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红学研究汇要 >

亦 明:洗钱敲诈 犯罪违法——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之六,下)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中国学术评价网  作者:亦明(旅美学人、生物学博士)


11、方氏打假的方式:蓄意造假 

方舟子的《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共约两千字,分为六个个自然段:前四段基本上就是回收地沟油,把以前发的帖子再发一次:第一段讲比尔把MDPI列入黑名单“理由实在可笑,照片又错得离谱”;第二段讲自己以“John Maddox捍卫科学奖”得主的身份与比尔交涉未果;第三段讲他拿着雷奥615的照片再次与比尔交涉,结果被比尔“拿着亦明提供的材料要来跟我讨论我的生物化学论文插图问题”;第四段详细介绍他在网上发现的“意大利都灵理工大学数学系教授Nicola Bellomo在2013年写的一篇揭露Beall的文章”。而只有第五段和第六段是新货,全文如下: 
“剑桥大学化学家PeterMurray-Rust博士发表文章批评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员JeffreyBeall对MDPI的指责缺乏证据且不负责
任([blogs.ch.cam.ac.uk])。Beall是不是也要骂Murray-Rust博士是‘林走狗’?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2005年发起要求化学信息公开的Blue Obelisk运动,因此在2012获得美国化学学会Herman Skolnik奖。我给Murray-Rust博士写了封信,附上我与Beall的信件往来。他建议我向OASPA和SPARC-Europe反映。我就照办了。同时我也向科罗拉多大学校长、主管副校长、图书馆馆长写信反映。我同意Murray-Rust博士所说,对学术期刊的监督工作不应该由一个缺乏专业知识的人来做,我还要补充说,更不应该由一个缺乏正直品质的人来做。Beall的问题不仅是缺乏专业知识,而且缺乏正直品质。
“我在网上网下接触到的美国人都是比较正直、讲诚信的,因为在一个诚信社会,不正直、不诚信的人不容易混。不过近来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对这个观感产生了动摇。一件是傅苹造假事件,让我见识了有的美国媒体人有多么无耻。一件就是跟这名图书馆员打的交道。我原以为在美国大学任职的,应该会有高于普通人的品德。Beall显然没有。”
 
因为方舟子的百度百家专栏文章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方舟子安排了几个老方粉(如那个下贱的夏健,网名老老夏)在那里当职业点击者为他骗钱──,所以,方舟子的第五段在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在敛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财之后,方舟子开始逆向倒卖地沟油,即把《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文章中的内容在微博上慢慢释放。这是他的帖子:“牛津大学化学家Peter Murray-Rust博士发表文章批评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员Jeffrey Beall对MDPI的批评缺乏证据且不负责任[t.itc.cn] 。Beall是不是也要骂Murray-Rust博士是‘林走狗’?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2005年发起要求化学信息公开的 Blue Obelisk运动,因此在2012获得美国化学学会Herman Skolnik奖。事实证明,与方黑抱团的,终将被学界抛弃,美国人也不例外。”(原始链接:2014-02-24 16:40)。
 
方舟子的微博发出来还不到半小时,他的脸蛋子就被人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是一个叫“搞啥么子哟”的网友发的帖子:“刚才看到有个剑桥的化学博士Peter Murray-Rust批评图书馆员并为MDPI辩护,参见方的微博[t.itc.cn]听说这个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于是用Peter Murray-Rust mdpi作为关键词google了一下,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东(就在第一页):[t.itc.cn] -- 原来这位老兄是MDPI的Editorial Board. 老方发表前又忘了查证一下?”(见:2014-02-24 17:07)。

即时抽脸
 
“搞啥么子哟”网友的发现,不仅让方黑信服,连铁杆方粉也都信服。这是铁杆方粉“西城落日的微博”在众网友的逼迫之下发表的“看法”:“我谈点看法:1、Peter Murray-Rust维基介绍确在剑桥大学,不清楚方舟子认为是牛津大学化学家根据什么。存在两种可能:方记忆出错或Peter最近调动了工作;2、若 Peter确是MDPI的Data的Editorial Board成员,与MDPI不能说毫无关系,但据此就认为方舟子说谎,武断。也可能他不了解,属不严谨;3、不论Peter 是不是MDPI的Data的Editorial Board成员,他都有权利对
Jeffrey Beall的行为作出评价;4、基于Peter Murray-Rust的专业背景和良好声誉,我倾向于他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见:2014-02-24 19:20)。

连铁杆科邪教徒都在事实面前低头了
 
那么,在这样的如山铁证面前,曾经谆谆教导中国的妓者“对事实的真相要有洁癖”(见新语丝2007年5月22日新到资料)、说自己“我就是对真相有洁癖”(见2010年12月6日《北京晚报》)的方圣人有何反应呢?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偷偷地把《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中的“牛津大学化学家Peter Murray-Rust博士”改成了“剑桥大学化学家Peter Murray-Rust博士”。而对于更重要的错误,“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则坚决不予更正。
 
事实是,Murray-Rust在在自己的博客发表文章为MDPI站台是在2014年2月18日,为了表示自己的立场公正,他在文章中宣称“我与MDPI没有任何私人干系”(I have no personal involvement with MDPI)。而就在他与MDPI的私人干系被搜狐微博网友挖据出来之后,比尔特意跑到Murray-Rust的博客上这样质问他:“Murray-Rust在声明中说‘我与MDPI没有任何私人干系’不是事实。实际上,他被列为MDPI的众多杂志之一Data的编委。见:[www.mdpi.com] (彼得,如果你对此不知情,请告知,因为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列为编委是其惯常做法。否则的话,请你解释你在声明中说的话。)”[“Murray-Rust’s statement ‘I have no personal 
involvement with MDPI’ is not reflective of the facts. Indeed, he is listed as serving on the editorial board of 
one of MDPI’s many (empty) journals, the journal Data. See: [www.mdpi.com] (Peter, if you did not know that you
 were listed here, please let me know, because this is a common practice, adding people to editorial boards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Otherwise, please explain your statement that you lack involvement with MDPI.)” 
见:February 24, 2014 at 2:45 pm]。
 
这个“剑桥大学化学家”憋了整整26小时,才在2月25日坦白承认:“是的,我是MDPI新杂志Data的编委,并且我以被邀为编委为荣。我与MDPI没有其他干系。” (“Yes, I am an editor of MDPI’s new Data journal and pleased to have been invited. I have
 no other involvement with MDPI.” 见:February 25, 2014 at 6:57 am)。
 
恬不知耻的英国佬 

在冒充公正的第三方为MDPI站台七天之后,方舟子引为外援的“剑桥大学化学家Peter Murray-Rust博士”被迫承认他是MDPI的人。
 
可是,尽管连当事人都坦白交代了,方舟子仍旧拒不更正自己的不实之词。实际上,方舟子在后来将《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放到自己的其他博客(包括新语丝)上时,都保留“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这句话,并且保留至今。所以说,方舟子口中的“洁癖”比老窑姐阴道中的处女膜还要假。
 
方舟子的“事实真相洁癖”= 老婊子的处女膜:上图为方舟子《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网页截图,按发表时间先后分别为方舟子的百度百家(首发于 2014年2月24日 10:00 )、方舟子的新语丝博客(首发于2014 年2月 24)、新浪博客(首发于2014-02-25 at 13:59:35)、和讯博客(首发于2014-2-25 at 14:02:19)、鲜果博客(首发于2月25日 at 14:50)、新语丝新到资料(首发于2014年2月28日)。其中,除了百度百家的网页生成于“事实真相”暴露之前以外(该网页内容可以修改),其余网页均生成于其后。但方舟子至今保留“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这句话,尽管连“Murray-Rust博士”自己都承认、并且全世界都知道他与MDPI大有关系。
 
12、方氏打假的真谛:选择性打假 

方舟子为林树坤站台,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他把自己所能够使出的所有邪恶手段全都用上了。这些手段就是前面介绍的在网上扒意大利/希腊犯罪分子的粪便来抹黑比尔、编造谎言来制造英国骗子证人,以及方舟子自己坦白的跑到“开源学术出版商协会”
(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OASPA)、“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欧洲分部”(The 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SPARC-Europe)、以及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告比尔的刁状。但所有这些,都远远不能把方舟子血液中的毒汁排泄干净。
 
在发表了“牛津大学化学家Peter Murray-Rust博士……与MDPI毫无关系”的微博35分钟之后,方舟子转发了一个“asdfsgfg”对那个帖子的评论:“@方舟子 这里有一篇指控beall的网页,是mathforum.org上的([t.itc.cn]), 里面有这样一段: I was
 astonished when he told me that he could remove SCIRP from his black list provided that we would give him 160,000 
USD not by bank account, but in cash in a place in New York.1小时前”。
 
这是方舟子对“asdfsgfg”评论的评论:“SCIRP是武汉大学周怀北搞的,那是真正的假期刊,曾被揭露把学术期刊的内容整个搬过去冒充是自己的期刊内容。所以对他们说的话不要轻信。不过如果Beall去敲诈他们,也并非不可能。”(原始链接:2014-02-24 17:15)。
 
方舟子所说的“武汉大学周怀北搞的”SCIRP,实际上是和“瑞士奸商林树坤搞的”MDPI是一模一样的开源出版公司:出版物以互联网为介质,对读者免费开放,而从作者那里收取“稿费”。也就是说,SCIRP和MDPI是同行,周怀北和林树坤是冤家。实际上,搞“真正的假期刊”的周怀北曾经是方舟子的拉拢对象:2004年12月1日,方舟子不仅把周怀北半个月前的讲演稿《我的归国历程──在“2004年第五届北美留交会”上的演讲》盗入新语丝“新盗资料”,他还把这篇文章排在自己老靠山、万能院士何祚庥的《风力发电和大型锂离子储能电池是解决海峡两岸能源短缺问题的重要途径──在福州市海峡两岸科教创新研讨会上的报告》之前。在那之后,周怀北一直被方舟子认可为拒绝百万年薪的中国高校院长的典型。(见:贺莉丹:《关于中国高校引进假全职教授的系列报道》,2006年8月30日《新民周刊》,新语丝2006年8月30日新到资料;vectoria:《硕果累累的任期——记武大生科院100万年薪院长》,新语丝2009年8月16日新到资料)。可是,从2011年5月起,方舟子开始在新语丝上发表文章,先是攻击周怀北的SCIRP是“野鸡外文期刊网站”(苏利文:《请大家注意一个野鸡外文期刊网站》,新语丝2011年5月21日新到资料),接着公开点周怀北的名(林贤俎:《“国际学术会议”大师——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院长美籍华人周怀北》,新语丝2011年5月30日新到资料),最后发展到“向方舟子举报……周怀北涉嫌通过创办野鸡“国际”学术期刊和大量的野鸡“国际”学术会议收敛巨额财产!”(林贤祖:《举报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入选者周怀北》,新语丝2012年8月18日新到资料)。

而方舟子在接到“举报”之后,更是亲自披挂上阵,在搜狐微博打周怀北的假:“【揭假时间】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入选者周怀北敛财有术,一是在中国(主要是在武汉)举报所为‘国际’学术会议,几年来达六七十场(保守估计)之多,以牟利为目的,收取巨额的会议注册费和版面费(不做审稿,网友曾选了三个会议投了机器论文,全被接受)。平均每场会议的收入高达数百万。二是在美国注册两个出版公司出版一百多种‘学术’期刊(这样就不受国内新闻出版总署管辖),交钱就发稿,这两个出版社一个月至少赚150万元。证据见:[t.itc.cn]”(原始链接:2012-08-19 17:27)。
“【揭假时间】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入选者周怀北除了办‘国际学术会议’、‘国际学术期刊’敛财,还办了一个游戏、赌博网站,号称是湖北最大的在线棋牌游戏中心,利用自己的学生操盘,运营中心就在他的实验室里面。”(原始链接:2012-08-20 14:32)。
 
方舟子的打假就是敲诈勒索
 

也就是因为方舟子暴打周怀北不遗余力、保护林树坤千方百计,所以才有人在新语丝上问他:“周淮北和林树坤的办刊性质有什么不同?”(见:2014-02-22 12:19:15)。 

至今,不仅方舟子对此装瞎看不到,就连那些专门通过胡搅蛮缠来为主子辩护的方舟邪教徒们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那么,方舟子说“Beall去敲诈”周怀北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周怀北的公司早就上了比尔的黑名单,而方舟子在网上扒粪之时,找到了一个号称是周怀北公司雇员Dr. Lu Chen写的帖子,说比尔敲诈他们。方舟子如果转这个帖子,固然可以抹黑比尔,但同时会给周怀北的公司洗白,这对方舟子来说,相当于让林树坤的敌人占了个大便宜──他当时一定以为,他这个所谓的打假斗士出面为他们说话那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情──,他当然不肯干。所以,他就让“asdfsgfg”来先发一个帖子,然后他自己再发一个一箭双雕的评论,把周怀北和比尔同时干掉。而那个“asdfsgfg”则可以肯定是方舟子或者是他的家人自己控制的。你说方舟子为了林树坤花费了多少心机?
 
24K的邪恶:方舟子自编自演打假丑剧大揭秘 

2014年2月24日17:04,搜狐微博帐号asdfsgfg发表了一个帖子,说网上有一篇文章揭露比尔敲诈周怀北的公司。11分钟之后,方舟子转发了这个帖子,并且评论说,周怀北的公司搞的是“真正的假期刊”,而比尔敲诈他们也完全有可能。这段看似平常的对话,却被asdfsgfg帖子末尾的“1小时前”四个字泄露了天机:方舟子加上那四个字,显然是要告诉别人,他评论的asdfsgfg的帖子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问世的,这样就可以解释他自己是怎么发现asdfsgfg的帖子的,以及他在阅读了那个帖子所指示的网文之后是如何像他所吹嘘的那样“通过网络搜索来获得初步的核实,在和举报人互动的过程中往往还会发现新的证据”(见:石海娥:《另类名人不易做──访“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方舟子》,2012年5月11日《图书馆报》)的。至今,asdfsgfg只关注6人,有10个粉丝,几乎所有的帖子都与方舟子有关。上图黑色箭头显示方舟子想要别人以为他的评论是怎么来的:先阅读asdfsgfg的帖子,根据帖子提供的链接阅读网文,然后做出公正的评论。但是事实,所有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干的。
 
13、灰飞烟灭 

那么,方舟子轰轰烈烈打“洋方黑”的运动,为什么会戛然而止呢?原来,比尔在2月24日上午10:23(北京时间24日晚11:23)发表了另一篇关于MDPI的文章,Under Pressure, MDPI Tries to Clean House, Retracts Paper (《在压力之下,MDPI试图清理门户,收回(剽窃)论文》)。其中,他说了下面这样的话:“我还惹恼了一个名叫方舟子(真名方是民)的人。他显然把自己包装为中国科学的看门狗,将所有不是被他的朋友林树坤的杂志上发表的科学(论文)贬为垃圾。据说他从林树坤那里领取津贴。方目前正在疯狂地在互联网上挖掘关于我的脏东西,然后将他所能够找到的东西统统发表在他那个基于美国的博客上面。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捍卫他的施主,林。”(“I’ve also angered someone named Fang Zhouzi (real name Shi-min Fang, or Fang 
Shi-min). He apparently markets himself as a Chinese science watchdog, trashing science published in journals 
other than those published by his friend Shu-Kun Lin, from whom he reportedly receives a stipend. Fang is 
feverishly searching for dirt about me on the internet and publishing whatever he finds in his U.S.-based blog, all 
to defend his patron, Lin.”)
 
比尔的两段话像尖刀,似利刃,把方舟子刺得鲜血淋漓,心惊胆战
 
这两段只有70个单词的文字,看似平淡,但却威力巨大:它暗示方舟子已经触犯了美国的刑律,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法律责任。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才会匆匆地在25日凌晨发表了一个英文声明,倒打一耙,说比尔诽谤了他方舟子(见:2014-02-24, 14:29:23)。当天下午,方舟子又恬不知耻地把这个声明当作“英语学习”材料在微博上发表(原始链接:2014-02-25 13:32、2014年2月25日 13:33)。
 
再过半小时,方舟子发表《再揭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其主旨就是把比尔定性为世界上首例“洋方黑”,为自己草草收场扬做铺垫──所谓的做坡下驴。这是该文的的前三段话:
“终于有了一个洋‘方黑’。谁啊?就是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员Jeffrey Beall。 
“方黑像那些电信骗子,采取的是广种薄收的策略,发的邮件多了,总有上当的。但此前其成效甚微。他们曾向几十家国外出版社投诉,说我‘剽窃’他们的插图,但只有一家来向我问是怎么回事,对我的解释表示理解。他们曾向几十位国外作者投诉我‘剽窃’他们的文章,最后只有Root-Bernstein信了(方黑造谣说他是我的导师,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不过Root-Bernstein还算不上黑,他只是对‘剽窃’有很奇怪的自己定义,想要来教育我罢了。
“这回亦明(葛莘)给几百个国外学者寄信毁谤MDPI出版公司,总算钓上了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员Jeffrey Beall全盘接受他们的说法,把MDPI列入其虚假期刊出版社黑名单,让方黑们欢呼取得了重大胜利。从我与Beall的信件往来看,他的确称得上‘黑’,不仅是无知,而且是品质有问题(参见《一名奇怪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员》)。”
 
让我把语文状元方舟子的这三百多字翻译、总结成直白的现代汉语:“鲁特-伯恩斯坦公开指责我抄袭剽窃、打假不合规矩,造成我在中国颜面尽失,声誉扫地,并且被《中国青年报》一脚踢出‘一言堂’专栏,但他不是方黑。比尔诽谤了林树坤的MDPI公司,所以他是方黑。”
 
明白了吗?林树坤的MDPI比方舟子的所有的一切都重要。再看看方舟子几天前是怎么解释自己为林树坤站台的:“崔永元和方黑们之所以盯上林树坤、MDPI不停地诽谤,是因为他们赞助了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算是被我连累的,我当然有义务让大家了解事实真相。以我对林树坤和MDPI多年的了解,不会有问题,大部分论文被SCIE、PubMed和Scopus索引,有包括云无心的老师在内的众多名校教授当编委,就是最好的证明。”(原始链接:2014-02-19 23:24)。
 
如果这个理由成立的话,他方舟子岂不对阿歪饶毅、千人巨骗潘海东、科学纳粹孙文俊、美国伪博士袁越、三孙子研究员刘平生都“当然有义务让大家了解事实真相”吗?他怎么在这些邪教徒被扒皮、被举报之际,一声不吭装聋作哑呢?所以说,方舟子与林树坤的关系,完全是金钱利益关系。林树坤倒了,方舟子的财源就断了。这就是他为什么要为林树坤拼命的根本,也是唯一,原因。而他之所以不敢再打比尔,就是因为第一,对方把这个秘密揭露得世人皆知,第二,对方要追究他的刑事犯罪责任。还记得为什么方舟子在2005年突然间不敢再打“伪环保”了吗?那是因为《纽约时报》用12个单词揭露了他有偿打假的实质。(详见亦明《方舟子与《纽约时报》:“皇家读者”事件始末》)。而这次,单枪匹马的比尔使用了70个单词,照样把瓷牙咧嘴、张牙舞爪的网络恶霸方舟子打得满地找牙。这就是事实的威力。
 
14、余音袅袅 

就像在2005年被《纽约时报》弄哑巴了之后,方舟子仍旧通过他的狗腿子(如那个“抄袭老手”水博张博庭)来完成自己未竟的“事业”一样,在被比尔封了嘴之后,方舟子仍旧试图通过别人的嘴来继续顽抗,一来是要向众人显示自己还没有被弄死,二来则是要把自己残存的毒液发泄干净。
 
北京时间2月25日半夜,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了这样一个帖子:“MDPI反驳Jeffrey Beall的声明写得很好[,] 很冷静而专业。 
[www.mdpi.com]”(见:2014-02-25 13:04:32)。 

你都不用点击那个链接看那个声明,就能猜到,它肯定是方舟子和林树坤合伙炮制出来的东西。果然,那个“写得很好[,] 很冷静而专业”的英文中散发出来的云霄假烟味道很快就冒了出来。看看这几个来自方舟子菜园子的评论:“不知为什么第一眼就看到一typo,还是非正文,末尾的时间:(Fist published: 24 February 2014, last updated: 25 February 2014) 铁拳publish!奇怪这个不是程序自动产生的吗?”(见:2014-02-25 21:25:22)。
“还真是 a Chinese publisher? 英语都像”。(见:2014-02-25 22:10:32)。 
“天那, 真是中国人写的 ‘wiriting’, 难怪老头瞧不起[,] 有看见一个typo: wiriting”(见:2014-02-25 23:21:56)。
 
再看看方舟子的气急败坏: “你的英语语感真是无比强大,竟能看出那是中国人写的。MDPI的Chief Production Editor是英国人,CEO是瑞士人,这个声明显然是他们写的。[www.mdpi.com]”。(见:2014-02-26 01:28:00)。
 
“别丢人现眼了,那明显是以英语母语的人写的[,]根据两个typo就说是中国人写的。你这句话里有两个错别字,我是不是要说你不是中国人?”(见:2014-02-26 01:31:16)。
 
显然,那个“声明”如果不是英语大虱方舟子的亲笔杰作,也一定是经过他“校阅”的。可笑的是,就在几年前,这个方舟子曾因为肖传国公布的一个美国人邮件中有“Dr. Xiao …… will won Nobel prize”而无数次地嘲笑肖传国,暗示那是肖传国自己伪造的。(例见:2009-08-14 09:07:44、2011-04-22 04:55:35)。也就是说,这个败类打别人的巴掌最后总是能落到自己的脸上。
 
2014年4月,《中国新闻周刊》第14期发表了署名钱炜的文章,《林树坤:100本杂志和论文产业链》。这是其中的一句话:“他把方舟子看成英雄,自称是方的粉丝,但又觉得‘方舟子其实有些神经病,我要离他远点儿’。” 

对此,方舟子发帖子“辟谣”说:“《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钱炜在报道里公然造谣林树坤说‘方舟子其实有些神经病,我要离他远点儿’。该记者为了骗取林树坤接受采访,答应说会把采访稿让他过目,但并没有遵守诺言,而是往里塞进了林树坤没有说过的话。另外,OASPA最近对MDPI进行了调查,认为对其指控不实:[t.itc.cn]”。(原始链接:2014-05-06 21:58)。
“林树坤本来就怀疑这个作者是跟云无心等人一伙的想要来抹黑他的,怎么可能对她说我的任何坏话。不要说‘神经病’,连‘我要离他远点儿’这种话也是编的。”(原始链接:2014-05-15 15:36)。
 
方舟子的头号走狗方玄昌马上以“《中国新闻周刊》老前辈”的嘴脸撰写了一篇长篇评论,其目的就是给主子贴金。好笑的是,这个蠢货偏偏在摇晃着大脑袋给主子贴金的文章中狠抽主子的脸:“该文主人公林树坤曾要求记者在文章发表前给他看初稿(邮件和口头都曾要求过),但据钱炜说,她并没有答应。”
“钱炜强调林树坤确实说过‘神经病’这个词,也表示过因‘方舟子打假六亲不认’而‘要离他远点’,……”(方玄昌:《就〈林〉文与记者和编辑商榷》,方玄昌的搜狐博客,2014-05-15 15:10)。
 
其实,不论是方舟子的微博,还是方大脑袋的长篇大论,其核心意思都不过是要证明方舟子与林树坤的关系(曾经)亲密无间、(因而)牢不可破。其实,关于前一点,这恰恰是方黑要证明的,而关于后一点,who cares!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5年1月1日 


上一篇:亦 明:网络恶棍 法庭恶霸 ——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之七)
下一篇:爱玩儿:又傻又坏的律师——彭剑和方舟子狼狈为奸,恶诉杨玉圣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