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评论 >

方流芳:2012年童话:弑子婚姻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fangliufang.blog.caixin.com  作者:方流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村妇桂花招日耳曼人汗髱为婿。桂花浅薄愚钝而不求上进,贪小利而胸无大志,喜张扬而一事无成,唯以嫁与日耳曼人为荣。桂花婚后常窃喜傻笑,以为自此脱亚入欧,高人一等,汗髱极鄙视桂花。汗髱性贪婪、凶悍而故作憨态,阅世深而假装天真,以婚姻为谋利之具。汗髱与桂花有婚前约定如下:“婚期5年,中外嘉宾赠送礼金300万欧元全部存入汗髱在德国银行的帐户;生子共同抚养5年,汗髱承担一半抚养费。” 
  
桂花生子,取名赛尔。赛尔与父母迥异,仪表堂皇,天资聪颖,落地即饮食奔走如成人,日随教师方鼎练武习文,数月后矫健如飞,下笔万言,方鼎深喜爱之。汗髱见赛尔卓越超群,与方鼎情同父子,遂畏惧、忌恨,窃与桂花言:“赛尔随我等婚姻而生,亦当遂我等婚姻终结而亡。赛尔不能活过五岁,婚期届满日,当结束赛尔的性命。”桂花唯唯。方鼎闻之大怒,斥桂花虚妄糊涂,不知国法,桂花一时汗颜语塞。方鼎遂全权监护赛尔,常携剑盾在身,以防汗髱加害。汗髱自恃有若干在华洋人冒险家撑腰,屡屡挑衅方鼎,桂花不言语,汗髱更嚣张。方鼎忍无可忍,与汗髱对决数次,每次不过两招,方鼎即单臂制服汗髱,汗髱狼狈不堪。方鼎警告汗髱:“你们婚期有期,赛尔生命无限。你和桂花何时离婚,无关我事,但谁敢动赛尔一根汗毛,叫你立时趴下。” 
  
汗髱衔恨,遂克扣赛尔生活费一年,桂花不言语,然方鼎早有应对。汗髱偷偷以赛尔之名在德国注册商标,称:赛尔如不听命,就剥夺赛尔的姓名,让赛尔成为无名无姓之人,桂花不言语,然方鼎已将赛尔之名在中国登记造册,赛尔无虞。 
  
汗髱自忖:“方鼎挡路,如何是好?”遂求教于桂花村里游手好闲之“带路大哥”,诱之以巧克力一枚。“带路大哥”云:“婚期即将届满,桂花坐立不安,惟恐一日为弃妇,终生在村里无地自容,不妨虚与应付,诺以延长婚期,此无知村妇定会见利忘义,赶走方鼎。”汗髱闻言大喜,遂诱劝桂花,曰:“方鼎乃一桀骜不驯之狂人,赛尔常随方鼎,耳濡目染,日后定与我等离心离德,此何以堪?只要你赶走方鼎,咱俩婚期就可延长两年,我立马从德国给你拨款100万欧元,作为赛尔和你的生活费。如何?”桂花先是神情呆滞,继而点头傻笑,进而给方鼎下逐客令,并上网公告。方鼎拂袖而去,与赛尔依依惜别。 
  
一年后,赛尔失踪,疑为汗髱谋杀,桂花为同谋。村里也有传说,说是方鼎救走了赛尔,两人都隐姓埋名。两年后,汗髱与桂花离婚,汗髱银行帐号里的礼金余额尚有200万欧元左右。桂花一无所有,回到村里,与“带路大哥”一起办起“涉外婚姻辅导班”,现身说法,言传身教,村里人称之为“厚脸皮桂花”。第三年,汗髱在中国有了第二次婚姻,收到中外嘉宾的礼金150万欧元,又统统存进了他在德国的银行账户。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12月12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北方之雪刀:荒谬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