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问人生 >

方流芳:“异类”张思之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在我看来,张思之先生与电影“分歧者”中的异类非常相似。

1.洞察体制弊端却从来没有利用体制弊端获利。张老是中国资格最老的律师,可是,他名下唯一的不动产竟是昌平西关环岛的一套两居室单元房——1989年之后,司法部安排他到中政大离休而分得的一套“单位房”。至于金钱,张老的“客户”都是一些交不起律师费的刑事被告,而张老也是一辈子都不懂如何开出一份计时收费单。

2.只为那些已经“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的人服务。张老总是坚定地、不计成败地为那些刑事被告“真辩”,倾听无人愿意聆听的陈述,发现必须排除的疑点,争辩法律适用的合理性。阅读那些凝聚了张老法律思考和职业同情心的“辩护词”,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种知其必败而不言放弃的侠义之心。

3. 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张老好像永远不懂得如何从“机构”借力——借机构提升知名度、形成支配地位和攫取经济利益,他总是在最可能从机构收获名利的时候,与机构失之交臂。
    
——在流亡学生年代,他弃学从军,热血抗日。
    
——在抗战胜利前夕,他无法忍受“抓壮丁”的惨烈,愤然离开国军。
    
——在朝阳法学院,他成了与国民政府法制势不两立的共产党员。
    
——在1950年代的北京市法院,他是一个难以融入主流的异类,胡风分子、宗派主义分子、反革命嫌疑,最后调出法院当律师。
   
——1957年,他又理所当然地成了北京市律师界的第一个“右派分子”
   
——文革期间,他在南口农场劳动改造,造反派认为他是“保皇派”,“军宣队”又把他打成“复辟派”。
   
——改开之后,他是新中国继往开来的律师,抢占头筹是无人可与之竞争,而他却为了律师服务机构应当是“律所”还是“法律顾问处”,“无罪辩护“要不要事先获得司法部(局)批准之类在外人看来是务虚的问题,与同事、上级争吵得不可开交,结果被发配到“中央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并且从那里离休,从此与公家机构不再有身份认同的纠葛。

面对组织、机构而保持独立人格,这是注定吃亏的选择,张老一生都在选择吃亏,这正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7年4月26日


上一篇:蒲亨建:我的音乐形态学研究三十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