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世界历史研究 >

黄安年:“这么‘烂’工具书”如何又变成了摇钱树?——《红楼梦大辞典》学案评论(之四)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黄安年的博客  作者:黄安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冯其庸、李希凡先生主编的1990年版《红楼梦大辞典》出版后,海内外学界反应良好,并获得国家辞书奖,该辞典责任编辑因此破格晋升为编审。大辞典的启动议定书起草人,编委之一的齐、清、定统稿人吕启祥协助主编组织大辞典的编撰;两位主编在一份亲笔批示中将吕启祥写成副主编,但被吕启祥发稿时划去,依旧列在其他编委成员名单中。

从参与1990年版大辞典的全部撰稿人和审稿名单中,我们看到现任某行政单位负责人司局级“法人代表”没有参与任何该项工作,他1989年刚来到该单位时,大辞典已完成齐、清、定交出版社。

不知出于什么摘桃私利,这位自己并未参与大辞典编撰实难分享学术成果的“法人代表”,却不顾多人的一再反对,在一封由他亲手撰写和递交给二老公开散布的诽谤信中,蓄意中伤攻击辞典的执行编委,并将矛头直指两位德高望重的主编,全盘否定大辞典,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工具书,错误比比皆是!”此人还不顾冯主编的一再婉拒,执意登门拜访,临走时硬塞5000元封口费(被退回),从而触发冯老先生病情加重,再住301医院;他的恶劣作为也遭到李希凡先生的书面痛斥。李先生在事发当天就和吕启祥通话,指该信是“攻击性的”,“不能容忍的”。冯先生在看到信后。立即和吕启祥通话说:从头到尾都是谎言,全盘否定老一代学者的学术成果。其后两位主编各自先后和老吕通话二三次,这位“法人代表”采取的维院、捧老、打吕的离间挑拨企图不攻自破。

他亲手撰写并散发的这封公开信指责吕启祥“破坏科研”,宣称她是“红学公敌”。这种做法如同恶人告状、倒打一耙,自我大暴露。令人费解的是,他一面全盘否定大辞典是什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工具书,错误比比皆是!”用最明确大言词诅咒老一代学人,另一面却又在未经主编同意和编委知晓的情况下,偷偷摸摸以“错误比比皆是”“这么‘烂’的工具书”为基础,出版增订版来赚钱啃老,并将全部稿费窃据到私人随意掌控的“金库”中,侵犯原编委会人员所有撰稿人的合法权益。这种既啃老、又咒老的行径,不仅触犯国家干部的道德底线,也为国家法律和干部纪律所不容!

这位司局级法人代表全盘否定冯、李为代表的《红楼梦大辞典》编委会和二、三十位词条撰稿人,在信中却又言不由衷地捧冯、李二人,企图架空主编,离间主编和其他编委间的关系。他将两位主编捧上天,又将大辞典的操办人打入地狱,扛着这三块金子招牌在人间招摇。他称“冯其庸先生和李希凡先生等,带领前辈学人”“创建了红楼梦研究所、《红楼梦学刊》和中国红楼梦学会这三块金子招牌,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成为了新时期红学的主要阵地,为红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口气俨然暗含他将是冯、李的三块金子招牌的接班人和掌门人了。他还称“冯先生和李先生等人,又独具慧眼”“开发了”“《红楼梦大辞典》”“矿井”。“他们对待红学事业就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冯先生和李先生担任院领导时,红楼梦所上马了大辞典这个项目”。并称要“用《红楼梦大辞典》这座金矿来为《红楼梦学刊》创收!”“我们要用所里这座金矿来赚点钱”等等。请问,你一面向冯、李亲手递交指责冯、主持的《红楼梦大辞典》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工具书,错误比比皆是!”,同时又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工具书,错误比比皆是!”当作摇钱树,你这样奚落、当面侮辱冯、老两位并诽谤吕启祥的主观故意之举,究竟要干什么!

这位法人代表一面称冯、李“他们对待红学事业就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而一面又坦陈“我们要用所里这座金矿来赚点钱”,这两者也相距太远了,人们能够相信这位以未来红学掌门人自居者能够带领学人走正道吗?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5年4月24日


上一篇:黄安年:从一封维权信和一封违法信谈起——《红楼梦大辞典》学案评论(之三)
下一篇:黄安年:1990年版《红楼梦大辞典》并非《红楼梦学刊》科研立项项目——《红楼梦大辞典》学案评论(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