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死不休(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死不休(四) (第1/3页)
    

祝道绣和肖玉华组织工人搞歌唱比赛,得到所有人的赞成。大家都是文化青年,就是不带奖品激励,对这种娱乐形式也很热衷。尤其是得知包老板同意用三辆自行车当做奖品时,那热情就更高了。祝道成那边的一班人也要参与,祝道绣说:“你们要加班加点组装家具,要做出来大量产品去卖,还有其它新厂子里也需要许多家具,商店柜台展橱之类的,都要赶工。哪有时间学唱歌?”

祝道成的一个二师弟,大名叫着金侨志,长着一头自来卷发,包文春喊他乔治,还用一种很英文的口气喊的,就被人记住了。他很喜欢唱歌,就说:“干活时也可以练练吧!咱们跟着录音机学唱歌,自己也参与一下,奖品不奖品的不必在意,说不定万一老板听出咱也有唱歌前途,提拔一下,也能出去唱歌呢?”

贵在参与!这话有道理,包文春说:“不影响工作量情况下,那就参加进来吧!为了更公平些,你们不能分薄了女工的奖品份额,男工和机械组几个人放一起搞,再给你们奖辆自行车。”

四辆自行车的奖品,价值一千块,女工们欢欣鼓舞,庆幸男工没有争夺自己的三辆份额。

十二月二十五号,周小粒和祝道绣把全部库存调味品送出去,从县供销社账上拿回二十六万四千元转账支票。回程时,就拉回来四辆自行车。只是,现在凤凰轻便大链盒车很紧俏,她买的是另一种飞鸽牌,价格低了二十五六块,二百三十多一辆。

这已经叫大家激动不已了,包文春却过来宣布,明天上午逢集,大家准备一下,我们上街搞游行!

游行?大家紧张起来,只有要被处决的犯人才搞游街示众,我们怎么去,熟人看见不丢脸吗?

周小粒抱来一箱鞋子,同一样式的回力白色运动鞋,这种鞋子农村很少有人穿,价格贵不说,农村都是泥土路,穿上一次就变黄,没有漂白剂,根本就洗不出来。包文春拎出一捆牛仔裤,新上衣,说:“各人换上合适型号,我们演练一下。”

小包老板亲自设计的中长款宽松女式夹克衫有四种颜色,黄色红色蓝色和驼灰色,隐藏式口袋,连体式风帽,加上大拉链,样式新颖漂亮,配上牛仔裤,无论男女,就显得身材苗条,英俊潇洒,连个头也高了起来。

周小粒抱来一摞木板,上面蒙着白纸,上写着:文春商场,元旦开业!文春服装,质优价廉!文春家具,欢迎选购!包师傅十三香,香飘万里!包师傅麻辣鲜,吃了还想吃!··· ···

叫周小粒举着牌子前面走,围着服装厂的会议室转圈,叫木器厂的男青年来看,后面二三十个人跟着,大家就走得磕磕绊绊很别扭,主要还是放不开面子。

包文春说:“这套衣服鞋子,就是这次上街搞宣传的补助奖品,不去就没有!上街后,我在前面领路,周小粒背着录音机放音乐,也不用你们说话,就是展示一下我们的新衣服。不要觉得难为情,有什么可害羞的,将来厂子扩大了,你们都可能去担任主管厂长一级的领导,那要讲话怎么办?出门谈生意怎么办?总不能说,我害羞,我不去吧?这套衣服不错吧!等会儿大家去找块布,缝制一个口罩,再做个帽子,谁还认得你?注意!上街后,要昂头挺胸走得潇洒自信一些,你那样弯着腰乱扭,人家还以为是饿的呢!来!再练习走几圈!”

文春家具店率先装修好了,它不需要货橱,只是把十二间大仓库隔断重新粉刷一遍,开了两个大门,安装一排很高的透光玻璃窗户。就成了门面房。

祝道成带着金侨志跟着包大林周小粒,一趟趟用大拖车送货,把安装好的家具摆满门面和后面院子,包文春在桌子上画了许多广告牌广告标语,很鼓惑人的词语:新人新房新家具,新家新床新生活!岁月在变本色不变!新家具和新媳妇一样漂亮!给孩子添个摇床吧!··· ···

金侨志看着巨幅白布单子上涂满油彩,说:“这都画的什么啊?”

周小粒说:“你眼神不行!离远点看就好了!”

商店开业筹备工作是做好了,可销售人员却还没有找到。丁老爹从供销社商店请过来两个人,一个是姓施的供销社销售部小组长,销售部即将承包出去,她买断工龄下岗了,就临时过来担任指导。把周大姐包玉梅潘青莲叫来担任售货员,可家具店没有男的守着也不行,包文春就去找李宝国,叫他找几个人来,李宝国想了下,就推荐潘合理过来,说他嘴巴能说会道,可以试试。包文春拒绝了,没有说理由。

包文春举着红底黄字醒目木牌,走在拥挤的街道上,身后是周小粒脖子上挎着大三七,屁股后面挂着个小蓄电池,音乐放得震天响,包括祝道绣万秋红在内的四十二名男工女工紧跟着,她们按服装颜色分为四组,领头的举着木牌子,后面的就拿着面小彩旗,李宝国和贾冰在前面开道,扒拉开路中间随地摆摊的商贩,这支队伍就很招摇地从街东头走到西头,在乡政府门口集合,包文春训话几分钟,叫大家打起精神,脚步要踩着音乐节奏走,不要有气无力东张西望,你们带着口罩帽子,爹娘在场,也认不出你来。

广告宣传队就折返回去,经过这一千米长的街道。

冬闲季节,街道里人头攒动,比肩接踵,叫卖声不绝入耳,包文春的队伍这一出场,就如同大戏一般,很多人就跟着看热闹。倒不是认出谁谁是熟人了,而是要看这套时髦的衣服。还有人问多少钱一套。更多年轻人是来看包文春的,见见这个传奇明星的真容。

墨菲定律总是把很小概率的可能变成现实。

包文春把二婶和孩子接回来,就忙着筹备丁三王芙玫的婚礼。其实这事不用他出面筹办,人家丁家的父族子弟也不少,只要钱到位了,什么事都好办。祝道成和周小粒给丁三家拉来大堆家具,全是油漆得红彤彤的,上面还有很喜庆的图画,一看就是包文春信手涂鸦的图画。全是胖娃娃或者鱼虫花鸟,寥寥几笔就很传神的线条。还有很超前的抽象男女恩爱图画,乍一看,是很简单的彩色线条组合,细看一会儿,就令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

楼上的房间全是清漆原木家具,没有任何修饰图画。给丁香布置个温馨些的房间,丁香也给包文春选择了个房间,里面却只有一桌一椅一张小床。窗户正对着后面的菜地,窗下是一片乱泥塘,里面有几棵半死不活的枯树。

包大林骑着摩托车来喊,说家里来了很多人,叫马上回去。包文春问:“谁啊?这么急?就说我在筹备商店开业。”

包大林说:“是北京来的大领导,还有外国人!”

包文春害怕起来,特莫得!难道又要进入恶性轮回,再次去给他们当小青蛙小白鼠?自己已经很小心了,这一世就没有强求着解压什么空间能力,自己的储存物资也没办法搞出来,那就让它继续放着吧!唱歌内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吧?所写的小说里,根本就没敢玩科幻方面尝试。自己可以随时把《SARS》或是《MH310》给抄出来,但书中展现的科幻场景,描述的高科技水平和社会发展状况,以及自己的观点,和现实格格不入,肯定会引发一场社会讨论大地震,但那只是自己的杀手锏,非是迫不得已,决不能拿出来。

包文春心中忐忑不安地开车回家,生怕遇到几个面色严肃的老军官。可他没有看见军人,反倒是农场内的道路边,停了一溜七八辆高级轿车。有红旗,有伏尔加,有皇冠,还有那个波兰的什么波罗乃兹。

一行十几个人正在参观农场的麦子长势,见银白色突路霸回来,大家就往这边回头看。

包文春见到梹棋,还有陪着过来的徐国良书记,心中安定下来。就上去打招呼致欢迎词。“哎呀!梹棋先生,是不是北海道的寒流把你给吹到这里来了?请进屋暖和吧!”

节气已经进九,来客都穿着毛呢大衣,就包文春穿着随便的一套保暖运动服,还是邓立筠在日本巡回演出时寄回来的冬装。

一位官员介绍说:“包文春是吧!我是国家商务部的,姓王,这位是外事部门的张主任,这位是科工委的李主任,客人里面,梹棋先生你是认识的,这位是久保田株式会社的技术主管藤井先生,这位是洋马株式会社的业务主管饭洼先生,那几位是他带来的助手。这几位是我们的翻译助手和司机。”

包文春连忙说:“请进屋说话。”对大门外站着的肖玉华周二姐和祝道绣说:“过来帮忙倒开水,找凳子!”

梹棋坐下后,就说:“实在对不起!当初我们约定的是九月份过来拜访,结果一些事情耽误了行程,实在抱歉。不过,事情还是办得很顺利的,关于你委托我交给洋马会社和久保田会社的设计图示,经两家联合研究之后,认为你的设计很有实用价值,他们已经为你申请了四十多项设计的国际专利,这里是你的设计原稿,这是你的专利证书。”

藤井一脸络腮胡子,尤其是嘴巴四周,一个精心修剪的圆圈,很有特点,就跟那鸡的尾巴后面某个器官一样,说起话来,嘴唇一嘬一嘬的,令人印象深刻。

他很恭敬地把一大摞证书放在包文春面前,说:“按照约定,我们两家公司可以在内部使用这些专利,根据你的设计,在已有机型上进行升级改造,取得良好效果,改进后的样机会在试用后定型生产,我们会把第一批产品托运到武汉,然后有专人送到府上。请春桑在使用过程中,找出更多改进意见。”

饭洼是个很质朴的外表,在沙发上谦卑地坐着,这时就直起腰来,从助手手里拿过来两份文件,说:“春桑!这是我们两家公司为了感谢您的厚爱,奉上一点微薄的心意。”

包文春伸手拿过来,见是两张中国银行的支票,每张都是一亿日元的面额。就嗤笑起来!


     2018年全国办结行政,让被俘日军迷途知返。新华社日内瓦6月30日电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大使6月“我学的就是焊接,毕业后到工厂当焊工是自然而然的事。修建青藏铁路是几代人的梦想,早在1956”大气田投产 能源站设计寿命达150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