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问题观察 >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一)]“杨玉圣案”刘彤三法官程序违法“七大”事实——给全国“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天津刘彤枉法案的博客  作者:

 

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沈木珠、张仲春诉杨玉圣、李世洞名誉权纠纷4案由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公开审理,但种种事实与迹象表明,审判长刘彤、法官王悦、霍全玺与被告杨玉圣、李世洞可能存在不可告人的交易和关系,以致审判程序出现大量违法事实,判决书出现大量认定事实错误及适用法律错误。

现将刘彤三法官与杨玉圣的密不可宣的关系及程序违法事实公开如下,请全国“两会”代表监督审议。

程序违法之一:杨玉圣当庭“食蕉”与女法官暗通款曲?审判长心领神会迫不及待中止开庭

据参加庭审记者和旁听人员透露,曾经在南京大学中文系一个讲座上炫耀自己以“美男计”搞定南京鼓楼区女法官沈菁的杨玉圣,在一审法庭公开审理该案诉争问题的关键时刻(开庭当天下午3:50),突然拿出一硕大香蕉,面对着女审判长刘彤和女法官王悦,恬笑着慢条斯理地剥开蕉皮,又慢慢地伸出舌头舔吃。杨玉圣违反法庭纪律的下流行径,当庭令所有旁听人目瞪口呆,有人还当场作呕。然而,头上顶着国徽的审判长刘彤却若无其事,后来由于原告抗议,才见刘彤忍俊不住会心一笑,假装正经地板起脸嗲着声说:“杨老师你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就出去吃”。于是杨玉圣假装失态道歉了一声,大摇大摆破门而出,可是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旁若无人径直走到法官席前把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字条直接塞到了审判长刘彤手里,刘彤看了一眼字条,马上宣布停止开庭。说是“杨玉圣心脏病发作了”。这期间刘彤没有征求其他两位法官的意见,更没有对原告言语一声就剥夺了原告继续开庭的诉讼权利。刘彤与杨玉圣在法庭上的表演和勾结,令在场人感觉到:“原来刘彤枉法门是他们一家人借用和平区法庭在开他们家的庭”!

众所周知,惯以“美男计”俘虏“女法官”(杨玉圣自己在南大讲座上承认了的)的杨玉圣,在法庭开庭的时间内,对着女审判长和女法官意味深长地做着“食蕉”的动作,这不能不令人联想到某些三级片的“食蕉”行为和动作,也不能不令人联想到是杨玉圣在向女法官发出挑逗的信号,也抑或这些只不过是杨玉圣在重复他们已经发生过的动作,他的目的仅仅是在提醒某法官必须马上做些什么。当然,杨玉圣当庭“食蕉”到底是暗示什么或要对女法官们表达什么?我们作为旁听者不得而知;杨玉圣与刘彤如何通过“食蕉”的细节和不为人知的“纸条”心领神会暗通款曲?记者也琢磨不透。不过,一个铁的事实是:刘彤并没有当庭公开杨玉圣的“字条”,而活蹦乱跳甚至骂骂咧咧的杨玉圣也没有任何心脏病的迹象,因此,审判长刘彤匆忙宣布休庭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交易。刘彤作为主持审判的审判长不按法定时间提前停止开庭是否为了当晚有充足的时间与杨玉圣进行某种密谋、交易?我们不敢肯定。但刘彤与杨玉圣之间存在奥秘及他们背后达成某种交易,恐怕不是空穴来风。首先从我国程序法看,刘彤没有依据医生或者医院证明而借口杨玉圣突发心脏病“中止开庭”的做法,显然侵犯了原告要求继续开庭的“诉讼权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4条关于“审判人员应当依法秉公办案”和第8条关于“保障和便利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规定,这是没有存在“奥秘”和“交易”的法官不屑为之的,也是没有“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法官不会发生的。法官不是傻子,在法庭上任何偏袒的语言和行为,都可能导致审判的不公正!何况刘彤明目张胆的对杨玉圣表示特别的关爱及温柔。其次,据和平区法院门卫反映,杨玉圣4次开庭每次都是两部车满载货物而来第二天空车返回,而第一天开庭后杨玉圣与刘彤都有过交谈和接触。

程序违法之二:刘彤三法官多次阻止原告辩论诉争焦点,袒护被告作与本案无关长篇发言,误导法庭作出错误判决

根据原告提供给二审法院的法律文书,也根据我们在法庭上的观察所得,一审开庭期间刘彤审判长和霍全玺法官多次打断、阻止原告及其代理人发言及辩论证据确凿。当原告要求对诉争焦点的“10篇论文”是否存在抄袭、“12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例1-例6” 是否存在抄袭、杨玉圣的几十篇侮辱文章是否构成诽谤等等关键问题进行辩论时,刘彤审判长均对原告说“提供材料与法庭辩论是一样的,你们提交材料就可以了,不要在庭上花太多时间”。因此,法庭不仅没有对该案诉争焦点进行辩论,而且不让原告对“10篇论文”、“12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例1-例6” 是否存在抄袭,以及杨玉圣的几十篇文章是否构成诽谤作出证据的说明。相反,对被告方及其代理人的长达几个小时的与该案诉争焦点无关的关于“学术批评”和离题万里的“重复发表”问题的发言辩护,刘彤审判长和霍全玺法官却百般容忍,从不制止,期间原告多次提出抗议,刘彤审判长和王悦、霍全玺法官都视若罔闻。当被告反复插话发言及其所有代理人都分别读完他们长篇大论的代理词之后,原告唯一的一篇代理词(黄律师发言),刘彤审判长都以“时间不多”为由,便让只读了个开头的黄律师停下来,要求他交《代理词》文稿就可以了。结果原告方《代理词》所有的事实都没有被法庭采纳,被告方与本案无关的代理词文字,统统出现在判决书中,甚至出现本案判决书的法院“查明”和“审理”文字与他案“查明”和“审理”文字完全相同,把他案需要“查明”和“审理”的多篇诉争文章套到了该案需要“查明”和“审理”事实的丑闻。
   刘彤三法官阻止原告辩论诉争焦点,袒护被告作与本案无关长篇发言,显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8条:“民事诉讼当事人有平等的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保障和便利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及第12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时,当事人有权进行辩论”的规定。此乃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之二。

程序违法之三:刘彤审判长宣布诉争焦点为是否抄袭诽谤,可法庭辩论不涉及抄袭与诽谤的任一具体事实。

一审开庭我们真切听到刘彤审判长宣布:“本案诉争焦点有两个,一是原告的文章是否构成抄袭,二是被告文章的文字是否构成侮辱和诽谤。”它不仅规定了该案的诉争焦点,而且规定了该案的审理原则、审理基准和审理程序。但是,开庭以后由于审判长刘彤对原告发言的抑制阻止,对被告发言的放任及缺乏对庭审进程应有的引导,以致在证据质证阶段便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而在庭审最重要的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刘彤却以“没有时间”为借口草草收场,以致“法庭辩论”没法对诉争焦点的任何一个问题(“10篇论文”、“12组论文”“例1-例6”是否存在抄袭以及被告的几十篇文章是否构成诽谤)进行任何辩论。尽管原告多次提出要求辩论抄袭与诽谤问题,但都遭到审判长刘彤以“时间不够,发言太多”为由的压制及“将材料上交与庭上辩论一样”的欺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7条规定法庭辩论必须围绕着“诉争焦点”而展开,但是一审法院没有对审判长宣布的“本案诉争焦点”组织辩论,使辩论一开始就陷入被告设计的与本案无关的“学术批评”、“重复发表”等问题的争议并草草收场。此外,审判长刘彤将按法定程序本应在第(一)发言的原告代理人黄律师的发言安排在最后,并在黄律师发言不久就以“庭审时间不够”为由阻止其发言,不管一审法官是故意还是失误,它已然严重违反了我国程序法的规定。

事实证明,一审法院在审判中除了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质证和听任被告及其代理人胡搅蛮缠之外,没有任何时间辩论该案的“诉争焦点”,而且在最后审判长刘彤不但不按程序规定征询原告意见,还以“时间不够法官也要吃饭下班”为由,阻止原告作最后的结论发言的要求。

程序违法之四:被告委托法院对讲座录音作出鉴定,法庭既不公布鉴定结果也不通知原告“撤销鉴定”

我们在沈木珠、张仲春诉杨玉圣案开庭之时,就听到杨玉圣对审判长刘彤提出要求对原告提供的杨玉圣在南京大学的讲座录音进行真实性鉴定,并当场写下了委托法院鉴定申请书。法庭征求原告意见,要求原告提供鉴定的录音光盘,原告同意并当庭提交了录音光盘和录音笔。但是,此后这件事情就没有了下文。

录音鉴定事宜刘彤三法官枉法如下: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4条关于“法庭调查按照下列顺序进行:……(四)宣读鉴定结论”的规定:一审没有在法庭调查阶段“宣读鉴定结论”。(法庭没有宣布撤销鉴定就当视为鉴定!)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7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第66条关于“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 第72条关于“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交由法定鉴定部门鉴定;没有法定鉴定部门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的规定,刘彤三法官隐瞒被告突然不作鉴定的“事实”,既没有在法庭调查阶段查清“录音”的真实性,也不让当事人在法庭辩论阶段对录音“事实”进行辩论。在事实上回避了录音的真实性问题而对之作出了错误的判决。

程序违法之五:法官不看证据不“审核诉讼材料”,先入为主大量抄袭被告代理词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6条规定:“审判人员必须认真审核诉讼材料,调查收集必要的证据。”第64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但是,刘彤三法官不但不在开庭前 “认真审核诉讼材料,调查收集必要的证据”,而且在开庭期间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置之不理。如原告针对被告没有程序对象的诽谤原告“10篇”论文抄袭,提供了“10篇”论文没有抄袭的原件证据,法庭却没有按原告的要求,要求被告提供指控“10篇”论文抄袭的证据。又如“12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问题,原告提供了“12组论文”的对比原件证据,证明哪怕是稍微懂得一点“抄袭”概念的小学生也都知道原告的“12组论文”不存在与“他人的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相同的抄袭问题!再如原告针对被告捏造原告“用法学院公款行贿”“被开除公职”“三无人员”等诽谤事实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法庭依旧没有要求被告提供证据并且安排进行法庭辩论。

一审法官不按法定程序审核诉讼材料,相反在判决书中大量抄袭被告的代理词文字,以致判决书的“法庭查明”和“法庭审理”出现大量与原告诉讼内容无关的“诉争文章名称”和大量非抄袭问题的诉争文字,如“学术批评”“重复发表”等等。

“重复发表”不是该案诉争问题,是审判长刘彤以开庭就明确的,而原告起诉状也没有任何关于“重复发表”的诉争文字。为什么判决书通篇围绕“重复发表”问题而展开,显然,刘彤三法官是违反法定程序枉法判决,他们企图通过转移诉争焦点来掩盖杨玉圣、李世洞批评失实的事实!

程序违法6:刘彤三法官不打收条并隐瞒销毁原告证据,掩盖被告杨玉圣、李世洞的诽谤事实和诽谤语言

在法庭上我们看到原告在开庭过程中逐步向法庭提交了许多新的证据,但是刘彤三法官对原告当庭提交的所有证据,都没有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1条关于“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出具收据,注明证据的名称、收到的时间、份数和页数,由审判员或书记员签名或盖章”的规定出具收条。可见刘彤三法官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早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尤其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被告杨玉圣竟然可以在开庭期间擅自离座冲上法官席从审判长的手中抢走原告证据不肯归还,而审判长刘彤还竟然百般庇护。如原告应刘彤的要求向法庭提供杨玉圣主编《学术共同体论坛》一书原件,但该书刚刚交到刘彤手里,杨玉圣就冲上法庭从刘彤手里把书抢走,拒不归还。原告当庭三次提出抗议,刘彤均不理会。这种密切配合公然违法违纪的行为,可见刘彤与杨玉圣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关系。

一审法官不打收条,蓄意隐瞒或者销毁原告证据,掩盖被告侵权、诽谤事实还有:

(1)针对被告杨玉圣多文诽谤原告“用法学院公款行贿法官、报社和校领导”,原告提供了法学院的全部明细账和学校的审计文件。刘彤三法官却隐瞒了法学院的全部明细账和学校的审计文件,并且对原告起诉状提出的被告的所有诽谤事实和文字不作出“查明”和“审理”,在判决书上全部予以回避。

(2)针对被告杨玉圣罗列的“10篇论文”、“12组论文”抄袭,原告提交了“10篇”“12组”论文都是作者自己与自己的论文原件的事实,证明原告没有任何抄袭行为。但是,刘彤三法官却隐瞒了原告提交论文原件的事实,在判决书中否认原告对被告的诽谤作出回应的事实!

(3)针对被告李世洞罗列的原告与刘士平文章“大结构”及“例1-例6”的雷同文字,原告提交了刘士平文章“大结构”及“例1-例6”的来源证据原件(他人论文),及原告与刘士平“例1-例6”雷同文字只有专业名词,没有句子、段落雷同的证据事实,证明原告没有任何抄袭行为。但是,刘彤三法官却隐瞒了原告提交全部论文原件的事实,在判决书中否认原告对被告的抄袭问题作出回应和批驳的事实!

(4)针对被告杨玉圣发文诽谤原告是“三无人员”等等侮辱谩骂语言,原告提供了全部学历文件的证据原件,包括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0年前对《长江日报》诽谤沈木珠案相同的诽谤语言二审认定侵权的判决书。但是,刘彤三法官却隐瞒了原告提交学历原件和武汉判决书的事实,而且在判决书中完全回避了被告的所有诽谤语言和谩骂事实。

程序违法之七:一审法院将被告复印件作为事实依据,导致判决书出现错误的事实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8条规定“证据材料为复制件,提供人拒不提供原件或原件线索,没有其他材料可以印证,对方当事人又不予承认的,在诉讼中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一审法院这一方面的程序违法极其明显,即杨玉圣、李世洞提供法庭的“证据”除了几本与本案无关的书之外,全部都是复制件(许多还是WORD文档打印的复印件),也没有其他材料可以印证,质证时原告方全部不予承认!但是,一审法院竟然全部认可杨玉圣提供的全部复印件,并且作为“查明”的事实和“审理”的证据予以采纳!公然违法程序法的证据规定。

上述抄袭违法七大事实,已经足以证明刘彤三法官与被告杨玉圣、李世洞存在某种特殊的关系或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四)原判决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81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发现第一审人民法院有下列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之一,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应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4)其他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的规定,二审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呼吁全国”两会”代表关注”天津刘彤违法案”,监督天津市法院的二审裁决,还真相大白于天下,还司法公正于人间!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4月1日


上一篇:方舟子对“方舟子妻”抄袭问题的双重标准
下一篇:[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二)]“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一—— 指鹿为马的李世洞与“认鹿为马”的天津刘彤三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