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世界历史研究 >

黄安年:《红楼梦大辞典》及其增订和修订引发法的思考——《红楼梦大辞典》学案评论(之一)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黄安年的博客  作者:黄安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红楼梦大辞典》1990年版和2010年版版权页上写明,主编冯其庸、李希凡,编委邓庆佑、吕启祥、胡文彬、顾平旦、陶建基(按姓氏笔画)。现顾平旦、陶建基已故。现任红学所所长、“法人代表”一手掌控的修订版(2015)已胎死腹中,究其原因为该“掌门人”,为捞钱不顾质量袭用1990年原创版,却又蓄意瞒着、封锁主编和编委,私下与人民文学签订合同,从而侵权违法。

这不仅仅是什么速度快慢、质量高低的争议,而是涉及知法犯法,侵权违法的原则问题。据笔者查阅的资料和掌握的可靠信息,该“法人代表”的违法事实,可列举如下。

第一,大辞典的著作权人是两位主编及其编委会,而非现任红楼梦研究所所长、“法人代表”。这位所长、“法人代表”在公开散发的诽谤信中称自己有权签订以两主编名义的大辞典的合同,有权不请示主编,有权瞒着主编,是知法犯法,法外设权。出版方、两位主编已经表明对于这一未经主编同意和授权的合同无效。需要提出,两位主编并未授权委托这位现任所长,恰恰是授权委托中国红楼梦学会现任会长张庆善,并由胡文彬、吕启祥协同,把住质量,所好修订工作(这分2014年11月14日的委托书由冯亲笔所写,冯、李签名)。请问这位所长和“法人代表”,你能拿出委托你来主持的委托书吗?“法人代表”知法犯法是啥问题?为自己的小金库不择手段、不顾纪捞钱是何问题?

第二,既然大辞典的著作权人为两位主编及其编委会,那么大辞典的稿费理所当然地为著作权人支配,包括支付给全体撰稿人和参与者,这是他们的合法权益。

1990年版大辞典并非学刊的科研立项,现任所长1989年刚被分配到所里在学刊当一般编辑,时大辞典已齐、清、定由统稿人吕启祥送交出版社,现任所长没有参加其中的任何工作,现任学刊工作人员同样没有参与其中,现任所长指责1990年负责统筹和稿费结算的编委吕启祥,“为何不给学刊一分钱”,毫无道理,也违反法理常识。

2010年版,由该现任所长主持,且不说架空主编,封锁编委侵犯了著作权的权益,仅就增订版稿费而言,参加增订版的校对者都分得稿费。现任所长在信中称“我和出版社签订的合同是10%的版税第一次印刷,5%的版税给编辑部,5%的版税给参与增订的人。此后再出版,所有10%的版税全部给编辑部!”明明著作权人是两位主编,到了这里居然成了事实上的学看编辑部?2010年版以1990年版为基础,你为何没有给主编、编委、及原版撰稿人一分钱,甚至也没有给他们样书,欺人太甚,严重侵犯撰稿人的合法权利。顺便说一句,学刊社长和主编是张庆善,而非作为副主编的现任所长,这位所长根本不把主编放在眼中俨然自大佬自居,霸道行径跃然纸上。

至于胎死腹中的所谓2015年修订版,现任所长称:“这次我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订的合同是12%的版税。5000冊之内参与修订者6%,给编辑部6%!5000册以后,所有权2%的版税全部归编辑部所有!”,如上所析,不该原创主编、编委及撰稿人稿费,同样侵犯了主编、编委、几十位撰稿人的合法权益。

为维护合法权益,我们有权要求这位现任所长将原撰稿人该得的稿费如数补还给撰稿人。

现任所长称“不能把集体项目据为己有”,我们要求现任所长将2010年版稿费结算及支付清单公布于众!看看这稿费为谁所有了。

第三,现任主编的公开信是蓄意诽谤,构成违法,这里不再赘述。

第四,现任所长在信中说:“如果不给参与的人一定的报酬,不仅不能调动参与者的积极性,而且还是违法劳动法的,甚至可以称为剥削!”既然如此,那么不给原创参与者一分钱,这是否“违法劳动法的,甚至可以称为剥削!”这是否明知故犯?

第五,现任所长在信中称:对“在职人员”“我有能力惩罚他们”云云。请问所长和下属是什么关系?难怪有人称“法西斯统治”。

这封满纸谎言,充满对法的挑战的公开信,是他知法犯法、法外设权的自白。发生在强调法制的当下值得我们深思,我们还有这样的无法无天、凌驾于法之上,为所欲为的司局级“掌门人”,对于这样的一位以红楼梦学会、红楼梦学刊、红楼梦研究所“三块金字招牌”的“掌门人”,你能相信会将红学研究引上正道?

他承诺,如果他输,会“辞去所长、副主编及副会长等一切职务,并永远远离红学界!”但愿言而有信,且看他怎样兑现诺言!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5年4月24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黄安年:呼吁“把住质量关”触动了哪个“马蜂窝”?——《红楼梦大辞典》学案评论(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