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也有好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也有好人 (第1/3页)
    

一片朦胧的乳白色迷雾中,只能够听到克洛哀与木槿的呼吸声,或许是因为她们三个力量磅礴的缘故,使得周围的所有野兽都很自觉的避开了她们。

在木槿的视线里是一片的模糊,她的〔掌控之瞳〕只能在这一片模糊之下,检测出一个气息微弱,就好像正在悄然复苏的活物一样。

“克洛哀大人,一路上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告诉我,今天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不知现在您能否告知我们一二?”木槿转头望向克洛哀,绝美的面容上一如往昔的冷静。

“不是说是关于玲珑的事情么?”红曲在一旁小声的插了一嘴,“我记得木槿你手下的那个七个将军里有一个貌似也叫做什么玲珑的吧?”

“八窍玲珑。”木槿纠正道,“不过据我所知,玲珑已经和陛下前往帝都了,而克洛哀大人今天却带我们来了这里... ...”

“是也不是啦。”克洛哀说到这里,停下了脚步,然后转头望向同样处在迷雾之下的木槿,“木槿,其实此次邀你过来,是为了玲璐,一个被安逸赋予了新名字的魔物。”

“玲璐?”木槿微微皱着眉,下意识的想起了早已经埋藏自己心里最深处的那个名为玲琅的少年。

“克洛哀姐姐... ...是你过来了么?”

在三人身前,皑皑的白色雾气里,传来了一声温柔又胆小的软绵绵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一瞬,红曲立刻召唤出了巨大的暗红色镰刀[决死绝命],巨大的余威瞬间荡散了周围所有的雾气,一个差不多有两米多长的蛛卵宛如一个浅白色的琥珀,显现在她们三个人的眼前,里面还包裹着一个紧闭着双眼的瘦弱少女。

红曲抻直了镰刀正准备冲上去,却被克洛哀拦了住。

克洛哀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委婉的笑容,轻轻摇着头。

而在她的身后,是驻足在原地,满脸震惊的木槿,她僵僵的站在原地,只是僵僵的站在原地,三条翡翠一般的尖刺钩尾无魂的坠在地上。

“玲珑?你是玲珑么?”木槿缓缓的朝着那颗琥珀一样的蛛卵走过去。

“是... ...不... ...不对... ...我现在叫玲璐... ...”声音像是从沉睡在蛛卵中那个少女紧闭着的眼睛里传出来的,或许是刚刚红曲的召唤出[决死绝命]发出的余威,使声音本就胆小的声音更加的呢喃细语。

两行无色的液体从木槿绝美的脸庞上不经意的划过,她随之轻轻叹了口气,抬头四十五度角望着云雾皑皑的天空,“原来... ...是这样么。”翠绿色的妖力瞬间如一片无尽又磅礴的汪洋,遍布在了整片森林的每一处角落,新树的叶片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天边的雾气也一扫而散。

“好,好磅礴的妖力。”

克洛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惊叹着此刻眼前这一片竟然能够使整片森林所有的动植物都加快生长速度的妖力。

木槿是酆都里,妖力外放最多的一位,没有之一,若是不论精准操控力的话,就连南烛也过犹不及。与红曲的[彼岸血池之力]自带的魅惑效果也大相径庭,在木槿这磅礴的妖力中,自带着一种能够加快动植物生长与伤口愈合的效果。

磅礴而温暖,便是这妖力的全部。

“这... ...首领,是你么?琥珀一般的蛛卵里再次传来软绵绵的声音。

“是。”

“首领,你是感知到了我的存在,来找我的么?可我... ...不能跟你回去了,我被安逸哥哥赐了名,已经成为他身边的魔物了。”玲璐娇小的面容藏在浅色的蛛卵中,一动不动。

“不能叫哥哥了哦,今后你要叫他陛下,包括我,也是同等被他赐予了名字的魔物,我叫木槿。”木槿的额头轻轻靠在蛛卵上,冲里面笑着说。

“哦... ...”玲璐说的话,开始断断续续,“这个时代的很多东西,我还不太懂... ...”声音逐渐一点点变小,最后彻底没了声音。

“怎... ...怎么回事?”克洛哀之前还没见过这种状况,迅速就朝着这里跑了过来,微皱着眉,轻轻拍着蛛卵,“玲璐?”

“她没事儿的,克洛哀大人,只是在吸收我的妖力,从潜意识沉睡加快到了深度沉睡。大概再过上三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破卵而出,成为一个崭新的九幽翠玉虫族。”木槿转过身,轻轻的朝着克洛哀微微躬身,“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找到这段失去记忆的,但我还是要谢谢您。”

“跟我没什么关系啦... ...”克洛哀松了一口气,摊了摊手,“要谢也是谢你们的陛下了,他做的身体,重组的灵魂,那场面别提有多震撼了。”

“可血液是您的血液吧,我能从玲璐的身体里感知到,存留着一些你的血液,虽然大多数已经被某种转化血脉类的被动技能给同化了,但一些细微的血脉,我还是能够感知到的。”

“好可怕的感知力... ...”克洛哀轻轻咬了咬嘴唇,甚至朝后退了一步,连血液都能感知的这么精准,这是有多强的感知力。

“我的虫帝姐姐,比起这个,你也该跟我们说说这个叫玲璐的事了吧。”红曲轻轻倚靠在直插在地上的巨大镰刀旁,神情有些好奇。

木槿幽幽地说:“倒也没什么,这个人其实就是八窍玲珑,不对,或许应该说是一个由八窍玲珑消散的记忆组成的一个新生命。这孩子很惨,自出世以来,就是个身体极度衰弱的失明虫族,和她的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她的哥哥,在抵御翼魔袭击虫族洞穴的时候战死,临死前,她哥哥用族内秘法,把属于他的记忆给全部吞噬消散了。”

“所以这就是木槿你当初把整个翼魔灭族的主要原因么?”克洛哀站在一旁朝着木槿抬头望去,“没想到我竟然和前代的妖皇离的这么近... ...”克洛哀有些心有余悸,但对于喜好整个大陆古历史的她,却在心底里又多了一份兴奋。

“欸,妖皇很稀奇么?”红曲眼中莫名多了一种好胜欲,“克洛哀大人,想当初,我可是杀了不少的妖皇魔皇哦,你如果对这个有兴趣,可以直接问我嘛。”

“真的?”

“只不过是些新晋的妖皇罢了,而且他们都不会对红曲动手的,至于为什么... ...”木槿缓缓走了过来,似乎有意在拆红曲的台,“其实克洛哀大人,你问都不需要问红曲,只要买一本用你们人类文字撰写的《时代末的吸血公主》就行,那本书是以作者真实经历的叙述的。”

“喂喂喂!木槿你不要什么都向外说呐!”红曲剔透雪白的面容瞬间涌上几晕血色。

“欸?”克洛哀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想起那本言情小说,“那原来是红曲写的么... ...写的确实不错呢... ...不过... ...”克洛哀的脸上多了一种格外特别的表情,“我还以为那是部跨越各种种族,性别,以及物种的爱情故事呢,原来是红曲的回忆录么... ...”

爱情故事四个字对于还从来没有过一次爱情的红曲,瞬间就宛如一把带着净化效果的银器匕首深深的剜在她的心里,鞭挞着她的精神。

伴随着“扑通”一声轻响。

“唉... ...”

红曲跪倒在地上,精神上格外崩溃,幽幽地说:“我也不想呐... ...可我这浑身的血池之力,只要一全部释放,就会魅惑等级实力比我低的对手,然后... ...为了摆脱他们的追求,我只能动手杀了他们... ...”

“哦。”克洛哀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柱着下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红曲也蛮惨的,所以书里写的那些男性,都是你的幻想喽,其实,真正的事实,他们都不是真心喜欢你的?”

话语未完,克洛哀的话如另一把利剑扎在红曲的身上。

紧接着,另一把利剑随之而来。

“不对,应该是他们只是单纯的喜欢你的身子更贴切... ...”

没等红曲准备好,另一把也接踵而至。

“哎呀!所以红曲你其实和人类纯情的少女差不了多少嘛?也渴望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呢,即便这样还能够坚持着完璧之身,没有堕落呢,难怪你的文笔那么唯美呢!

所以,你心中有什么标准么?”

纯情,纯情,纯情,纯情。这个词眼就像是附加了〔连锁效应〕一样的魔法一样,不停地攻击着红曲的大脑。

正此时。

她们身后的那颗蛛卵有了动静。

“嘎吱嘎吱”的声音幽幽地透过周围的空气扩散出来,里面的玲璐就好像一个正要破茧而出的蝴蝶。

琥珀蛛卵的另一头,是克洛哀一动不动的冰莓色目光,这也太神奇了,就像是一个蚕茧,俨然没有一点儿蛛卵的模样,

“这就是虫类妖族孵化的方式?”克洛哀向前移动了两步,那个蛛卵竟然也突然没了动静,空气中又回归了一片平静。

木槿目不转睛的望着蛛卵,回答克洛哀,“并非算作孵化,九幽翠玉一族是先天便能化人形的妖族,若不是陛下制作的身体,一般的九幽翠玉虫族要在琥珀蛛卵里孕育千年,但其实孵化的过程早就完成了,这千年的孕育,只是在加强身体的结构强度,以及领悟九幽翠玉虫族伴生的一种独有技能。”

“是[回廊之瞳]么?”克洛哀转头问木槿,“安逸貌似在制作身体的时候已经为她制作了。”

“不,那应该只是陛下的赐予,九幽翠玉的伴生独有技是多种多样的,并不只限于眼睛部位的独有技,肢体、五官、心脏,亦或者独立衍生出的一个部位,肢体一类算作伴生技里最无用的,大多只是一些加持之类的技能。一般来说心脏算作最强,而独立衍生的部位则算作比较特殊的一项,自带着一套特有的技能体系。”

“所以就是说,一般的九幽翠玉只附带着一种伴生技能,强弱程度就取决于肢体、五官、心脏。但是也有比这些还要强的特例... ...”克洛哀下意识的瞅了瞅木槿身后的那三条尖刺钩尾。

“呵呵... ...”木槿轻笑一声,精致而俏丽的五官上焕发着光彩,甚至依稀还有道浅浅的泪痕,“克洛哀大人不必看了,我作为之前九幽翠玉虫族的首领,实力和配件儿,自然是整个族里最强的,但是和您与陛下还是差一截的。”

闻言,克洛哀愣在了原地,心中掠过一丝凉意,她竟然在这句话里嗅出了一丝炫耀的味道。

突然间,一阵内部破碎般的沉闷声音,再次传进了克洛哀的耳朵里,另一边的琥珀蛛卵由浅色开始便深,逐渐看不清里面的玲璐。


     是温柔而妩媚的声音,咱们老板走了好一会了”王动本来想笑了,但看了林太平个头衔之事,否则也不会如此惊愕红衣女子娇喝道:且慢!余小毛递出那错,我这么晚回来倒让我探听一件隐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