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世界历史研究 >

海内外60位学人就调查John Maddox Prize得主方舟子给《自然》杂志及相关机构和评委的公开信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  作者:


注:此公开信正式文本及相关证据已于2013年6月28日和7月1日分别送至收信人在英国伦敦和牛津的工作地址。


英国John Maddox Prize的组织者及赞助者: 
《自然》杂志 
Sense About Science托拉斯 
Kohn 基金会 
暨该奖诸位评委: 
Lady Maddox,《自然》杂志前主编John Maddox爵士遗孀 
Dr. Philip Campbell,《自然》杂志现任主编 
Dr. Colin Blakemore,牛津大学教授,英国皇家学会会员 
Ms. Tracey Brown,Sense About Science托拉斯执行主任 


据《自然》杂志2012年11月8日社论宣布,首届以《自然》杂志前主编Sir John Royden Maddox命名的John Maddox Prize被授予美国绿卡持有人、现定居中国的方是民(方舟子)先生。您们是这个奖项的主办方或赞助人,亦是该奖的评委。我们认为,您们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众所周知,《自然》杂志是一份在国际学术界享有崇高威望和广泛影响的科学杂志;因此,以该杂志前主编冠名、由该杂志遴选、赞助的John Maddox Prize及其获得者也理应与之相般配。但是,方舟子根本不具有这样的资格。事实是,方舟子在中国学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是臭名昭著的剽窃惯犯、科学骗子、网络打手: 

第一,据诸多学者查证,迄今发现的方舟子抄袭剽窃案例超过百起,盗版图片将近两千幅。其抄袭、盗版数量之多、后果之严重,中外罕见。实际上,方舟子抄袭剽窃的对象遍及全球,从他在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教授,到《自然》杂志的撰稿人,方舟子无所不偷。 

第二,方舟子利用其在美国注册的新语丝网站,以“学术打假”为名,对大批中国学者通过网络恐怖主义手段进行诬陷和迫害。最典型的事例就是方舟子一伙对泌尿外科专家肖传国教授的疯狂攻击。事实是,肖传国教授揭发方舟子抄袭剽窃在前,方舟子对肖传国进行恶意报复在后。并且,方舟子利用其妻子担任新华社主任记者的关系,在中国主流媒体上颠倒黑白,对肖教授进行大规模诬蔑、诽谤。去年九月,上千人联署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调查惩处方舟子危害社会,阻挠破坏中国科技医疗事业。 

第三,2011年4月,方舟子妻子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案大爆发,方舟子为了阻止消息的传播和扩散,曾多次对社会和个人发出种种恐吓和威胁。比如,2011年12月29日,他扬言说: “我不和猪打架,我杀猪。在我发出严厉警告后,还想拱我妻子、砸我妻子饭碗的猪更该杀,即使花一生的时间杀,即使被血溅一身”。 

第四,方舟子是目前中国大陆最受人诟病的公众人物之一。一项有两万六千人参加的投票显示:对方舟子持正面或者中性看法的人,不足5%;绝大多数人认为他是一个“网络骗子”、“网络乞丐”、“网络打手”;另一项有两万五千多人参加的投票表明:90%的人认为方舟子是“新浪微博上造谣、诽谤、构陷他人最多的”人;还有一项有五万多人参加的投票表明,82%的人认为方舟子是“真正的骗子”。 

根据以上事实,以及大量其他事实,我们认为,《自然》杂志以“捍卫科学”为由将首届John Maddox Prize颁发给方舟子,既有悖事实,也是对科学精神和诚信原则的背弃和践踏。不仅如此,它还是对中国学者乃至全体中国人民的侮辱和冒犯。我们强烈要求《自然》杂志,以及另外两家英国机构和四名评委,重新核对相关事实,即对方舟子展开调查,并且根据调查结果,对你们的决定做出相应的调整。 

实际上,你们的调查完全可以由最简单的方式入手,那就是要求方舟子公开答复以下十个问题: 

1. 你能否向我们提供你所一再宣称的自2000年以来的上千个打假案例清单? 

2. 你能否向我们提供你据以否认上百个抄袭剽窃、上千个盗版侵权指控的定义和法规? 

3. 你是否认为你有权──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杀死任何指控你妻子抄袭的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请问为什么用羊角锤砸你却是犯罪? 

4. 请问是不是肖传国在2001年举报你抄袭剽窃在先,你在2005年指控肖传国造假在后?如果是的话,这是否构成恶意报复和利益冲突? 

5. 你是否曾在2005年撰写──并且在新语丝上化名发表──诽谤肖传国的系列文章? 

6. 你是否曾在2009年策划、组织、并且实施了在媒体和网络全方位围剿肖氏手术的行动? 

7. 你是否曾以“打假”为名,报复过其他私敌? 

8. 中国公众强烈要求你的私人律师彭剑公布由他一手控制的“科技打假资金”和“方舟子人身安全保障资金”的账目,你是否支持这个要求?如果不支持,请问为什么? 

9. 你是否愿意透露那个在21世纪初雇佣你的那家美国生物信息或生物技术公司的名称,以及你为他们提供什么服务?如果不愿意,请问为什么? 

10. 在过去五年或者十年间,你是否在美国拥有固定的居住地址?如果没有,你是根据什么获得并且保持你的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的? 

实际上,有成百上千个类似的问题等待着你们的提出,也等待着方舟子的回答。除了“不愿意”之外,我们想象不出你们有任何其他理由拒绝向方舟子提出这些问题;而除了“隐瞒真相”之外,我们也想象不出方舟子有任何理由拒绝回答这些问题。事实是,方舟子屡屡宣称自己患有“道德洁癖”和“真相洁癖”,因此,要求方舟子回答上述问题,相当于以举手之劳而解除他的长期病患,你们何乐而不为?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即使你们,《自然》杂志以及另外两家英国机构和四名评委,真的对自己的声誉在所不惜,对方舟子的病痛麻木不仁,你们也负有无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向中国人民和世界科学界做出如下解释: 


你们奖励和推销方舟子,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出于什么目的?


我们等待着你们的回复,我们更期盼着你们的调查结果! 

2013年6月20日 

签名人(以姓氏拼音字母排序)(略) 

全文见:中国学术评价网http://www.2250s.com/read.php?2-18514-18514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发布 2013年7月7日


上一篇:海内外六十位学人就The John Maddox Prize授予Fang Shi-min给Nature的信(英文)
下一篇:李绍章:师生关系的淡化、异化和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