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教育改革研究 >

哲学农民:“科学邪教教皇”方舟子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bbs.21newyouth.net  作者:哲学农民


尊敬的方舟子先生:
  
与你争斗十年的肖传国教授,最终因愚不可及的雇凶伤人而锒铛入狱,顷刻间,举国震惊,继而掌声雷动,一片狂欢。恩怨十年,十年恩怨,竟然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宣布了你的完胜而谢幕。你再一次被聚焦于闪光灯下,你再一次步入人生的辉煌之中!
  
你的荣光,如同日月,映照在你每一个拥趸的脸庞上;
  
你的魅力,如同魔杖,让众多的节目主持人都争先恐后的把你传扬;
  
你的影响,如同明星,你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有人细细回味,津津品尝。
  
你踌躇满志,踱步在科学的神坛上,环顾四方。
  
可是,方舟子先生,在你春风得意、如日中天之时,我们却还记得,当年你以万能之身,与同样是万能的何祚庥、司马南先生联手制造了三大科学冤案,直接将徐业林、张颖清和蒋春暄的研究项目打成伪科学,并直接导致全息生物学家张颖清教授遭到全面封杀而英年早逝。对此,你内心可曾有过丝毫的愧疚?
  
你扭曲科学的内涵,疯狂反对中医和人体科学探索,你可曾知晓自己的荒唐?
  
你四处捉拿学术小偷,可是你自己不也抄袭《科学》杂志了吗?对此,你的良心可曾有过几分不安?
  
你跨学科、跨专业的搞学术打假,误伤了大量的学者,而这些学者在与你澄清了事实之后,只是要求你不要再胡闹,说声抱歉即可,而你道歉了吗?
  
你与何祚庥、司马南一起,接受利益相关方的资助,三驾马车在云南惬意的巡游一番后,就大肆攻击环保人士,并诬陷环保人士有海外政府资金背景,对此,你可曾察觉到自己内心的阴暗?
  
在转基因食品的影响尚不能确认的情况下,作为孟山都的代理人,你声嘶力竭的、天花乱坠的鼓吹转基因食品,对此,你可曾有过一丝的难堪?
  
你同何祚休、司马南一道,与当局配合默契,以反伪科学、反迷信为由,攻击民间信仰,践踏思想自由,对此,你可曾意识到自己的猥亵与卑劣?
  
你挟科学教皇之威,将打假的大棒延伸到宗教领域,恶毒攻击基督教,你可曾明了自己的无知与虚妄?
  
对自己心理、性格中严重的缺陷,你又可曾有过半点自我反省、扪心自问?
  
是的,方舟子先生,对这一切的一切,你的回答是:“没有”。你没有内疚、没有道歉、没有不安、没有难堪、没有罪感 - - - - -
   
你雄踞在《新语丝》论坛、甚至是国家的某些媒体上,一呼百应、一言九鼎、大手一挥,谁可抵挡?你享受着科学教皇的尊严,你就是真理,你就是道路,你怎么可能有错误?你怎么可以有内疚、道歉、不安、难堪、甚至是罪感呢?
  
然而,不平则鸣,方舟子先生,尽管我等人微言轻,却还是要斗胆与你论道论道。
  
一, 肆意扭曲科学内涵
  
方舟子先生,在学习你的科学理念之前,让我们首先简单的探讨一下两个重要问题:
  
1,人类到底能否彻底认识世界?
  
2,如果现象与现有的科学理论不相符合,那么我们该咋办?
  
随着现代科学日新月异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人类可以无限逼近地认识世界、却不可能彻底认识世界。这可以通过以下几点来加以说明。
  
 ⑴ 从微观的角度来看,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量子是测不准的,人们不可能客观、真实地观察到量子的状态。光量子的波粒二象性,到如今都不能被完全理解。对量子“崩塌”现象的解释,虽然不断有新的理论出现,却并未得到物理学家们的一致首肯。
  
 ⑵ 从中观的角度来看,生命现象蕴藏着巨大的奥秘,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生命的起源问题无法破解,况且,如果涉及到人类意识,则更是一个无底深渊。
  
 ⑶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对浩瀚无垠的宇宙,对距离我们动辄数亿光年的遥远的天体,人们对其进行观察的手段非常有限,比如说,直到今天也不能确认黑洞的存在。宇宙的奥秘极其巨大,对天体的观察,实际上主要是在复杂的数学物理模型的指导下来进行的。
  
⑷ 然而,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告诉我们,任何数学系统都是不完备的,其中必定蕴藏着悖论。数学中确定性的真理已经丧失了。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实际上是用人类理智证明了人类理智的巨大局限性。如果数学本身就蕴藏着矛盾,那么如何还能指望对它须臾不可分离的物理学就能绝对正确的破解宇宙的秘密呢?
  
 ⑸ 霍金的量子宇宙理论表明,经典的量子、引力和热理论都是不完备的,霍金证明了时空奇点的存在。在奇点处,因果律和科学的预见性失效了。霍金再一次用人类理智证明了人类理智的矛盾,因为他正是在因果律有效的基础上证明了在奇点处因果律失效的。
  
 ⑹ 人类认识的历史表明,任何对自然的观察结果,都部分含有人本身的主观意向,不存在绝对排斥人类主观意识的观察结果,人与自然界是相互规定的,此即所谓“人涉原理”。但是,人类自我意识的本质就是自欺,自我意识可以无限认识自己,却永远不能彻底认识自己,从而就决定了人类理智永远也不能绝对把握世界本质。 
  
结论:或许存在一个柏拉图式的、永恒理念的世界,人类可以无限逼近这个理念,可是永远也不能完全把握它。因而就不存在永远正确的物理理论。
  
明白了上述道理之后,我们在再来看第二个问题。
  
如果观察现象与现有理论不符,就可能有两种情况,其一,理论是对的,只是人类观察出现了极难分辨的误差,这样的话,如果能从中找出细微的误差所在,那也是对科学的贡献。其二,现有理论不能解释事实和现象,那么应该修改、完善的就是现有理论。无论是那种情况,都不可以轻易的判定观察者及其观察结果是伪科学。
  
宇宙的出现,超过了150亿年;人类的出现,不到300万年;而现代科学的出现,仅有300多年的历史!现代科学的确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威力,它急剧地、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然而,科学的局限性依然是很大的,科学已经取得的成就,与自然以及人本身的巨大奥秘相比是非常微不足道的。科学愈是发达,知识愈是丰富,智力愈是强大,人们就愈觉得自己的无知与渺小,就愈加对科学采取了更加开放、更加宽容的态度。唯有如此,才能进一步推进科学的发展。事实上,科学恰恰就是从迷信、巫术和不成熟的宗教中产生出来、在不断试错中逐渐发展壮大的。
  
现在,方舟子先生,我们再来看看一下你对科学的理解。
  
2005年9月,你在北京涵芬楼作了一次《科学时代的伪科学》的演讲,详细地阐述了你的科学理念。
  
首先,你谈到且列举了两种科学的定义,并说:“各种各样的定义都有它不够完备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科学没有它精确的定义。”这无疑是正确的。
  
紧接着,你说:“我举一个例子,人是什么?人是会使用工具的动物,发现有的动物也会使用工具。人是会制造工具的动物,发现有的动物也会制造工具。人是会使用语言的动物,发现类人猿也会使用语言。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实际上,有些动物也有感情。人是有自我意识的动物,黑猩猩有自我意识。对人都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但是不是说我们就没办法判断某个东西是不是人了?一般情况下,判断是人还是不是人是没问题的。所以没法给科学下定义,并不是说我们没法辨别科学与伪科学了。”
  
你举的这个例子真是精妙极了!你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虽然没法给科学下精确定义,但我们还是能辨别科学与伪科学的,这就如同我们虽然没法给人下定义,却依旧可以辨别某种动物是不是人一样。
  
不过,且慢,方先生,我们知道你是进化论的忠实信徒,你是绝对相信人类是从类人猿进化而来的。那么,从类人猿过渡到人,其中必定有一种或多种过渡物种,总不能说类人猿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人的吧?人总有一个形成过程,这样的话,请问方先生,这种正在形成为人的中间物种,到底是人还是类人猿呢?
  
显然,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们不能用人和类人猿这两种概念来判定这种中间物种的归属,就像白与黑之间还有一大片灰色地带一样,在伪科学与科学之间,同样也有一大片模糊地带,根本就不能拿科学或者伪科学这两个非白即黑的概念来进行简单的分类。譬如中医,虽然它没有现代医学那样科学的体系,可是它的疗效却是确定无疑的,我们断然不能武断的将其打成是伪科学!
  
紧接着,你更为雷人的言论出现了,你说:“我对科学精神的理解:一是探索精神。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二是怀疑精神,就是不要轻信,不宽容。不是政治上的不宽容,是态度上的不宽容。”
  
那就是说,一旦被你判定为伪科学的东西,你是绝对不宽容的。
  
我们终于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其一,你多年的打假历史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们,对于很多不能确定是科学或伪科学的中间事物,绝大部分就被你定性为伪科学。其二,一旦被你判定为伪科学之后,你就必定将其消灭而后快。
  
好一个活生生的邪教的真实样本!好一付邪教教皇狰狞的面目! 只不过你是打着科学的名义来干着邪教的勾当罢了!
  
方先生,“科学邪教教皇”的桂冠安在你的头上,是多么的恰当、多么的名副其实呀!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感到一阵心绞痛。我痛心的不是你方教皇,戳穿你的真面目是轻而易举的事,我痛心的是,象你这样的人物,其逻辑,是如此的弱智荒谬;其判断,是如此的偏执荒唐;其不宽容,是如此的粗暴恶劣,你却竟然能在中国赢得这么多人盲目的支持,从而长期在学术界、传媒界呼风唤雨、兴风作浪!这实在是吾国的悲哀,吾民的不幸。
  
方舟子先生,倘若你对“科学邪教教皇”的桂冠还有什么异议的话,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你的辉煌假打业绩吧!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3月13日


上一篇:幽 壹:“方舟子神话”是怎么升起的?
下一篇:杨天时:警惕“方舟子现象”的文革式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