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杨 肯:正义万岁——我观《精英部队》系列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人人网  作者:杨肯


Elite 是精英的意思。很好想象,以骷髅作为自己的部队的标志时,罪犯们面对着以骷髅作为自己的部队的标志的精英警察时会有怎样的感受。

昨夜又看了一遍《精英部队2》,不得不说这是我几年来看过的最好的警匪片。现在非常能理解它是怎么干掉《阿凡达》成为巴西票房最高的电影。

其实当时看《精英部队》时就已深深被震撼。电影围绕着警察与贫民窟中毒贩的斗争开展。然而,最令人深思的是警察系统内部的腐败:不少警察每周上山进贫民窟只为收取自己的保护费;不少收入微薄的警察甚至把自己的枪卖给毒贩;警察局长会为了政绩修改死亡档案,把有弹孔的尸体扔到海边,再称那个倒霉鬼是溺水而死的,或者直接把尸体扔到其他警察的辖区。一部分警察的腐败无能让整个警察体系背负骂名,这让那些正直勇敢的警察很痛苦。有一幕在大学里辩论的戏中,当那些住着朝北的优雅公寓(巴西是南半球……)的大学生翘着二郎腿指责警察们的“粗暴”“残酷”时,我不得不很同情那些真正正义的警察。腐败的警察系统不仅掩盖、局限了他们的才能,更让他们背负了不应属于他们的骂名。因为如此,两个年轻勇敢的候补警官加入了BOPE——特警部队。

BOPE乎极端的警察部队,对正义有一种近乎宗教般的热忱。他们的任务主要就是收缴罪犯手中的枪械——这是好听一点的说法;而收缴武器最基本的方法,就是用自己手中的来福枪干掉对方,再把敌人手中的武器拾走。说白了,他们的任务就是清理贫民窟中的渣滓。

最让我热血沸腾的是BOPE训练新兵的一幕戏。BOPE这个最求极度正义的组织对腐败恨之入骨。吸收的新成员新成员必须是和他们有着共同的热忱和狂热。因此第一步,就是清除新兵中的腐败分子。“你们是自愿来的,没人邀请你们,没人欢迎你们。你们的灵魂或许还属于你们,但你们身体属于我们。骷髅,上!”说完,BOPE的成员们冲上前去开始痛殴这些新学员。他们往新兵的脸上吐痰、来回扇着耳光,一遍又一遍地威胁道:“乞求离开你这狗娘养的!”每一个懦弱者的放弃都会让BOPE成员们欢呼,而真正勇敢的新兵只能在痛苦和屈辱中一遍遍喊着:“不!长官!”而这只是第一阶段。还有一幕,当一名成员在夜间的战术课上打瞌睡时,教官优雅地走到他面前,塞给他一个东西让他拿好。当他回国神来,手中已多了一枚手雷。教官轻巧地拔掉了保险,然后说道:“你如果再犯瞌睡的话,你会掉落手中的手雷,你会炸死你,炸死你的战友,炸死我的助教,炸死我。你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吧?”

最后,每一百人参加的训练课程只有5人能毕业。于是,精英部队的力量进一步壮大。

突击队员必须是完美的杀手。你没有名字,只有一个数字代号可以代表你。他们将穿着黑色的警服,头戴黑色的贝雷帽,手持黑色的MP5或M16。和同为特警部队美国的“S.W.A.T”小组不同(SPECIAL WEAPEN AND TECHNIQUE)以救人为主的目标不同,他们的使命就是成为一台完美运作的战争机器“war machine”,为了维护公共安全而肃清罪犯。最大的区别是,SWAT是负责在突发事件中进行紧急应对,而BOPE往往对罪犯主动出击.在课程的第二阶段,BOPE将教会你如何优雅高效地杀人,你将必须在行进中快速抽枪,瞄准,然后射击,这一切都必须在几秒钟内完成。它决定着到底是你杀死你的敌人还是你的敌人杀死你。

不得不说的是,本片最出色的是它的枪战戏。不多,但绝对给力。导演为了增加真实度,使用传统的手提式摄像机,镜头有点晃,感觉仿佛你是在尾随着精英部队一起在进行突击任务。很多镜头是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在背后进行拍摄的,有点射击游戏的感觉。最过瘾的是子弹的声音非常有力度感,你仿佛能感觉到子弹出膛后那种施加于自己肩部的后坐力,子弹射出后弹壳坠地的声音、子弹射穿人体后在镜头上留下的几点血滴,让影片真实得有点可怕。但正因真实,所以好看。

本片的男主演还是非常男人的。无论是射击还是赤手空拳地揍那些暴徒,那位上校的眉宇间都散发着一种霸气。最酷的一个镜头莫过于当他们在暗夜中秘密潜入贫民窟中,在发现俩名持枪毒贩后,他酷酷地回了下头,用手掌优雅地划过脖颈,示意道:击毙。然后两人由蹲姿转换为站姿,瞄准,开火,击毙。他只是广大正义的警察中的一员。他所想做的,不过是痛殴那群罪犯,完成自己的职责,然后回到自己的家庭身边。可是对正义的追求,让他为工作焦虑,让他暴躁不安,最终让他的妻子离他而去。在影片的最后,主人公找到了自己在BOPE中可以接替自己的男人——和他一样追求终极正义的男人。讽刺的是,他除了一个空荡荡的家,和那件黑色警服之外,一无所有。

我觉得第一部令人深思的地方是:正义是否意味着把罪犯赶尽杀绝,为了制裁罪犯是否可以为所欲为。影片的末尾,上校和自己的队员把毒贩头子逼入绝境。然而能够如此,是因为精英部队至少刑讯了3个和毒贩有联系的人,包括一位妇女。为了线索,上校不惜用M9手枪数次射击嫌犯的双腿——不会致命,但保证让他说出实话。

追后一个片段很霸气。毒贩头跳出贫民窟抱头鼠窜时被一枪射穿胸膛。上校追过去后,罪犯奄奄一息地求饶。上校用自己的脚把躺在地上挣扎的毒贩狠狠踩了几脚,踩瓷实了,端枪,瞄准。这时毒贩发出了最后一点请求:别打脸,会毁了我的葬礼的。这是上校松开脚,走开,收起手枪,换了一把霰弹枪。他把枪交给自己的继任者:“他是你的了。”离开。

继任者端起枪,上膛,瞄准。他背后的阳光很耀眼。

开火。

电影结束。

其实《精英部队》系列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导演和演员们为巴西的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第一部里“骷髅”们(突击队员)把毒贩折腾得四处逃窜,第二部里话题一转,直接呈现巴西的腐败。当上校贝托的铁拳狠狠地砸在那些腐败官员的脸上时、把平时人模狗样的东西打趴到地上时求饶时,相信全世界的平时百姓看着都会很痛快——当然了,你若逼监狱里的贪官集体观看这部影片保证他们2个小时如坐针毡,晚上噩梦不断。嗯,让他们知道一下与人民为敌的下场,这肯定比劳改要有效。

最精彩的一幕枪战戏戏是一场监狱暴动。监狱里的歹徒照样作恶,如恶狗一般争夺着地盘。当然,狱警也自然地搀和到这场争夺中。被贿赂的狱警把手枪偷偷交给头子后悲剧地发现自己不仅没有拿到钱,反而被反绑成为了人质。他们冲出自己的牢房杀干净另一个牢房里自己的对头,打算和警察对峙到底。当然了,精英部队出动了,在一分钟内解决了问题。趁着人权人士进入监狱和头子谈判时,精英部队从旁边的侧门顺势而出,防暴盾在前掩护,突击步枪手随后。5秒中后,对手中只乘一人还有枪。此时最后那把手枪已抵在了谈判人的太阳穴上,那名头子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最给力的一幕出现了。队长将指着头子脑瓜的枪口向下缓了一缓,说:“放下你的武器,我们可以商量。”歹徒有点犹豫,手枪的枪口开始往回收。此时,队长的枪迅速抬起,瞄准,扣动扳机。整个过程在1秒中内完成。当歹徒意识到的时候,FN FAL的子弹已经飞到脑瓜前,那7.62毫米口径的弹头即将打爆他的头颅。漂亮的一枪。这是BOPE训练的结果:杀死歹徒以保护人质。

不过这回影片引入了一个更深层次讨论:正义是否意味着将罪犯赶尽杀绝;以暴制暴是否值得称赞。那位幸存的人权人士在媒体前痛斥BOPE的“残忍”,说他们的行为是“种族清洗和社会清洗”。“我希望有一次能够看到BOPE的成员冲进豪华公寓里去逮捕毒贩,可他们只会在贫民窟里肆意杀人!”“当我们的警察比那些因暴力锒铛入狱的罪犯还要暴力时,你们不觉得可怕吗?”“一只警队竟以骷髅为标志?我们的警察竟代表着死亡?这不是很荒唐吗?”

我不得不说,这哥们说的话有点道理,所以不想贬斥他,哪怕他让那些英雄们很痛苦难堪——当上校被自己10岁的儿子说成是“欺负人”时,我真的很同情这个男人。我相信不是每个人都是从小就想要成为罪犯。或许他们都有很悲惨的童年,受不到教育,为生计所迫,不得不走上犯罪道路。毕竟他们绝对不是统治阶层。可问题是,究竟是同情他们,还是鞭笞他们?可最讽刺的是,即使放他们一条生路,把他们送进大牢,可是到了监狱里人们照样堕落。罪恶没有被终结,反而在阴暗中壮大。到头来,他们还是会死在枪口下。这又让我想到一个最根本又是最费劲的问题:“先有贫穷还是先有犯罪?”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对腐败的讨论也很有意思。一方面他们手中的枪让这个世界上的恶棍少了不少。另一方面,BOPE也逼迫那些苟延残喘的恶棍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更为高明地犯罪。贝托上校以为切断了平民窟的毒品交易,就可以终结腐败。他错了。就好像被豹子追逐的羚羊群会跑得更快一样,罪犯们也在变得更聪明,达尔文的进化论在社会领域有了充分的体现。那些腐败的警察趁着BOPE把毒贩清出贫民窟之际,趁虚而入,当起了山大王。他们开始垄断这里的水,电,煤气,乃至有线电视。保护费当然还是要收的,而且加价,哪怕最大的恶棍只有他们。对于不愿意或者没能力交钱的人,没关系,拽到角落里痛打一番再毙掉,杀鸡儆猴。最让我们不能忍的是,他们其实是警察。穿上警服人模狗样,脱下警服就是地痞流氓。他们和那些肥胖的政客勾结到一起,以为贫民窟以为着大量的人,等于大量的选票。整个贫民窟成了一宗商品——好一宗大买卖……这部影片让我打了个寒战:咱们要是直选了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这回贝托上校开始对抗的是整个腐败的SYSTEM。电影里译为组织,我觉得不是很合适,虽说具体的犯罪者是形成集团,但根源上还在体制和制度。我觉得这世界上尚没有最为完善的民主制度(马克思爷爷的先不算,毕竟那是设想,没有真正落实过,都被各种“特色”所取代),无论是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还是俄罗斯的制度都有自己的腐败问题,程度上不同罢了。但我相信,这一切总是可以被改变的。变革,变革,变革,我们的社会总是会进化的。

影片结尾处的贝托上校算是小胜一把。他通过听证把一个个贪官送进了监狱,迫使那些犯罪集团的“断掌以保臂”。他的敌人还在,而他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我很期待续集,看着上校继续战斗。

VIVA LA JUSTICE!正义万岁!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1年7月8日



上一篇:徐 波:美国历史和社会的夹心巧克方——美国电影《阿甘正传》解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