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信息 >

谭汝为:无耻的伎俩 拙劣的表演——在天涯社区、凤凰论坛盗用黄安年、李华隼之名发表评论是不折不扣的无赖行径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谭汝为(天津师范大学教授)


《水浒传》射死寨主晁盖的箭,刻着“史文恭”之名。尽管史文恭是梁山好汉的死敌,但在读者心目中,史文恭仍不失为一条好汉!假如射死晁盖的那支箭,刻上“宋江”或“花荣”的名字,史文恭立马就被绑在卑劣小人的耻辱柱上,落下千夫所指、万劫不复的骂名,世世代代遭人鄙夷和唾弃!  

近日,读好友转来“天涯论坛”等网络的两篇文章。一篇是署名“黄安年”的《我看杨玉圣的“打假门”事件》;另一篇是署名“李华隼”的《沈木珠教授诉案之被告——杨玉圣、李世洞为圆签名售书梦违法出书》。仅读作者署名和标题,顿感莫名惊诧,疑窦丛生!读了不到一半,仅凭直觉即可断定“其中有诈”!因为黄安年教授是我素所敬仰的历史学家,近年在北京开会时,曾两次晤谈。黄先生仗义执言的高风亮节、严谨的学风和犀利的文笔,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与南京财经大学李华隼先生,虽缘悭一面,但多次拜读他在学术批评网上发表针砭时弊,揭露丑类的文章,印象颇深。凭自己对黄、李二位先生的为人及文风文笔的了解,可做初步判断:第一,黄、李二位先生决不会撰写如此拙劣而犯浑的文章。第二,有人潜身暗处,盗用黄安年等人之名,混淆视听,兴风作浪。  

不久,就接连读到黄安年教授的《严正申明:盗用黄安年之名发帖要承担法律责任》和《盗用他人之名注册论坛侵犯了他人的署名权——有感于天涯社区、凤凰论坛侵犯署名权的恶搞作为》。黄安年教授严正申明指出:“笔者并未发布也未授权任何人发布这类帖子,笔者从未在天涯社区和凤凰论坛上发布帖子。笔者要求天涯社区、凤凰论坛撤下这种侵犯署名权的恶搞作为。盗用黄安年之名发文要承担法律责任。”  

学术批评网9月16日转发《黄安年:严正申明:盗用黄安年之名发帖要承担法律责任》加按语写道:“南京财经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某教授夫妇,以‘黄安年’的名义在凤凰论坛注册,注册时间是2010年9月15日。关于‘黄安年’的资料全空着。就在当天接连发了三篇帖子,一篇‘揭露’杨玉圣、李世洞所谓‘签名售非法出版物’,发表在‘国际聚焦’;第二篇是‘黄安年’的‘我看杨玉圣打假门事件’(此文发了两次,一次在‘网罗天下’栏目,一次在‘辩论会’栏目),还有一篇是以‘郑华庆’名义写,内容是谈庭审,发表在国际聚焦栏目。”  

作为学界中人,开展学术批评和反批评,属于正常的学术行为,可以堂堂正正地署实名,也可使用化名,即使观点偏颇,意气用事,甚至判断有误,尽可见仁见智,各抒己见。但盗用他人之名,在网上发表混淆黑白,蛊惑人心的文章,就是不折不扣的无赖行径,君子不齿!这恰恰暴露出冒名发文者险恶的用心、流氓的伎俩和卑劣的品行!这种将水搅浑,混淆视听的行径,是慌不择路者的铤而走险,是穷途末路者的自我暴露,是学界丑类的自我贬损,结局只能是自取其辱!  

体育竞赛有规则,日常游戏有规则,学术争论自然也应遵守规则——作为学者,第一应尊重事实,第二得服膺真理,第三须接受学术道德底线的最终制约。在这个前提下,尽管双方学术争论再激烈,学者观点再对立;以至唇枪舌剑,诉讼公堂;甚至恶语相向,势不两立,都属于堂堂正正的学者所为。旁观者、评论者尽可向灯向火,褒贬向背,也属正常;对于争执双方的黑白高下、正误文野、醇疵瑕瑜,学界学人或实名或署名,尽可网上撰文评价,即使固执己见,拿不是当理说,也应予以理解、谅解。尽管我们不认同对方的观点,但应捍卫双方自由表达的权力。但盗用他人之名,在网上发表文章,纯属不折不扣的无赖行径,为规则不容,令君子不齿!  

用学术道德底线做最起码的衡量,可暂时抛却内容实质评判,仅拿署名一项说事——杨玉圣、李世洞、黄安年等学者,一贯用真名实姓的署名参与学术批评,何等光明磊落,铿锵镗鞳,堪为堂堂正正的君子所为!而不敢用实名,也不敢用化名,却躲在暗处,假冒对手之名,撰文发帖,其无耻的伎俩和拙劣的表演,只能自我贬损,自取其辱,最终结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敬佩晁盖,也尊重史文恭,他们是敌对阵营的仇人,但属于堂堂正正的战场行为,光天化日之下,明来明去,你死我活,何等磊落壮烈!至于鬼鬼祟祟地躲在阴暗角落,以挖陷阱、射暗箭为业,就令人万分鄙夷了!如果事先在射出的暗箭上刻对手的名字,就无异于阴鸷禽兽之为。和此类对手,如何交锋?就甭费那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啦,还是遵从鲁迅的战术:“最大的轻蔑是无言,连眼珠都不必转过去!”  

(感谢谭汝为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0年9月18日  


上一篇:廖渝法:“选择性安排旁听”与“周泽之问”[“杨玉圣诉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案”系列评论(十一)]
下一篇:刘桂明:还有多少人像杨澜一样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