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鄢文江:青春祭 ——沉痛哀悼泸县太伏中学生赵鑫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没有哪一个人的离去,让我如此悲伤,包括开国元帅和主席。 

没有哪一个人的死亡,让我如此沉痛,包括我的父母和兄弟。 

没有哪一个人的身躯,让我不忍直视,包括为国捐躯的勇士。 

没有哪一个人的青春,让我如此痛惜,包括曾经的我们自己。 

没有那一场地震伤亡,让我如此哀伤,包括惨痛的唐山汶川。 

公元二零一七年清明,我坐在遥远的海滨城市,遥祭!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呜呼,哀哉!天地恸哭,神州泪殇。四月一日,祸从天降。太伏中学,突然炸膛。青葱少年,飞越围墙,呈尸路边,世人惊慌。孩子走好,到了天堂,应无凄凉,你且宽怀,放心成长。你所经历,不敢碰触。有人公告,就算自戗。有人释疑,尸斑正常。满身伤痕,权当荣光。图片侧卧、告诉世人,尸斑怎会、长到背上?一般情况,高楼摔下,头应朝外。但观图片,卧姿自然,难道你会、转身翻腾,自身掉向?细节纤毫,岂能强枉? 

呜呼,惜哉!孩子走好!我们有罪,向你鞠躬,向你忏悔,为你悼亡。世界之大,容你不下。十四岁的青春,本应死不瞑目,你却还是紧闭双眼,仿佛看尽人间荒唐。想你魂灵,必未走远,回头看看,世态炎凉。多少虎豹,多少豺狼,张牙舞爪,鬼魅魍魉。你不想说,你不想看,更不愿想,世间肮脏。 

呜呼,痛哉!痛彻心扉。一棵嫩苗,惨遭腰斩。你好狠心,扔下爹娘。最悲不过,公婆送孙,最痛不过,娘送儿郎。爷爷奶奶,柔肠寸断,爸爸妈妈,痛断肝肠。外公外婆,悲痛欲绝,亲朋戚友,尽皆哀伤。遥想昨日,掌上明珠,笑靥如花,幸福模样。旦看今夕,“尸斑”密布,四肢僵硬,浑身冰凉。 

呜呼,善哉!赵氏儿郎,听叔叮嘱,奈河桥上,千万别喝、孟婆之汤。一定记住、某些嘴脸,必须呈到、阎王殿上。可怜孩子,宝贝心肝,梦去何处,魂归何方?依叔猜想,你的心灵、如此洁净,无论如何、应去天堂。路过天空,你要看看,天空是否、没有阴霾。飘过大地,你要观望,大地是否、清洁如常? 

呜呼,悲哉!哭声赵氏儿郎,你不认识的叔,为你悲痛哀伤。叔想问你:痛吗孩子?经历怎样遭遇,非得“自杀身亡”?要是还能走动,带叔回到现场。你是怎样、飞身一跃,跳出高楼,飞过围墙,多米距离,居然摔得、如此“正常”?你是李连杰的徒弟,还是成家班的首掌?功夫如此了得,只怕盖世无双。若是来日、收复台湾,几可担当、中华栋梁。 

呜呼,痛哉!痛断肝肠。朗朗乾坤,邪恶躲藏。运之幸也,“泸县刁民”,没有沉默,挺直胸膛。一家有难,万家相帮,虽是螳臂挡车,也算千斤四两。曾几何时,蚍蜉撼树;假以时日,正义可张。捉去乌鱼,河清海晏,拨去浮云,天空亮堂。幻想梦想,总需一想,假如缄默,脑门顶枪。 

呜呼,哀哉!青葱校园,避风港湾,曾几何时,变为坟场。恳请青天,深挖鼠洞,清除鼠口患,掘地三丈。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殇则中国殇。花园花朵、不容践踏,祖国未来、岂能创伤?青天大人,睁大慧眼,拨开迷雾,人人见光。还给孩子、干净世界,好让乡民、直奔小康。 

真相假相,天理昭彰。正义邪恶,岂能久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悠悠民心,该其何向?孩子安息,安息孩子!此番一去,已成永殇,无需再睹,世间肮脏。假如天堂、没有学堂,你再回来、找你校长。他有责任、教你成材,他有义务、保你安康! 

走好孩子!假如路遇、艰难险阻,学会自保。你要学门武艺在身,无需再怕妖魔阻挡。 

孩子走好!路上假如、再遇豺狼,及时警报。千万别再忍气吞声,否则只怕小命难保。 

走好——孩子,一路保重。孩子——走好,不要回乡! 

呜呼,尚飨! 

2017——清明 

鄢文江(gh_0919076c131c) 

【作者】鄢文江,笔名:梅寒、若智寒。出生于四川泸县。广东省作协会员〔1〕,第八届鲁迅文艺奖得主,江门文艺杂志社副社长,江门文艺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江门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发布2017年4月9日 


上一篇: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