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问题研究 >

程言君 程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定位

发布时间:2017-10-26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一、彰显弘扬中华文明特色、风格和气派的经济理论品牌

  从世界文明横向比较看,包括与马克思以及其他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相比较,习近平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系列重要讲话,就是定位其彰显弘扬中华文明特色、风格和气派的经济理论品牌地位。

  所谓中国特色,主要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恢弘实践特征——是深深打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探索烙印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足迹相应,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大致有三次高潮。第一次高潮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初,以毛泽东倡导并率先垂范地研读创新“苏马”政治经济学为标志。由于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需要,毛泽东对《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非常重视,认为“目前研究政治经济学问题,有很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因而不仅要求广大干部每人每本用心读三遍,“要批判式的而不是教条式的阅读”,而且率先垂范地带领专家学者逐章逐句地研读,并在研读中洞察了其中的问题,提出了建构适合中国国情的政治经济学的任务,形成了一批至今乃至将来都有重要价值的创新成果。其中,“三大改造”成功经验和理论成果就弥足珍贵。“无论‘三大改造’中的农村集体化,还是民族资本的赎买改造,都没有照搬苏联模式,而是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有化道路,标志着中国模式建构的起步。”尤其是“立足中国国情破天荒地创新马克思主义赎买理论,前无古人地走出了一条从流通领域到生产领域、从物的改造到人的改造有机结合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资本改造道路,”实现了苏联曾努力但没有实现的马克思赎买民族资本的设想等等,其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都不容小觑。虽然后来直至改革开放探索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走了一些弯路,但依然形成了一批理论创新成果。如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农、轻、重工业协调发展;统筹兼顾、综合平衡,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等等。第二次高潮是改革开放初期,以邓小平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称为中国版政治经济学为标志。中国版政治经济学的肯定和改革开放的需要,前所未有地出现了南方版、北方版等具有理论体系特征的多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材版本。但是,不久就受到新自由主义等西方思潮的冲击而出现被严重边缘化的局面,受到了广大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坚决抵制。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新马派”(创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下同)刮起的“程旋风”和“刘旋风”。“程旋风”主要是反对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改革的旋风,因程恩富为首的10位教授联名,于2004年9月6日在新浪网、《社会科学报》等刊物发表《关于郎咸平质疑流行产权理论和侵吞国有资产的学术声明》而得名,是之前郎咸平揭批顾雏军非法侵吞国资形成的“郎旋风”,向端正改革方向探讨的深入发展。“刘旋风”主要是反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边缘化的旋风,因刘国光2005年“7.15”谈话和有关文章在《经济研究》等刊物发表引发而得名。从《刘国光旋风实录》、《郎咸平旋风始末》等多部论争纪实著作看,“程旋风”和“刘旋风”不仅“震惊论坛”,而且促使政界发生了国务院国资委终止国企改革“MBO”方式、顾雏军被拘捕等多个重大事件。但是,直到习近平发表有关重要讲话,“边缘化”局面一直没有根本性改观。第三次高潮即当下,以习近平发表有关系列重要讲话为标志。习近平有关系列重要讲话所呈现的空前力度,既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边缘化局面正在发生根本性改观,又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高潮的到来。由此回观改革开放乃至整个新中国建设历程,无疑,既是新中国建设走出中国道路形成“中国模式”的历程,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形成中国特色的历程。

  所谓中国风格,主要指中国文化特征——是具有华语语言风格,融合中华民族文化内涵,展现中国人文风貌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点,在当下,习近平政治经济学思想最具代表性。陈锡喜主编的《平易近人——习近平的语言力量》,萃岚的《领略习近平语言风格的八大特点》等等研究结论, 适用于习近平政治经济学以及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如陈锡喜的“五有”:有“魂”、有“势”、有“情”、有“趣”、有“典”,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特征。有“魂”才能有“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有魂,而且是指导改革开放的定力之魂,这个“定力之魂”,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现今这一“定力之魂”,已铸就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阻挡之势。如2016年杭州G20峰会上“中国方案”引领全球治理变革之势(参见“中国气派”),等等。有“魂”有“势”还必须有“情”,只有对人民大众感情笃厚,符合人民大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接地气,才能坚持好人民立场,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阶级性与科学性有机统一的性质。具体如习近平所说“共同富裕”“不能出现有人掉队”,就既情真意切又朴实无华富有生活情趣,有一种亲切感人的语言魅力。 至于有“典”,在习近平那里以及在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不止是有。如习近平用“随时以举事,因资而立功,用万物之能而获利其上”,阐释运用规律顺势而为的经济学原理;用“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阐释优势互补共建共享地建构合作共赢世界的可能性、必要性和意义等等,如数家珍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表述的活灵活现,中国风格十分了然。

  所谓中国气派,主要指中华民族的博大格局——是展现中华民族复兴奋起非同凡响格局气节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方面,即便仅从习近平合作共赢世界理论(详见本文“三”)看,也可以做出这样的概括: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造福全球引领合作共赢的大气,五千年文明积淀铸就的中华民族实现世界大同舍我其谁勇敢担当的豪气,世界人口大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奉行合作共赢而不以邻为壑的义气,胸怀正义维护主权不畏强权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勇气,等等。而且,这些中国气派已经产生了重大国际影响。如习近平在2016年杭州G20峰会上的讲话,被惊呼为使G20峰会发生了方向性变化:由“应对危机的国际机制”峰会转变为“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变革峰会,实现了“从中国自身的复兴,朝着领导世界的全球性大国方向转变”,“确实颇有一种‘中国新纪元’”、“有了某种历史转折点的味道”。




上一篇:供给侧改革对社会保障制度影响几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