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四)]杨玉圣诅咒骂娘挖坟掘墓还不构成侮辱诽谤吗?——“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三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天津刘彤枉法案的博客  作者:


本人与沈木珠教授诉杨玉圣名誉侵权两案,面对原告提供的被告大量诅咒骂娘、挖坟掘墓的侮辱、污蔑、诽谤性语言,天津市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竟然昧着良心判决被告“没有侮辱、诽谤,不侵犯原告的名誉权”!

下面是刘彤三法官认定不侵权的被告捏造事实及骂娘语言,现公诸于众供人评说,以看清天津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枉法判决的丑陋面目。

一、被告捏造事实侮辱、谩骂沈木珠教授部分

1、捏造、诽谤沈木珠任院长期间“夫妻弄权,”“利用掌握的公共资源,随意用学院资金公关、埋单,以此获得科研项目、发表论文,再以此从法学院获取高额奖励。”“利用院长的身份和公权力谋己之私利”,“利用院长控制的小金库,摆平了有关媒体。”“当院长以来,从来没有公布过法学院的财务收支。”“用法学院巨额的预算外收入”,以“不小数目”“打点关系,从刊物到媒体,从法院到校领导”。捏造“这期间,沈木珠从法学院究竟拿了多少银子给《现代快报》、南京电视台?”及“利用公款行贿”!

【沈木珠提供的证据包括法学院全部财务开支细目、法学院5年财务公开文件及南京财经大学对沈木珠任院长期间的财务审核报告,已经证明沈木珠任院长期间没有上述杨玉圣指控的任何经济问题。但是法院隐藏或者销毁了这相关证据】

2、捏造诽谤沈木珠“抄袭”,侮辱沈木珠为维护名誉权提起诉讼是“无聊无耻、自取其辱”。是“企图让法院和法律为他们夫妇的丑恶行径蒙羞”。诬蔑沈木珠对“普通教师”施予“淫威”,甚至“绑架南财大法学院的部分同事和学生。”“骄横跋扈”,“暴跳如猪”,是“‘蠢猪’的思维”,捏造诽谤从来没有在新语丝发表文章的沈木珠“在新语丝上耍泼”,“被撤了职”。

3、杨玉圣在南京大学文学院《学术规范与学人修养》讲座上,诬蔑沈木珠“抄袭剽窃”,辱骂沈木珠“无耻,不知羞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知悔改,反攻倒算”,“秋后算账”。甚至借山东话音侮辱沈木珠为“沈mǔ zhū(母猪)”,并批驳称:“沈mǔ zhū(母猪),在法学院算法学院领导吧,你那个名字叫什么不好,偏偏叫“mǔ zhū(母猪)”阿”,“一个女孩子叫mǔ zhū(母猪)不好”;侮辱沈木珠“性格非常扭曲”,“是在司法界混得最差的”。同时,侮辱另一法学家(南京大学)范健是“犯贱”,侮辱另一法学家(武汉大学)法学家周叶中是“周野种”。

4、杨玉圣多次撰文诬蔑、侮辱沈木珠“恶意诉讼”,“秋后算账,反攻倒算,打击报复”,“非要把‘抄袭’的帽子往自己的头上戴”,“做贼心虚”;“非要把这个‘剽窃者’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对号入座”,“把屎盆往自己头上扣”,“自取其辱”,“丢人现眼”,“寒碜”,“做贼心虚”,“不打自招”,“急不可待地把‘抄袭’的罪名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自己往自己的头上扣屎盆子”,“倒打一耙”,“老鼠喊打”,“联手作弊”等等。

【上述侮辱诽谤沈木珠名誉的事实和语言,杨玉圣均无提供反驳证据】

二、捏造事实,侮辱、谩骂张仲春教授部分

1、杨玉圣凭空捏造诽谤本人“因贪污问题被开除公职”,“亲自到南大寻衅闹事”,是“影子院长”。“在南京财大法学院翻云覆雨、私而忘公”、“尽管白天气壮如牛,但夜半无人时,未必不会为自己内心的虚弱而瑟瑟发抖,且不论法院对这起官司的裁断如何,百年之后,刻写在两位骨灰之上的,也必定是大大的‘耻’字。

2、杨玉圣捏造诽谤本人“剽窃、抄袭他人科研成果”,侮辱本人提起诉讼是“无聊无耻 无理取闹”;“在头上自己扣屎盆子”,“自取其辱”,是“企图让法院和法律为他们夫妇的丑恶行径蒙羞”,甚至诬蔑本人“绑架南财大法学院的部分同事和学生。”捏造在沈木珠任院长期间本人“弄权,”“利用掌握的公共资源,随意用学院资金公关、埋单,以此获得科研项目、发表论文,再以此从法学院获取高额奖励。”

3、侮辱本人“骄横跋扈”“暴跳如猪”,用法学院“巨额的预算外收入”,以“不小数目”“打点关系,从刊物到媒体,从法院到校领导”;是“‘蠢猪’的思维”;“像个‘土皇帝’”、是“地头蛇作派”;

4、捏造诽谤本人“到《法制日报》和报社驻江苏记者站闹场子;到南京大学中文系寻衅。”是“有名的泼皮,说假话比说真话还溜,栽赃、整人都是拿手的好戏”。“在新语丝上耍泼”。受到“‘权力春药’的刺激”,“张狂好斗”。 “假公济私,利用公权力和学院内的小金库,到处跟报纸(如《光明日报》《现代快报》等)、刊物(如《河北法学》《法学评论》等)拉关系,请客送礼,金钱开道”。

5、侮辱诽谤本人对“普通教师”施予“淫威”;“俨然以法学院的‘第一当家人’的身份自居,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独裁哲学,拉帮结派,把一个本来还算和谐的法学院搞得四分五裂,人心惶惶。”“闹公堂(理直气壮的口气),写文章(连篇累牍的架式)”,

6、杨玉圣在南京大学讲座上,公然诬蔑本人“抄袭剽窃”,“不知悔改,反攻倒算”,“秋后算账”。称:“这两口子无耻的、不知羞耻的上午下午分别带了三十多个学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捏造本人“学中文的”“不知道巴金姓李”,“他见一个老太太说他抄袭,他就冲到教室去了说:‘你怎么污蔑我?诽谤我?’她说‘我怎么诽谤你了?’他说‘你说我抄袭。’‘我没说啊,是网络文章说的。’‘再说我抽你!’”。捏造本人“侮辱了”、“抽”了“巴金的女儿”。称:“巴金的女儿被人侮辱了、被抽啊”!“ 巴金的女儿拿起电话就打给校长”,“然后就到处讲”。辱骂本人是“无赖”,“被人开除公职”,“不懂法学,不懂知识产权”等等。

【查南京财经大学根本没有过巴金的女儿存在!】

7、杨玉圣侮辱、诽谤本人为维护名誉权提起诉讼是“‘秋后算账’,‘反攻倒算’,打击报复”。 “非要把‘抄袭’的帽子往自己的头上戴”、“做贼心虚”。 “非要把这个‘剽窃者’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对号入座”;“把屎盆往自己头上扣”,“自取其辱”; “做贼心虚”、“不打自招”;称:“此公眼睛里有凶光,像高傲好斗的公鸡”,“像黑道上的,流里流气,自以为是,简直是三无人员——无知、无耻、无赖!” “丢人现眼”,“寒碜”。“老鼠喊打”,“联手作弊”。

【上述污蔑诽谤的事实和语言,杨玉圣均无提供证据否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明确规定:“文章反映的问题虽基本属实,但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使他人名誉受到
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何况,被告批评原告抄袭纯属捏造事实!

在此,任何一个识汉字的人都可以看出:如果上述文字没有“侮辱他人人格”,不构成侵权,中国可能就没有太多侮辱、侵权文字了!如果这些侮辱语言不构成侵权,中国关于侮辱、诽谤的法律就应该彻底废除!如果在国外,这些文字有些已足以构成诽谤罪而受到刑法的制裁!

对这些侮辱诽谤性语言认定不侵权,刘彤三法官的错误事实有三:

1、在判决书中故意只选择极小一部分轻描淡写的非诽谤性语言为例。

2、在判决书中将严重的侮辱、污蔑、谩骂的诽谤性语言改为非诽谤性语言。

3、无视中国司法实践中已有的侮辱、诽谤语言侵权成立的判例,捏造事实为被告的侵权行为开脱责任。

4、无视原告关于查证被告捏造原告“被开除公职”、“殴打巴金女儿”、“贪污”、“用公款行贿”等事实真相的强烈要求,拒绝原告在庭审中要求辩论被告捏造上述问题的真实性和侮辱、诽谤性语言的性质和侵权的严重性问题。

为袒护被告杨玉圣,刘彤三法官的枉法、渎职,已经到不顾脸面、不计后果的疯狂程度。这个中缘由,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不是很值得人们思考吗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4月1日


上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三)]栽赃嫁祸的李世洞与“接赃种祸”的天津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二
下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五)]“中国第一抄”杨玉圣与不知“抄袭”为何物的法盲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