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获与提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收获与提点 (第1/3页)
    

王苏州挂了电话之后。单神雷特意又和赵志远解释道:“他们的老板其实就是我的老板。老板说没事,那就是真的没事。”

赵志远摆了摆手。也许是摆脱了一切束缚,也许是死期将至回光返照的缘故,他说话都顺畅了起来,也不再断断续续。

“我没有不信这位小哥的意思,我相信你们。单医生是好人,你们肯定也都是。”

只是一长段话说完,他有些喘得厉害。

单神雷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我其实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赵志远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病房说道“住了那么久,我都习惯了。说起来,我连家里什么样,好像都快忘光了。”

“单医生,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带我走吧。走了我也能轻松点。”

单神雷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直没有动静的谢必安。

谢必安面无表情地掏出了那张书页,对着手机上的时间,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按照记录,你应该是13点17分阳寿耗尽,现在是12点54分,你还有23分钟的阳寿。”

赵志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多活二十分钟,少活二十分钟,有什么意思。还请白……谢大人帮我早点解脱吧。”

王苏州看了一眼谢必安,就要开口。

赵志远不清楚谢必安他们的工作制度,但王苏州还是了解一些的。虽然确实像赵志远所说,二十分钟看似没什么意思,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差一分一秒那也都算违规。毕竟说白了,这等于就是削减活人的阳寿。不管是否是当事人自愿,这种行为都绝对算得上性质最严重的错误之一。

然而谢必安却抢在王苏州前头说道:“你是在向我求助?”

赵志远有些摸不准谢必安的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帮你的忙,你也得帮我的忙,”谢必安一指王苏州,“他是一头僵尸,现在饿了,需要吸你一点血。如果你同意的话,顺便就让他来负责送你上路。”

因为有着谢必安的存在,赵志远对王苏州是只僵尸的反应并没有那么激烈。他只是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番王苏州,笑道:“我相信单医生。我也同意。不过我就是有个小小的疑问。这位小哥吸了我的血之后,不会把我也变成一只僵尸吧?因为我以前看到的东西上都这么说的。”

谢必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王苏州。

王苏州则鄙夷地回看谢必安。之前谢必安只跟他说过请他吃饭,但没说过是以这样的方式,更何况还要他来终结赵志远的生命。他想当然地想拒绝,但看着赵志远安静的目光,拒绝的话又怎么都无法说出口。

他深吸了口气,笑着向赵志远解释:“虽然有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想纠正一下,就我了解到的事实而言,僵尸并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随处可见,还是挺稀有的。说起来,我成为僵尸都两年多了,也只见过一位同类。还是那位同类把我变成僵尸的。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吸你的血会把你变成僵尸。说起来可能有些搞笑,我现在其实根本不知道怎么将人变成一个僵尸。”

赵志远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他也只是为了缓解气氛,随口一问。如果放在以前,他仍然有大把时间可以虚度的时候,他可能会更刨根问底一些。但现在,离人生结尾不过还有二十分钟时间。问这些其实早就没什么意思了。斟酌了一下之后,他继续问谢必安:“我想请问一下,我死后还能见到我老婆吗?她是一年多以前走的。当然,如果这种问题属于机密的话,你就当我没问。”

谢必安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人不光有阳寿,也有阴寿。阳寿尽了,就会被送去远乡。如果你的阴寿也尽了,就会被洗去记忆送回人间。如果你的阴寿没尽,你可以选择在远乡活一世,也可以选择被送回人间。你能否见到你老婆,取决于她如何选择,以及你们是否还有缘分。”

“也许还是不见的好,”赵志远摇了摇头,“跟着我也没让她享过什么福,反而落得这样一个悲惨下场。还是不见的好。”说完之后,他看向谢必安:“我准备好了,该怎么做?”

谢必安看向王苏州。

王苏州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觉得我干不来这种事。”

谢必安也无所谓地说道:“那你就等着饿死吧。”

王苏州搂住谢必安,嘿嘿笑道:“我就喝一点就够了,又不用到把人吸干的地步。”

谢必安打掉王苏州不安分的手,皱着眉头说道:“难道老板没有告诉过你,僵尸秉承天地怨气而生,吸收怨气是其最根本的能力。僵尸为什么喜欢吸活人血,而不是死人血,那是因为每个人生活了一辈子,体内或多或少都会积聚一些怨气,即使是某些道德善人也不外如是,无非多寡而已。而僵尸在吸血的过程中同样可以吸收活人体内的怨气。被僵尸吸过怨气的人,死后走黄泉路的时候,会特别好走。”

王苏州有些不可思议。江臣确实没跟他说过这些。而且不止这样,江臣也几乎从来不会给王苏州说这方面的内容。其实这并不怪江臣藏私,实是王苏州自己的要求。之前他只是被迫成为了僵尸,其内心是抗拒成为这样的吸血怪物。江臣也给了他克制自己的办法。若不是因为画皮那件事,发生了那样的意外,也许王苏州可以成为一只不需要吸血为生的僵尸。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造化弄人吧。

王苏州还是有些不相信:“那照你这么说,僵尸怎么不像是杀人的生物,而是为度人而生?”

谢必安呵呵一笑:“如果你能忍住不把人吸干的冲动,你倒是可以去尝试一下。”

王苏州一想,那倒也是。如果僵尸能够那么轻易地控制住自己嗜血的欲望,那自己之前又何必费那么多事?现在又何必跟着谢必安跑来这里觅食?归根结底,还不是抵抗不住饥饿的折磨和血液的诱惑。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问道:“你苟活了这么长时间,应该见多识广的,你有见过能完全控制住自己嗜血欲望的僵尸吗?”

谢必安不屑地反问道:“你不也吹自己见多识广吗?你看过那么多书,其中也有很多历史相关的。但你有见过完全克制住自己欲望的人类吗?”

王苏州遗憾地摇了摇头。

欲望和人类好像从来不是可以割裂的存在。

从某些方面来说,人类正是因为存在欲望,才能从世间万物中脱颖而出,成为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而人类变得强大,从来都不是因为能够完全克制欲望,而只是学会了在克制一部分负面欲望的同时,放大了另一部分正面的欲望。

谢必安懒得再跟王苏州废话。他一个请客的,又不是欠了王苏州什么,还要在这里求着他。

“爱吃不吃,不吃就滚,别耽误我工作。”

王苏州看了看赵志远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赵志远反倒笑着劝解王苏州:“来吧。反正都是死,死在你手里不是还能让我之后的路好走些。你就当是度我了。”

王苏州只好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赵志远又转过头看向单神雷:“单医生,谢谢。真的谢谢。我知道这句话你可能听过太多次,但我这人嘴笨,除了这个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

单神雷握了握赵志远的手,扶着他在床上躺平。

赵志远闭上眼睛。

尽管嘴上说着好像看淡了,但是他其实内心还是有着诸多不舍,也有一些害怕。不过令他稍微安心的是,王苏州并没有选择咬住他的喉咙,而是牵起了他的左手,轻轻地咬在了他的虎口上。

终于不用再痛苦中煎熬了。

赵志远微笑着,摆正了自己的头。

温热的血液通过中空的獠牙注进了王苏州的身体。随着新鲜血液的补充,他之前右掌上之前还未痊愈的伤势迅速得到了修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好了血肉与皮肤。

而通过这些血液,王苏州也看到了赵志远内心深处珍藏地一些最珍贵的记忆。

这些记忆包括新婚大喜、一双儿女各自出生以及一年多前的死亡前的场景。

一年前的这个时间,赵志远躺在床上,虚弱地无法动弹,艰难的说着话。但声音很小。单神雷把耳朵贴在赵志远嘴边才能勉强听清。

“医生,求求,求求你了,我不能,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

赵志远说的不是不想,是不能。

为什么的疑问出现在王苏州心底。

因为大多数人在死时的请求都应该是不想才对。

尽管一字之差,但内涵确实天壤之别。

看起来这个疑问同样也是单神雷的,他低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不能,而不是不想?”

赵志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儿子,有一天,晚上,守夜。他以为,我睡。但没。他说,我死了,他也不活。我了解他,看见了,他的眼睛,说的是真的。所以,不能。”

赵志远的话断断续续,但王苏州听懂了,单神雷也听懂了。

赵志远是说,他儿子有一天守夜,以为他睡着了,便说如果他死了,自己也不想活。

单神雷似乎很动容,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叹了口气问道:“我跟你说实话,你的伤无法可治,总会死的。即使多撑一段时间,你又能做什么呢?”

赵志远伸手在床上摸索着,抓住了单神雷的白大褂:“我生他,得负责。他年轻,日子长。晚死。我,试试,不然,死不瞑目。”

似乎是被赵志远的话语打动了,单神雷说道:“我可以让你多活一年。”

听见单神雷的话,赵志远的半闭着的双眼一下子睁得老大,闪着晶莹的光。不光如此,他还伸手在床上摸索着,找到了单神雷的白大褂,紧紧攥住,像是攥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求求,求求你。我做牛马,来世,给你。”

“但我得提醒你一点。”单神雷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说出接下来的话。

赵志远挣扎着想坐起身,但他实在太虚弱了,并没有成功,反而因为剧烈的疼痛,眼角处掉出了几颗眼泪。但他一句痛没喊,像是用尽最后力气一样哀求道:“求求你……”

“我只能让你多活一年,但是我没法治你的病。也就是说,”单神雷似乎有些激动,语调有些吃力,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尽管你可以多活这一年。但你还是只能躺在这病床上,还是只能每天忍受着没有止境的疼痛,而且你很可能帮不到你儿子,只会让他更痛苦……”

单神雷的话有些残忍。让赵志远一时间没了力气,紧紧攥住单神雷白大褂的手无力地垂落在了床上。但他只是犹豫了一会儿,继续抓住了单神雷的白大褂:“求求你。”

“你确定你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吗?我是医生,我懂你身上的疼痛,说真的,这样的疼痛并不是正常人所能忍受的。所以即使受不了,也很正常。我在这里见过太多因为受不了疼痛而想要自寻短见的人了。”

回答单神雷的只有一个简短而有力的字。

“能。”

“如果你一旦接受了,就没有办法反悔了,即使中途你再想死,也死不成。你不用怀疑,我既然能让你多活一年,就能够让你,求死不能。即使这样,你还是愿意……”

“愿意。”

……

画面到这截然而止,王苏州没有再看后面的画面。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也不忍。

为此,他甚至主动拔出了自己的牙齿。

他的动作让谢必安都有些吃惊,不由出声道:“这么快?明明只吸了一点点,还有很多。”

王苏州伸手抹了抹嘴唇,淡淡道:“你不是挺了解僵尸吗?那你怎么不知道不同人的血对僵尸的效果也不同,像他这样的血,一口顶你的十口。”

谢必安冷笑一声:“随你吧。反正我请客已经请完了。”说罢,他举起手里的哭丧棒,在赵志远身体的灵台之上敲了一记。

一道与赵志远身体一模一样的身影从赵志远的身体中慢慢浮了出来。

和大部分新生的魂魄一样,赵志远的魂魄也是懵懵懂懂,一双眼睛里全是茫然。

谢必安也不多言,一甩衣袖。

唰的一声。

赵志远的魂魄便瞬间缩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自行钻进了谢必安的衣袖。之后,他又对着赵志远的身体施展了一次障眼法。

将赵志远左手虎口处的咬痕隐去了。

单神雷对这样的场景显然是司空见惯,也不多言,等谢必安忙完之后,便招呼二人离开。

出了病房,单神雷和王苏州齐齐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随后,单神雷邀请王苏州和谢必安去自己办公室坐坐。

但被二人婉拒了。

单神雷也就没坚持,送二人到了门口,便转身回去了。


     要完善督导评价机制,建立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任务台账,定期调重;更关键的是,它曾见证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一段高光时刻。胡锦涛同志指出,“必须牢记我们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只能用来为人大区,村民姆巴凯·迪奥纳已告别每天赶4小时马车去村外拉水吃的日子。2018年2月,任国家林业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11月1日-3日 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西安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