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教育改革研究 >

逆行斋主:和谐时代的新四大恶人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forum.book.sina.com.cn  作者:逆行斋主


话说在下去年曾写了一篇小文,说的是我华夏命中该有一劫,四大恶人凭空出事,花言巧语,撩云拨雨,扰乱我华夏朗朗乾坤,清清盛世。这四大恶人就是于丹、王兆山、余秋雨,外加孔庆东,分别比之《天龙八部》四大恶人之老二“无恶不作”叶二娘、老三“凶神恶煞”南海鳄神、老四“穷凶极恶”云中鹤,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

此论一出,颇获赞誉。亦有言此四大恶人分量、地位不够,恶之集大成者未列之中,逍遥之外,似为憾事云云。

乌飞兔走,日月如梭,转瞬间,一年将过,先贤云“风俗与化移易”,又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冷眼观横行恶人帮,亦有此消彼长之态,颓废者有之,消声者有之,冒进者有之,新进者有之。总之是旧恶未灭,新恶又出,放眼望去,一片吠吠之音。在下分门别类,提纲挈领,在恶人帮中按大小、论个头,扒拉出新四大恶人,分别为张宏良、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

这四大恶人,各有所长,张宏良能写、司马南能讲、孔庆东能骂、吴法天能钻。

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首恶张宏良能写。这张宏良的确不是一般战士,以乌有之乡为大本营,大文章一篇接一篇,满纸“革命不离口,斗争不离手”,使人咋一看,恍惚时光倒流,又回到文革一般。表面看起来,理论一套套的,好像有理有据,其实是满纸荒唐言,不过是把文革中常见的术语、名词搬将过来,结合一下当今国内、国际形势,再加上几个“汇率”、“衍生”、“资本”之类的时髦名词,新瓶旧酒,大旗虎皮,万变不离其宗,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拉屎拉不出来都是奥巴马搞的。

张宏良以乌有之乡为大本营,蛊惑一班极左、毛粉,封建残余、文革余孽,煽起阵阵歪风邪气,企图否定改革开放,使国人重走文革老路,实属中华罪人,和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可有一比。

二恶司马南能讲。具体到司马南本人,当年大战神医胡万林,几次死里逃生,历经千辛万苦,饱经人世沧桑,也算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可能后来功成名就,跻身庙堂,或在庙堂边上起哄、乞食,就转身一变,成了“他们”中的一员。这厮颇有些历史、文化功底,在电视上是滔滔不绝,指东打西,终于惹恼了一位墨镜女侠,前来砸场,倒让屡经世面的司马南受惊不小,成为一时笑谈。

说司马南能讲,还在于其善于玩阴的,出手阴鸷,招招致命。司马南写过一篇奇文《黄鼠狼下耗子什么道理?——给南方报业集团“大当家的”一则建议》,对《南方周末》评论员郭光东先生的博客作了一番品头论足:“在事关国家根本利益的问题上,喜欢阴阳怪气,惯于拿捏话里有话,专门表达弦外之音”。何谓阴阳怪气?何谓话里有话?何谓弦外之音?司马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举个例子,最终把读者引到他的结论:就是鼓吹普世价值,卖国反党,一下子就致人死地。这和《天龙八部》中的老二“无恶不作”叶二娘所用的招数、套路,何其相似乃尔。唯独这叶二娘是女的,有点委屈司马南了,将就凑合一下吧。

司马南善于玩阴的,接下来这位就大不同了,喜欢直来直去,开口骂娘,闭口日爹,一副流氓、光棍本色,这位就是三恶孔庆东,以能骂名于世。

孔庆东能骂是天下人所共知的,当着女主持人的面都能骂出“洋爹日出来”的话,近日又以“三妈”大彰名于网络,流氓、光棍本色显露无遗。

这个孔庆东,确有琢磨不透之处——对民生问题,社会不公问题,冤假错案问题,有时抨击得也很到位,话说得也很干劲、痛快,所以拥趸甚多。但不知为什么,常常话锋一转,不知抽了那根神经,就下道了。就像一条疯狗,本来咬兔子咬得挺来劲,但一掉头直奔主人而来。恶中还有点可爱,和老三“凶神恶煞”南海鳄神,性格有类似之处。

四恶吴法天能钻。这吴法天属于恶人帮后起之秀,不像其他三恶那样名满天下。看到这些恶人在网上风生水起,吆五喝六,吴法天看在眼里,羡在心上,遂起网名吴法天,大概是取撒泼耍横、无法无天之意。当年老毛会见美国记者斯诺,曾自嘲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翻译不知所云,遂翻译成“下雨天,和尚打伞”,算是中外文化的差异吧。

吴法天是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政法大学)专职研究人员,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并任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在2010年底发生的“浙江钱云会事件”中,他坚决支持当局作出的普通交通事故结论,并在近期指责美国大使馆在中国雇佣线人,也对法学学者贺卫方等人进行攻击,因而被网友称为“五毛”代表性人物。女侠易天质问吴法天:汶川地震捐款被贪,你丫辟谣;上海大火问责,你丫辟谣;723动车车体被埋,你丫辟谣;连金三角中国船员惨死,你丫都辟谣。骂遍对政府提意见的人,别的五毛发帖是为了糊口,你丫是要钱不要命不要脸!可谓箭箭穿心,刀刀致命。

笔者见过不少类似吴法天这样的人,基本上都是沿着“好孩子”、“三好学生”、“学生会干部”这个路子爬上来的,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投机钻营那一套。

吴法天曾攻击网络名人五岳散人,散人发帖欲与其决斗,吴法天两次均失约。网友称此次事件为“自由派”和“五毛派”的对决,还原了“五毛派”通过投机钻营、取巧讨好获取政治及经济利益的方式和真相。只是这一次吴法天演砸了,由攻击别人演变为一场自取其辱的“决斗逃跑”。《天龙八部》中的老四“穷凶极恶”云中鹤,轻功既好,又诡计多端,看事情不好,遂“脚底下抹油——溜之乎也”,与吴法天颇有类似之处。

正是:

能写张宏良,能说司马南;
能骂孔庆东,能钻吴法天。

四大恶人聚首,阴阳调和,风云际会,龙吟虎啸,阴阳变化,清浊合流,混沌交休,在下终于感悟到天地境界之奥妙也。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3月13日


上一篇:西风瘦马呢:互联网上的过街老鼠
下一篇:JYG安良:辟谣联盟吴法天恶意造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