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问人生 >

杨肯:做最会拍照的法科生

发布时间:2017-05-25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杨肯,北大2011级法学院学生,法学和摄影在他的生活中存在奇妙的平衡。立足法学,热爱摄影,立志做摄影最好的法科生和法学最好的摄影师。法学的学习让他能以更冷静纪实的态度去拍摄,而摄影的作品则是对欢乐的承载,对过去的纪实。以冷静的眼光洞察社会,以敏感的直觉发现美的瞬间,这就是北大2011级法学院学生杨肯。

1、做最会拍照的法学生

和杨肯的会面比较特殊,是隔着12个小时时差的视频采访。彼时是华盛顿半夜12点多钟,杨肯刚刚结束在外面奔波的一天回到宾馆休息。

这次,他以法学专业学生的身份和法学院的同学们一起来到华盛顿参加杰赛普国际模拟法庭辩论赛。作为一项世界级赛事,杰赛普国际模拟法庭辩论赛每年都吸引了世界各地著名法学院学生参加。在2月份结束的中国赛区的比赛中,杨肯和他的队友们荣获冠军,并于4月份飞抵美国,与来自世界各地的127个队伍同台角逐。

“我希望大家认为我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摄影爱好者,但是我更希望我能作为一名法学院的优秀学生而被记住”。大学四年里,杨肯和法学院的老师们私下里聊学术、聊人生,获得了课堂之外非常宝贵的经历。同时,杨肯也在不断尝试新的可能性,“我去律所实习,尝试法律援助,出过一次庭,包括现在参加杰赛普模拟法庭的比赛,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一些很有趣的经历”。目前已经保研到法学院国际法专业的他,将继续在北大深造。

“法学有很强的包容性,它给你机会去读历史,读哲学,它也提供给你一个平台,让你去融会贯通各学科的知识并最终将这些知识整合到法学中来。它会探讨一些在我看来很有意思的命题,比如对秩序的理解、对人性的理解。法律调整的是社会关系,而社会关系涉及到人和人之间的相互作用,人本身在我看来即是非常有趣的研究对象。”杨肯说道。

2、记录美得瞬间是一种最根本的冲动

受法学思维的影响,杨肯在拍摄时会尤其注重照片所传达出来的社会价值:“法学院带给我的观念是,拍照,要看它为观看者提供了什么,是否有所谓的真实,是否能做到公平公正”。校内公主楼被拆的时候杨肯专门去拍过照,残破的老楼在杨肯看来具有别样的纪实感。与之相反,一味追求不真实的美感的“糖水片”在他看来,“效果会有,但是意义太有限”。

杨肯戏称自己是“快门杀手”,电脑里存了15万张自己拍过的照片。“照片是抓取人的瞬间,那可能是最有吸引力的角度,但因为是照片,它会让你相信就那一个角度是真实。”“瞬间有时候给人的印象是不深的,而我们摄影师要做的就是‘强迫’观看者去凝视这些瞬间。很多美的瞬间不易捕捉,这个时候需要多按快门。因此有时候拍摄也有‘撞运气’的因素在里面。很多惊喜的瞬间拍摄的时候没有发现,经常都是拍摄结束后整理照片的时候忽然出现。”

但是快门的意义也不仅在于记录美的瞬间。杨肯已经拍了三年的剧星风采大赛和十佳歌手大赛,对于台上的演员和歌手,他拍摄的时候始终本着认真的态度进行捕捉:“瞬间只是按动快门那一下的事情,但台上的演员往往花了更多的时间,我能做的就是把那一瞬间拍好。”不光是瞬间,“摄影师要做的是给观看者提供一个新鲜的影像,一种不同的角度。”“比如拍十佳和剧星的时候,纯侧面的角度,观众一般时候是看不到的。”有一次历史系的朱青生老师和他聊天,建议他尝试除了拍舞台上的人,也去拍后台、拍工作者,这在杨肯看来也是一种很好的拍摄角度,是观众平时不会注意到的角度。

“有时候回顾过去的照片,我可以从每张照片反推当时的场景、心理状态,甚至当时是如何旋转、跳跃去捕捉这些瞬间的。”杨肯说,“你不能指望照片可以青史留名,但它们对你有很强的个人意义。”

3、把摄影做到足够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杨肯曾设想过,如果要选择一个理想的摄影方面的职业,那么一定会是战地记者。在他看来,战地记者最具有挑战性,不仅需要直面残酷战争中的人性,也需要在最考验摄影技术的环境里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

他对摄影的认知经历过根本的转变。“大一刚入学的时候不是很自信,那时候会将摄影作为自己的标签。”大一时杨肯经常会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人人网上,让更多的人看到,会在意回复和点赞的数量。这种急躁的心态后来得到摄影前辈的指正,“前辈说‘这样会阻止你拍出更好的照片’,所以现在主要和身边的人分享比较满意的作品”。在他看来,自己开心最重要。

杨肯目前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怎样努力保证自己摄影的专业性和总体上的严肃性。“手机上的美图软件正在逐渐打破摄影的技术壁垒,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把摄影标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摄影的门槛越来越低。一个真正优秀的摄影师如何在这样一个社会大环境下凸显自己的专业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同时,他自己很看重的爱好在父母眼中有时却是“玩票儿”的表现,和遛鸟儿、打游戏有着类似的性质。杨肯认为,既然要将摄影作为自己很正式的兴趣,就要把它做好,证明其普适的吸引力:“把摄影做到足够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去年在耶鲁上暑期学校的时候,和大多数人买纪念品带回国不同,杨肯把自己在耶鲁校园里拍的照片做成了明信片,因为“这是我的视角,是有内涵和价值的,是可以拿出来和别人分享的”。捕捉美好瞬间,以法学的冷静而纪实的态度对待每一次拍摄,杨肯严肃地对待摄影,直至达成成为“最会拍摄的法科生”的目标。

2015-04-13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7年5月24日


上一篇:pkulawjob:非典型北大法科生——杨肯赴哈佛求学之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