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家刺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林家刺客 (第1/3页)
    

刚刚还举杯邀明月的三人顿时都不吭声了,王长生瞥了眼旁边那桌,这几人脚尖依旧垫着,脚后跟始终都没有落地,脸色发白嘴唇青紫,眼神有些直勾勾的。

这几人一进来,脚绊倒在了门槛上,王长生就知道他们是咋回事了,这是鬼上身。

一般鬼上身就两种方式,一是叫背驮鬼,就像刚才进来的人那样脚尖着地脚后跟不沾,走起路来身子前倾,所以遇到门槛的时候就迈不过去了。

有一个民俗现在城镇里已经比较少见的是,以前的房子特别是在北方农村,家家户户都会装一道门槛,当家里有人来进屋时绊倒在门槛上,就知道这是被鬼上身了。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民俗罢了,可能绝大多数的人家都没有碰到过这种状况,但门槛子挡鬼也确实是一种风俗。

门槛这玩意说道还是比较多的,像寺庙中的门槛就装的比较高,并且还不能踩,传说门槛是佛祖的肩膀,你只能抬腿迈过去。

还有种鬼上身,就比较麻烦了,那就是人的阳火肩头的两盏已经熄了,鬼全都附着在人身上,达到了完全控制的地步,就像有些港产鬼片里的那样,都能来去如风了。

王长生没有看到的是,梁平平转过脑袋的瞬间,两只眼睛忽然出现一黑一白两个瞳孔,在梁平平的眼中,那三人的三盏阳火虽然没有熄,但已经烧得明显不那么旺了,就像是在风中摇曳的烛火,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片刻后,老板娘端上来几盘肉还有些青菜放在桌子上,说了声您慢用后就走了,这时另外一桌客人也走了,店里就只剩下王长生他们和对方。

这几人并未动筷子,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桌子上的肉和菜,但是忽然之间几盘牛肉迅速就干瘪了下去,就像一瞬间被蒸发了水分一样,逐渐变成了肉干,那些青菜也很快的枯萎,变得干巴巴的了。

很惊悚的一幕,也没引起王长生,周皇帝和梁平平的诧异,他们就仿佛没看着一样,端起杯子喝着酒,等他们一杯酒喝完,那三人无声无息的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忽然之间,三人相视一笑,有些默契不需要刻意的描述。

有句话说地很好,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八瞅绿豆对眼了,王长生,周皇帝和梁平平虽然他们从来都没有打听过对方的来历,但用眼睛看也知道,这都是来者不善的。

没办法,个人的气质摆在那里呢。

“买单……”王长生召唤了一声,老板娘走后面过来,扫了眼旁边那桌,说道:“咦,吃的这么快?”

老板娘刚说完看着桌子上干瘪的肉和干枯了的青菜就吓了一跳,桌子上还放着一摞的冥币。

老板娘愣了半晌,顿时破口大骂道:“和我装什么妖魔鬼怪,不知道我这店里是供了关二爷的么,来我这里偷鸡摸狗,瞎了你们的狗眼。”

老板娘骂骂咧咧的了过来,王长生从身上掏出钱递了过去,眼睛瞥了眼角落里摆放的神龛,上面供着一个拿着把青龙偃月刀的关二爷铜像,下面插着三根长香和一些贡品,这关公的质地看起来似乎不错,擦地一尘不染的。

王长生轻声说道:“老板娘,你家的关二爷放错地方了,脸最好朝着东边。”

老板娘茫然的问道:“为啥啊?”

王长生看了眼门外,关二爷正对着的方向有一座高架桥,这座高架拐了一道弯的地方正要压在了这家火锅店的房顶,这在风水中有个说法叫挡煞,也就是说这关二爷的运道被那座高架给挡上了,你得把关二爷给绕开才行,换个方向就可以了。

摆放物件历来很有说法,就拿神龛来讲,不是说你随便找个地方放在那就行了,放在家中或者店里那都是有规矩的,得由里朝外,冲着大门,干净整洁什么的是必须的,更不能对着床,最忌讳的就是神龛上面压着横梁,不然起不到供奉的效果,还容易给自家招上麻烦。

就比如这家潮汕牛肉店,就犯了这个说法,门外的高架把他们家的屋顶给压上了,这才导致三个鬼上身的人找上了门,如果不处理妥当的话,那这店往后的生意恐怕得要大受影响了,再往后如果还有登门鬼,恐怕店里的人说不得要害上一场病了。

王长生他们也不是路与不平一声吼,反倒是觉得今个这事来的有点太稀奇了。

这个就得先说段题外话了,岭南作为国内的经济大市早年间发展的时候,曾经有位风水大师对此规划布局过,也就是说这座城市的风水是属于招财的,很多商业区,居民和官方办公地,是被刻意布置过的,像这样的城市一共有好几处,岭南是一个,长江以北的沪上算一个,再往北那就是一国之都城了。

据说这三座连成了了一条线的超大都市,早些年间着实被上面下了一番功夫,为的就是以后的腾飞做准备。

所以,岭南这里的风水还是不错的,首要一点就是财气重,财气重的地方是能镇得住一些魑魅魍魉的,断然不会出现有孤魂野鬼随便乱逛的情况,因为这些东西受不住这座城市的气运,完全都有可能被压得喘不过气了。

今晚,来的这三只小鬼,就让王长生他们感觉略微有些诧异了,什么时候这些孤魂野鬼胆子这么大,敢堂而皇之的在街上乱逛了?

王长生买了单,随即起身就朝着屋外走去,梁平平和周皇帝也随即跟了出去,三人出来后看向街边,那三个被鬼上身的人正垫着脚尖走在街上。

你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不管是月光还是街边的霓虹灯,都未将他们的影子给映衬出来。

梁平平说道:“我来自海外的一座岛,那里叫做蓬莱,蓬莱仙岛”

王长生说道:“我来自西北的一座山,那里叫昆仑,昆仑玉虚峰”

周皇帝沉默了半晌,说道:“我来自于三十六洞天……”


     “我军是党缔造的,一诞生便与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人民军队trong>【崇德向善 见贤思齐 德耀中华】宋金和:矢志不渝传承红色基因。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此类挑衅行东、高君宇、谭平山、罗章龙等,后来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早期成员。更令我后怕的是,身边也经常看到有六院这起确诊病例与南京没有关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