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问人生 >

pkulawjob:非典型北大法科生——杨肯赴哈佛求学之路

发布时间:2017-05-25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此前的经验推送中,我们已经陆续介绍了律所、金融机构、地方选调等不同方向的求职经验,本期推送的主题是“远赴美国的学术之路”。相信应该有不少同学还对“北京大学法学院学生会”2015年出品的《法律人心路历程手册 • 哈佛大学LLM张冠驰师兄采访》记忆尤新,而江山代有才人出,本期我们请来的是今年刚刚被哈佛大学录取的法学院杨肯同学,与我们谈谈他是如何走上学术之路以及申请经验的分享。
       杨肯同学2011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2015年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并保送本院研究生,继续攻读法学硕士(国际公法方向)。研究生二年级期间赴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交换。现已被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录取,即将赴美攻读法律硕士项目(Master of Laws)。提到肯爷,很多同学的第一印象可能是“燕园著名摄影师”、“法学院设计大神”,浓浓的艺术气息扑面而来,而作为一位非典型学霸,肯爷还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有趣经历。为了对这位“有故事的男同学”进行深度挖掘,小编第一次采用了面对面访谈的形式记录下这篇经验贴。我们想要呈现的不只有实操层面的经验干货,更期待与各位“北大人”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与同学们分享他们寻觅自己的人生道路与信条的心路历程。

1 个人经历

关键词:摄影、杰赛普模拟法庭、难民援助、哈佛学术之路

我曾在大三时所写完成的一份个人陈述中开诚布公地提到,自己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典型的法科生”。比如,在大一、大二那个“文艺青年”还属于褒义词的时候,我曾经十分沉迷于平面设计,常常每晚盯着屏幕琢磨Photoshop直到笔记本电脑电池耗尽;好在自己兴趣使然的作品倒也还算讨喜,一些作品陆续登上了百年讲堂前的展板,未名BBS的首页,以及被印到了法学院的院衫上。在此时期我又拾起了摄影,成为了又一位校园“猎影人”;也可能是因为这些文宣经历,我选择在大二暑假去报社而非法院律所参加实习,以期近距离地观察和了解现代媒体的运作模式。直至本科毕业时,我的名字似乎总是和这些“非法学技艺”而非我的专业联系在一起。

这些“不务正业”背后不尽全是机缘巧合。初入燕园时对“不进则退”的恐惧驱使我总想找到证明自己的途径;颇为幸运的是,我当时确实找到了我所擅长的设计与摄影。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终于得以在大二时得以解除,因为在法学院内几位启蒙老师的带领与指导下,我也逐渐体会到了法学的迷人之处;葛云松老师的民法课程帮助我夯实了基本的法律思维与检索能力,而强世功、章永乐老师的法理学与西方法律思想史课程则帮助我将视野拓展到“法律帝国”以外,从而激发了我对支撑法律发展的政治、历史因素。于是在大二、大三期间,我又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对经典的阅读中,旁听了不少哲学系的课程,跟随李猛、吴增定等老师去精读如《利维坦》、《理想国》这般的西方经典,尝试去理解现代法学背后的西学的轮廓与谱系。我在这段时间内的积累至今仍会时不时启发我的思考与写作。
        
大四对我而言意味着一个新的转点。那年我保研到了院内相对冷门的国际公法专业,只因在我看来这一研究领域允许我兼顾我对理论及具体法律实践的兴趣。我也是在此过程中积极参与到了杰赛普模拟法庭赛事中,而也正是在此过程中我有幸能与法学院内最为认真努力并最具国际化视野的一批同学共事。通过共同的努力,北大代表队于2015、2016年两年连续取得国内赛冠军,并赴美国华盛顿参与到与世界各名校法学院对垒。比赛本身对于国际主义与国际法治理念的强调,也进一步强化了我对自身学科的信念。我还在借2017年寒假的机会作为中国第一个难民援助项目的成员赴土叙边境考察那里的难民境况。此前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交换学习时,我便十分羡慕国外法学院学生在以亲身行动来贯彻自己理念的能力与条件;因而那次调研,也算是我在落实 “知行合一” 上的一次努力。

小编帮帮问
Q:参加杰赛普模拟法庭给你带来了哪些影响?
        
答:杰赛普模拟法庭对我的影响是全方位的。首先,我通过模拟法庭确定了自己的专业意向,因为杰赛普模拟法庭本身就是国际法方向的比赛,我参与其中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因此进入了国际法专业。其次,准备比赛的过程中训练强度较大,某种意义上超过了法学院后期为我提供的法学训练;特别是大三、大四之后课程安排比较少,大家都自由发挥去找实习或者在学校写东西,于我而言,模拟法庭充实了我这部分自由发挥的时间。尤其是大四和研一这两年,我不仅增强了对整个国际法体系的了解,也获得了普通法体系下语言论辩与书面写作的训练。此外,模拟法庭对于我英语听说读写能力的提升也至关重要。

Q:能简单与大家分享一下你在哥大交流的经历吗?
         
答:我去哥大交换的时候是研二上学期,因为此在模拟法庭已经进行了强度较大的英语训练,所以过渡、适应的成本相对小一些。在哥大的一学期,我所选的主要都是国际法方向的课程,但哥大的公司法、金融法比较热门,我们院去哥大交流的同学成绩也都比较优异,所以对大多数同学来讲,我在选课方面未必能提供很多启发。当然,作为美国国际人权法的重镇,国际法也是哥大的强项之一,我所选修的国际法、人权理论方向的课程让我受益良多。
❖在哥大度过2017年的第一天

2申请经验

1、语言成绩
        
我之前托福考了114,但是申请的时候成绩过期了,就在美国又考了一次,是113。其实申请的时候,托福只要上了110分具体成绩就没有非常大的影响了。而且很多时候托福也说明不了问题,哪怕是我托福考到了113分,但是我的英文写作在美国还是经历了一个很长的磨合期。

2、Personal Statement
        
这里想要先解释一下的是,很多同学以为我参加土叙难民援助项目这段经历特别出彩,是哈佛录取我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其实我去土耳其是在哈佛12月1日申请截止日之后,这段经历并没有体现到我的PS和简历之中。

下面具体介绍一下PS的要求。哈佛LLM要求PS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狭义上的个人陈述,介绍一下为何你选择哈佛的LLM项目,另一部分则要求你阐明一个你所关心的法律问题、并提出你自己的分析进路。无论你之后是计划从事学术研究还是实务,这部分文书都必须体现出你的专业眼光。字数要求是两个部分分别不能超过750词。
        
我个人还是希望今后从事学术研究,所以我的PS中写了我对中国国际法实践及中国国际法律人的一些认知和体会,以及目前在我看来中国国际法存在的一些不足。这一段的描述并没有要迎合对方而贬低自己的意思,而是发自肺腑的体会。这些都是在申请之前应当想明白的问题:你如何认识自己已有的教育和工作经历,以及你希望将来在哈佛法学院的训练中得到什么。我的研究计划写的主要是关于冷战结束之后国际法学界偏向实用主义-反形式主义的趋势,通过把人权、环保这些我们认为特别重要的价值拿到台面上来作为推动国际法发展的支点。这个问题比较偏理论,研究方法上有些偏国际法史;我了解到哈佛有几位关注国际法的老师也是偏理论与法律史的,所以他们可能会对这个主题感兴趣。
        
我个人觉得PS很重要,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体现自己作为个体的追求。美国的招生官都会期待看到一个关于申请者的完整的叙事:你从哪里来、你对你现在位置的认识,你之后想到哪里去,你对你人生的规划,你选择这个专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写“我的目的是拿到一个哈佛学位”,肯定不是行不通的。我个人的理解是,哈佛会期待看到申请者对于法律人如何推动法律向公正、健康方向发展的思考。申请者需要把职业追求体现到一定层次上,这与美国TOP法学院对法律职业的理解有关系,他们招你进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客观地描述一下现在的法律是什么,因为社会就是这样,所以什么都不做也是可以的”。
        
我的个人陈述是从南海仲裁案入手的。中方没有人出庭的原因是没有人,没有足够拥有足够经验的律师可以去应诉。所以我们就只能用政治手段去解决,以致那段时间我国的国际声誉受到了一定损害。我们总提要和平崛起,但我们缺少和平崛起的适当工具,那便难以收到外国的非议。我国现在既然能接受WTO这样的一些法律的共同机制,为什么不能接受国际公法领域的法律机制呢?就算拒绝的话,拒绝的方式是否又足够“优雅”,拒绝的事由又足够正当呢?虽然这里面政策性的因素很多,不全是我国国际法或者国际法学界的问题,但仍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

小编帮帮问

Q:或许是受《律政俏佳人》这种经典电影的影响(开玩笑),很多同学以为,哈佛招生官很喜欢背景多元化、经历丰富的学生,事实是这样吗?你之前做设计、摄影以及打模拟法庭比赛的经历有没有在PS里重点体现?
        
答:我做过设计、摄影这些经历并没有在PS里体现。这两个很长久的爱好最后就浓缩在我的一页纸的简历里最后一行里的两个单词。经历与众不同的同学可能确实容易吸引到招生官的注意,但他们关注的点在于:你这些与众不同的经历如何促使你做出申请哈佛LLM的选择,你为什么对我们学院感兴趣。一份好的PS是需要通过完整的叙事来完成的,哈佛的招生官期待你在PS里呈现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有一条线索能把它们串起来,而不是东拼西凑的经历,这样会显得很肤浅。反正我是想不到摄影和设计能够和我对于法学的追求有什么实质性联系。
       
我在PS里提了一两句打模拟法庭的经历,我们在这个比赛里处于一个边缘位置,虽然我们也在不断向中心前进,但还是相对边缘的。很多东西我们看来觉得很新鲜,但对于欧美的学生来说已经是玩得非常熟稔的游戏及法学训练方法。在我提交的PS中呈现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我通过模拟法庭接触了国际法,在准备比赛、参与比赛的过程中能够非常清晰地意识到中国国际法研究及实践的局限性。因为比赛中探讨的国际法前沿问题,中文文献几乎无法提供任何帮助;我们只能去看英文文献,却发现在图书馆根本找不到这些书,需要四处委托在国外的同学帮你扫描资料。真正上场比赛时发现我们口头论辩的技巧跟对方有所差距(这不光是英语能力问题)。我们受到的法律训练还不能够去支持我们完成这些东西。我在文书里还简单梳理了一下中国国际法的学科史;中国进入当前的国际体系其实时间很短,更不用说中间还有很长的断层期,以至于改革开放之后不得已要把解放前民国时期培养的法科生重新找回来让他们翻译国际法词典。我提供的是这样一套叙事:中国没有办法通过国际法参与到国际社会中,并不是因为中国unwilling、傲慢、故步自封,而是unable。这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历史原因,这种unable是我们现在法学院也暂时没有办法去解决的,虽然我们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但或许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来到西方的语境下。国际法本身诞生于欧洲,是欧美秩序的产物,那么我们要先回到这里,来学习并寻找解决问题之道。西学东渐还远远没有完成。   

3、推荐信
        
哈佛要求的推荐信是2-5封,我一共提交了4封。其中一封来自于哥大一位国际法教授,我哥大交换期间选修了她的一门课,还会每周去旁听她的讨论课,平时也经常去请教、交流,所以最后可以确认这位老师对我的水平有所信任后才联系得她去写推荐信。还有一封来自在北大法学院的来自挪威的访问教授。其余两封来自两位本院的国际法老师,包括我的硕士导师易平老师。
         
在联系推荐人的时候要注意二点:一方面,招生官比较在意的是推荐人在法学领域的影响力,在这方面,如果能拿到美国法学院教授或者国际知名学者的推荐信是比较有说服力的;但另一方面要注意的是你与推荐人的联系,也就是说你与推荐人之间的交集可以使推荐人充分了解你并据此为你做出推荐,不然即使通过其他渠道拿到了牛推,也很难说服招生官。
        
推荐信的提交方法是在LSAC提交申请的时候把推荐人的邮箱列上去,然后机构会给老师发邮件说明,老师再根据邮件的指引上传一份扫描好的推荐信发回去。一般来讲,找国外老师写推荐信,他会亲自执笔写而且不会让你看推荐信的内容。
         
我个人强烈建议文书在草拟完成之后要进行几轮修改;除了自己修改外,peer-review也很重要。Peer-review才是体现伟大的友谊的时候,在我申请的过程中非常感激我本科最好的朋友,他现在在哥大念JD,还有两位都在美国顶尖院校念JD的杰赛普老队友;他们抽出时间给我提了很多宝贵的修改意见。这些文书材料有些人因为工作和学习比较忙或者对自己英语没信心会交给中介来做,但我的申请是自己DIY的,建议即使是找了中介也要自己多把把关。

4、申请进度
        
我的整个申请过程都是在美国完成的,作为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特别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把握申请的进度,宜早不宜迟。像成绩单、托福这些材料,在LSAC更新都需要时间的,比如成绩单,要在寄到之后一个星期至一个月才会出评级结果,所以建议要提前开始准备并寄送材料。我认为最好从9月份开始申请流程,先把成绩单寄过去,这样10月份就能出评级结果,在这期间抓紧时间起草推荐信和PS等材料。

小编帮帮问
Q:你觉得LLM项目与JD项目录取的标准有什么差别吗?
       
答:JD是美国法学院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教育,更大意义上是美国法律职业入门的基础教育,所以在录取的时候非常看重LSAT成绩,也就是对学生逻辑思维的考量。而LLM项目则有所不同,这个项目主要还是针对国际学生开设的,申请者必须在此前已经获得一个法学学位才有资格申请,招生官会着重考量你之前在法学领域的积累,包括你做过哪些相关的学术研究或者实践工作。所以没有工作经验的小本很难直接申到TOP3的LLM,即便是有志于从事学术研究的申请者,美国法学院也更偏向已经在国内完成硕士教育的学生或者已经开始从事专业研究的学者,因为他们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研究方向,在专业领域内有了一定的知识积累。我在哥大法学院期间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LLM的学生在上课时对一个法律问题发表自己看法,提及本国的法律实践,教授会在讲台上非常认真地记笔记记下他们的观点,这是一个美国作为法学教育的中心、利用自身的中心位置去不断吸取其他地区的经验、最后再生产出知识的过程。

3 美国的法学博士(JSD/SJD)

SJD或JSD(哈佛称The Doctor of Juridical Science,SJD;耶鲁称The Doctor of the Science of Law,JSD),是法律科学博士的简称,一般为美国法学院的最高级学位,主要为立志于法律研究和教学的法律人设计,学制一般为3-5年,要具有美国法学院LLM才有资格申请。我们院的唐应茂老师、闫天老师是耶鲁大学JSD毕业,陈若英老师有芝加哥大学的JSD学位,目前在大陆任教的老师中,只有人民大学的郭锐老师是哈佛毕业的SJD。

1、哈佛SJD与耶鲁JSD 情况比较
       
我去年只申请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纽约大学三所学校,这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选择并不是出于自信心爆棚,而是觉得美国众多法学院中主要是这三所法学院的国际法具有学科优势。当然,哥大的国际法也是很出色的,只是我在哥大上西区住了半年以后想换一个环境;此外,哥大总体而言比较偏corporate law,大部分LLM学生都是律师出身,对于想做国际法研究的的人来说,不得不考虑共同语言比较少的问题,而同在曼哈顿的纽约大学,其public law的底蕴更深厚一些,有更多有志于学术研究的同学,便于相互交流切磋。
        
最后我拿到了哈佛和纽大的offer。与耶鲁失之交臂,我猜测是因为我写的东西比较少,发表量是个问题,可能体现的学术底蕴不够深厚。
        
相比于纽约和波士顿的繁华与忙碌,纽黑文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小镇,生活成本相对要低一些。我之前在耶鲁上过暑期学校,几乎每个周末都想去纽约玩,但到了现在这个年龄还是觉得,觉得这种小镇还是挺适合静心做学术的。
       
关于LLM转学术博士,哈佛与耶鲁也存在一些区别。首先从规模上讲,耶鲁的LLM就是学术型的LLM,规模较小,每一届只有20个人,而且这20个人大多都会转JSD;哈佛的LLM则比较多样化,每年会招180个左右LLM,组成比较多元化,包括律师、学者还有机关工作人员等,坊间传闻每年大约会有30个LLM申请转SJD,最后会录取10名左右学生,竞争相对激烈,而且每年6月份才出结果,可能会对想用其他学校JSD作保底的同学造成一定的选择困扰。其次从学制上来看,耶鲁的JSD学制一般是1+3,即一年LLM,三年JSD;而哈佛的学制一般是1+4,因为毕业要求比较严格,这个“4”还有可能向上浮动。这种时间安排的好处是在SJD最后几年有较为充裕的时间安心做学术去写东西的,麻烦就是容易着急,克服这种漫长的沉淀期需要更多耐心与坚守。

小编帮帮问
Q:你目前的发展规划是怎样的呢?申请转SJD是不是需要提前很久做好准备?

答:我已经比较坚定要走学术道路,目前的规划是如果有机会,SJD毕业以后回到国内高校从事教学研究工作。哈佛转SJD一般是需要每年4月份提交申请与研究计划,需要联系一位主导师和几位分导师一起帮你做研究指导。我现在还没有非常明确的导师意向,而且研究计划应该也会在之后的学习中发生一定变动, 所以只能是先去了哈佛沉下心来学习、写作,尽可能提前做好申请准备。

2、费用问题

要在美国拿到SJD学位,需要负担的费用是第一年LLM的学费与生活费,以及之后SJD期间的生活费(SJD期间是否收学费,不同学校有不同的规定)。一般来讲,除非是应届本科生毕业出国读硕士,硕士毕业去读LLM很难拿到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所以要做好自己全额负担这部分费用的心理准备,哈佛这边要求的是入学前至少提供9.3万美元的财产证明,其实最后学费和生活费的总支出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额。

在转入SJD后,学校会开始发放一定的生活补助,这时也可以向国家留学基金委申请资助,基本上已经能覆盖掉这期间的生活学习支出。


小编结语
       非常感谢杨肯同学在忙碌的毕业季抽出时间与我们分享他一路走来的故事,更感谢他远在赫尔辛基开会期间仍然挤出时间改稿。杰赛普模拟法庭、哥大交换生、土叙难民援助项目、哈佛学术之路,在他身上,折射出了一位“北大人”追逐梦想的激情与坚守。
        此外,小编还要强烈安利一下杨肯同学的微信公众号“肯记照相馆”,虽然更新频率不高,但每次推送都是诚意之作。期待杨肯同学在Harvard开启全新生活以后,有更多好照片、好文章、好故事与我们分享。
       最后,祝愿大家都能早日寻觅到自己的热忱,也祝愿杨肯同学在美国的学习生活一切顺利。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7年5月23日    


上一篇:陈满华:话说纪宝成校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