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二)]“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一—— 指鹿为马的李世洞与“认鹿为马”的天津刘彤三法官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天津刘彤枉法案的博客  作者:


本人2008年5月16日起诉李世洞、杨玉圣名誉侵权案的侵权文章,包括李世洞2008年2月23日在杨家网发表的《张仲春、沈木珠教授的这些注释难道不是“学术不端”吗?》一文。起诉状指出:“被告李世洞捏造原告《WTO 争端解决机制与我国之因应对策》(下简称《乔文》,乔生为本人笔名)的“参考文献”与沈木珠《WTO 争端解决机制与其他国际争端解决制度之比较》(下简称《沈文》)的“注释”(脚注)不符,并以之诬蔑原告存在“伪注,伪造、篡改文献和数据等”问题。”

李世洞虽被青州杨家的玉圣公子辱骂为“二段聋子”(有杨玉圣在南京大学录音为证),但其赤胆了得忠心可嘉,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七老八十了仍然心甘情愿充当杨家网的造假高人,数年如一日鞍前马后追随杨玉圣专门从事批评本人和法学家沈木珠(据杨玉圣说又评上2011年第三届中国杰出人文社会科学家,让他那个气呀七孔生烟)的兜假售假活动,自2007年12月9日起,重重复复发表了数十篇次的批评和侮辱本人的文章。就在上述这篇文章里,出自其的传统本能和恶习,采取了二千年前秦二世时赵高最著名的手段——指鹿为马、移花接木,把一盆盆污水倒在他人头上,而且自鸣得意,反复张贴、反复出版,把自己炒作成为心明眼亮、嫉恶如仇的杨家网打“假”英雄!

天下人似乎并不知道,李世洞“正气凛然”的批评,却原来犹如一个看不清楚《乔文》文末“参考文献”与“注释”有什么不同的心瞎老人满心委屈对着本人诉讼发出的报复性狂吼!吼声的背后是这位为了讨好他人不惜委身作假的退休老人说不尽的悲哀、凄凉和极度的恐慌及阴暗心理。

在天津庭审中,本人不仅指出《乔文》被指控的3个“参考文献”与《沈文》的3个注释完全相符,而且提供了两者比对一览表和3个参考文献的证据原件。殊不料以刘彤为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三法官,不知道是如何为杨玉圣所“摆平”(杨家网侮辱南京鼓楼区法院受贿的语言),更不知道他们因此获得了多少利益,竟然无视这种连文盲都知道“鹿”不等于“马”,“花”不是“木”的事实,认鹿为马,不仅隐藏和毁灭了本人提供的证据原件,而且在判决书中否认原告曾经在法庭上批驳李世洞的无耻捏造。

下面是李世洞捏造《乔文》参考文献【6】【2】【7】“抄袭他人译著,窃取译者劳动”的事实真相,任何读者只要查阅乔生原文,一分钟之内就可以看清李世洞的作假嘴脸:

(1)李世洞捏造《乔文》“第18页右栏第4段第1-3行”参考文献【6】标注的是引自Pierre Pascatore的外文论文。实际上,《乔文》参考文献【6】在文末的标注是“李小年.WTO法律规制与争端解决机制[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0”, 文中文献标注规范、准确,与Pierre Pascatore的外文译著毫无关联。李世洞是故意把《乔文》的参考文献【6】当作文末“注释”⑥的Pierre Pascatore的外文译著而展开批判!

(2)李世洞捏造《乔文》“第18页右栏第4段第18行—19页左栏第1段第1行”参考文献【2】标注是引自Gary Horiick的外文论文。事实上,《乔文》参考文献【2】标注为“赵维田.论GATT/WTO解决争端机制[J].法学研究,1997.3.73.”, 文中文献标注规范、准确,与Gary Horiick的外文译著毫无关联。李世洞是故意把《乔文》参考文献【2】当作文末“注释”②的Gary Horiick外文论文而展开批判!

(3)李世洞捏造《乔文》“第19页右栏第1段第6-10行”参考文献【7】的标注是引自Andrees F.Lowenfield的外文论文。事实上,《乔文》参考文献【7】标注为“陈安.国际经济法论坛.3[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文中文献标注规范、准确,与Andrees F.Lowenfield的外文译著毫无关联。李世洞是故意把《乔文》参考文献【7】当作文末“注释” ⑦的Andrees F.Lowenfield外文论文而展开批判!

如此清楚明了的“指鹿为马”,对于为了向杨玉圣邀功取宠不惜出卖名字涂鸦自己的李世洞来说是可以理解的。历史上有多少“赵高”式的馋人,学历史出身的李世洞谅必也心知肚明。但是,对于头顶国徽、自恃公正廉明的天津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来说就令人不知其所以为了。我实在想不明白三位很官样人样的法官为什么会如此明目张胆制造假案,胡编乱扯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规定:“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有法不依,枉法判决,其中似乎大有缘故。但愿日后有人斩获其利益所在,以释我等小民心中之疑。

对本人是否伪注问题的审理和判决,刘彤三法官的错误事实有三:

1、错认李世洞指控本人论文中参考文献【6】【2】【7】为注释⑥②⑦。

2、隐瞒、销毁本人提供的无伪注证据材料。

3、捏造本人没有在法庭上提供批驳李世洞的证据。

当今社会,没有法官会不认真考虑自己的利益而公然枉法、欺法和渎职。刘彤三法官不顾本人没有伪注的事实公然枉法,隐瞒和捏造庭审事实,违法判决,很难让人不怀疑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交易。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1年12月19日(2011)和民一初字第0122号民事判决书,将永远记录刘彤三法官将李世洞指鹿为马的指控作为事实的行径,将把刘彤三法官的枉法判决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呼吁有良知的中国学人,花几分钟时间从期刊网查阅乔生原文【6】【2】【7】标明的实际文献,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令指鹿为马的李世洞和“认鹿为马”的枉法法官无所遁形。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4月1日


上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一)]“杨玉圣案”刘彤三法官程序违法“七大”事实——给全国“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下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三)]栽赃嫁祸的李世洞与“接赃种祸”的天津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