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红学研究汇要 >

亦 明:假货打假 奇虎难下——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之八)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中国学术评价网  作者:亦明(旅美学人、生物学博士)


2014年1月23日,方舟子在网上发表了《北京朝阳区法院对三个案件的离奇判决》一文,这是该文前两段: 
“今天北京朝阳区法院对我的三个案子做了判决,三个案子的审判长都是同一个法官,叫程屹。判决结果令人哭笑不得: 
“一、我起诉周鸿祎造谣说我收百度黑钱一案,判决周鸿祎赔偿我1000元公证费,支付案件受理费1406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不赔偿精神损失和律师费。因为周鸿祎当庭道歉,所以法院认为没有必要再判他公开道歉。但是判决书又列举周鸿祎的辩护词,声称他是‘回应原告在先的侮辱才发表的言论’、‘对原告的质疑是完全合理的’,反复说没有侵权,哪有一丝歉意?同样是造谣我收百度黑钱抹黑360,相同的案由,百度在海淀法院起诉奇虎360公司,海淀法院判决奇虎360向百度道歉10天赔偿5万。中国不同法庭用的是同一部法律吗?”
 
如果你对方舟子略知一二,则你就应该知道,方舟子公开点名的目的就是在指使手下暴徒对之进行人身攻击。关于方舟子及其科邪教徒们是如何攻击程屹法官的,我们下面在说。在此,我们先看看方舟子诉周鸿祎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1、假货打假,求抽得抽 

2012年10月9日,因打韩寒失利而困守搜狐微博的方舟子一手挑起了与奇虎360的大战,指责该公司的360安全浏览器“一点都不安全,会悄悄收集用户的隐私资料,包括各种上网密码!”(原始链接:2012-10-09 15:47)。
 
对计算机软件一无所知的方舟子在腾讯微博冒充计算机安全软件专家打奇虎360的假:就像他的所有“打假”活动一样,方舟子对计算机软件的无知在他开打奇虎360之后也马上暴露了出来。比如,为了构陷360,方舟子在10月12日转发了方粉“远处风景”的这条微博:
“用的是360浏览器,今年3月登录新浪微博时发现被别人登录过,被改了头像和发过微博。新浪微博认证用户Gina坦克然今年9月用360浏览器登录京东帐号,发现被别人登录、验证过,地址和收货人都变成别人的了。”(原始链接:2012-10-12 17:20)。
 
可是,还不到半小时,“新浪微博认证用户Gina坦克然”就发声明予以否认。 

“什么世道,这也可以!!同志们,我之前抱怨京东360的微博被@方舟子 转述到了他的搜狐微博,而且变成是我投诉360浏览器的!!有没有搞错,我用的是MACBOOK,Safari..哪来的360浏览器,我勒个去,你黑360就黒360,关我什么事!!生气!!(截图附真相)气死我了 @新浪微博”(见:2012-10-12 17:49)。
 
方舟子迫不得已,只好发了一个“方氏道歉”:“对不起,这条微博的第二条证据有误,是因Gina坦克然把京东简称为360引起的误解,她澄清说她说的360指的是京东。其他众多串号证据依然成立。360利用一个小失误大做文章,更说明其心虚。”(原始链接:2012-10-12 18:47)。
 
方舟子打360出乖露丑的故事马上以“方舟子承认打假360证据有误并公开道歉”为题成为网络热帖。 

方谣棍造谣先被辟谣后被打脸
 
那么,为什么说方舟子的道歉是“方式道歉”呢?因为这是云霄方氏骗子行骗之时的惯用骗术,其基本“逻辑”就是:尽管我方舟子出了大丑,但我方舟子的打假“依然成立”。例如,在1999年,方舟子冒充“文史奇才”对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大打出手,指控对方故意陷害自己的老校长郭沫若。方舟子的无知马上被复旦大学教授傅杰予以严厉抨击,但方舟子却愈战愈勇,继续证明自己对余英时的辱骂“仍然成立”:“如果傅先生所言内情属实,则篡改引文误导读者的责任不该由余英时本人来负,我可以收回在这一点上对余英时的指责。但是也仅仅限于这一点。如我前面所言,这不过是偶然发现的一个小插曲,不涉及对《互校记》正文的批评,对论证和结论都没有影响。把有关的第二节完全删去,也不影响论证的完整性,我对余英时罗织罪名、强词夺理的‘互校’的总体批评仍然成立。”(方舟子:《是谁“冤枉”了余英时?──答傅杰〈差之毫厘 谬以千里〉》,新语丝1999年11月30日新到资料)。
 
再如,在在2006年,为了争抢“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的桂冠,方舟子对真正的“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大打出手,说“8年来,杨玉圣没有发表过一篇学术论文”。而在被杨玉圣指出其造谣之后,方舟子又使出了“依然成立”的故伎:“我并不否认杨主任在很早以前曾经发表过一些学术论文,但是我关心的是自 1998年杨主任专职从事‘学术批评’以来的论文发表情况,因为杨主任能转到中国政法大学当教授、主任,显然只能是靠近几年来的学术成果,而不能吃老本。……所以我在《杨玉圣靠什么学术成果当美国政治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中所说的‘8年来,杨玉圣没有发表过一篇学术论文,更没有发表过一篇研究‘美国政治与法律’的学术论文。’这一结论仍然成立,并没有因为杨主任公布了更详尽的文章清单而改变。”(方舟子:《再问杨玉圣靠什么学术成果当美国政治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新语丝2006年1月2日新到资料)。
 
打杨玉圣教授出丑之后三个月,方舟子打假中科院院士魏于全又出丑了,这是他的“依然成立”:“此文原题《神奇的肿瘤抑制剂‘魏氏佐剂’》,其中有一部分内容有误。PNAS论文中的图3未列出肿瘤生长的时间(比较奇怪),所以不能与魏院士的论文做比较。原先提到的1周时间当指肿瘤接种的时间点。论文正文提到时间时未用介词,又未标出肿瘤生长时间,所以误读。我已将有关段落删除,对此非常抱歉。但是对魏院士错用文献的批评仍然成立。”(方舟子:《〈再说为什么我认为魏于全院士的论文有假〉按语》,新语丝2006年4月4日新到资料)。所以说,“方式道歉”的本质就是恬不知耻的“方氏自我辩护”。 

方舟子的“打假”策略不外是“一计不成,再施一计;计计不成,也不放弃”。所以,在打奇虎360出了大乖露了大丑的第二天,他又转发了他二姐方云环(化名“滤波filtering”)的一个帖子:“我安装完360安全卫士和360杀毒软件后,系统重启,然后通过msconfig禁止360安全卫生和360杀毒软件开机启动,确定后弹出警告且须输入校验码,全当其是好心吧,操作完毕后系统重启。重启后,意料中的事情发生了,如附左图:360安全卫士是禁止不了的!启动不能禁止,那么进程应该也是终止不了的吧,于是试下终止进程,确实是终止不了,如右图。不让禁止启动,不让终止进程是流氓软件的重要特征。”(见:2012-10-13 20:17)。
 
最奇的是方舟子在转发此帖时做出的评论:“这是不是意味着没法卸载360安全卫士?那样比3721还流氓啊。”(原始链接:2012-10-13 21:41)。 

简言之,方氏姐弟二人上演的这出二人转又是丢人加现眼:当奇虎360首席隐私谭晓生、老板周鸿祎先后揭露这两个帖子的无知之后(见:2012年10月13日 23:22、2012-10-14 14:53),方舟子马上使出他曾经使用了无数次的“我没说,我只是转发”、“我没说,我使用问号”这样的故伎:“什么验证码、msconfig禁启动,都是我转发的教微软操作系统的高级工程师微博里的话,我根本没有谈及,周鸿祎、 谭晓生为什么把它们当成我本人说的?是老眼昏花,还是和有阅读障碍的韩寒一样把我转发的微博全当成我写的?周鸿祎据此说我不是真博士,我能据此说他是真流氓吗?”(原始链接:2012-10-14 19:15)。
 
不幸的是,傻二姐方云环在此之前已经承认,“我有几年没使用用杀毒软件了”、自己不过是“朋友的电脑维护义工”而已(见:2012-10-13 20:42)。实际上,方云环只有厦门大学海洋学学士学位(见:厦门大学海洋与地球学院校友网)。更可笑的是,还有人把“滤波filtering”是方舟子的二姐这个秘密捅了出来(见:2012年10月14日 17:18),而那个帖子又不幸地被谭晓生转发了(见:2012-10-15 00:09),于是谣棍方舟子又使出了碰瓷招术,鬼哭狼嚎般地说 “360首席隐私官谭晓生气急败坏,开始指名道姓地攻击我的家人。”(原始链接:2012-10-14 22:25)。八天后,方舟子起诉周鸿祎、谭晓生等人。
 
打架亲姐弟,造假方家军:在方舟子转发并且评论了二姐方云环的科唬帖子之后,奇虎360的隐私官谭晓生、老板周鸿祎先后上阵,抡抽方氏姐弟二人。
 
一对骗子:被小弟方舟子尊为“教微软操作系统的高级工程师”的方云环,是厦门大学海洋学系1982届本科毕业生。她自己承认,在“打假”360“流氓软件”之前几年,她都不曾使用过杀毒软件。图中学士学位证书是方云环自己贴在网上的。(见:2013-02-21 16:52)。
 
方舟子被奇虎360首席隐私官谭晓生要求自证没有收钱打假
 

2、讼棍兴讼,求辱得辱 

实际上,在开打奇虎360的第三天,2012年10月11日,方舟子在“腾讯微博微访谈:方舟子谈慎用360浏览器”结束时就已经宣布要起诉该公司:“我刚刚看到360的官方声明。作为一家上市大公司,毫无根据地用所谓‘网友曝料’攻击、诽谤批评者被人收买,是很不正当的做法。这是对我的名誉的严重损害,我只能起诉它,没有别的选择。访谈结束时间到了,谢谢大家!”
 
在当时,方舟子大概只打算拿起诉来吓唬对手,阻止对方揭露自己“选择性打假”、“拿钱打假”、“以假打假”的本质。但这一恫吓策略并未奏效,不仅“方舟子是百度雇佣兵”这个“谣言”越传越猛,就连“方舟子是个骗子”这样的事实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也就是因为如此,明知胜算不高的方舟子决定铤而走险,在10月17日起诉奇虎360(见:《民事起诉状:方舟子起诉奇虎360侵害名誉权》,新语丝2012年10月17日新到资料)、五天后,又起诉周鸿祎等三人。(见《方舟子起诉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首席隐私官谭晓生、产品总监陶伟华诉状》,新语丝2012年10月22日新到资料)。这四个案子加到一起,方舟子总共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160万元人民币,外加8万元律师费。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方舟子和彭剑这一对骗子在第N次玩耍敲诈、骗捐、洗钱的游戏。
 
确实,这四个诉状都使用了相同的理由来证明方舟子“打假”的合理性:“而事实上,原告对‘360安全浏览器’的质疑也是基于诸多用户反映、IT业界人士、媒体批评360浏览器、360杀毒软件采集用户隐私数据上传服务器的做法;且原告也只是依据相关事实建议“慎用360浏览器”,并没有诋毁抹黑360浏览器、360杀毒软件等。”
 
“而事实上”,方舟子打奇虎360所依赖最重的“IT业界人士”就是 “独立调查员”:仅在2012年10月12日至11月10日之间,方舟子就在搜狐微博上转发、引用了这个人的帖子二十多次。不仅如此,方舟子还未经对方许可,将独立调查员的三篇文章 “新盗”到新语丝。可是,从2013年8月起,这个独立调查员就被方舟子定性为“恐怖主义”(原始链接:2013-08-05 20:28、2013-08-10 10:03)、“网络恐怖主义”(原始链接:2013-08-10 14:28、2013-08-10 20:53)。换句话说,方舟子“对‘360安全浏览器’的质疑是基于一个网络恐怖分子的言论”。
 
这样一来,方舟子本人岂不是网络恐怖主义团伙的头子了吗? 

翻云覆雨,反目成雠 

在2012年攻打奇虎360时,独立调查员是方舟子最为倚重的“IT业界人士”,不仅大量转发对方的微博(例见上图),而且将对方的文章明盗到新语丝的“新盗资料”中(中图)。但是,到了2013年,因为独立调查员在方舟子打中国农大副教授朱毅的战役中站到了朱毅一边,方舟子就把独立调查员打成了“网络恐怖分子”(下图)。
 
无论如何,方舟子的四桩案子,只有起诉周鸿祎的案子在一年后得到审理。但奇怪的是,方舟子起诉案由本来是周鸿祎转发“网友爆料方舟子被百度重金收买和利用”等言论使“原告在社会上享有相当的良好声誉”受到了损害,可是,铺天盖地的相关新闻报道却大都以《不满被称作“方肘子”方舟子诉周鸿祎索赔》为标题。
 
自取其辱 

方舟子以维护自己的名誉权为名,行敲诈勒索、骗捐洗钱之实,结果求辱得辱,自取其辱。
 
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判决周鸿祎的相关微博侵犯了百度的名誉权、狗腿子虚逐子“祝贺”说“360诽谤一案,百度告赢了,老方的没理由不赢吧”之后,方舟子才这样甘苦自知地回答说:“中国的法院可不好说,即使是相同案由,百度告得赢的,我也可能输。”(原始链接:2013-12-19)。 

而方舟子在2014年1月23日发表的《北京朝阳区法院对三个案件的离奇判决》内容之一,就是发泄他对自己起诉周鸿祎案判决结果的不满。奇怪的是,方舟子至今不敢公布该案的判决书。不过,据《北京晨报》,其判决结果如下:“判决书指出,方舟子享有较高社会声誉,有较强的话语权,其在搜狐微博的账户关注者就高达1900余万,且其在与周鸿祎的论战中,其发言都得到了数量众多的转发和关注,足以证明其发言的影响力和消除消极后果的强大作用。名誉侵权的法律责任承担主旨在于消除损害后果。基于周鸿祎已经自行删除相关微博、主动赔礼道歉,侵权行为已不存在,而方舟子的话语平台又足以消除损害后果,判决继续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已无实际意义。故最终法院判决周鸿祎赔偿方舟子公证费1000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颜斐:《方舟子一日两官司:告赢360老总》,2014年1月24日《北京晨报》)。
 
也就是说,方舟子赢了官司,但输了钱──百度得了五万元,我才仅获一千元赔偿,我这不是赔惨了吗?──,所以他才会愤愤不平。由此可见,敲诈勒索是讼棍方舟子兴讼的主要目的。方舟子当然不会告诉世人,是他首先挑起事端,也是他通过流氓手段攻击对方,并且,他这个网络无赖的身价和百度相比趋近于零。
 
3、无赖老赖,求耻得耻 

2014年1月29日,方舟子一面在搜狐微博上扬言要“控告她枉法裁判”(原始链接:2014-01-29 22:08),一面向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其“事实与理由”的第二项最为可笑:“二. 感谢一审作出的‘方舟子在社会上享有较高声誉’的判定,但其后的‘在华人文化圈和网络上都有着较强的话语权’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 
“事实上上诉人的话语平台仅仅是微博、博客等自媒体,偶尔接受采访、访谈发表一定言论,即话语平台有限,在华人文化圈和网络上的话语权十分有限且偏弱。在华人文化圈和网络上、媒体上,存在大量针对上诉人的诽谤、侮辱、恶意人身攻击、不客观公正的报道,这就是上诉人不得不提起多起民事诉讼寻求司法救济的原因所在。
“在涉案周鸿祎言论的微博载体——新浪微博上,上诉人早在二年前就因故停止了新浪微博的更新。上诉人的搜狐微博显示‘粉丝’数量上千万,但该数字并不能反映实际关注者的数量,实际活跃的‘粉丝’数量远远低于前数字。即上诉人自媒体的受众人数极其有限,且与被上诉人微博受众明显并不重合。”(见:《方舟子诉周鸿祎名誉侵权案上诉状》,新语丝2014年2月2日新到资料)。
 
这相当于变相承认自己在搜狐微博的1900万粉丝绝大多数是自己买的、馊壶送的僵尸粉。 

其实,就在上诉之前一周,《法治周末》前执行主编郭国松已经在新浪微博上透露说,方舟子的律师在法庭上非常“实在”地承认,方舟子的“有些粉丝是假的”(见上文)。当然,即使方舟子自己不说,这个事实也是世人皆知的。所以,法官程屹的这个“离奇判决”,很可能就是要以“世人皆知的骗子”方舟子之矛,攻“享有较高社会声誉”的方是民之盾,让他哑子吃黄连,有苦不能言。可惜的是,程屹法官低估了方舟子的不要脸程度:为了钱,他有本事自己扒自己的皮。
 
事实是,早在2000年,方舟子就对中国科大海外校友基金会吹嘘说,他1998年回国时,他的国内朋友就是因为他“在网上也有名气”而劝他放弃科学研究,改“做网络”。(刘铮:《方是民(方舟子)博士采访录》,新语丝2000年10月3日新到资料。)到了2010年,方舟子更是志得意满地对媒体吹嘘说:“最近几年自己揭露的假事越来越少,因为知名度大,所以打假会引起更大的关注”。(刘玮宁:《一个嫉假如仇 一个买凶拍人》,2010年9月24日《羊城晚报》)。 

很可能是由于方舟子的自我吹嘘和炫耀,连他的美国导师Zachary Burton都知道自己的前学生在中国声势显赫(“prominent
 position in Chinese society”)。
 
2011年底,《三联生活周刊》在一篇文章中说:“在新浪微博的影响力风云榜上,他长期排在前50名内。在最近一期的周榜上排位是第39。”(陈晓:《方舟子的微博舞台》,2011年12月23日)。而他的狗腿子虚逐子则吹嘘说:“他提出话题的能力,在微博上应该没有人比得过。”(同上)。在当时,方舟子的粉丝不过150万而已,还不及他后来在搜狐微博的十分之一。
 
2012年8月,《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的话:“方舟子在这部纪录片作为受访人出现,他的推荐让龙天翼等三位同学既兴奋又紧张。‘我们知道方舟子的影响力,知道视频的传播一定会爆炸性地增长。’”(焦东雨:《迷雾》,《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8月17日)。
 
也就是因为坚信方舟子的“巨大影响力”,方舟子的狗腿子方玄昌才会在方舟子移师搜狐之后摇晃着大脑袋劝告股民抛售新浪股票:
“尽管说的是新浪‘可能的最坏情况’,但有眼光的股民,如果手上持有新浪的股票,已经可以预做打算了,至少应该开始观望——这个可能的预期决不是依据什么蝴蝶效应而来。方舟子在微博上制造话题的能力有目共睹,何况他率领去搜狐的还有为数众多的方黑(包括韩粉),微博世界,谁也不能忽视这股力量。”(见:2012-8-16 21:54)。
 
事实是,奠定讼棍方舟子在讼状中屡屡自吹自擂的“在社会公众里享有相当的良好声誉”的最重要的一条,也就是那个有“英国野基奖”之称的“首届约翰•马多克斯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来自方舟子的“巨大影响力”。这是该奖推荐人、伪美国博士、伪主流科学家、伪科学记者、抄袭剽窃犯袁越(土摩托)在推荐函中说的:“他的博客和微博在中国都极为流行。” (“His blog, as well
 as Weibo (a twitter-like Chinese website) are all extremely popular in China.” 见:土摩托:《祝贺方舟子获得约翰•麦道克斯捍卫科学奖》,土摩托日记,2012年11月8日。注:原网页已经被删除,但在Wayback Machine网站有保留)。
 
最奇的是,就在打奇虎360之初,有人问方舟子:“你是想借着攻击360扩大影响力吗?” 

猜猜“话语平台有限,在华人文化圈和网络上的话语权十分有限且偏弱”的方舟子是咋回答的?他说:“你觉得我的影响力还需要再扩大吗?”(《腾讯微博微访谈:方舟子谈慎用360浏览器》,腾讯微博2012年10月11日)。 

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 

2012年10月,方舟子自认其影响力已经大得无不再扩大了。2014年1月,方舟子自认“话语平台有限,在华人文化圈和网络上的话语权十分有限且偏弱。”
 

最奇的是,为了证明方舟子在网上没有什么影响力,舟子的辩护律师彭大傻子在方舟子上诉案的庭审时,拿出了这样的证据:“证据四是上诉人方舟子的搜狐微博首页,证明目的首页显示方舟子微博发表数量为一万五千七百七十二条,可以计算平均每条微博转发二百二十多次,评论二百零几个,可以认为微博上的影响力有限。”(见:《三中院“方舟子诉周鸿祎名誉权纠纷”上诉案》,中国法院网,2014年5月12日)。
 
这当然是事实。也就是根据这样的事实,我才在2014年7月28日发表的《中国的法院不应该成为跨国流氓手中的的玩物──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中说了这样的话:“虽然方舟子的搜狐微博号称有一千九百多万粉丝,但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僵尸,也就是花钱购买来的假帐号。大量事实表明,方舟子的真正粉丝只有几百人。”
 
但此时,方舟子又不干了。他编造了下面这个谎言,显然是要激怒方粉,替他报仇:“‘首席方学家’亦明(葛莘)为了抗议英国《自然》颁发John Maddox捍卫科学奖给我,致《自然》的公开信已经写满40封了。他还向中纪委举报说,方舟子的一千多万粉丝都是买来的,真正粉丝只有一百多。”(原始链接:2014-08-11 23:26)。
 
可笑的是,即使是使用了造谣的战术,这个帖子总共只有不到五百个评论和转发,其中包括忠实教徒的多次转发──显然是要证明“方舟子的一千多万粉丝都是真粉丝”。比如,那个老不要脸的“幽默的老王”就评论并且转发了主子的微博六次;方舟子的福建哑巴老乡“手语者”评论转发了四次,其中两次是简单的“+2”;而那个号称“我其实并不经常转发老方的微博”的美国新科傻博士魏昕宇(嵌段共聚物)则评论转发了三次。明白方舟子为什么要把我的“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说成是“向中纪委举报”了吗?明白他为什么要把我说的“方舟子的真正粉丝只有几百人”改成“真正粉丝只有一百多”了吗?答案是做贼心虚、嫁祸于人。
 
谣棍方舟子刚造谣就被打脸 

2014年8月11日半夜,方舟子造谣说,我向中纪委举报他,说他的真正粉丝只有一百多。第二天下午,搜狐微博网友“夕拾朝花2010”查看到我的原话是“方舟子的真正粉丝只有几百人。”这位网友没有指出的是,我的这句话是写在《中国的法院不应该成为跨国流氓手中的的玩物──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一文中的,而我向中纪委举报的是他的老靠山何祚庥,而不是国际流氓方舟子。(见:《向中央纪委实名举报: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涉嫌受贿》)。
 
言归正传。到了2014年6月20日,方舟子的上诉请求被以“依据不足”为由予以驳回。方舟子这个讼棍不仅没有从这起官司中捞到分文,他反倒把一审判决中得到的一千元钱赔偿也搭进去了:二审案件受理费1406元由他独自承担。可以想象,输红了眼的“斗士”会怎么样:他在搜狐微博大骂主审法官李春香“蛮横无理之极”(原始链接:2014-06-30 15:56)、“捏造事实枉法判决”(原始链接:2014-06-30 17:24)、“为了替周鸿祎洗白,连如此明显的自相矛盾都不管了”(原始链接:2014-06-30 18:47)。不过,气数已尽的方舟子心里十分明白,面对教徒充英雄是他当时所能够做的一切,所以,尽管他扬言要“投诉”李春香(原始链接:2014-06-30 17:24),但实际上他连回新语丝菜园子哀嚎疗伤的勇气都没有了──至今,李春香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新语丝网站。这才叫机关算尽、玩火自焚、作恶自毙。
 
网络巨骗方舟子在搜狐微博使用职业水军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2012年8月15日,也就是在方舟子率领邪教徒移师搜狐微博的第三天,方舟子的水军帐号“刀又见飞刀”在两分钟内(从2012-08-15 08:25 到2012-08-15 08:26)通过点击“+2”转发方舟子攻击新浪微博雇员胡亚东的帖子14次,而方舟子的那个帖子至今总共只被转发了488次。在搜狐微博,专门转发方舟子微博的匿名帐号大约有数百个。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5年1月1日


上一篇:亦明:法制钝刀 阉割人渣——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之九)
下一篇:亦 明:网络恶棍 法庭恶霸 ——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