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问题研究 >

王志安:切割彭剑,方舟子能自保么?——我本次打假方舟子的意义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王志安  作者:王志安


本人爆料方舟子和彭剑联手诈骗安保资金买房之后,当晚,彭剑的安保资金网站上的募捐银行账户,就全部阵亡了。有网友验证,这些账户都已经销卡。

至此,彭剑诈骗安保资金买房的事儿已经被坐实。面对铁证,方舟子并没有出来认错和道歉。甚至连彭剑买房的事实也没有承认,只是说,“我不知道彭律师有没有买房,如果有也是他个人的事儿”。看到这条微博,大多数人已经明白,方准备和鲜血凝聚友谊的战友彭剑切割了。 

第二天一早,方舟子低调宣布,彭剑因为“个人”原因不再负责安保工作。看到这个帖子,我不禁有些同情彭剑,虽然从安保资金里拿了一百万买房,但过去的五年多来,为方舟子买专车,雇司机,订机票,雇保姆,为语丝书屋输血赚钱,这些方舟子的脏活累活都是彭剑干的,鞍前马后,尽忠尽孝,可当两个人一起犯事儿被发现,这个给方舟子拍照都要半跪着的律师,一分钟都没耽搁,就被当一张卫生纸扔了。更令人齿冷的是,方舟子微博中的那个“个人”两个字,透露出让彭剑独自承担一切责任的无情,人生就是江湖,盗匪亦有道义。十年光阴的付出,换得今天的下场,真是令人唏嘘。

就在今天中午,方舟子的密友方玄昌方公告称,安保资金已经第二次(上一次是罗永浩报案时)紧急成立了新的管理小组,捐款正在办理移交手续。

这一做法不令人意外,但毫无廉耻。彭剑作为安保资金的唯一发起人以个人名义募集捐款,网友们的捐赠,在法律上属于附义务赠予,而被赠与人,正是彭剑。按照法律规定,附义务赠予行为,如果被赠与人违背承诺,可以撤销捐赠,可以解除合同,但唯独没有规定可以在被赠与人违法违规的情况下,可以由其他无关人员解聘被赠与人,并直接把被赠与款转移给第三人。

一个稍有底线的人,面对彭剑诈骗安保资金买房,方舟子通过语丝书屋洗钱的事实,都应该觉得这是愧对捐款人的不义之举。亡羊补牢的方式应该是,清理剩余资金,公布所有安保资金的开支账目,退还剩余的捐款,并给捐款人鞠躬道歉。 

但是,我们没看到方舟子出来认错,也没看到彭剑宣布安保资金清资解散,直到现在,如此触目惊心地挥霍网友捐款的证据被披露,那个小圈子里所有的人仍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说,我们要公开账目,给所有的捐款人一个交代。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赶紧把钱转走。

退一万步讲,即便要成立新的管理小组,移交剩余捐款,正常的程序也应该是,宣布终止捐款,保留所有账号,封存所有捐款,账目和发票,统计所有支出,对账目进行详细的统计归档后移给新的管理小组。同时,还应该找一家审计机构对过去五年多的账目进行终结审计。更重要的是,面对已经披露出来的彭剑和方舟子联手诈骗的线索和证据,对账,固定证据,确认后该举报举报,该报警报警。等这一切做完之后,新的受托人方可转移捐款,制定新的管理条例,重新取信于善良的支持者。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操办,彭剑却把募捐网站上所有的募捐账户销户了,新的管理小组就成立了,捐款就转移了。而且,募集捐款的网站上,支付宝的账户还依然在目。

这哪是什么移交啊,这就是毁尸灭迹,想再次瞒天过海!

我们再来看看新的捐款小组成员:方玄昌,许志强,赵南元。这些人可能读者并不陌生,许志强和赵南元都是前任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在过去的五年中,彭剑诈骗安保资金买房他们没发现,方舟子通过语丝书屋洗钱他们没发现,彭剑给语丝书屋的员工发工资他们也没发现,方舟子一家移民美国15个月,国内还在用安保资金给张钰明发工资,他们还是没发现。等到彭剑和方舟子诈骗的证据被曝光,这些监管小组的成员,却没有一个人出来解释,回答捐款人的疑问。这样的监管小组成员,本该辞任以谢天下,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新的”管理小组成员。这是把捐款人都当傻子么?

我们再来看看方玄昌,方玄昌和方舟子的关系就不用说了,前几年彭剑想找人投资办一家科普网站,拉方玄昌,许志强,等人入伙,当然还必须有方舟子。彭剑提出方舟子老师一向两袖清风,不好直接持股,让方玄昌来代持暗股。这样既可以保证方舟子的利益,又无损方舟子两袖清风的光辉形象。讨论的时候有人反对,认为商业投资持股并不可耻,大大方方接受更好,并认为方舟子不会同意由别人代持暗股。方玄昌受命去询问方舟子,没想到当代鲁迅一口答应由方玄昌代持暗股。可见两人关系铁到什么程度。

在这次本人打假方舟子的过程中,方玄昌多次出来污蔑我的爆料是捕风捉影,我想请问方玄昌,我在网上捕风捉影,你们销什么账户,删什么微博?关什么评论?在证据没有曝光之前,你屡次赤膊上阵替彭剑和方舟子背书,还什么发票有一纸箱,暗示对账的结果没问题。没问题彭剑为什么被开除,你们成立什么新的管理小组?

什么叫监督,就是利益的区隔,制度的制约。在权利和利益的对抗中,谁都无法做恶。现如今,这些和方舟子铁打交情的哥们弟兄来管理安保资金,这哪是监管,分明是来救驾。显而易见,这几位管理成员,还是由方舟子跨国钦定的。只不过在方看来,这几位比彭剑更可靠而已。 

也许是认为自己断臂求生的策略已经成功,方舟子又恢复了部分能量值。今天又开始大刺刺地否认彭剑买房了。估计是连夜命令彭剑凑够了脏款堵住了窟窿,以为可以把诈骗洗成借款了。 

就在今天,一位网友评论说:“尽管安保资金是赠予,被赠与人至少要履行最初约定的专款专用,这是最基本的道义。君子慎独,没有监督要比有监督做得更好。”说的挺好,但我稍有保留,我的观点是,慎独的背后,多数都是伪君子,缜密的监督,才会培养真圣人。

永远也不要把绝对的信任赋予某个人或某个组织,不管它宣称从事的是多么崇高的事业。这是现代文明的文化基础,是制度善美的泉水之源。这世界没有可以绝对信任的人性,包括我自己!

这,就是我本次打假方舟子的意义所在!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6年1月15日


上一篇:蒲亨建:学术批评:批评什么?[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系列(之八)]
下一篇:辛允星:大学里的“猫鼠游戏”——中国高校生态之怪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