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镜中之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镜中之城 (第1/3页)
    

白衣少年郎自问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就连木匠手中的锥子也没有这么奇特,故而少年郎好奇的问道:“你是说这个长相奇特的东西吗?”

叫苏云欣的清冷少女从白衣少年手中接过被自己称作棱刺的东西之时,眉眼微扬,形色之喜,溢于言表。

重获至宝的清冷少女微微一笑却仿若那千年难得一开的冰山雪莲,只在刹那,便全盘盛开,层层叠叠,美不胜收。

看得白衣少年郎竟有点失神。

 再想想刚刚少女对自己的冷冷淡淡,现如今对一把匕首的喜笑颜开,一位救命恩人竟比不上一把破棱刺,真它-娘-的是器比人气死人。

“驾。”

一声训斥马儿的声音从马车后方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阵马蹄声。

听到声响后,少年少女两人齐齐掀开马车后窗窗帘朝后面官道望去,只见两骑飞奔而来。

……

原来,两日前白衣少年郎本想托妇人好好照料少女的,可是却被妇人拒绝了;于是,毫无金钱概念的土财主家的傻儿子白衣少年郎感念妇人先前忙前忙后照料少女之恩,就给了妇人二十两银子。

而两日之间,妇人便得了二十九两的巨资,可抵得上她三年收入的巨资,妇人能不激动?

捧着银两满心欢喜的躺在被窝的妇人,心心念念的想着这位散财童子式却又英俊潇洒的少年儿郎,竟然有少女春心荡漾之感。

再而起身对镜,完全忽视了自己那粗壮如碗大的手臂,以及寻不到腰肢的水桶腰。

唉,糟糕至极不提也罢。

可妇人再怎么不堪,倒也还算有个优点,那就是那对胸脯,还算硕大,傲人得很,这村里十个汉九个能馋的流口水。

对镜花黄,妇人一脸娇羞,故作妩媚,东施效颦;可当她看见自己那一身的粗布衣衫之时,又顿感羞愧难当,觉得委实配不上那翩翩少年郎。

如今得了二十九两银钱,便可以进城置换些衣裳,胭脂水粉,好好装束一番。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衣裳一换,胭脂一撒,自然是老娘最美。”

三十好几却活出四十样貌的妇人美美的想象着自己换得新衣,涂上胭脂的美丽。

果真第二日,小妇人进了城,身怀二十九两巨资,小暴发户心态一览无余,一时间竟控制不住自己,见了东西,便是“买、买、买……”

不到小半天的功夫,小妇人除了得了些华丽衣裳,胭脂水粉,便又清清白白的家当光景,是富得快穷得也快。

抱着一堆衣裳的妇人垂头丧气,准备回村里继续过自己那苦兮兮的日子,可不曾想果然是天降的财运,走了一位散财童子又来一位散财童子,果然好事做多了,这回报就像是涌泉之水,想止也止不住。

妇人经过衙门口时,便听见有人再念那张关于江洋大盗之事的告示,而听那读告示之人的描述,可不就是前日受了伤的姑娘吗?

当然更重要的是提供线索便有赏银百两,这难道不是天降的财运吗?

小妇人才不管他什么江湖道义呢?我一个普通小老百姓而已,我又不识字,又没读过书,你跟我谈什么江湖道义嘛,我又不懂?

再说了,知情不报,罪加一等,又再说了,你们也走了一天半,人家也不一定能抓到你们,既然如此,何不如让我也得一点实惠。

于是,妇人屁颠颠的将事情告知了这里的府郡大人,那府郡从妇人的口述中,分析出少年郎定是进京赶考的多事蠢货,他一定是带着那江洋大盗走了官道,拍案嗔怒,“竟然偷到本府头上来,不知死活的东西。”

接着,便派出自己养的两名客卿幕僚前去截杀,于是,少年少女便看到了此刻的景象。

夕阳下,两骑飞奔而来,马背上两人身着黑色夜行服,大摇大摆的疾驰在南里府的官道上,嚣张至极。

少年反应过来,高声叫道:“福伯,快点,再快点……”

少年郎语气急促的不断叫福伯快点,可惜一切已经迟了,年近花甲的老人从不舍得抽马儿一鞭子,刚拿起鞭子欲抽老马,却已经被近前来的两骑给拦下。

与此同时,少年少女同时掀开帘子,看向拦住自己去路的两人。

那两人的装束竟和少年郎初见少女时一般如出一辙。

少女脸色难看。

少年郎有些紧张,毕竟,武侠话本看再多,少年终究不是江湖游侠儿,突然,有一天面临着江湖仇杀的场景,少年能不紧张吗?

已是颤颤巍巍的老人,尽显忠骨,低声断语道:“少……爷,待会……老奴我拖住他们,你就带着这位姑娘赶紧跑,别管我,我一把老骨头……”

少年紧张归紧张,可福伯是谁,那是打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人,怎么能说丢下他不管就不管呢,那自己还是人吗?故而少年郎低声训斥道:“说什么胡话,你要是死,我怎么跟我福婶交代?纵马冲过去,要死一起死。”

少年郎到底还算是有点魄力,扯住缰绳就要策马扬鞭,便听到原本拦住自己去路打量着他们的两人,其中一人阴恻恻笑道:“没想到这两年名扬江南一带的江洋大盗,竟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过,这还有几分姿色,大爷我喜欢。”

少年一阵愕然,感情自己救的少女,竟然有这等大来头,可这两位衣着奇怪的人又什么来头呢?大白天穿成这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与其让他们将自己杀人灭口,还不帮一下这个少女,毕竟,她看着比那两个趾高气扬的家伙顺眼多了。

因此,脸色阴沉的少女还未来及开口说话,便见扯住缰绳的白衣少年郎朝那两蒙面黑衣人高声训斥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天地尚存浩然之气,尔等竟敢再我南明官道上行此恶事,真是狗胆好大,难道不怕我南明律法制裁吗?”

然而,那两人并未将那读书郎放在眼里,仿若听见了天大的笑话,放声大笑,更有甚者,其一人对另一人道:“大哥,这小子是从戏班里出来的吗?”

……

趁两人高兴之余,这时脸色阴沉的少女低声道:“沈问丘,他们是冲我来的,这事你别管,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俩,你带着这老头,快走,不用管我。”

不曾想,少年一番豪言,才勉强换来少女这一番话,不过,好像这是少女她醒来到现在对少年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吧?嗯,少年觉得能换你苏姑娘这么长一句,这番豪言,好像说得还挺值。

但说归说,做归做,我沈问丘能说出这么一番豪言,可我也……不一定能做出与你共患难,为你牺牲的壮举来。

少女的劝解对于白衣少年郎还真是像圣旨一般管用;白衣少年郎丝毫不客气,江湖痞癞之气附体,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鸟兽散之气一显无疑,痛快道:“你说的,那我们就先走了,毕竟,一个人死总比三个人死好,至少还能留两个收尸。”

此刻的白衣少年郎哪还有当初救人的侠义之气,此刻的他简直……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胆小鬼。

少年郎的痛快,让性子冷淡的少女听得是目瞪口呆,这读书人都是这么痛快的吗?都不客气一下的吗?

……

另一人听听到同行之人评价少年是戏班子出来的,笑声更甚,道:“我猜也是。”

怎料,就在此时,扯住缰绳的少年郎,竟扬鞭朝老马抽去。

悠悠闲的老马,再次受到三天前的雷击感,思忖着,也不知道近来这主人是怎么了,发什么神-经,怎么老喜欢抽自己呢,但它知道每当被这样抽的时候拼命跑就对了,所以也管不得前方两位同类怎么拦着,横冲直闯,一瞬间,马儿觉得自己好像找回了年轻时食一石而奔千里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突然年轻了好几十岁。

马儿的突然奔驰,让坐在前头的老头差一点就摔了下去,若不是老头手脚还算灵活,及时抓住了马车车厢门框,估计别说忠心护主了,不让自己少爷给坑死就算不错了。

就连习武出身的清冷少女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也不由得往后倒了倒身子,对于少年郎突然的举动错愕不已,不是说好了,我拖住人,你带着老头跑的吗?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不过,看着少年郎策马扬鞭的样子,倒还挺帅,也没那么登徒子嘛!

两黑衣人笑声戛然而止,赶忙拉扯住被冲撞受惊的坐骑,稳住坐骑后,骂道:“妈-的,竟然让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给耍了。”

话音落下,两人抽打着这两匹连匹老马都拦不住的不成器马,朝着马车前奔的方向追去。

于是,一场大型的龟兔赛跑,哦,不对,是高级的田忌赛马在南里府的官道上上演了。

车儿跑,马儿追,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千里良驹。

……

身后骑马追来的两人,将马儿赶到官道两侧草地与少年所乘马车是三道而行。

不过老马终究是老马,身上还驼着这么一个累赘车厢和三人,再怎么跑也跑不过那两匹年轻力壮的马。

这不一下子,便被追了上来,拉近了距离,后边,马背上蒙面黑衣人拉弓搭箭,可惜箭法不太好,本想射那扬鞭驯马的少年郎,却射中了老马

唉,真是可惜,老马才找回自己年轻时的感觉,还未展示自己日走千里的神技,就凉凉了。

老马倒下,车厢也跟着倒下,扬鞭少年郎直接从车厢上飞了出去,直接摔落了个狗吃屎,好在官道侧边是草地,不然,怕就得毁容了。

同样,少女和老头的情况也不太好,不过,跟策马扬鞭的少年比那也算不了什么,只是跟着车厢倒下而已。

并没有受伤的两人赶紧去扶被抛飞出去的少年郎,不过,白衣少年郎可没有福伯和少女那般幸运,被摔成了左腿骨折,这身上呀,还多处都有擦伤,想跑,那是难了。

那策马追来的两人便到了近前,提着弓,颇有猫捉老鼠的兴致,玩味的看着三人,嘲讽道:“跑呀,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


     ——写在习近平总书记向中国人民警抬了出来,五里长的通道都是用门板等搭建成的工事。“从1921年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从无到外卖用户规模达4.69亿。因此,只有覆盖范围广、可靠性高的卫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