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问题研究 >

蒲亨建:学术批评:批评什么?[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系列(之八)]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蒲亨建(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学术批评,首先是要设定批评对象。批评什么?好像不是问题。简单说,看不惯的,看着窝心的,看着冒鬼火的,都可以批评。譬如抄袭剽窃、奇谈怪论、胡说八道、阿谀奉承、错漏百出等等文论,都在批评之列。但有个东西,似乎尚未纳入或淡出了我们的批评视野:那就是:缺乏价值或没有价值的文论。
 
肯定我话还没说完,便有人不屑:你这算啥狗屁观点?那种文章值得批评吗?有批评的意义吗?现在言之无物的文章多了去了,你批评得过来吗?呵呵,你比我的性子还急。
 
是的,要说当今的文论,出彩的确实不多,十有八九全是狗屁。所以,大家也就不当回事儿,懒得去管;批评这样的东西,似乎大可不必,白白浪费时间和智商。
 
但既然是“学术”批评,那就要聚焦于“学术”这个不大的圈子,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混混儿文论当然大可不必理会。
 
那么,我们的观察对象,便不是小人物的文论。
 
对这些大腕儿或者准大腕儿的文论,不管他论证如何精详、辞藻多么华丽,若言之无物,必须揭穿其老底——因为它们的负面影响力不可小觑。
 
我们搞学术批评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说是为促进学术发展,鼓励学术创新。那么,阻碍我们学术进步的东西是什么?我认为,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奇谈怪论、胡说八道,而是来自这些冠冕堂皇却言之无物的狗屁论调;它们为后学彰显了贻害无穷的效仿模板,钝化了学术的利刃,是笼罩学术界的肮脏雾霾。
 
看这些人的文论,我们需要关注一个问题:不是看他怎么说的(这方面大腕儿们可是驾轻就熟,障眼术十分了得),而是看他究竟说了什么。这是对学术批评者观察力的严峻考验,它比揭露抄袭剽窃、错漏百出、奇谈怪论、胡说八道要来得难得多,其意义也重大得多。
 
在我看来,对奇谈怪论似无需大惊小怪,它或许是一把双面刃,利害参半;而那些冠冕堂皇、颐指气使的狗屁话语,倒是需要引起足够的警惕。

(感谢蒲亨建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6年1月11日


上一篇:周伟良:评高小军先生的“武术科技”观[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系列(之六)]
下一篇:王志安:切割彭剑,方舟子能自保么?——我本次打假方舟子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