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教育改革研究 >

杨天时:警惕“方舟子现象”的文革式舆论战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bbs.21newyouth.net  作者:杨天时


无论是方舟子本人、方舟子的支持者、方舟子的反对者,都日益被卷入一场充满语言暴力的混战,这个过程中又有很多本不相关者被卷入,被暴力,也有很多人不敢惹、不愿惹,不想触及相关话题,仿佛变成正在上演的一出巨大的舆论暴力闹剧。闹剧中,每一个相关人都有责任,包括核心人物方舟子,如何更好地面对和化解这个局面,让争议留有最基本的底线与共识,正考验着这个自诩正义的人。
     
互相攻讦,看谁狠,互相揭发私底,谁反对谁就是敌人,谁就是报私仇,谁就是代表了单位,这种战队观,阶级敌对观何其相似。

这场战争的核心人物是方舟子,方打假过程中,有的打得很对,也受到了公众极大的支持,获得了声誉,各种名誉也滚滚而来,作为代价,他应该也得罪了不少人,但现在越来越多对他不满的,已经不是他打假的那些专家、学者甚至商人对象,而是因为他对异见持有者因很强的敌对性风格,正给越来越多的人造成伤害。方舟子一方面以打假斗士形象受到大家好评,追捧,但同时不能批评只能追捧的心态也带动了一大批追随者、反对者的行事、语言风格,谩骂、互相苛责的语言暴力不断上演。

方舟子口口声声说为维护妻子名誉不惜一切,殊不知,作为一个以打假为志者,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少做与打假无关的事,少四面树敌,一会将宗教支持者打入地狱,一会将中医彻底否定,这些即便是可争议的问题,那也是论见与观点的不同,而非“正义”的大是大非,否则,是你对不起你的家人,无法保护家人最应该反思的是方舟子。

先从打假地“正义性”说起。一个个被方舟子打入地狱的那些媒体和媒体人难道都没有正义感,只有方舟子一个人有吗?那么多揭露性报道难道是你方舟子做的,而不是南方系的媒体人做的吗?没有媒体共同的正义感,方舟子又何以能有现在这样的荣誉?只因为对方提出批评,人家就变成黑心媒体,个人变成无良记者了,这跟是否正义的标准完全无关,只跟他的个人喜恶与恩怨有关。

打假需要的是建立正义的联盟,而非个人小圈子,尤其是那个新语丝圈子的联盟。这才是真正的打假,而不是假打假之名。现在的新语丝简直成了方舟子的个人团队,微博上很多极端暴戾的方粉,都活跃于这个网站。而非一个公正的打假平台。

再说说最近的方妻被揭露抄袭一事。

有支持的网友称,美国报纸常常挖掘政治家的绯闻。绯闻里的另一个人,往往不是公共人物。没有人说因为一个不是公共人物就不应该去挖掘这些绯闻。政治家要治国,就是要廉洁不能有绯闻。拿出道德伦理来阻碍报社调查,完全是可笑的行为。反对者则多认为这是恶意报复。我姑且恶意地将揭批方妻的行为,理解为确实是反方者的一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动机,但不论动机如何,事实是否存在才是关键,他们想看方舟子这个有洁癖的斗士的反应,即便承认有学术上的不规范,也并不会影响他真正的打假行为和公信力。虽然这种牵连的行为本身应该指摘不齿,但方舟子的反应也确实让人失望,一如既往的宣泄仇恨、谩骂,损人牙眼。

由于反方者的“举报”,此事也被递交到了方妻答辩委员会主任老师那,尽管法治周末从方妻论文答辩委员会主任导师的一篇博客为新闻由头,作为新闻操作来说本无可厚非,但是因为涉及了此前一直批驳的方舟子,使得批评方妻也具有了明显的倾向性,很多媒体人,哪怕被方侮辱过的媒体人都站出来,对法治周末的做法提出了批评,被方舟子天天喊打的南方系报人多人站出来指出报道方式不妥;曾被方舟子大骂的笑蜀坦言媒体不该卷入方的妻子,应以是否伤害公共利益为“打假”标准;而刚刚才因方舟子对其报复指控“全盘剽窃”极为不服的赵何娟,在做出坦诚冷静的回应后,也坦言不应该互掐……这说明了这些媒体人的冷静与宽容,如果方舟子也能如这些“对手”一样宽容,可以少很多类似的口水战,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但方舟子继续在微博上以极具威胁性的语言控诉法治周末主编郭国松,“我揭露造假11年,经手一千余起案件,没有一起出于私心。现在为妻子名誉,就私报公仇一回,在这里撂一句狠话:如果以后郭国松还留在《法治周末》,我就追究法制日报社的领导。如果郭国松去了别的媒体,我就追究那家媒体的领导。哪位媒体领导认为郭国松是合格媒体人且自己一生清白,大可收留他”。

整个话与其此前发给法治周末的律师函一样,充满了恐吓。其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既然已经提起了诉讼,更乐于看到方舟子向法庭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不是将本来可以讲得清的道理继续引向了仇恨的深渊。社会舆论也继续进入“你不绕我,我不饶你”的恶性循环。

即便郭国松去了别的单位,也不代表那个单位就一定会批方舟子,也不代表你就要把那个单位的领导也搞臭搞倒,并以此相要挟,否则这与“株连九族”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还在博客中说“如果我妻子的硕士文凭因此出事,我就把下半生贡献给为中国清理硕士、博士文凭,从相关人员开始清理。”这种威胁真的让人无言以对,即便不同意他妻子被卷入者,也不会欣赏他这种心态,一贯的有仇必报之心。按照此心态,可以预见,中国从此可以迈入以“论文”清算为要挟对方的互相攻击的武器,与过去的互相揭发、小报告、互相整人、批斗无二。话说回来,他妻子的抄袭真的仅仅只是标注不规范吗?明眼人只要一对照就可以看出来究竟是标注不规范还是剽窃,其实方舟子能把对妻子的这种宽容用到他的“对手”身上,口水战也会少很多。

著名作家夏商说,“的确,不但郭国松,任何人都不能保证自己没污点,但不能因为郭指出你们家痛处,就用泼妇骂街来威胁和连坐。这就是你所倡导的科学精神?科学一直是你的工具,本质上你就是一偏激独裁的“科学教主”,充满了逆我者亡的霸道。”
  
作为公众人物,理应更宽容面对他人的批评,反对者也尽量尊重对手的家人。

最后说说“方舟子现象”,这种动辄掀起舆论暴力漩涡的文革式舆论战倾向为何极具社会危害性? 
方舟子的名言是不需要别人告诉他怎么做人,这虽是方舟子在很多追随者眼里性格魅力的一方面,但同时追随者的追捧更进一步把方舟子的自我意识推向了顶峰。

其实方舟子大可不必太介意他人的批评,你可以不需要别人告诉你怎么做人,但也可以不必把好心建议的人当做仇人,批倒批臭,是否接受都在本人,但若以一种伤害他人的方式来打击建议者则显得过于狭隘。
  
方舟子在新语丝、微博等网络新媒体工具的助力下,与媒体人其实无太大区别,也掌握着极大的舆论话语权,影响着很多支持者的言论和思想。很多小媒体的影响力恐怕还不如方舟子的舆论影响力大,普通个体,哪怕是媒体人也是远远不如方。

而借助这种舆论影响力,方舟子已经习惯从一件事情,哪怕一件小事,就动辄把人从人格上彻底否定,彻底打倒,彻底打臭,即便那并不是在打假。他的无良记者名单和博客“宣言”就是典型的大字报平台,他要反对的人,就一定会被他搞臭为止。
   
原南方周末著名评论员笑蜀,曾在解释“我为什么旗帜鲜明的反对反舟子”一文《不要学术腐败,也不要麦卡锡----对方舟子与于建嵘之争的反思》中,其实就已经对今天的局面有了预警,五年后再读此文,不得不佩服他的预见性。
      
五年前,方舟子主持新语丝与于建嵘的学术腐败问题展开过舆论大战。笑蜀称,于建嵘的学术研究不能说白璧无瑕,可以质疑,可以讨论,可以批评。于建嵘没有理由拒绝学术批评。但具体到新语丝“学术界罕见的骗局”一文,如前所述,显然不属于学术争论范畴。一方面无限上纲,全盘否定于建嵘学问和人格;一方面并无任何公认有效的证据来支持自己对于建嵘的定罪。
  
对此,笑蜀称,于建嵘与方舟子之争,是一个经典的个案,对中国的学术建设乃至社会心理的调整,都不乏警示意义。每个人都要“警惕你心中的法西斯”。

“没错,棍子统治、恐怖统治已经构成方舟子所谓“科学打假”的本质。我从不否认学术腐败,但我认为学术腐败并不是棍子统治、恐怖统治的理由,并不是学术界暴力话语、极权话语盛行的理由。因为极度的贫富分化,因为社会公正的极度短缺,曾经使我们丧失了耐心和韧性,我们不相信社会发展的自发秩序,而寄希望于奇迹,寄希望于个别强人发起的疾风骤雨般的社会清算,寄希望于建立在清算基础上的极权秩序,以根除腐败,实现社会公正。但结果呢?极权并不能真的根除腐败,而且极权本身比腐败可怕一万倍。

“事实上,方舟子的表演中,很多人甚至包括知识界人士表现出了惊人的幼稚和狂热。正是这种幼稚和狂热,为方舟子准备了社会土壤,使他越来越坐大,越来越走火入魔。”

“能满足自己的道德美感,能给自己带来精神快感,这就是方舟子之于他们的意义。至于这种道德美感和精神快感会不会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他们是不关心的。这说到底还是一种道德上的自私。但他们并不以为是自私,他们只有崇高感,认为自己是理想主义,“反腐败还有错吗?”他们只朝这个方向去想。似乎只要有了反腐败的堂皇冠冕,一切便都是正当的,不容置疑的。当年罗兰夫人曾经感叹:“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换到今天这种特殊的语境,又何尝不可以说:“打假,打假,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这一则是害了方舟子,捧得愈高愈下不来,只好一条道走到黑。二则是毒化社会风气,使得暴力话语成为社会通行的准则,使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尊严越来越缺乏保障,最终会为学术文化领域的极权暴政铺平道路。”

事实上,看看五年后的今天微博平台出现后,方舟子与他人,即便在打假无关的公共问题讨论中的态度,语言暴力的泛滥都已无处不在,无论是方的支持者,还是方的反对者都有意无意的走上了混战之路。无一不在应验着笑蜀的担忧。

正如他将一个有着“国学”天赋,并对此充满热爱,仅仅才上高三的孩子,称为“无才无学无德”,让其一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即便他不能满足复旦大学以“国学天才”特招的条件,也无需将一个未成年孩子打尽打绝。

方舟子的一个长期支持者,北京大学教授饶毅也曾在《批判方舟子》一文中,建议新语丝在批评和反批评的时候,对于支持自己观点的人,也要对其文章质量有要求,不能因为观点一致,什么人的文章、什么文字都接受,不文明的人支持自己,用了他们的文章,使有些读者感到打群架似的,反而降低了说服力,损害了支持方。
   
其实“科学打假”要注意的分寸何止这些,既然“打假”已经成为了一种公益和公众事件,那么要尽量减少个人喜恶的判断,尊重个人在很多专业能力判断上的不足,不要使得打假变成了一场打架的闹剧,甚至变成了战队式的私人恩怨。

很多人都已经是这场语言暴力战争中的受害者,每个当事人都有责任,方舟子作为核心公众人物,更有不可推脱的责任。用笑蜀的话说,“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尊严越来越缺乏保障,最终会为学术文化领域的极权暴政铺平道路。” 这种学术文化领域的集权暴政之路下的危害,无人能幸免,包括方舟子本人。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3月13日


上一篇:哲学农民:“科学邪教教皇”方舟子
下一篇:亦 明:多行不义必自毙——方舟子2011年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