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三)]栽赃嫁祸的李世洞与“接赃种祸”的天津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二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天津刘彤枉法案的博客  作者:


本人为沈木珠教授诉李世洞、杨玉圣捏造诽谤抄袭案的代理人,清楚知道案情的实际情况,现整理说明,以释天下之疑,解批评界之惑。

为了完成杨玉圣制造抄袭假案炒作污蔑中国法学家群体的计划(杨玉圣在南京大学讲座已攻击了6个法学家),给沈木珠扣上抄袭的“铁帽”以彰显杨家网之能和凛然不可挑战,李世洞 2008年4月13日发表《李世洞:张仲春、沈木珠教授夫妇抄袭是“假案”吗?》一文,用比秦二世的无耻之徒赵高更加无耻的泼皮无赖手段,栽赃嫁祸,污蔑沈木珠教授所写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与其他国际争端解决机制之比较》(《金陵法律评论》2002年秋季卷,下简称《沈文》)一文的注释“抄袭他人译著,窃取译者劳动”,并列举了注释【20】【22】【24】【25】【29】作为“抄袭和伪注的证据”进行批判,甚至在结论部分推理称沈木珠“一些注释的引文抄自赵维田、李小年、陈安等学者编著、翻译的作品。这些著者、编者、译者大概都不是沈、张共同课题组的自己人,不能归类为自己抄自己从而免去抄袭的嫌疑吧?”在完全符合国家规范的注释与剽窃他人成果的抄袭之间划了等号,混淆视听,欺骗读者。

在天津的庭审中,沈木珠教授向法庭提交了《沈文》的注释一览表及相关注释的证据原件三份(赵维田、李小年、陈安等论著),证明其论文注释【20】【22】【24】【25】【29】是完全按国家标准的规范注释,没有抄袭,没有伪注。但是,以刘彤为首的三法官竟然闭着眼睛说瞎话否认了这一切,甚至在判决撒下弥天大谎称:“李世洞批评原告论文注释存在问题的文章同样将相关注释逐一列出并进行了比较,原告对此亦未能举证予以否认。”无耻至极!(如果有后代,真不知道他们将来如何面对他们的子孙)

《沈文》注释【20】【22】【24】【25】【29】是否伪注?是否抄袭?同样是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参考文献和注释规范以来十数年,任何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写过学术论文的人都懂得并且一目了然的。

下面是《沈文》注释【20】【22】【24】【25】【29】的实际标明情况,呼吁有良知的中国学人到期刊网查阅核对《沈文》注释的真实性,对刘彤三法官接赃种祸,枉法渎职的行为给予谴责。

(1)李世洞捏造《沈文》“第52页第7段第1-2行”注释【20】属于“有严重抄袭、伪注”者。实际上,《沈文》注释【20】为“赵维田:《论GATT/WTO解决争端机制》,《法学研究》1997年第3期,第72页。李小年编著:《WTO法律规制与争端解决机制》,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标注准确,文献无误,引文内容与他人译著没有任何关联。而一贯作假造假的李世洞为了指控原告抄袭译著,竟然把原告引注的“李小年编著”篡改为“李小年编译”!

(2)李世洞捏造《沈文》“第53页第1段第8行—10行”注释【22】属于“有严重抄袭、伪注”者。事实上,《沈文》注释【22】为“赵维田:《论GATT/WTO解决争端机制》,《法学研究》1997年第3期,第74页。”标注准确,文献无误,引文内容与他人译著没有任何关联。

(3)李世洞捏造《沈文》“第54页第3段第2—4行”注释【24】属于“有严重抄袭、伪注”者。事实上,《沈文》注释【24】为“See Pierre Pascatore, The GATT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Its Situation and Its Prospects”,1993,No.27,Journal of Word Trade, p19;转引自李小年编著:《WTO法律规制与争端解决机制》,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45页。”引注的外文资料准确,转注译者文献规范,没有抄袭他人译著,窃取译者劳动的现象。

(4)李世洞捏造《沈文》“第54页第4段第3—5行”注释【25】属于“有严重抄袭、伪注”者。事实上,《沈文》注释【25】为“Andrees F.Lowenfield,Remedies along With Rights: Institutional Reform in the GATT,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Vol. 88,p482,;转引自陈安主编:《国际经济法论坛》(第3卷),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72页。”引注外文资料准确,转注译者文献规范,同样没有抄袭他人译著,窃取译者劳动的现象。

(5)李世洞凭空捏造《沈文》“第54页倒1段第1-2行”注释【29】属于“有严重抄袭、伪注”者。事实上,《沈文》注释【29】为“陈安主编:《国际经济法论坛》(第3卷),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78-379页”,标注准确,文献无误,与抄袭、伪注没有任何关联。

上述是李世洞没皮没脸耍无赖、栽赃嫁祸制造沈木珠“注释抄袭和伪注”假案所涉及的全部注释,无一遗漏。

一个穷毕生饭菜研究封建帝王、奸臣指鹿为马、栽赃嫁祸手段的年近80的退休老人,7年来如此肆无忌惮、没完没了、不依不饶地捏造事实制造“抄袭”假案,到底是为了什么?(据说李的老婆已为此事2010年底活活气死,李2011年初已另婚?这是李之续眩在电话中所说,不知是否真实,仅借此处向李老请教,没有任何捏造诽谤侮辱之意,请勿告我侵权——笔者郑重声明)没人能够理解!但是,作为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的法官,敢于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那可能就只有一种解释,即他们认为他们由此获得的利益,比他们毁损名誉更值!

对于沈木珠有没有伪注、抄袭的审理和判决,刘彤三法官的错误事实有三:

1、错认李世洞栽赃嫁祸的《沈文》注释【20】【22】【24】【25】【29】为抄袭他人译著的“伪注”。

2、隐瞒、销毁沈木珠提供的无伪注、无抄袭的注释【20】【22】【24】【25】【29】证据原件(赵维田文、李小年编著书、陈安主编书三部)。

3、捏造、污蔑沈木珠没有在法庭上通过上述证据批驳李世洞的无耻捏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规定:“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刘彤三法官对李世洞的栽赃嫁祸,欣然“接赃种祸”予沈木珠,其捏造庭审事实,隐瞒销毁原告证据,制造又一个“天津版彭宇案”,违背了人民法官最基本的职业标准和道德,让和平区法院的其他大多数法官蒙垢,令天津市党政领导和千千万万天津人民蒙羞受污!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刘彤三法官必定受到法律的惩处和天下人的唾弃(包括其子孙后代),并终身遭受道德和良心的谴责!

如此清楚明了的案情和事实如此判决,足见人之无耻者,莫过于此;法官之缺德者、无知者,无出其右。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4月1日


上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二)]“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一—— 指鹿为马的李世洞与“认鹿为马”的天津刘彤三法官
下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四)]杨玉圣诅咒骂娘挖坟掘墓还不构成侮辱诽谤吗?——“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