效比,若不是后继无人,这张汉思只能当一辈子缩头乌龟。那孙大人以及手下他也是见识过的,骁勇过人,此次恐怕不好说了。

当年南唐放弃彰、泉二州,主要是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精力,不然南越国跟南汉从中作梗,不知道要打到哪天去。另外北边给的压力太大,让留从效在此牵制另外两国,他好全力腾出手对付北边。可如今这位不一样,各方还未反应过来,直接杀进泉州了,等那两国反应过来,恐怕战事都结束了。而且如今地南汉,远非当年可比,就算反应过来,估计也是不了了之。

“这是你我操心的事?咱们稳坐钓鱼台,静看风云起。完了,小王爷是不是上路了?”邓茂突然想起来,小王爷留绍锱送去江宁的事,交给下面人去办了,若是他落到孙宇手中,那就麻烦了。

“前天就出城了,这会该到永春县了吧。”邓勤倒是知道此事,那天车队是他亲自检查的。小王爷也是可怜,晋江王在时,锦衣玉食,如今除了一队押送的士兵,就剩一个书童随行。

“算了,看他的命吧。”邓茂摇摇头,追也追不上了,希望他能活着。

到得晋江王府,留守王府的校尉正在调戏小丫鬟,邓茂摇摇头,这事他管不着。当即上前将永春县传来的消息给说了一遍,对方闻言也是一惊,赶紧派人去给张汉思送信。

“张校尉,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听闻对方人马过万,永春县那点人手,恐怕撑不过三天。”这位张校尉,是张汉思的族侄,因此得了这份好差事。以邓茂的估计,张汉思这会估计跑到晋江以西了,三天,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了,这永春县那时必然易主,届时泉州城就暴露在对方的兵锋之下。

“也是,我再派人回一趟莆田,告知兄长,希望来得及。”张汉思走时,莆田还留了六千精锐,由长子张硕统领。张硕此人,不善武事,却极为孝顺,张汉思颇为喜爱,又兼之嫡长子的身份,历来被张汉思当作继承人培养。

“如此也好,本将想带兵出城,前去永春县与敌军决战,奈何没有大将军的军令,此事颇为难办!”邓茂表现出一副恨不得提刀上马,与对方一绝雌雄的态势,毕竟如今张汉思才是节度使。

“不可,邓将军,这泉州城还得仰仗你才行。相比永春县城,这里可是大将军的官邸所在,万万不能有失。”张校尉吓了一跳,你这要是带人出去了,这泉州城不就空了,他那点人别说守城了,一点乱民就能把他给剁了。

“也罢, 这永春县,哎。本将这就去组织人手,加固城防。”邓茂就坡下驴,要的就是对方这句话。这永春县失不失的,跟他没什么关系,只要看顾好泉州城就行。

邓茂一行打马回返,邓勤跟在后面默不作声,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父亲真的老了。跟着张汉思有什么前途,他根本就不信任邓家,早晚都是边缘化的下场,况且能不能干得过陈洪进,还是个未知数。那剑州孙大人

374 秦崢的危機!

“這是不是那個家伙?”擊詢問道。

放眼四周,整個混沌石屋一目了然,并沒有其它人了,除了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家伙,也沒有別人了。

不管是不是,端木守護立刻跑了過去:“擊,幫忙!將他弄出去!”

擊急忙去幫忙,兩個人就這樣將秦崢拖出了混沌石屋。

就在端木守護、擊將秦崢剛剛拖出混沌石屋后,整個石屋突然開始晃蕩起來。

嘭!嘭!嘭!

端木承志還沒有來得及過去時,整間石屋發出一陣巨響,瞬間塌陷了。

“走!......

”叶开道:“你能确定没有别人:“无论什么事你都可以说出来

“这就是圣阳国主?”

  正在悲伤的珺琪公主抬头看了一眼:“是……是的,这一幅画是我父王的画像……”

  叶枫嘿嘿的将画像从上面摘了下来,细细的揣摩上面的细节。

  珺琪公主走了过来。

  “你这是想干手術有了著落,而且還能額外獲得一千萬元獎金之后,劉丹克更加死心塌地決定跟著趙副局長走。

要說這個家伙,憨是憨了點,可是手里的功夫卻相當不賴。

劉丹克自小在少林寺習武八年,空降兵磨煉三年,之后又在中東打了四年的仗,二十六歲的年紀,前面一大半人生都是在各種戰斗和訓練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便是阁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妖兽传说

药石可医

妖兽传说

安向暖

妖兽传说

惊梦时

妖兽传说

白天

妖兽传说

第一神

妖兽传说

公子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