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倾的身份,呼之欲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九倾的身份,呼之欲出 (第1/3页)
    

公子傻眼。

所有匪徒傻眼。

连血影宗弟子都傻眼了。

都以为左一飞死定了:古怪力量残存无几,身体更是被打成了筛子。

但大家都没料到,左一飞倒飞回去后竟进入了四煞大阵的范围,身怀阵引的他毫无阻碍的钻了三层半,甚至困阵还帮他消除了大量神笔流篇的破字篇威力。

三伯的手轻轻一捏。

左一飞身上的阵引失效了。

三伯略一控制,左一飞身边的杀阵和灭阵统统暂停了运转,困阵却急剧加强,活生生把左一飞给压住没法动弹半点。

现场安静到可怕,无数下巴被惊掉。

谁都没想到是这么个结局。

好吧,公子大概率无法姓颜了。

三伯大喊:“有没有办法压制他,没办法我就杀了他。”

“我有我有我有!”求亿连紧急放大老乌龟傀儡,“我这傀儡有关押功能,很厉害很厉害,保证一飞连手脚都动不了。”

“那还不……”

三伯摇头,卢小月和松大兴已经把老乌龟傀儡拉出去几十丈了。

“愣着干嘛,你们都愣着干嘛?”公子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想哭的冲动,这样都能被截胡。“都给我攻击,都给我攻击,谁他玛的停留半息,老子杀你全家祖宗十八代!”

“我艹尼玛哟!”

公子随手一道光弹打了出去,至于毛笔,需要酝酿的时间有点长。

三伯汉仓铭很着急:“撤退撤退,都撤退,向后撤退!”

不退才是他玛的傻叉了。公子那神笔流篇,一招就能炸掉三层四煞大阵。

汉仓铭控制着阵法来到左一飞外围,老乌龟被放到下面,盖子打开:“准备好盖盖子,得快点处理,小王八蛋的毛笔快好了,这里估计要中招。”

左一飞被压进老乌龟傀儡,没想里面竟伸出无数软绵绵的东西把左一飞陷住,连杀生剑都挥不动。汉仓铭紧急把几颗随身带的疗伤丹药丢进去:“盖好!”

求亿连一控制,盖子就把左一飞封了起来,严丝合缝。

三伯眉头微皱,这乌龟简直就是为左一飞的暴动量身打造的。

“难道,那位周老前辈早已算到了这一切?”

“走走走!”三伯主动扯着乌龟傀儡就撤,“炙血红莲鼎下面汇合,别跑丢了。”

“破!”

神笔流篇的力量将四煞大阵凿了个恐怖大洞和数千小洞。

三伯幸庆:“还好跑得快。”

“左一飞!老子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血影宗,老子要灭你全宗!”

公子不甘的怒吼声越来越小。

半刻后,炙血红莲鼎前。

三伯汉仓铭凝望着那高耸的宝鼎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他看到四煞大阵外围开始集聚起越来越多的修士,他隐约听到了汉昌达在路上与东青青的联络,他看着汉昌达急躁的表现其实已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做。

血影宗弟子来得很快,不多时残存的三百零九名弟子便已到齐。其中还有二十三个中了小萝莉鬼泣之后已失去灵魂的绿色傀儡。

“突突突……”

求亿连的老乌龟突然颤抖起来。

大家本能的避开老乌龟,毕竟里面关着一个让他们惧怕得要死的杀戮狂魔。

三伯汉仓铭知道大家没时间可浪费:“阿达,跟大家说说青青的情报吧。”

汉昌达已经彻底慌了:“这,这,三叔公,这消息。”

汉仓铭:“有什么就说什么,没关系。”

汉昌达话音颤抖:“确定了,宗门一刻多前发布了撤退命令。大部队正在有序撤离炼狱之门,几个重要集结点正在收拢零散弟子。此外……。”

汉昌达略停又继续:“炙血红莲鼎这边,许多流言正在疯传。”

汉昌达又不敢说了,三伯汉仓铭鼓励:“说吧,所有观测阵法我都关了。”

汉昌达:“首先,也是最要命的。炙血红莲鼎的准确坐标正在疯传,青青给我提供了坐标参数,我仔细算过了,就是我们这个坐标,没有半点偏差。”

“嘶!”

现场存活的修士没有笨蛋,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汉昌达声音更颤:“其次,一则流言说这里是血影宗的地脉融晶宝库,里面存储了几百万灵珠的地脉融晶。一则留言说血影宗把所有低级地脉融晶放在这里提纯,炙血红莲鼎已经提纯出来上千万灵珠的数量。更有许多留言说,这里的地脉融晶到处飞溅,遍地都是,许多修士在一座叫四煞大阵的阵法里抢到了上万灵珠的晶石。”

宫队长汉武明都气死了:“这他玛的都是流言。”

汉昌达:“青青帮我们调查了,现在正有无数的修士往这边集聚,现在时间又过去了一刻有余,我估计四煞大阵外围已经热闹到极致了。”

汉昌秀还活着:“那,那怎么办?”

三伯汉仓铭直接打断:“顺雨,昌治,你们两个也联络到外面了吧。”

汉昌治也很着急:“我的通讯质量很差,也不知道老祖公有没有听清,他好像说正在帮我调查,但到现在也没有回信,我,我总感觉……”

三伯再次打断:“顺雨,你那边呢?”

东顺雨咬死嘴唇,她已经有了预感:“七太奶奶什么也没告诉我,她只说让我安心,可要是我没事她为什么要我安心呢?我,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东顺雨的七太奶奶,那可是东家的第三位大长老。

三伯汉仓铭突然微笑起来:“来,有镜像器具的都取出来,录下我下面要说的话,快一点,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宫队长和中队长不明所以但还是取镜像玉简,开启录制。

三伯变得极为正式:“炙血红莲鼎是宗门重器,却遭数万匪徒抢劫。宗门守护力量现已严重损耗,宝鼎即将失守。由于大长老汉钟岳,宫队长兼长老汉武储殉职,而宗门联络也被匪徒干扰。我,汉仓铭,血影宗汉家长老现以长老会名义发布最紧急命令。”

“长老会急令!”

“宫队长东游琴,汉武眀,东游凤,汉武津率队突破求援。”

“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现场有些发懵,三伯汉仓铭气得发抖:“关了镜像,赶紧执行命令。”

纷纷关掉镜像。汉武明猛反应过来:“三伯,您,您不走,我也不走。”

汉武津,东游琴,东游凤正想表态,结果三伯一耳光抽在汉武明脸上:“给老子滚,拿着命令快点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汉武明眼睛几乎爆出来:“三伯,一起走,一起走吧。”

三伯知道不解释大家不会走:“我走就是带头逃跑,就是擅离职守,血影宗宗规里的处罚是什么你们不懂?难道要我和你们都被抽筋剥皮,血肉灵魂在斩刑台上被烤炙百年而不得死?结局其实早就定了,你们拿着我的命令或许能活下来。”

“快走!”

“还是说,你们要让我连死都不能产生半点价值?”


     2019年1月11日,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辽宁大连旅顺口区的家里,海风从窗外吹来。“我反复强调要发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强调要发扬老一辈革命家‘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这是当地政府在城市建设时遵循的一个理念。在农村,要加快构建党组织领导的乡村治理体系,深入推进抓党建促乡村振兴,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同志首先提出在中国建设小康社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