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红学研究汇要 >

祝国光:医学家讲演须有“科学性”——对中国中医科学院张伯礼院长在博鳌亚洲论坛演讲的一点意见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祝国光(医学博士,芬兰)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在2015年博鳌亚洲论坛分会场“面向未来:中医药的国际化”上的讲演(1)。其中有一段话:“我们在美国做的一个药丹参滴丸,治疗冠心病,现在做了三期临床了,效果非常好”。作为10年前复方丹参滴丸美国FDA II期临床试验方案设计工作的参与者, 以及《复方丹参滴丸》《丹参大全第五临床分册》中英文版的主编,我觉得有责任对此段话提出一些质疑和意见,供张院长参考,不妥当之处还望批评、指正。本文也作为对从3月29日至4月13日17位同行,朋友(来自五个国家)的来信和来电中所提问的公开答复。

首先是“现在做了三期临床了”。这句话严重地背离事实。事实是三期临床的试验还未完成。我检索了美国NIH的ClinicalTrials.gov网(2),输入天士力药申请编号T89,立刻显示如下:该药目前进展,第2条:Phase III Trial of Dantonic® (T89) Capsule to Prevent and Treat Stable Angina (CAESA),在标题前面明显注明正在招募病人之中(Recruiting)。丹通尼克(Dantonic)胶囊治疗和预防稳定性心绞痛III期临床试验,临床试验网编号NCT0165980,最后一次修改2014年10月16日,最近一次网管认定是2015年4月2日。该试验估计大约完成时间是2016年12月。张院长在说这段话之前是否对此作了调查了解?如果没有?是否违背了科学家必须遵守的严谨、求实这一科学原则?

还须指出:在当前网络十分发达的情况下,这种调查本来是一件轻而易举、十分简单的事情,然而张院长却没有去做,这又反映了一种什么样的学风?如果查阅了有关资料、了解了真实情况以后还要这样说,那就更加严重。它已经涉嫌故意造假欺骗世人了。典型的学术不端!张院长究竟属于哪一种情况,我不好妄加论断。但无论什么样的情况,缺乏科学性这一点则肯定无疑。

其次是“效果非常好”。这句话不仅严重背离事实而且犯了专业人士根本不应该犯的低级错误。前面已经指出该试验的预定完成日期是2016年12月,现在离预定日期还有一年多,病人还没有收齐,张院长竟然能“预见”到“效果非常好”,这不是背离事实的白日梦呓又是什么?此外,专业人士都知道,随机双盲临床研究的原则。试验的结果就是参与试验者在没有解密前是不可能知道的。别说试验没有完成,是谁解的密?是谁做的统计学?数据呢?!张院长竟然振振有词地说什么“效果非常好”!作为国家级科研机构的领导和中医药学界的权威,说出这种含有如此低级错误的外行话,难道不令人惊奇和不可思议吗?它在国际上将给我国中医药界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张院长想过没有?这句话是不是也反映了缺乏科学性?

第三是“我们在美国做的一个药丹参滴丸”。这句话也不科学。因为它混淆了两种不同的药物。事实是天士力在美国FDA申请的药名叫丹通尼克胶囊。按美国CGMP的要求,滴丸和胶囊是根本不同的制剂,不同的药!其CMC文件也是不同的。从药学上看丹通尼克胶囊和复方丹参滴丸是二种药。复方丹参滴丸在中国医院做的临床试验结果,是不能作为美国FDA检验丹通尼克胶囊有效性证据的。同理,即使将来在美国经过试验确定丹通尼克胶囊的有效性后,也不能就简单地证明国内生产和出售的丹参滴丸有同样的效果。我不愿意揣测张院长这段话是有意在为谁做广告,但我却可以肯定张院长缺乏医学家应有的严谨科学态度。

以上这些话如果是那些江湖游医在什么“老年人大健康宣讲会”(此类活动在国内相当流行)上说的,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关注和提出批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群靠着一张油嘴忽悠群众吃饭的医药骗子。可是,这些话出自国家最高一级科研机构的学术权威之口,而且是在规格非常高的国际科学会议上讲这番话的,那就不能等闲视之了。因为他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国家中医药学的水平,反映中国中医药界的治学态度和治学作风。那些在座的各国医学专家学者们,在听到张院长这些明显背离事实的大话和充满低级错误的外行话时,他们对中国的中医药学界会有怎样的看法?怎样的评价?很可能他们会这样认为:一位国家级的权威竟然也敢于信口开河说大话,说那些充满低级错误的外行话,那么一般的中医药学者又能好到哪里?

在这里还必须提到下面这种情况:国际上否定、丑化中医药学的现象从来没有消停过。不少国家仍然把中医药看作是骗人的“歪医邪药”不予承认。最近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 就刊登文章极力否定针灸对治疗关节疼痛的作用。欧美的中医药界一直为中医药正名和争取合法地位而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张院长在具有国际意义的博鳌论坛上说出这样的大话和笑话会起到什么作用呢?说他的讲演将给那些否定中医药者“输送新弹药”“提供新论据”大概不是夸张之词。

我颇感迷惑的是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为什么要散布这不实消息?这假消息是从何而来?目的又是什么?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还望张院长以宽厚、包容之心认真考虑。当然,也欢迎张院长进行有说服力的反驳。

参考文献:
   (1) 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150327/3849486.shtml
   (2) https://www.clinicaltrials.gov/ct2/results?term=T89&Search=Search

(感谢祝国光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5年4月17日


上一篇:周伟良:到底是谁走入了误区——评《理解“武术段位制”的十大误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