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和第二的差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第一和第二的差距 (第1/3页)
    

葛老二对这件事看得很透彻,同样王一山自然也明白。几人当中,恐怕只有葛老三是因为懒得想才一脸懂与不懂的表情,可能是他觉得几个兄弟当中都是聪明人,他的小聪明也没有发挥的余地吧!

只是王一山的心中渐渐的有些着急,距离扈三爷规定的时间还有五天,看着时间很多,但是迄今为止码头上的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王一山的心中不由的一直悬着。

卓云大哥是因为他们兄弟两个才自愿留下当人质的,如果救不出对方,估计王一山会陪着卓云一起上刀山下火海,更绝对的事情也不是没可能。

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们几个人全都窝在家里,哪怕是老郑几个来找,他们也没有出这个院子一步,一切都按照早上商量好的行事。

到了下午,天色渐暗,王文山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王文山进到屋子的瞬间,王一山兄弟几个呼啦一声全都围了过来,看着坐在桌子边大口大口喝着凉水的王文山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大山哥,你去哪儿了啊,都把我们急死了!”

“我跟我大哥二哥,还有小山哥都找你一天了,都快把青山镇翻了个遍。”

葛老三咋咋呼呼的还要说话,被一旁的葛老大叫住了,“老三,先让大山哥喝口水缓缓。”

此时王文山的形象,竟然还不如趴在码头一晚上的王一山葛老三。身上都是些泥点子不说,裤腿竟然还是湿的,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头发那里竟然还夹杂着一根杂草。原本就没刮的胡子经过这一天一夜的不见,愣是跟疯了似的狂长,唏嘘的胡须毛茸茸,好不狼狈。

打他一进来,就直奔着桌子上的水壶,咕咚咕咚一大茶壶的水都已经见了底,也没见他有半分的舒缓。

“有吃的吗,给我来两口。”

喝完水的王文山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是他进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随着他的这句话,屋子里的一帮人全都手忙脚乱的在屋子里翻找着什么。不一会儿的工夫,葛老三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黄瓜,葛老大拿过来的是两西红柿,葛老二手里拎着的是早上剩下的包子,王一山只是默默的将刚倒好的水推到王文山的面前。

东西一上来,王文山就狼吞虎咽的开始吃起来,两三口就是一个西红柿下了肚,紧接着就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将桌子上的所有吃食都洗劫一空,最后将王一山打好的水又喝了多半壶,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啊~~饿死我了。”

见王文山吃完,众人再次上前,嘴里忍不住的关心着,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去。

“哥,你昨天去哪儿了?”

“大山哥,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二哥说你肯定是因为什么才脱不开身的,不然……”

几人中只有葛老大和葛老二没有说话,葛老大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很是话少。不过即使是如此,葛老大眼中的担心慢慢的转变成了关心,就连嘴角也轻轻扯起一抹微笑。

葛老二就不用说了,原本在王文山没回来之前他还得安抚着几个人的情绪,看到对方真的安全回来后就重重的松了口气,至少他自己就不用背负着那么大的压力了。

“好了好了,让大山哥自己说,别一个劲儿的问来问去,都不知道先说什么了。”

今天不到一天的时间,葛老二就在几人当中建立起一点儿小威信,所以他一说话,众人很快就安静下来。在最短的时间内都纷纷找到板凳坐下,露出满脸的求知欲,妥妥的一脸吃瓜群众的样子。

“你们的问题真的是太多了,我只能一个个的回答。”王文山一边说着,一边喝了口水杯里的水。

“昨天的事情,出了点状况,所以不小心耽搁了,是我差点害了兄弟们,在这里我跟大家说声抱歉。”

说着,王文山站起身,对着坐着的四个人认真的鞠了一躬,“对不起大伙儿。”

待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葛老二站出来打圆场,“大山哥快起来吧,我们都知道你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我们没在意的。”

“对对对,没在意的,大山哥快起来吧!”众人纷纷一起劝他。

葛老二接着说道,“况且你看我们兄弟几个都生龙活虎的在这里坐着,不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嘛!”

葛老二说到这,王文山也就顺势起来,“你不说我还想问你呢,昨天晚上你们……”

有些话就算葛老二不说,王文山也要主动问清楚。

于是,王一山用最快、最简短的话将昨天晚上至今天早上发生的所有事,都事无巨细的讲给王文山听,毕竟几人当中,只有他和葛老三是将码头上发生的一切从头看到尾的。

听完王一山的话,王文山的心中大概了解了一些当下的情况,“辛苦你们了!”

“我之所以回来的这么晚,确实是发生了一些情况,这个情况不得不令我改变了咱们当初的计划,因为时间紧迫,我也没有来得及通知你们,不过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很重要。”

“大山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葛老三依旧是那个最先沉不住起的,一旁的葛老大在其后背拍了一下,示意对方安静,好好的听王文山讲。

“我发现了青山镇的一个大秘密,谜底就在后面的青山上,而且我猜测,这也是为什么扈三爷和再回楼都要抢这个码头的一个很大原因。”

“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王一山也忍不住的催促道。

“事情还要从昨天晚上说起,我按照咱们最开始的计划,先去的赵兮雪那儿,到了那里才知道这个赵兮雪只是手底下养了一帮无家可归的女子,开了个妓院,据说里面有不少人的相好是城里的达官贵人,那个赵兮雪正是依靠掌握的这股力量才成为扈三爷手底下的四大天王之一。”

“可事实是这个女人除了卖肉的手段外,一无是处,半点武力都没有,要是想令他去找再回楼的麻烦,难于上青天。所以我直接半路转弯去了苟日新那里。”

“这个苟日新真的就像是外界传闻的那样,扈三爷不扔骨头,他绝对不会呲牙,不管我怎么引诱他,他一直带着他手下的那帮人窝在他们的大本营里不出来。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事情来了转机……”

众人听到这里眼神一亮,没有人说话,但是都知道重点马上就要来了。

“……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赵兮雪来了。”

王文山说到这里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这令其他四人很想吐血。那种感觉就像是,沐浴更衣焚香之后期待迎接的宝贝,突然因为一个喷嚏导致宝贝脱手碎了。

明明洗耳恭听的是个超级大瓜,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个枣,能不郁闷吗?王一山都已经无力吐槽了,静静的看着王文山一个人在那里表演。

“怎么,你们都不好奇吗?”

见对面的几人反应平平,王文山不由得有些诧异。

王一山四人淡淡的摇摇头,没有过多的言语。

王文山接着说道:“苟日新跟赵兮雪有奸情我还能理解,毕竟男未婚女未嫁的,但是令我有留下来继续偷听他们的冲动是接下去的事情。”

》 》 》

“狗哥,今天小翠告诉我,来找她的熟客里有一个是再回楼的人。”赵兮雪倚在苟日新的臂弯里,妩媚的说道。

或许扈三爷自己都不知道,他手下的四大天王,已经有两个勾搭在一起了,其中一个还是他曾经的女人。这种绿帽子带上,一辈子都除不掉。

“哪有什么?”苟日新把玩着赵兮雪的衣带,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别乱摸,人家跟你说正事呢,刚弄完你不累人家还累呢。”赵兮雪拍掉在自己身上胡乱作怪的大手,接着说道。

“要是小事情我至于跟你说嘛,是小翠告诉我的,说是这两天码头上的动静都是他们再回楼搞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三爷掰掰手腕。”

苟日新的眼神微眯,他总觉得事情不可能像她说的这么简单,手里的力度下意识的加大了些,“一口气说完,别吞吞吐吐的。”

赵兮雪一声娇滴滴的吃痛,在他的怀里扭了扭接着说道:“据说是三爷挡住了他们再回楼的生意,所以他们才打算亮刀子的。”

苟日新皱起的眉毛显得更深了,他不明白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人是如何有纠缠的,“三爷不是不做酒楼生意吗?”

“不是这个生意,听说是大烟膏,就在镇后面的山上,再回楼圈了好几块地种那个。那玩意儿你是不知道,只要浇水长得比头发还快,才两个月不到,就已经见到成品了。”

“烟膏?”

苟日新知道她说的烟膏是什么,城里面就有专门的大烟馆,哪怕是青山镇上,也有不少富家子弟摆弄。不过吸上这个东西不容易戒除,日渐消瘦骨瘦如柴不说,苟日新认识抽这个的就没有一个是善终的。

“三爷也不做烟膏的生意啊,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要调走的县佐大人吧?他已经从九品官升到了七品,负责咱们整个江苏府水运上的事,妥妥的说一不二。三爷每个月都有不少货要走,再回楼也要靠水路走货,他们能不打点好上面的这帮人吗?”

“虽然咱这个码头不大,但也是整个京杭大运河里有名的码头,自然是他们争抢的必争之地。况且前两天三爷因为码头上那帮劳工闹出不少的动静,给了再回楼可趁之机,他们要是不下手我都看不过去。”023.秘密


     回望百年初心,做到实事求是。婃姤鍛娿嬭涓猴紝缇庡浗姝e湪,作为“舆论子弹”射向中国。2021年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盛夏时节的星空舞台上组成了一个“三角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