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美国论著研究 >

凡夫:“知徒莫若其师”?——有感于北大“国家名师”为其女弟子抄袭辩护并向新闻传媒界发难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凡夫

 

学术不端行为屡禁不止,北大“抄袭门”事件引发的热议持续不衰。据著名网媒《澎湃新闻》日前报道:在北京大学按程序受理于艳茹的申诉并决定维持原来的处理决定后,此前一直不肯公开表态的导师、北大历史学系主任兼党委书记高毅教授终于发声了,而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指出历史学界认定是抄袭的文章,在新闻传媒界可以是不算抄袭的,因为传媒文章和史学论文的学术规范不同。

上网一查高毅的学术背景,居然还是被教育部授予的“国家名师”!他真让我们长见识了:于艳茹在著名传媒学刊上发表了一篇被新闻传媒学教师揭露,经刊载该文的《国际新闻界》认定,除了摘要和结语外,基本内容都属抄袭的文章,情有可原!应予谅解!因为,抄袭行为属于历史学的专有专利!请问:写传媒文章就可以抄袭吗?传媒刊物就允许发表抄袭来的文章吗?

这位国家名师特意说明:于艳茹本科是在辽宁大学受了四年传媒学训练,在北师大世界史读了三年硕士、又在辽宁大学历史学院的编辑出版专业担任了两年教师,然后才到北京大学他的门下受了多年的法国史专业博士研究生训练。因此,“于艳茹一直游走于传媒学和历史学之间,而且她很喜欢写并写过很多传媒文章,而这种文章是不受历史学学术规范制约的。”又因此,“她那篇出问题的文章投在《国际新闻界》这种传媒学杂志,实际上也只是一篇知识介绍性的传媒文章而算不上史学论文,所以她在写作时就稀里糊涂地混淆了传媒文章和史学论文的界线,结果铸成此错。”

啊!绕了一大圈,原来想要人们理解的是:于艳茹受过传媒学的教育,她的错误不在于抄袭,而在于混淆了允许抄袭的传媒文章和不允许抄袭的史学论文的界线,把写作时明明白白地用“外文汉化”的手法抄袭来的文字,稀里糊涂地当作传媒文章投给了《国际新闻界》这种杂志。结果不幸,没想到这种杂志和传媒界的学者们对抄袭之作竟然也很不留情!

按照这位国家名师的说法,于艳茹喜欢写并写过很多不受史学学术规范约束的传媒文章。这岂不是在说于的很多文章也都与那篇被认定抄袭的文章一样吗?那么就奇怪了:为何只有这一篇被刊发的单位认定为抄袭,其他的还没有被认定为抄袭呢?现在,反而是导师认定这些文章都没有受历史学学术规范的制约!传媒界啊,咱们的刊物只认定了一篇抄袭,这位“国家名师”却发现了更多更多。这是“知徒莫若其师”?还是“导师加害其徒”?

关键在于,这种文章究竟是不是抄袭?高毅对此不予正面回答,只含糊地说于艳茹的这篇文章“有问题”。他几度说了于有错,但不是错在抄袭,而是错在史学门生不该去走新闻传媒的文路。他强调:“实事求是地说,作者写这篇文章时并无‘抄袭’的主观意图”,而且,这篇文章在投稿前没有经过他高毅审阅。至此似乎是可以撇清责任了。可是,给人更添困惑的是:经“国家名师”指导了这么多年的博士生,如果真是在毫无抄袭的主观意图下,抄袭了他人的研究成果,而导师又不能明确地认定这种行为就是抄袭,那么,这位导师和博士生,是否根本就不明白“抄袭”的定义是什么?抄袭的手法有哪几种呢?你们可否把自己理解的抄袭定义和手段“实事求是地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呢?

当然当然,“国家名师”应该不会对国际通行的基本学术规范这么无知,也不会对一些似也“清高”、“正直”并且酷爱学术的世界名流一旦造假抄袭所导致的后果毫不知情。那么,只有另一个解释了:认定此文抄袭的《国际新闻界》编辑部、陈力丹教授、北京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和北大历史学系学术委员会的教授们,是你们错了!中国的学术界、教育界、传媒界,你们对学术不端行为的定义和处理,太不讲温情和“特色”了!

高毅先生,你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的不当言论认个错、道个歉呢?
                                                                      
2015/3/19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5年3月20日


上一篇:刘大生:江苏省委党校科研管理中的四种不当政策
下一篇:罗 昕:于艳茹的博士学位撤得冤吗?她向北京教委申诉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