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初拉下票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月初拉下票了! (第1/3页)
    

年关,是少华山的一大盛事,也是五洲修士的一大盛事,因为它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极为有纪念意义,而各大门派、宗门、国家都会将一些盛大的事情安排在这一天。

但今日少华山也会有几天盛大的事情发生,其一,那就是少华山内门弟子比试。

至于其二,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对于杂役弟子来说,便是另一大盛事,比内门弟子比试更大的盛事,那便是他们将拥有一年一度仅有一次进入传功阁的机会,以及拿到那两颗丹灵石,也就是他们的年薪。

这一天,沈问丘和乐凡早早的出现在平日里他们集合的地方等侯着,因为他们即将观礼少华山的盛事,内门弟子比试。

当然,内门弟子比试,本身与这群杂役弟子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给杂役弟子们观看内门弟子比试,其本身目的也是希望通过内门弟子激烈的比斗场面来激励他们,激起这群少年们的血气方刚,雄心抱负,朝气蓬勃,并起到鼓励他们好好努力修炼,渴望掌握强大的力量的效果。

但身为杂役弟子的少年们,在少华山最少也是待了一年时间,多多少少也经历了那些管理他们的外门弟子的社会毒打,所以,他们早早就立志要变得强大,根本无需通过这一场比试来激励他们。

所以,少年们更期待的是进入传功阁之事,届时他们只得希望自己的运气好一点,那怕是用光自己一辈子的运气,只希望这一刻可以好一点,因为任人欺凌的生活,他们早就过够了,他们想改变这种生活状态,他们希望过上自己向往的美好生活,哪怕是那一刻花光自己一辈子的运气也值得。

这一天,那四位身着月白色服饰的少年少女们居然也提前了一个时辰来到此地,他们要带着这群杂役弟子往内门的演武场走去,带他们去观礼。

路上,燕舒雨刻意的走到沈问丘身旁,看了一眼,被人揍得鼻青脸肿已经好得差不多的脸,以及他的新衣服,嘴角微抿,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亦是漫不经心,微微一笑,打趣道:“这几日不见,都穿上新衣服了,真有钱?”

多亏那只赤血红睛虎的卖身功劳,沈问丘和乐凡才有钱为自己置办一身新衣裳,不过,说来也奇怪,这里买的衣服居然比他自己在轮回小世界买的,穿着好暖和许多。

“最近,发了一比小财,小财,不多……”

沈问丘尴尬笑笑,特别实诚的答道,但也不特意炫富。

毕竟,他和燕舒雨也不算特别熟,甚至他都还不清楚这燕舒雨和刘妍妍到底是什么关系,和自己之间又是什么关系,或者持什么态度,是把自己当朋友,还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要是前两者还好,可若是对方只是把自己当成陌生人,自己若还不是死活在她面前炫富,那他沈问丘无疑是作死。

被打得多了,也学会了点审时度势,察言观色的本事,至少不会继续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

燕舒雨对于沈问丘能置换行头,理所应当的认为道:“你去后山了?收获不小嘛?”

似乎杂役弟子潜入后山捕猎换取收入的事早已是公之于众之事,大家对此都是心知肚明,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沈问丘对于杂役弟子禁止进入后山之事依旧不清楚,所以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其中语气还颇有大大方方承认的意味。

少女燕舒雨的漂亮眸子微微一笑,好看极了,继而故作认真道:“我能掐会算,你信吗?”

“真的吗,你们这还能学这一门本事吗?”

青年不明所以然,信以为真,神情认真,表现出来自外太空的好奇心和虚心请教之态,似是真的一般,一点也做不得虚假,好像他本就应该这样问才对。

燕舒雨有些无语,又不愿打击这位敏而好学的少华山杂役门之中的优秀好弟子,认真点点头,道:“应该是真的吧?”

随即,她便加快步子欢快的走在前面,高耸乌黑亮丽浓密的小马尾在其身后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而青年对于少女的回答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什么叫应该是真的吧?

……

一个时辰后,沈问丘他们便越过半山腰广场,沿着山路继续往上,来到其比之集合地高出百丈左右的地方。

这里有一座像古罗马斗兽场的广场,中间是大约以百丈距离为圆心的超大广场,广场边上有一圈环形圈,大约十五米宽的台阶,此台阶由内低外高且由下往上累叠而起,形成台阶座位看台,虽然只有三分之二不到环形台阶,但却足以容纳下两三万人而显得空间依旧富余许多。

不过,这些看台只占了三分之二不到的位置,却被分成了两半,它的中间位置是一条两丈宽的路。

而两丈宽的路的正对面大约占这个本应该是十五米宽的环形,其不曾建成的三分之一的地盘上,却是摆放着与这个广场格格不入的,看着很奇怪极为突兀的方方正正大椅,大椅下方的台阶是按照领奖的高低模式做成了五阶半弧形的阶梯。

如果没有猜测的话,那五阶看台上的椅子应该是给少华山的大人物们坐的。

沈问丘在燕舒雨的带领下来,来到台阶的最高位置处,并靠近那两丈宽的路,不只是他,他们这群杂役弟子都被分配到了这个角落。

至于看台的其他处,稀稀松松,懒懒散散的坐着一群又一群月白色服饰的人,他们之中有少年,有青年,有大叔,三五成群,十人成团的。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大叔,那是因为少华山的规矩是四十岁之前未成功突破凝液境,未成功晋级为内门弟子的外门弟子才会被赶下山去,所以有大叔也不意外。

即便是这样宽松的年龄限制,少华山整个外门也不足五千名弟子,而内门弟子据说距今不足两百人,而这些人无一不是凝液境的修为,可见大道之难修也。

年关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节日,当然或好或坏而已,至于坏的原因,无非就是大限将至而,而好的原因,是每一位修士都这样认为。

今日的天气似乎像是知道了年关的来临,因此它格外的照顾,不仅停了雪,而且还有那冬日里难得一见的太阳居然也破天荒爬出了灰沉沉的云层,照在这广场上这一群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很贴心。

就在这时,一群身穿月清色的人纷纷从各处走来,三五成群的走向座落在两丈宽路对面那五层台阶上最矮的一阶。

两边各坐一百来人,有青年,有汉子,个个穿戴整齐,气势威严,一下子便显示出了少华山的精神面貌。

随后又见十多位穿着月蓝色服饰的人年轻人走了出来,不过他们却直接跳过了第四台阶站在了第三台阶之上,这似乎好像是等级分明但又不大分明一般。

而这群人坐好之后,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功夫,便见有衣着各色服饰之人松松散散走来,他们之中有鹤发老人,也有丰腴妇人,更有精壮汉子,就是不见青年与少年,而且这群人还以白发老者居多。

他们要么坐在第四台阶之上,要么坐在第二台阶之上,反而观之,发现,越往上越少人。

但即便是这群人来了,那第一台阶之上居然还是未有人出现,而此刻,现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颇有人声鼎沸之势的讨论着今天将会获得内门第一二三……谁谁,是谁的可能性大一点之类的。

反观那杂役弟子之间,鸦雀无声,就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切都稀奇得很,好奇的东张西望,看着别人议论纷纷热闹非凡而自己对于他们所聊之事竟是一概不知,也插不上嘴,只得默默看着,嘿嘿笑着,像个二愣子。

人群中,沈问丘无处接话,只得将目光移来移去,但他更多的是看向对面看似规矩等级森然的台阶之上,他看着一个韵味十足的丰腴妇人,准确的来说是她身旁的小姑娘,一位和小流苏差不多大小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认识这位小姑娘,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再哪见过。

不过,让他更加好奇的是,为什么小姑娘会穿着月清色对服饰,而且还可以站在第二台阶之上,难道是因为那妇人的缘故?

“咻咻咻……”

一阵破风声从两丈宽的路传出。

沈问丘寻声看去,便看见两道灰色身影快如闪电,身影重重叠叠,他们从两丈宽的大路直接走过,穿过若大的广场,轻轻纵身跃上那对面台阶的第一台阶之上,最终坐在那只有三张椅子中的其中两张。

这时,沈问丘才看清来人,是两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此刻,坐在第一台阶之上中间的椅子和右侧的椅子,但看他们的精神便显得老态龙钟,神采奕奕。

而他们出现这个过程,在场许多人都完全捕捉不到对方的身影,何况是沈问丘,看来他们是使用了极为高明的身法。

同时,也不难猜测,这两人便应该是少华山的一把手加二把手。

“等等我,你们两个等等我……”

而就在他们坐定之时,两丈宽路上传来一道苍老而急促的声音。

沈问丘寻声低头看去,发现是一拄杖老者,此刻正佝偻着身躯巍巍颤颤的朝着对面台阶走去,嘴中还气急败坏的念叨着“等等我”。

这位的出场方式可谓是十分的“拉风”,直到他走到对面台阶之时,都是巍巍颤颤的爬上去的。

但也不是他自己爬上去的,而是对那台阶上已经坐定的老人道一句,“拉我一把”,才勉强在两位老者的帮助下爬上台阶的,而不是像那两位先出场的老者一般轻轻纵身一跃便上得台阶。

老人此番举动,顿时,引得场中之人哄堂大笑。

……


     正如吴武林所言,鲁迅以独特的精神光辉引领着以欧阳山为代表的广州乃至广东文艺工作者“直面惨明发认为,“厘清应由驴友分担的救援费用的范围及其求偿方式,是有偿救援制度实施的核心所在。婁腑鍏变腑澶 鍥藉姟闄㈠叧浜庢敮鎸佹郸涓滄柊鍖洪珮姘村钩鏀归潻寮鏀炬墦閫犵ぞ浼氫富涔夌幇浠法治日报》记者联系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张颖,其回应称“一切以政府通报为准”。制定学习计划,参加集体学习、网上学委、会寻安中心县委等重要红色历史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