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五)]“中国第一抄”杨玉圣与不知“抄袭”为何物的法盲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四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天津刘彤枉法案的博客  作者:


据粗略统计,青州杨家玉圣公子重复发表文章60多篇(据晒羊台报道还有几乎全文抄袭郑明怀先生的文章等事实),为“天下第一抄”(起码中国大陆目前“重复发表”者无出其右,这里尚仅指杨玉圣自己抄自己)。虽然这些都是本人懒得理会的事情。但是,就这样一个学术品格极其不端者(我以为一个作者几十年因为各种原因有几篇重复发表文章不足为怪,但像杨玉圣这样有60多篇者肯定是故意而为之!),竟然能在中国学术批评舞台上恬不知耻地大肆批判他人重复发表论文。甚则更令人恶心者,杨公子竟然把重复发表混同于作品抄袭,对沈木珠教授的几篇自己论文的部分文字雷同大兴了达7年之久的疯狂批判!重重复复发表雷同批判文章四五百篇,重重复复违法出版雷同文集三、四部!因此,无怪乎世人皆曰:中国学术批评界之无耻者,莫过于青州杨家的玉圣公子。

沈木珠、张仲春诉杨玉圣的两个案子,诉争的焦点其实只是——也仅仅是原告是否存在两人共“10篇”论文抄袭的问题!即被告“金许成”文凭空指控原告“10篇”论文抄袭(被告后又将“10篇”论文重复交叉捏成“12组”),到底是各原告自己论文的部分文字雷同,还是“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发表”(这是全世界关于抄袭的共同定义!)?原告的证据与庭审辩论均表明,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属于原告自己论文的部分文字的合法使用,根本不构成对他人作品的抄袭!

首先,由于心虚的杨玉圣并没有提供上述“10篇”或者“12组”论文原告符合抄袭条件的文字比对(他也无法提供!)但是,天津市和平区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为了袒护杨玉圣,竟然在判决书中捏造事实作伪证说:被告提供的“金许成”“史豪鼓”“文章详细列举了相关文章以及所比对文章抄袭的雷同部分”,“由此得出原告重复发表、涉嫌抄袭的结论”,甚至认为被告指控“原告重复发表为抄袭行为”是“合乎逻辑”的!

刘彤三法官在判决书中始终回避原告起诉状强调的唯一诉争问题,即具体的“10篇”或者“12组”的所谓抄袭论文是否构成抄袭!而是以“金许成、史豪鼓列举的相关文章”作偷梁换柱的“查明”,因为原告提供的证据完全表明,所谓“10篇”或者“12组”的抄袭论文,哪怕仅仅从论文的作者就可以清楚看到原告没有抄袭问题。如沈木珠涉及的“12组”中的11组论文,其中9组都是沈木珠自己的论文,至于与不同作者张仲春的两组文章,沈木珠都是发表在先,因此不论是“10篇”还是“12组”的所谓抄袭都与沈木珠没有任何关系!张仲春涉及的“12组”中的6组论文,其中4组是张仲春自己的论文,至于与不同作者沈木珠的两组论文中的张仲春的部分雷同文字,全部来自张仲春与沈木珠合作在台湾“在先发表”的两篇大型论文,因此,无论是“10篇”还是“12组”所谓抄袭也都与张仲春没有任何关系。见表如下:

杨玉圣案捏造原告“抄袭”的10篇或者12组论文对比表

组序 文章名称 证明对象及内容
 
第1组
1.沈木珠:《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江海学刊》2001.3(5月),杂志出版日期:2001.5.10
2.沈木珠、孙岚《WTO知识产权协议侵权规则原则》,《现代法学》2001.3(6月),论文收稿日期:2001.5.9
沈木珠是两论文主要作者,不存在抄袭。
 
第2组
1.沈木珠:《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江海学刊》2001.3(5月)
2.乔生:《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5(10月)
1.沈木珠发表在前,不存在抄袭。
2.乔生文是沈木珠、乔生(台)《论中国大陆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与对策》的第三部分,经过沈木珠同意独立发表,没有著作权争议,没有抄袭问题。
 
第3组
1.乔生:《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5
2.沈木珠、乔生:《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国际贸易问题》2002.1
两论文作者都有乔生,不存在抄袭。
 
第4组
1.乔生:《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5
2. 乔生:《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法商研究》2001.3
两论文作者都是乔生,不存在抄袭。

第5组
1.乔生、沈木珠:《论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规则》,《法学杂志》2001.5
2. 乔生:《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法商研究》2001.3
两论文主要作者都是乔生,不存在抄袭。
 
第6组
1.乔生、沈木珠:《论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规则》,《法学杂志》2001.5
2.沈木珠、乔生:《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国际贸易问题》2002.1
两论文作者都是沈木珠与乔生,不存在抄袭。
 
第7组
1.沈木珠:《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江海学刊》2001.3
2.沈木珠、乔生:《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国际贸易问题》2002.1
两论文主要作者都是沈木珠,不存在抄袭。
 
第8组
1.沈木珠:《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江海学刊》2001.3(5月)
2. 乔生:《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法商研究》2002.3(6月)
【被告说两文有1段雷同】
1.沈木珠发表在前,不存在抄袭。
2.乔生论文被指“雷同”的该段文字的131字雷同文字,见于乔生与沈木珠合作在台湾《东吴大学学报》2002年2月号发表的《中国大陆著作权侵权的问题与思考》第175--177页案例文字,不存在抄袭。
 
第9组
1.沈木珠:《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的成因与特点》,《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2.4
2.沈木珠:《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无过错责任原则之适应》,《财经问题研究》2003.3
两论文作者都是沈木珠,不存在抄袭。
 
第10组
1.沈木珠:《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法律适用》,《法律适用》2001.3
2. 沈木珠:《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侵权责任》,《南京社会科学》2001.9
两论文作者都是沈木珠,不存在抄袭。
 
第11组
1. 沈木珠、乔生:《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国际贸易问题》2002.1
2. 沈木珠:《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的成因与特点》,《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2.4
两论文作者都是沈木珠,不存在抄袭。
 
第12组
1.沈木珠:《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法律适用》,《法律适用》2001.3
2.沈木珠:《我国知识产权第一案侵权责任辨析》,《国际经贸探索》2002.3
两论文作者都是沈木珠,不存在抄袭。
 
开庭前沈木珠与本人已向法庭提供上述全部论文原件(包括2篇台湾论文原件)及各组论文作者比对、雷同文字比对,证明被告杨玉圣指控原告抄袭严重失实!但刘彤三法官却对原告证据分别做了隐瞒和销毁(判决书上的原告证据就没有上述证据),并倒打一耙说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的指控不实。如此明目张胆、信口雌黄的丧尽天良的法官,在中国的司法队伍里,有也恐怕十分少见吧?

其次,再看判决书中刘彤三法官特别强调作为原告抄袭证据的杨玉圣“史豪鼓”《多检讨自己的责任,少追究别人的“目的”》匿名文章,它以沈木珠自己与自己的“一组”不同主题的环境规则论文的比对为依据,论证“金许成”文“所提及的抄袭问题”并非虚构,称:“‘金许成所提及的抄袭问题皆为虚构’吗?‘沈木珠教授自身没有任何学术腐败问题’吗?就算我只是核对了其中的一组而已,但中国的老话讲‘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沈木珠教授及其追随者是不是也太过自信了?”,诬蔑原告有“金许成”文“所提及的抄袭问题”。

我们不知道刘彤三法官的眼睛是瞎了,还是因为忙于与被告进行XX交易而没有时间查阅史豪鼓文实际例证到底是什么,抑或根本就是对抄袭的法律概念和版权定义毫无认识(不知道这算不算法盲或者法律白痴?)与杨玉圣及其代理人一样认为“自己与自己的文章有文字雷同就是抄袭”。

把同一作者文字雷同与抄袭捆绑在一起混淆视听欺骗民众,庇护杨玉圣指鹿为马的无耻行径,这可能就是刘彤三法官采取瞒天过海策略的目的。为此,我们公开刘彤三法官在判决书故意不说明的“史豪鼓”指控沈木珠抄袭的两篇论文,即:
1、沈木珠:《WTO环境规则与我国环境法律制度的完善及创新思考》,《法律科学》2003年第4期。
2、沈木珠:《中国环境行政执法适应WTO环境规则的思考》,《山东社会科学》2003年第6期。

这就是杨玉圣的“史豪鼓”证明沈木珠抄袭的证据!也是判决书中刘彤三法官认定原告抄袭的证据!!!

请问刘彤三法官,这2篇文章的作者除了沈木珠,谁是“他人”?没有他人,何来抄袭?!堂堂的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管辖法院,能够无知到不懂鉴别同一作者文章不存在抄袭问题吗?这谁相信呢?

对是否抄袭问题的审理和判决,刘彤三法官的错误事实有三:
1、拒绝原告关于当庭辩论“金许成”文捏造抄袭的10篇论文、12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现象。(只允许原告交纳证据原件和律师的代理词,不让原告仅有的一位律师读完代理词就打断其发言,而让被告4个代理人轮流读完与本案毫无关联的重复发表问题的代理词)
2、不知抄袭为何物,误将被告代理词大抄特抄写进判决书以致判决书矛盾百出,错认同一作者论文雷同文字为对他人作品的抄袭。
2、故意隐瞒和销毁原告提供的无抄袭证据(上述10篇知识产权论文和2篇环境保护论文原件及作者、文字比对等,不见于判决书上原告证据名录)。
3、捏造、污蔑原告没有在法庭上批驳“金许成” “史豪鼓”的无耻捏造。

同一作者论文有雷同文字是否构成抄袭?对于专门从事知识产权审判的知识产权庭庭长刘彤法官及其下属王悦、霍全玺法官来说,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应该说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但是,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还是无视原告不抄袭的事实,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 “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的规定判决杨玉圣不侵权。对此可能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与杨玉圣有着不可告人的XX秘密或者XX交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枉法,也绝没有无缘无故的偏袒。至于什么交易?恐怕只有当他们的交易受到天津市检察机关查处之时,才有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日。

当然,人们还等待二审法官对刘彤三法官枉法判决的辩别与确认。不过我们相信,白纸黑字的历史任谁也抹杀不了,刘彤三法官及其幕后指使者,一定逃脱不了历史的制裁!!!

“刘彤三法官枉法判决”还有大量事实待续。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4月1日


上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四)]杨玉圣诅咒骂娘挖坟掘墓还不构成侮辱诽谤吗?——“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三
下一篇:韩 寒:几部电影的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