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詹万承:不让人说话,这算什么鸟事?[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十三)]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詹万承


陈宝成被青岛平度警方刑拘事件,相关事实仍存在巨大争议。对于现场处置的情况,平度警方和陈宝成目前仍各执一词。8月13日,曾前往现场处置的平度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刘伟对记者表示,平度警方当天接警后立即出警,但陈宝成等人在现场不放人,还往挖掘机司机身上泼汽油,导致局面越来越严重。刘伟认为,他们对事件的处理是适合的。针对警方的说法,陈宝成的律师和家属提出7点质疑。

围绕陈宝成涉嫌非法拘禁罪的争议,表面上看起来是利益出发点不一,以致列举事实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但更实质而言,则是事实举证不平衡直接导致舆论有偏向。从目前所披露的事实来看,主要是以官方色彩较浓的媒体冲锋在前,尤其是当地官方媒体成了主要的事实提供者,这不得不令人生疑,地方媒体在当地舆论场中,如何冲破束缚作出客观中立的报道。

正是存在严重信息差的当下,有学者还自以为然地提出:在事实未得澄清之前,法律界不宜表态。此说大谬之处在于,它把事实分析与价值判断完全割裂看来对待,认为在事实未清晰之前,不能作出价值判断。

这显然是错误的,价值判断不仅是基于当下的事实,同样也可以从过往的事实,来寻找论证支撑点,从而提出该有的疑问与预测,而且,事实是否清晰也是人言人殊,这本身就包含了价值判断的意味在里边。如果全盘相信当地某些媒体的说法,那么事实就已经是无比清晰了。

根据某官方媒体14日所披露的信息来看,报道就呈现出严重的失衡现象,陈宝成一方的核心当事人,均已被依法传唤到公安机关,无法对受伤的驾驶员对质,报道提供的信息依赖于驾驶员一方的说法,只能借陈宝成律师之口,以第三方的角色适当说明,而律师本人对事发时的情况,无疑也非相当熟悉,而此刻又与陈宝成无法有效沟通。原本陈宝成还有微博,但是被切断与外界联系后,这一层信息发布器也处于冬眠状态了。

陈宝成与当地拆迁的抗争旷日长久,当然无法排除他在持久的压力之下,有失去理智作出过激举动的时刻,但空洞地喊不能以非法手段反对,这是不是有些过分轻巧圆滑?陈宝成涉嫌非法拘禁罪,目前在警方远未披露足够事实的情况下,媒体就贸然采用一方的说法坐实,营造采访透明公正的假象,这确实容易给人有下套的不良观感。

这也很容易让人想到不久前的葛兰素史克行贿事件,在公司高管因涉嫌行贿被警方控制之后,某媒体记者还是能够通过警方允许采访到核心当事人,披露出公司培训员工如何行贿医生的细节,而在陈宝成涉嫌非法拘禁罪被警方带走后,他的辩解是否也可以上演类似的突破呢?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8月15日


上一篇:南都社论:传真机坏了,真相不能坏——评记者陈宝成抗拆被拘事件[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七)]
下一篇: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