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图书提要 >

亦 明:从“中国人渣二号”到“网络畸骗”——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上)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亦明


【提要】从年初戴着新浪网民扣上的“中国人渣二号”帽子走进2013年,到年底戴着腾讯网民崔永元扣上的“网络畸骗”帽子向蛇年告别,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文贼、巨骗、打手、恶棍方舟子又在世人的咒骂声中度过了可耻的一年。那么,在这一年之中,方舟子都干了些什么?他是怎么干的?他为什么要那么干?本书用15万字、148张图片、上千个链接对这些问题做出了详尽的解答。

【详细目录】

一、滥男恶兽,专和女斗
二、老偷惯骗,戕害少年
三、妒夫醋潭,同类相残
四、碰瓷挺转,楚猴沐冠
1、黄金大米是转基因贩子方舟子的碰瓷道具
2、“转基因大米试吃会”是方舟科邪教炫耀实力的阅兵式

五、抢旗砸碗,逼反志安
1、挺转方粉王志安
2、妒夫独夫方舟子
3、步步紧逼
4、逼上梁山

六、牧笛狂吹,方舟折帆
1、请,不来
2、打,大师
3、揭,真相
4、发,水军
5、碰,瓷器
6、砸,饭碗
7、挖,隐私
8、打,官司

七、壮哉永元,暴打方骗
1、崔永元:“我愤怒!”
2、方舟子:“有权利,没资格”
3、两种“权威”
4、“猪油肘子”
5、贱人犯贱
6、实话实说,实地实证
7、垂死挣扎
8、痛打落水狗
9、小结

八、匪巢被端,众离亲叛
1、方粉的定义
2、方粉的种类
3、方粉举隅
(1)嗜血恶魔
(2)下流马仔
(3)下贱大师
(4)脑残斗犬
(5)真假龙哥
(6)黑心中医黑
4、幡然醒悟

九、残菊败柳,争畸斗赝
1、菊花绽放,臭气熏天
2、柳蝉轻狂,艳声远扬
(1)藕断丝连,死灰复燃
(2)打架亲兄弟,上阵二奶兵
(3)一唱一和,过海瞒天
(4)冷宫难耐,败柳出墙
A、蒙面侠爆绯闻
B、坚决不予追究
C、黎柳蝉色诱“肉工”
D、方肉工发射“肉弹”
E、尾声

十、大不劣癫,啊美丽奸
1、英国野基奖
(1)系列公开信
(2)联名公开信
(3)第一真相:“约翰•马多克斯捍卫科学奖”不是《自然》杂志奖
(4)第二真相:“捍卫科学奖”的主谋是“理解科学”的执行主任Tracey Brown
(5)英伦探秘
(6)迎头痛击
(7)深入挖掘
(8)结论
2、美国野鸡奖
(1)赌城舞弊奖
(2)圣地亚哥黑帮奖
3、亡命天涯,何处是家?
4、敛财有道、敲诈搜刮


从2000年起,方舟子被以于光远为首的那个“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和由其派生出来的“科学文化人”推上了中国社会的大舞台。在跳梁小丑般地折腾了十年之后,随着“羊角锤击案”和“方舟子袭师案”的相继爆发,这个网络骗子的命运也发生了惊天逆转。2011年,方舟子被海内外中国学者联手打成一条疯狗,并被赶出了学术界。(亦明:《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2012年,不甘坐以待毙的方舟子继续作死,跑到“文坛”去“装神弄鬼”,其结果就是由“发疯”变成了“发臭”。(亦明:《方舟子2012年十大要闻》)。据2012年11月22日《济南时报》报道,当时媒体搞了个 “你最想轰下台名人” 调查,方舟子名列榜首。而据2013年1月3日的《苹果日报》,在刚出炉的“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中,方舟子名列“百名人渣”的第二位,仅次于风头最劲的薄督熙来。

“攻成名就”

从小就向往成为“名人”的方舟子,在2012年底终于如愿以偿。上图见2012年11月22日《济南时报》A26版,下图截自台湾壹电视2013年1月3日节目,“新浪微博‘人渣榜’薄熙來榜首•成龍第14”。

本文记录方舟子在2013年“发邪作恶”,也就是狗急跳墙、在灭亡之前做猖狂一跳的历史。由于材料庞杂繁巨,而笔者力求故事的完整性,所以这篇文章与本系列前两篇(《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方舟子2012年十大要闻》)的一个显著不同点就是以叙述为主。这样就难免使内容冗长,请读者见谅。

一、滥男恶兽,专和女斗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好男不和女斗”。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滥男专和女斗”。而方舟子在2013年所展示出的,就是一幅“滥男”面孔。

众所周知,方舟子的“打假”第一枪是在2000年射向女生物学家陈晓宁的。当时,方舟子妄图在中国盗卖自己前任雇主、美国邵克生物研究所(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的一个基因专利,但苦于找不到销赃下家。而就在这时,与方舟子同在美国南加州的陈晓宁却打着“基因皇后”的旗号成了中国媒体上的红人,结果惹得天下第一妒夫方舟子妒心大炽,于是带领阿歪饶毅等所谓“88罗汉”把陈晓宁打得落荒而逃。方舟子因此一举成名。(详见亦明《科唬作家方舟子》第六章:《“生物信息学家方舟子”的来龙去脉》)。

实际上,天下第一文贼方舟子的第一个“打抄”(打击抄袭剽窃)对象也是一位女性。1995年,有一位青年女诗人被指控抄袭,方舟子马上兴致勃勃地撰写了一篇“杂文”,一面卖弄自己这个“文抄公”懂得“天下文章一大抄,不过有的抄得有的抄不得”这个大盗理,一面假惺惺地“宽宥”该“文抄女”,说什么她“大概是一时不慎,本来没什么了不得的,让人揭出来,说清楚了就行了”,一面又把“打假”的大棒抡向第三方,指责“她的一些朋友的表演把内心的龌龊表现得一览无余”(见方舟子:《天下文女一大抄》,作于1995年10月17日),好像他自己是个多么干净清纯的货色似的。

1998年,为了抢夺“(创办)第一份网上中文纯文学期刊”的桂冠,方舟子再次把这个“文抄女”拉出来当垫背,连同一份由与她有关联的女网友创办的杂志也被方舟子一并贴上“女-性文学”、发表“女性网民写的色情小说”的标签。(见方舟子:《海外的中文电子刊物──中文国际网络纵横谈之二》,XYS19981224。据称发表于《中国青年报》)。现在我们当然知道,当年最活跃的“女─性作家”之一就是方舟子的情妇、以发明“肉工”一词而闻名遐迩的黎柳蝉(高小红,英文名Sharon G. Li。详见本书第九章《残菊败柳,争畸斗赝》)。

在被捧成“打假斗士”之后,方舟子虽然和女人撕打的机会少了,但他一旦和哪位女性撕打起来,那股“泼夫”劲头仍旧不减当年。比如,2003年7月,因为《科学时报•读书周刊》发表了一篇方舟子不认可的文章,方舟子就恶狠狠地痛骂该周刊主编杨虚杰女士“就是最近采访李政道而出了一回臭名的那位记者,其实是该周刊的主编,去年因为找出版社要钱和盗用几位科普前辈的名义搞了个反科学文化人自己选自己的科普著作奖而声名狼藉”。(见方舟子:《评清华大学刘兵教授对新语丝的漫骂》,XYS20030715)。可是,就在那之前两年多,同一个杨虚杰竟然被方舟子表扬为“女中豪杰”。(见方舟子:《〈这是什么样的态度和作风〉按语》,新语丝之友2000年12月17日)。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当时方舟子正在“假打”哈佛大学科学家吴柏林,在被对方驳得体无完肤之后,方舟子又写了一篇胡搅蛮缠的自我辩护文章。可是,没有哪家媒体愿意发表那样的滥文。最终,这篇文章被同属“科学文化人”的杨虚杰发表在《读书周刊》上,而她本人也就“顺(方舟子之)理成(方舟子之)章”地变成了“女中豪杰”。(详见亦明:《方舟子为什么要打“核酸营养品”?》)。据刘华杰透露,方舟子2000年到中国科学会堂开会,从机场到会场,都是杨虚杰接送,连会务费和住宿费都是杨虚杰交的。(刘华杰:《我和方是民(方舟子)的那点事》)。由此可见方舟子这个打架斗士,打起架来,只要能赢,只要能够出气、出名,他可以男女不分,六亲不认。 

在2005年之前,方舟子与女子打架都是单方面的,也就是说,只有“泼夫”方舟子撒泼的份,没有被打女子还手的份。但到了2005年,因为充当水电开发商的咬人恶狗狂咬环保人士,方舟子突然间声名狼藉。而就在这时,《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吴虹飞采访了方舟子。显然,恰逢老婆刘菊花出差在外的旷男方舟子被穿着“印满彩色蝴蝶的花裙子,又轻又薄,飘来飘去”的吴记者搞得神魂颠倒,“不禁情不自禁”地暴露出了自己的“精神分裂、心智发育不健全、极端自恋、惯于狡辩、红卫兵式的文革思维、搞科研没前途靠打假出名”等等“魔鬼”特征,而这些又都被吴记者一一记录在案。为了阻止该采访报道的发表,自称善于“后发制人”的方舟子竟然抢先一步,指控吴虹飞对他“耍流氓”,并且在新语丝上率领一干中老年猥琐男对吴记者展开了极其下流的围攻。当然,笨嘴拙腮的方舟子被伶牙利齿的吴记者骂了个七窍生烟。(见亦明:《方舟子恶斗吴虹飞始末》)。

恶鬼难缠左:生于1967年的方舟子被生于1983年的吴虹飞“耍流氓”;右:新语丝网页《中国不良记者名单》局部截图,方舟子在2005年把吴虹飞定性为“流氓”。

2006年2月18日,方舟子说:“最后我还是想给大家一个忠告,如果大家还信得过我的话:根据我本人、何先生、司马南的经历,《南方人物周刊》从主编到实习记者都是流氓恶棍,当之无愧是当今中国最黑的一个黑媒体,最流氓的一个流氓窝。”(见方舟子:《〈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电话不能接》)。

当然,靠“科学”二字招摇撞骗的方舟子并不仅仅纠缠那些他口中的“文傻”女,对于“理呆”女,他也毫不手软。2008年,极可能受阿歪饶毅的暗中唆使,方舟子突然间对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大打出手,继而又和施一公的女弟子、清华大学生物系年轻女教授颜宁捉对撕杀起来。原来,为了从政治上陷害施一公,方舟子故意把施的一篇英文文章的这句话,“democracy in the U.S. style 
simply does not work in China. Singing high praises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democracy is one matter; advancing a 
vast country of extreme diversity is another”,解释成“施一公……声称中国老百姓是不配享有美国式的民主和言论自由的。”(见方舟子:《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举报施一公涉嫌造假》,XYS20080812)。颜宁因此嘲笑方舟子“不懂英文”。而在当时,方舟子英语半文盲的真相还没有得到彻底暴露;并且,他也一直在新语丝上冒充“英语大师”(见亦明《英语是方舟子打人的利器》),因此颜宁说方舟子不懂英文比骂他是小偷还要让他恼羞成怒。于是,他就把清华大学网页介绍颜宁的这句话,“获得由 Science 和GE Healthcare评选的2005年‘青年科学家奖’(北美地区)”,拿出来当作打假目标:“……这是颜教授用其超级英语翻译出来的。这个奖的原名叫‘The GE & Science Prize for Young Life Scientists’,用英语4级的译法,该叫‘通用电器和《科学》青年生命科学家奖’,被颜教授超级掉了‘通用电器和《科学》’、‘生命’,于是这个奖也就成了涵盖所有学科的世界大奖,变得无比超级了。”(方舟子:《很懂英文的“清华大学最年轻教授”颜宁》,XYS20080821)。

据说颜宁被方舟子及其徒党的“各种诬陷气得打哆嗦”,而方舟子似乎对自己的“气人”功力颇为得意,颠儿颠儿地把那个消息转贴到新语丝读书论坛。(见:2009-01-15 11:53:35。注:2013年8月,方舟子宣布自己是“不是人气博主,而是气人博主。”见:2013-08-23 23:04)。可笑方舟子这个美国生物化学博士,不仅不知道“GE Healthcare”是怎么回事,他连研究蛋白质结晶需要通过显微镜(或解剖镜)来观察都不知道,所以他才会自作聪明地提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施是做晶体衍射的,是不是用显微镜看晶体长出来了没有?”(见:2009-01-03 13:29:12)。

到了2013年,已经陷入中国网民的口水之中无法自拔的“打架斗士”方舟子近乎“失业”:就像是文革末年的“四人帮”,此时的方舟子捧啥啥臭,打谁谁香。更糟糕的是,在这一年,中国突然间再没有人怕这个“斗士”了:在2012年初,路金波曾总结出了很多人怕方舟子的三条原因:“1耗不起时间、2多少都有把柄、3老方确实有大批粉丝。”(见:3:51 AM - 20 Jan 12)。但是,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这些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第一,和方舟子斗,根本就不需要多少时间,因为“方学家”们早已把那些耗时费力的脏活儿累活儿──挖掘方舟子的丑恶、邪恶、肮脏历史──干完了。让疯狗方舟子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打狗棒就摆在光天化日之下,任人免费取用,而任何人,只要朝方舟子挥一挥方黑打狗棒,就能把方舟子吓个半死;

第二,方舟子身上的把柄比谁都多,和他相比,任何人都是“圣人”,任何人都可以有“洁癖”,都可以“眼中容不下沙” ,因此根本不必害怕方舟子扒粪;

第三,方舟子的粉丝,99%是僵尸,而那剩下的1%,则全部都是一些和方舟子一样的邪恶之徒,尽管他们蒙面作恶,但他们的面具也正在被慢慢地扯下;而一旦被扯下面具,这些看似比德国纳粹党卫军膝下的狼狗还要可怕的邪教徒们,立刻就会变成低眉顺眼、老实巴交的癞皮狗。

也就是因为如此,在这一年,好像谁都敢和这个碰瓷斗士大刀阔斧地面对面砍杀。更是因为如此,方舟子的邪恶目光再次锁定了他以为软弱可欺的中国女性。

实际上,早在2012年中,方舟子就开始打起了女人的主意:在经历了6.12“方菊花革命”之后,方舟子突然间把打韩寒的枪口对准了青年女作家蒋方舟,指控其抄袭、代笔。在反韩大将木子美(不加V)倒戈拥蒋之后,方舟子又怀抱自己的女儿与木子美展开了一场碰瓷血战,结果木子美中计,把方舟子的瓷器碰破。方舟子借机向新浪方面告状,结果他和木子美被新浪管理方各打五十大板。于是方舟子借机带领方舟科邪教徒撤离新浪微博,逃到搜狐占山为王。据一个网友透露,方舟子因此得到搜狐方面的三百万元人民币报酬。(见:2013-12-19 21:25)。
 
方舟子撤离新浪微博,虽然捞到了三百万黑钱,但在世人眼中,他却是被他一直看不起的“三脏女”木子美骂跑的。所以,方舟子对木子美的报复凸显其泼夫本性。就在2012年将尽之际,方舟子转发了一个方粉侮辱木子美的微博,“发起了投票[你愿意花多少钱和]@不加V 睡觉?]”──其下贱程度由此可见。

“嬲中有科学,性中有道义”
侮辱女“性”成了打架斗士方舟子克敌制胜的法宝。(见:2012-12-31)。

确实,进入2013年以后,“打女人”成了“方氏打架”的主旋律:从一月份开始,方舟子就瞄上了美国女企业家傅苹,率领一小撮暴徒对其进行狂轰滥炸,看那架势,好像不让她的公司破产,不让她的声誉扫地,他就寝食难安似的。当时,方舟子这个美国博士以搜狐微博为战场,以中文帖子为武器,隔着一个太平洋对傅苹和她的自传《宁弯不折》发起了他有生以来势头最猛的攻势──从1月28日到2月底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仅方舟子本人就在新语丝上发表了十一篇专门攻击傅苹的长文,外加数百条微博。 

问题上,傅苹的书是用英文写的,而对傅苹的批评,都集中在亚马孙书店的网站上,并且以英文为交流工具。为什么美国博士、英语大师、“打假斗士”方舟子不亲临前线参战“打假”,而是躲在自家“工作室”中,通过教徒的翻译来和“女骗子”、和“堕落”的美国媒体打仗呢?(方舟子在亚马孙网站的唯一一篇评论傅苹的文章,是一个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工作的方粉给翻译的。见:February 3, 2013)。答案当然是显而易见的:这个美国博士、英语大师、“打假斗士”本身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冒牌货,他不仅连一句完整的英语句子都说不出口,即使是写一个简短的、能够拿得出手的英文 Twitter 都能把他累个半死。你说他怎么参战?

方舟子不敢亲赴亚马孙网站直接与傅苹对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害怕自己的那些在中国尽人皆知的丑闻传到英语世界。原来,就在方舟子在亚马孙网站发帖子的第二天,2月4日,有个叫Jerry的人在方舟子的帖子后面跟帖,说方舟子本人就是个大骗子;他并且把亦明写给英国《自然》杂志的系列揭发信的标题和链接也附上了。这可把方舟子吓死了,他马上回到搜狐发帖子哭诉:“‘方学家’亦明已经跑过去发了一则完全是攻击我的‘书评’。奇怪的是亚马逊会对这种无关的评论也放行,可能以为攻击的是书作者。”(见:2013-02-04 21:30)。

这相当于科邪教主对科邪教徒们发出了指令:到亚马孙举报Jerry。果然,从来没见识过中国科邪教徒的亚马孙网站把那个帖子删了。

2013年2月4日Jerry 在亚马孙网站揭露方舟子的帖子
(原帖已被删除,截图来自大洋彼岸的绅士新浪微博:2013年2月4日 19:12)。

不过,也恰恰是因为美国人没有见识过“方舟党卫军”的疯狂与邪恶,所以他们才会对方舟子的神秘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进入三月份,至少有两家美国主要媒体对方舟子展开了暗中调查。而方舟子那气势汹汹、咄咄逼人、不灭傅苹誓不为人的架势,也就在这样的暗中调查中悄悄地土崩瓦解了。可笑方舟子的走狗郝炘、程鹗等人不知内情,还在不停地向主子输送军火,而方舟子哑子吃黄连,除了偶尔敷衍他们一下之外,再就对这俩奴才视若无睹。混得最惨的是那个为了整倒傅苹使尽了全身解数的女狗腿子郝炘:为了挖傅苹的黑材料,她打着MIT校友的招牌跑到傅苹的母校索取傅苹的简历,希望能够从中挖出什么粪便。但最终,她被《纽约时报》取消了供稿资格,亦即扫地出门。(见:NOCERA, J. Cultural Revolution Vigilantes. New York Times, June 28, 2013.)郝炘虽非什么佳人,但好歹也是郝柏林院士的女儿,美国洋人的老婆(其老公Dan Abramson是清华大学的博士,据说是最早获得中国高级学位的美国人),你说她干啥不好,非要附贼作孽呢?

傅苹战役草草收场之后不久,方舟子又接了一个黑活儿:“义务为孙维做一次辩护人”,也就是给清华大学朱令投毒案唯一嫌疑人孙维洗白。按照方舟子的说法,在那个案子中,除了孙维没有犯罪嫌疑之外,任何曾经和朱令接触过的人,尤其是那些曾经热心帮助破获这起骇人听闻投毒案的人,都有犯罪嫌疑。不仅如此,为了孙维,方舟子还编造了一条美国法律,试图阻止一项要求美国政府遣返孙维的请愿活动,结果被美国政府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见: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博客:《谈谈白宫“请愿”网站的规定》)。而方舟子的老冤家吴虹飞更是对他破口大骂:“方逆贼!多次倒行逆施!这次肯定收了孙维钱了。他和孙维早就该认识。我和他在多个采访中交集几次,我觉得他做犯罪嫌疑人倒是很合适。他和贝志城一起做为嫌疑人呗!我看他头都突了,样貌猥琐,他才像凶犯呢。”(见:2013年5月12日 11:17)。

尽管方舟子装模作样地要和吴虹飞“法庭上见”(见:2013-05-12 15:55),但至今我们也没有听到方舟子起诉吴虹飞的消息。倒是在2013年7月,吴虹飞因言论过激被捕,把方舟子兴奋得不行,又是高呼“大快人心”,又是援引美国案例“供中国公知参考”,又是搞微访谈“吴虹飞事件”,恨不能让中国政府把吴虹飞拉出去就地正法他才解气。此人之阴险毒辣,真是世间罕见。

事实是,方舟子找女人打架,连孤儿寡母也不放过。2013年9月29日,因为与路金波的旧怨,方舟子把打架的矛头指向刚刚失去父亲的13岁少年夏健强,使用他惯用的作案手段──看似传谣、实乃造谣──,说:“路金波策划出版的夏俊峰儿子的画作,有人怀疑是枪手画的:http://t.itc.cn/m3DTN http://t.cn/zRv6E5U 从视频看,至少是专业画家帮着画的:http://t.itc.cn/HgJKU 路金波出完代笔出代画,代什么出什么。”(见:2013-09-29 13:21)。

面对世人的唾骂,方舟子毫无畏惧,他再接再厉,又和夏健强的母亲张晶、夏键强的义母伊能静打了起来,骂前者是“小贩”(见:2013-10-04 14:17)、后者是“戏子”(见:2013-10-10 15:25),那架势,比面对城管的夏俊峰还要勇猛威武。真是猛男啊!

实际上,由方舟子出面来指控夏键强抄袭作画特别搞笑:夏键强的“罪过”至多不过是无知少年动笔临摹了别人的画作,而方舟子的罪过则是一个有美国博士头衔的中老年“打假斗士”直接动手从互联网上强盗了大约两千幅艺术品、图像制品,塞到自己的滥书中骗钱(详见《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3年终版)》)。这个以两千步笑五十步的勇气,除了滥男恶兽方舟子,还有谁能有呢?

当然,方舟子在2013年缠斗中国妇女的重头大戏当属他与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的那场大战,详见本书第三章,《妒夫醋潭,同类相残》。

二、老偷惯骗,戕害少年

确实,除了专门找女人寻衅滋事之外,2013年的方舟子还特别盯上了少年儿童。这年年初,一些土豪方粉暗中捐款资助出版了一本《方舟子自选集》,网友戏称之为“方选”,其内容不过是把方舟子已经发表过无数次的文章,包括至少18篇已被证明的抄袭剽窃之作,由人民邮电出版社的副编审、以“大水货”闻名的方粉张兆晋再次汇集成书出版。事实是,早在该书出版之前两三个月,大水货张兆晋就为这本书不厌其烦地打广告:“《方舟子自选集》目前正在编辑排版,预计将于3月底或4月初和读者见面。本书精选了方舟子的科普与相关的人文作品约180篇,分为科学、生命、健康、科学 史、历史、诗歌、散文、杂文几部分,全面反映了作者长达30年的写作生涯,诠释了作者‘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的人生理念。”(见:2013-03-04 11:03)。

而方舟子则通过假惺惺地表示“不好意思”来反复转发这个“书讯”。(见:2013-03-04 12:10;2013-03-04 22:16)。虽然这本书没有按照大水货的“预计”如期出版,但方舟子率领邪教徒们炒作这本滥书的兴致却越涨越高。4月21日,也就是在雅安七级大地震发生之后不到34小时,搜狐网友琐碎妇人芳粥子记录下了方舟科邪教从教主到教徒的邪恶和无耻行径:“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抗震救灾之际,教主和方粉们又在做什么呢?一方面,他们紧盯新浪微博动向,凡是和神教结下梁子的人,一旦为抗震救灾献力、献策或是捐钱,必要抨击谩骂一番。另一方面,他们在为新鲜出炉的《方选》宣传造势。这是神教这两天征集到的《方选》宣传语,让我们来看看教徒为教主设计的虚假广告吧。”(见:2013-04-21 17:48)。

下面是几个“教徒为教主设计的虚假广告”:
@叫我Bruce: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完美人格,开新世纪中国科学新局面。中国科学界伟人的世纪巨作。
@灯塔与小舟:这是一位千百年来在中国、乃至世界少有的、在文学和科学双方面都有极高造诣的、真正有良知的学者。……这本《方舟子自选集》收集的只是方舟子博士的上百个足迹,其中的每一步都透出文学的芬芳、科学的浓香。……
@虚逐子:方舟子的打假也许引起不少争议,方舟子的科普没有任何争议;你也许知道科普作家方舟子,你可知道文史作家方舟子、诗人方舟子?无论你是方粉还是方黑,理呆还是文傻,学生还是长者,无论你关心的是科学还是文史,生命还是健康,诗歌还是杂文,这都是一本值得你细细品读的书。科学与人文齐飞,知识共情怀一体!
@深红来了:干货!干货!干货!180篇全是干货!一本让你一看就放不下的书、一本让你边看边惊叫的书、一本真正让你获得智商快感的书。你敢看!我敢赔!看后不满意——退、看后没获益——退、看后还能指出错误——一赔十的退。走过路过切不可错过,翻开书,尖叫吧!!!

而方舟子更是不甘人后,他迫不及待地搞起了“预订本”、“签名本”、“藏书票”等把戏来愚弄教徒们购买这本滥书。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方舟子出这本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捞一把。

可惜的是,这本“方选”不仅包含大量抄袭、科唬之作,而且还含有数以百计的常识性及文字性错误,比如“欲演欲烈”、“诺大的”、“骚首弄姿”、“唐明皇待他不能说不薄”、“洪武二十四年(1383年)”之类,连方舟子本人都不得不公开承认,这本滥书的“已知文字差错率接近万分之一”(见:2013-05-24 17:29),而这个“万分之一”就是国家《图书质量管理规定》所允许的出版物差错率上限。实际上,方舟子心里明白得很,该书的“已知文字差错率”不是“接近万分之一”,而是远远超过万分之一,连铁杆方粉克己明德(kjmd,据网友查证是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助教赵培楠。见:2013-12-14 18:55)都说它“错误百出”,无可救药。(见:2013-06-16 23:22)。

那么,这本劣质滥书究竟应该怎么办呢?当然是由傻大黑粗的土豪方粉再次出钱印修订本。问题是,那个“错误百出的版本”是怎么处理的?

这年9月,方舟子的一个名叫“gogo雪茄”的方粉买了上千本《方舟子自选集》,把它们倾倒给了方舟子的母校云霄一中。结果,一位学生在网上抱怨说,“方舟子是书出版的太多了卖不出去才拿来送给一中众学子的吧”。心胸需要用纳米尺度来衡量的方舟子哪能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他以其特有的方式指挥教徒进行反击:“这500册《方舟子自选集》是gogo雪茄出资采购赠送我的母校云霄一中的学生,以为该校学生会愿意读校友的书,却被这两个受赠者如此嘲笑,他们既然不稀罕这本书,就请退给学校转赠想要的同学。我本来就不赞成给一个学校(不论什么学校)送这么多册同一本书,还不如分送100所学校的图书馆。”(见:2013-09-10 12:42)。

教主一声吼,教徒抖三抖。看看一个典型方粉的表态:“假如,我要是云霄一中的校领导,我一定会找出那几粒老鼠屎来;假如我是所在班级的老师,我一定要找到他质问为什么;假如我是他的同学,我一定会和他干架!”(见:2013-09-10 18:36)。

方舟子的大姐、方舟娘子军军长、曾任云霄县科协主席的方云秋更是身先士卒,赤膊上阵,马上宣布“现在就到学校去”。结果,那个学生被方云秋训斥了整整一节课,并且马上删贴、道歉──方斗士完胜!(详见:琐碎妇人芳粥子的长微博:《方舟子大战高中生纪实》;独立调查员《一本〈方舟子自选集〉引发的“血案”》)。可笑的是,就在七个月前,方舟子还曾信誓旦旦地告诉全世界:他的家人“从不参与揭假也从不参与网上争论”(见:2013-02-06 14:57)。可见这个骗子撒谎连眼睛都不眨。

云霄恶霸
一个中学生因为发了一个28个字的帖子(左上),被方云秋(左下蓝衣女子)逼迫写了一份三百多字的道歉书(右)。(注:两微博皆已被删除。左下图来自:《旅美博士方舟子到云霄立人学校作讲座》)。

云霄一中被迫害学生转发独立调查员的帖子,表明认可其中内容
(该学生的帐号已经被消。)

可是,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细心的读者发现,这些被“赠送”的书籍,恰恰就是那个“错误百出的版本”!原来,新版“方选”在书脊上印有科邪教教徽猫头鹰,但旧版却没有,而由方舟子刊发的“云霄一中学生喜读白宝书”照片显示,学生们读的就是没有科邪教教徽的旧版。

滥人方舟子向家乡学子倾倒滥书
左图为方舟子公布的“方选”新版,“在书脊上多出了一个猫头鹰标志”(见:2013-08-13 16:41);右图为方舟子大姐方云秋(搜狐ID:漳舟)发布、方舟子转发的云霄一中学生被强迫阅读“方选”、做出“正常表现”的照片,“在书脊上没有一个猫头鹰标志”。(见:2013-09-10 22:33)。(注:方云秋发布的照片,署名“馨舟”,在被人揭露她是方舟子的大姐之后,她吓得匆忙改名“漳舟”。漳舟在9月14日发了几个威胁网友的帖子──包括“看到用四只脚爬进来的‘人渣’,我立马扣动板机……叭!叭!叭!”──之后,从网上消失了。见:“漳舟”的搜狐微博)。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有其弟必有其姐
云霄科协前主席、方舟子大姐方云秋在网上耍横、欺诈,被网友揭露真身。在仓皇逃离微博前,方云秋发帖“撂狠话”威胁网友。截止到2013年底,没有方云秋起诉网友的消息。

也就是说,科邪教团伙确实是在拿垃圾来毒害中国的下一代!而就在这时,正在被方舟子逼成“前方粉”的央视评论员王志安评论说:
“本该回收化浆的次品书送给孩子?如果真是如此,方舟子绝对被那个什么张兆晋坑了。出手吧,舟子。大义灭非亲的时候到了。”(见:2013年9月11日 22:51)。

方舟子果然立即“大义灭亲”──他与王志安彻底掰了:“央视主持人王志安传播人渣独立调查员捏造的谣言,造谣、污蔑、诽谤我姐姐,还莫名其妙地给我按了个姚姓二姐夫,造谣污蔑我用亲戚当水军、有水军头目,与人争论去攻击家人,也配自称什么用理性温暖世界?呸!”(见:2013-09-11 23:39)。

这是方舟子在微博上的唯一一“呸”。由这一“呸”可知,把“本该回收化浆的次品书送给孩子”的不是“大水货”张兆晋,而是“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的方舟子──呸!

方舟科邪教强行鹰派传教

据方粉任飞侠透露,方舟湘粉在湖南开展了一个“科普图书进校园”活动。所谓科普书就是方舟子的《方舟子自选集》。上图为该活动第一站,湖南师大附中,赠书一百本,由方粉、北京富商 @神雕侠侣之大侠杨过赞助。(见:2013-09-29 10:34。图片来源:2013-09-29 17:12、2013-09-29 18:26)。

事实是,方舟子通过“攒书”来洗钱不仅仅祸害中学生,他连小学生也不放过。11月28日,方舟子在搜狐微博发帖子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柠檬汁能去海鲜腥味?为什么拍打衣服会抖落下灰尘?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处处隐藏着简单的物理和化学原理。跟随小爱因斯坦,去发现它们、学习它们。学习科学,也可以是很有趣的。这是我审的一套从韩国引进的儿童科普书《走进奇妙的物理化学世界》,共三本,附送一套磁铁实验工具。广西科技出版社出的,适合小学生看。有没有必要在语丝书屋淘宝店卖签名本?”(见:2013-11-18 12:09)。

当然,方舟子审的这套书只“适合小学生看”,因为一个中学生就会发现,这个动不动就向中国人炫耀自己“在美国生活多年”、“在美国生活时养成的习惯”的“留美十三年的美国博士”,实际上连最最基本的英语常识都不具备。

原来,为了忽悠小学生读者,这套翻译自韩文的书被出版商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自作聪明地把书名译成了英文,Step into
 wonderful world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而就是这半句英文露出了方舟子这个土包子里的驴肉馅。一般来说,以-cal结尾的英语单词都是形容词,而不论是英文还是中文,一个最基本的语法规则就是形容词主要用作定语或者表语,不能用作主语或者宾语。因此,如果用那几个英文单词组成“物理化学世界”这个词组,唯一正确的排列组合是physical and chemical world (物理化学世界)──就算你连英语一级考试都没有通过,你也没有任何理由把它写成world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而方舟子审的书,在封面上就出现了这样让人跌破眼镜、笑掉大牙的错误。更可笑的是,在被网友指出错误之后,自称患有道德、真相双重“洁癖”的方舟子竟然这样为自己狡辩:“我审的是书的内容,封面没有送给我审阅。封面上的英文错误,是我拿到书后才发现的,当即通知出版社在加印时改正。这不是英文书,封面上的英文书名只是作为装饰,有错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见:2013-12-04 15:30)。

著名科唬作家方舟子向教徒推荐由他主审的臭名昭著的科唬读物
该毒物封面使用错误英文标题,整套书散发刺鼻气味,附送的实验磁铁一摔就碎。
不仅如此,书中存在大量低级常识性错误。

事实是,那个糟烂英文标题,即使不是出于方舟子之手,它也真实地反映了方舟子的英语水平。且不提那个他在2005年搞出来的“皇家读者”笑话,也不提那个他在2012年发出的“祸奖感言”,就说在发出这个狡辩之前一个多月,方舟子又搞出了一个英语笑话。当时,他一面板着面孔教训正在美国调查转基因食品的崔永元“做调查,首先语言要过关”(见:2013-10-23 11:39),一面得意洋洋地显摆自己的英语是多么的“过关”:“转基因食品是对transgenic foods的翻译,但在美国那么说没有几个人明白,因为那是生物学术语。在美国转基因食品称为‘遗传工程食品’(genetically engineering foods)、‘生物工程食品’(bioengineered foods)或‘遗传改造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后者简称GM foods。跑美国走马观花,连人家是怎么说转基因食品的都不懂,拉着店员乱问,还怪美国人不知道转基因食品。”(见:2013-10-25 16:13)。

可笑方舟子从21世纪初就冒充“美国生物信息咨询科学家”在中国当转基因食品推销员,但在推销了十多年之后,他不仅连“遗传工程食品”的英文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连英语的现在分词、过去分词如何用来当形容词都懵懵懂懂,结果把“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写成了“genetically engineering foods”。这个错误和前面那个“world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错误十分类似,因此证明那本书封面的失误,不是因为方舟子“没有看到”,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出”。也就是说,方舟子不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而且还是一个白痴无知型的骗子。 

水货科唬
方舟子为美国生物公司当了十多年的转基因贩子,但他至今也没有搞明白自己贩卖的到底是啥东东。但这并不影响他那压抑不住的冒充全知全能教训别人的欲望。换句话说就是,只要能赚钱,什么滥货到了方舟子手里都可以贴上“科学”的商标高价贩卖。

其实,就算我们不知道方舟子的英语根底,接受他的辩解,我们仍有以下问题:一个连封面都不审的人,是如何审“书的内容”的呢?一本封面就错的书得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才算是“造成后果”呢?而事实是,方舟子审的这本书,是一个典型的残次伪劣产品。一位名叫李加负的网友在搜狐微博发了一个这样的帖子:“方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初中物理老师,对幼儿科普很感兴趣。根据微薄信息刚卖了一套《走进奇妙的物理化学世界》,初步感觉书很好。有些瑕疵向您报告一下,一是随书附赠的磁铁质量不高,邮寄到我这里的7个小磁铁就有2个破碎了;二是初步感觉书中有的词汇有待进一步‘低龄化’处理,有的处理出现科学性错误(‘所以摩擦力越小,物体运动起来就越容易’就有问题);三是书的油墨气味较浓,和其他书的气味明显不同。”(见:2013-11-18 17:43)。

对此,方舟子解释说:第一,“有些表述不是很严谨,但在具体语境下可接受”;第二,“有的磁铁的确容易碎,尤其是那个U形磁体,我女儿玩的时候摔了一下就碎了,不过还有别的磁铁当备份”;(见:2013-11-18 18:10);第三,“该书为了儿童健康,特地采用了无害的大豆油墨,但大豆油墨味道较重,而且书印好后就用塑料薄膜包装,来不及散发,所以还有油墨味,但是是无害的”(见:2013-12-04 15:30)。

什么样的“磁铁”会一摔就碎呢?在什么样的“具体语境”下,不严谨的表述“可接受”呢?答案是显然的,也是唯一的:只有“方舟子牌”的“磁铁”才能像是豆腐渣似的“摔了一下就碎了”;只有在“方舟子审”的语境之下,科唬才变成了“可接受”。而据网友查证,那个“无害的大豆油墨”,恰恰应该“没有不良刺激异味”,而不是臭气熏天。(见:2013-12-04 16:24)。

最奇的是,不仅初中物理老师能够轻易找出书中的错误,连三年级小学生也能够做到这一点。一个叫独自出发的微博的方粉在某日发了这样一个帖子:“方老师,《走进奇妙的物理化学世界》第二册第35页,‘光:时速300000千米,需要8分20秒’是个错误。是我家小孩发现的,他上小学三年级,他说:8分20秒就能到达太阳,那太阳到地球的距离就不到300000千米,1.5亿千米肯定比300000千米远,所以,数据不对……@方舟子”。(见:2013-11-25 09:28)。

猜猜“方老师”的反应?他一面对该家长视若无睹,一面任由邪教徒围攻这位家长,逼迫他把这条微博删除了。(见:11月26日 20:18;11月26日 20:24)。只是在名人崔永元出面转发大洋彼岸的绅士 的长微博,《请方舟子立即停止戕害儿童!》(见:2013年12月4日 14:27)之后,方舟子才做出这样“道歉”:“我审校时没有注意到光速应把时速改为秒速。这的确是我审校时的疏忽,很是抱歉,在一个家长善意指出后我已通知出版社在加印时更正。总之,崔永元只是抓住该书中个别的差错,甚至不是差错,就在那里上纲上线,大肆造谣、诽谤。这套书总体上是一本很好的儿童科普,而且还附赠一套磁铁实验用具,再次向大家推荐。”(见:2013-12-04 15:30)。

第二天,方舟子继续“推荐”这个假冒伪劣产品:“《走进奇妙的物理化学世界》签名本在语丝书屋又上架了,大家抢去吧”!(见:2013-12-05 18:13)。而那个方粉家长果然“抢”来了一本(见下图)。

坑蒙拐骗,是钱就赚

整天满口“科学”、“道义”的方舟子在明知《走进奇妙的物理化学世界》错误百出之后,仍旧继续签名卖书,牟取暴利。左图为方舟子的签名本(图片来源:独自出发的微博2013-12-05 14:45首发,方舟子2013-12-05 18:13转发);右图分别显示该书签名本在方舟子“语丝书屋”卖98元人民币一套,而在当当网的售价仅为49元人民币。(2013年12月10日截图)。也就是说,方舟子的一个签名价值49元人民币。注:据搜狐网友“独立调查员”揭露,“‘语丝书屋’是彭律师的。”(见:2013-12-11 22:02)。据另一网友揭露,方舟子的签名也是假的,因为该签名“用水化不开”。(见:2013-12-11 22:56)。

一个人得多么不要脸,才能够达到方舟子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毒”书儿童
方舟科邪教主“主审”的毒书正在毒害中国的小学生。(见:2013-12-19 15:088)。

实际上,靠推销假冒伪劣产品来赚孩子的钱,还不是方舟子干过的最不要脸的事情。这年九月,因为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与崔永元发生直接冲突,方舟子就拿由崔永元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和搜狐公司共同发起的“给孩子加个菜”公益项目当靶子,指控这个项目使用转基因豆油、给孩子吃肥猪肉,说用猪油给孩子做菜“是一种危害儿童健康的做法”(见:2013年9月15日 22:09)、“损害健康”(见:2013年9月19日 21:35),并且通过反复制造、传播该项目“用瘦肉的价买肥肉给小孩吃,还说吃肥肉好”(见:2013-10-02 09:31)、“用来高价购买肥肉”(见:10月5日 01:31)的谣言,来暗示崔永元贪污善款,唆使科邪教徒挖崔永元的黑材料“这里大有文章可做。”与此同时,方舟子对于他自己的那个非法黑基金,无论别人怎么骂他,他都坚决捂着、盖着,坚决不公布账目。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方舟子更邪恶的生物吗?难怪崔永元会这样“实话实说”方舟子:“的确是个恶魔”!(详见本书第七章:《壮哉永元,暴打方骗》)。

三、妒夫醋潭,同类相残

前面提到,方舟子在2013年的“专和女斗”大戏,高潮是他与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博士的打斗。问题是:朱毅怎么惹到方舟子了?方舟子为什么要打她?

方舟子在中国的行骗招数,不过就是“打假”、“反伪”、“科普”这三板斧,而其挥舞这三板斧的真实目的,就是要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信誉度,然后籍此在中国推销转基因食品。换句话说,推销转基因食品,是方舟子当初“毅然”回到“一点也不可爱”的中国的主要动机,也是他终将返回“第二故乡”美国加州圣地亚哥购置一处“豪宅”安身立命的希望所在。(关于方舟子计划逃离中国的故事,详见本书第十章,《大不劣癫,啊美丽奸》)。而到了2013年,随着“反转”呼声的日益高涨,随着“挺转”势力的多元化,更随着方舟子的商业价值因其臭名远扬而成为负数,方舟子的这个春秋大梦近乎破灭。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在2013年推销转基因食品的劲头,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为了向其背后的主子证明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他一面紧紧地护住那面“首席转基因贩子”大旗,一面对其他推销转基因食品的人大打出手,以便自己能够垄断“转基因科普”市场。

在“转基因科普”市场,方舟子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成立于2008年的科学松鼠会,而方舟子对它的态度也从最初的蔑视加冷嘲热讽,发展到2013年的针锋相对,你死我活。比如,在2008年11月29日,天下第一妒夫方舟子吐酸水说:“现在冒出的松鼠会过于功利,成员总体素质也不算高,不看好。”(见:2008-11-29 05:24:03)。六天之后,方妒夫再吐酸水:“扫过几篇松鼠会的文章,基本上就是文傻会欣赏的那种文傻化、庸俗化科普[。]靠google、wiki凑起来的,再讲几句自以为俏皮的话就算很有爱心可以拿到都市报上填版面的科普了。里面的硬伤之多惨不忍睹。”(见:2008-12-0503:54:13)。

实际上,从那时起,方舟子就天天盯着松鼠会,搜寻对其大打出手的由头。到了2009年6月,方舟子终于如愿以偿,找到把柄,于是朝科学松鼠会抡起了“反伪”的大棒,指控该会的科普是“伪科普”,因为有一篇文章“硬伤累累”、“从头错到尾”、“惨不忍赌”、“信口开河”。(方舟子:《科学松鼠会上的专业伪科普》,XYS20090607)。四个月后,方舟子又朝科学松鼠会抡起了“打假”大棒,指控该会“抄袭”。(方舟子:《科学松鼠会之剽窃》,XYS20091020)。再过一个月,方舟子干脆给松鼠会起了个外号:“伪科学老鼠会”。(方舟子:《科学松鼠会又在很有“爱心”地宣传中医》,XYS20091127)。到了2010年3月,因为科学松鼠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暗示方舟子抄袭,方舟子总算找到了一个不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辱骂对方的正当理由,“郑重”宣布:“如果松鼠会不能证明我抄袭,那就是在造谣。只要这位造谣我抄袭的松鼠会主编、内容总监、全职工作人员还在松鼠会,我就会一直把松鼠会当成造谣会。”(见:《“科学松鼠会”成了造谣会》,XYS20100323)。

最让妒夫方舟子妒火中烧的是,在他的打压之下,科学松鼠会不仅没倒,反倒越做越大,在2010年获得风险投资,成立了“北京果壳互动科技传媒有限公司”。果壳财大气粗,连方舟子的铁杆跟班儿、伪博士、伪主流科学家袁越(土摩托)都舍不得与之断绝关系。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发生了“胶原蛋白”事件。

2013年5月,方舟子的老冤家“五岳散人”在其微博销售一种“日本高级胶原蛋白肽”。方舟子最受不了别人发财,尤其是他的敌人发财,于是在网上发起了一阵猛攻,将之称为“骗人的保健品”(见:2013-05-19 17:22)、发布“虚假广告”,要求工商部门管一管(见:2013-05-19 17:50)。按照方舟子的理论,不论是蛋白质还是肽(小分子量蛋白质),进入人体内后都会被降解成氨基酸(构成蛋白质的低分子量化合物),因此吃什么蛋白质或者肽,效果都和吃猪肉差不多。可是,一位叫“松鼠云无心”的科学松鼠会会员却发了两条这样的微博,不点名地驳斥方舟子:
“口服蛋白后,在血液中检测到二肽三肽甚至更长的肽,有许多文献支持的,而且有的文献还显示二肽的吸收速度比氨基酸更快。这个跟专业无关,算是比较新的科学进展,在科普蛋白质的时候犯错的还有位著名的生化博士呢。”(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方舟子《为什么说“营养专家”云无心是骗子帮闲?》,XYS20130606)。
“许多网友在跟卖胶原蛋白的忽悠辩论时说‘蛋白质和多肽都要变成氨基酸才能吸收’,是不对的。人体能够直接吸收二肽三肽,有严肃文献支持。只是这个吸收是吸收进血液,并非吸收到皮肤上去。关于蛋白质消化吸收,请参阅:http://t.cn/aokj0D。再次强调:【反对不靠谱的东西,也不能用不靠谱的理由。】”(见:2013年5月22日 20:04)。

这直接导致打架斗士方舟子发起了一场“打云无心的假”的大战,骂他是“骗子帮闲”,其目的很可能是要借机打掉这个“伪科学老鼠会、果壳网的头牌”(见:2013-06-17 22:56)。可惜的是,科邪教头牌方舟子在与“伪科学老鼠会”头牌的打斗中,不仅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反倒被对方抽得眼冒金星:从5月22日到5月28日,云无心在新浪博客发表了六篇、共一万多字的文章,摆事实,讲道理,心平气和地和方舟子论战,并且,这六篇文章,篇篇被新浪博客推荐,因此影响很大。而方舟子呢?他除了在微博上谩骂、“打假”之外,只是在5月28日把那些微博烂帖子凑到一起,整出来一篇《“营养专家”云无心的无知与谎言》,而其内容,也无非是那种“别人说的都是谰言和谎言,只有我说的才是真话和真理”这类陈词老调。实际上,连方舟子自己后来都承认,“不仅松鼠会齐声高喊‘云无心是对的’,而且推销保健品的人也纷纷表示支持云无心”。(方舟子:《为什么说“营养专家”云无心是骗子帮闲?》)。当然,把“纷纷表示支持云无心”的人都说成是“推销保健品的人”,是方舟子的惯用的抹黑伎俩,就像他把所有反对他的人都说成是“以前被我打过假的人”或“曾经被我打过假”的人一样。

云无心在新浪博客发表的与方舟子辩论的文章
(见松鼠云无心的新浪博客:云无心以出岫)
标题 评论/点击数 发表时间
《与方舟子论争的总结以及我对方舟子的指控证据》
(63/5127)  5/28/2013 09:54
《蛋白质的品质是如何评价的》
(56/4471)  5/27/2013 19:58
《大豆蛋白中是否缺乏甲硫氨酸》
(29/1975)  5/27/2013 10:54
《看方舟子的瘦肉精科普是如何愚弄公众的》
(47/6177)  5/25/2013 20:52
《关于胶原蛋白的科与普》
(27/6009)  5/24/2013 09:25
《胶原蛋白美容与院墙上的画》
(50/13802)  5/22/20130 9:15

不过,《“营养专家”云无心的无知与谎言》这篇文章的最奇之处是其结尾一段:“农大朱毅也是属于这种情况:本科学医,硕士学法律,博士学植物生理学,然后去农大教书和研究微藻资源利用,也被媒体捧为食品安全专家。其实这两人对食品营养、食品安全都是外行,不会比一般人强多少,都是临时抱佛脚,东抄西凑(我发现朱毅曾经把我的微博内容背下来拿到央视上讲),云无心因为能似懂非懂引国外资料,所以更容易迷惑人,但一短兵相接,全都露馅。我跟这些在媒体上风光的水货争生物医学问题,胜之不武啊。我搞不明白的是,这些水货为什么没有自知之明,敢来主动挑战我?可见媒体上多了,就自我膨胀,真把自己当权威了。到了现在云无心也就只能关了评论,和职业方黑们抱在一起满地打滚了。” 

为什么骂云无心的文章要以骂朱毅结尾呢?原来,在那之前几天,一个叫“我本将新向明月”的铁杆方粉披马甲到朱毅那里套话儿,问她:“在方舟子与云无心的pk中,站在方舟子这边?”朱毅答道:“如若有这样一天,我必定是云无心的战友和朋友”。这段对话马上被方粉“姓孟名山都”截图,由方粉“只看晚霞”和“龙哥科学公园”接力传递给方舟子。也就是根据这么一句话,方舟子马上宣布朱毅是“保健品骗子帮闲”。(见:2013-05-24 19:27)。五个月后,“我本将新向明月”还在为自己的“杰作”洋洋自得:“大家还记得朱毅事件的起火点么?评论中的奈何明月照大沟是我的马甲。我是个点炮手么?” (见:2013-10-10 08:57)。

由于方舟子在宣布朱毅是“保健品骗子帮闲”时不打自招,说在那之前,他曾“否掉”了朱毅的一个讲座,因此,这个“朱毅事件的起火点”极可能是方舟子与其教徒密谋策划的一个类似“国会纵火案”的阴谋,其目的,就是要把战火烧向朱毅。方舟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至少有以下四个原因:第一是他的泼夫心理作祟──“滥男专和女斗”是方舟子的祖传秘方;第二是他的阿Q心理作祟──方舟子这个美国水博士在国产土博士面前,总有一种无法摁捺的优越感和自豪感(云无心是美国博士);第三是他的妒夫心理作祟──朱毅当时科普的风头正健,经常上电视电台报刊杂志。实际上,就在朱毅咬饵吞钩之前两天,《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还曾专文介绍朱毅(见郭建光:《食品安全:附和大众易,倾听理性难》,2013年5月22日《 中国青年报 》),而方舟子在《冰点周刊》的专栏“一言堂”则在2011年9月被砍,可想而知,妒夫方舟子会嫉妒成啥样;第四是他的懦夫心理作祟──方舟子当时已经知道自己不敌云无心,他希望借打国产博士朱毅而摆脱云无心。

一句话引来杀身之祸

就在方舟子大战云无心之际,朱毅表态支持云无心,结果使自己成了网络恶霸方舟子2013年的头号死敌。

果然,在5月24日到5月28日之间,方舟子发了8条微博,点朱毅的名骂她“不懂装懂”,“生化知识一塌糊涂”,是“保健品骗子帮闲”,是“在媒体上风光的水货”,等等等等。而朱毅很可能听从了某个友人的劝告,对方舟子及其走狗们的叫骂,就是一声不吭。结果方舟子孤掌难鸣,只好暂时放弃朱毅。

可是,到了七月份,方舟科邪教徒们在全国各地高举“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的丧幡,大搞“试吃转基因食品”的闹剧,惹得“前方粉”仙人指路大骂道:“对于‘转基因大米’,想吃你就吃,不想吃你就不吃,选择自由,谁也不要强迫谁,更没必要跳着高骂对方。 像一群小丑一样四处高调表演‘吃大米’,和像愤青一样追着骂,都是偏激失态的行为。很多时候,不明真相的群众都是被利益集团利用的对象。一知半解地上窜下 跳、摇旗呐喊的时候,你其实已经被利用了。”(见:2013年7月15日 14:16)。

这个帖子的第一个评论来自朱毅:“我看着科普两个字,就恶心”。时刻等待朱毅失足的方粉们见此大喜过望,马上一拥而上,对朱毅施展“方法”,而方舟子则在临睡前,借着方粉“龙哥科学公园”和“沸腾钢”骂朱毅是“女流氓”的帖子当梯子,骂朱毅说:“搞伪科普被揭,就憎恨科普。骂人骂不过,就耍流氓。”(见:2013-07-15 23:07)。

一觉醒来,方舟子再次泛着酸水发帖子说:“渣人指路在那里谩骂转基因大米品尝会,乃意料之中,农大朱毅和他抱团,也跟着谩骂,与‘科普’二字不共戴天,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因为没吃上?以后再有媒体称她热心‘科普’,大家就用她说的这句话恶心她:【朱毅:现在看到、听到、闻到‘科普’两个字,就很恶心啊】”(见:2013-07-16 08:01)。

显然,朱毅的最大罪过就是因为“有媒体称她热心‘科普’”,而方舟子这个“著名科普作家”则因其臭不可闻,几乎完全失去了这个机会。于是这个天下第一妒夫使着天下第一泼夫的性子,和朱毅大战了两个多月。由于朱毅后来将自己与方舟子大战的帖子全部删除,所以,此处仅介绍那场大战的梗概:

7月15日一整晚,方粉们围攻朱毅,朱毅憋了两个多月的怨气借机发泄,回敬方粉三百多个帖子。方舟子借机大搞惯用的“女─性”攻击手法,怂恿教徒攻打下三路,说:“她又不是约炮为生的三脏女,而是名牌大学的教师,也不怕学生怎么看她?”(见:2013-07-16 08:28)。

于是,方粉们开始使用“巨乳”、“脱裤子”、“裸奔”之类的污言秽语来攻击朱毅。例如,铁杆方粉kjmd (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助教赵培楠),就这样当众辱骂朱毅:“中国农业大学的副教授朱毅突然间在大庭广众之下脱掉裤子对着方舟子撒泼打滚,以为能够达到‘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的目的,像木子美那样不要脸的女流氓都也不过是营营的苍蝇,此人更只不过是粪坑里的一只翻屎倒尿的蛆虫,只增些恶心罢了。”(见:07-17 19:48)。

91分钟之后,日理1800万鸡的方舟子把赵助教的这个帖子拣了出来,赞许道:“这个比喻不错,他们可算是义和团思维,有中国特色的。”(见:07-17 21:19)。

科邪教专门扒女对手的裤子

方舟子及其邪教徒们的邪恶,激起了挺朱派的强烈反击。一位在捣毁邪教老窝的工作中起了相当作用的网友,“独立调查员”,就非常合理地拿出了这样的逻辑来为自己的“反方”行为辩护:“既然方舟子可以大大咧咧‘XX又不是以约炮为生的三脏女…’,别人为什么不可反问他‘你老婆刘菊花又不是人尽可夫的婊子……’?”(见:2013-07-31 15:17)。

应该承认,方舟子在最初还是想要从朱毅的科普文章和电视访谈中找出一些“科学硬伤”来诋毁朱毅的(例见:2013-07-19 12:02、2013-07-19 12:46),但他的这个企图恰恰让世人看出了他本人就是一个无知无识不学无术的水货。(例见:2013-07-19 13:48、2013-07-19 14:49、2013-07-19 23:46、2013-07-20 10:29)。于是,从21日起,方舟子开始指使教徒们挖朱毅的履历(见:2013-07-21 15:20),查朱毅是否一稿多投(见:2013-07-22 14:03)、抄袭剽窃(2013-07-25 19:41),直至翻查其博士论文(见:2013-07-26 07:52),甚至把朱毅的丈夫也扯了进来,当成一个大坏蛋反复地殴打(见:08-04 17:17、08-04 17:56、08-04 19:59)。8月6日,方舟子根据一个叫that2008的方粉(实名高道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博士后)挖掘出来的材料写成《呼吁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撤销中国农大副教授朱毅的博士学位——朱毅博士学位论文造假案》(见:2013-08-06 10:41)。8月17日,朱毅将自己与方舟子有关的微博全部删除,并且从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贯欺软怕硬的方舟子见此大喜过望,更是撒欢儿般地追打朱毅。9月27日,方舟子又写成《向中国农业大学举报朱毅副教授期刊论文造假》(见:2013-09-27 13:46)。显然,方舟子的目的就是要把朱毅搞得身败名裂,把她的饭碗砸个粉碎,把她的嘴堵得死死的。当然,不管方舟子这个泼夫是扯着鸭嗓子“呼吁”,还是挺着鸡胸脯“举报”,至今没有哪个机构搭理这个恶棍。

不过,方─朱之战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暴露出方舟子打架的动机和目的是如何的下流与卑鄙,手段是如何的邪恶与歹毒,因为这些事实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方─朱之战的重大意义在于,它又把一部分方粉转变成了“前方粉”,而方舟子的邪恶行径激起了这些“前方粉”对方舟子及其同伙的刻骨仇恨,进而展开了一系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行动,结果重创方舟科邪教(详见本书第八章,《匪巢被端,众离亲叛》)。除此之外,朱毅本人对“方学”研究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第一,朱毅明确指出了方舟子团伙的本质就是科学纳粹,说:“方舟子巧妙利用民众对假的仇恨,高举科学和道义的大棒,横扫他眼中钉肉中刺,一步步发展成为科学纳粹和拜神邪教。”(见:2013年07月16日 13:31)。

第二,朱毅逼迫方舟子承认了一起关于黄金大米的陈年抄袭老案(详见亦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方贱人舟子又犯贱了》、《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3年终版)》);

第三,朱毅多次给“方舟子同学”上“小课”,指出其一系列科唬和无知,证明这位响当当的“著名科普作家”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水货:“方舟子科唬@林楚方:‘如果转基因金大米改了营养成分,就会吃出不同了’,这是哪本教科书或者哪个公司的公关稿里说的?”(见:2013年07月19日 12:52)。
“要怎样的极度无知加自我膨胀,方舟子才会做出‘肠道菌群伪科学’的荒唐论断?”(见:2013年07月20日 11:10)。
“等着方舟子同学对‘美国全民强补叶酸’的科普错误致歉。”(见:2013年07月24日 14:06)。

第四,朱毅对于“方学”的最大贡献,当属她找出了云无心在两个月前提出的问题──“方舟子的瘦肉精科普是如何愚弄公众的”──的答案。

原来,2011年4月1日,方舟子在《新华每日电讯》上发表了《有没有合法安全的“瘦肉精”》一文,极力推销“一种叫做盐酸莱克多巴胺”的瘦肉精。按照方舟子的说法,“一天吃上20000微克以上[盐酸莱克多巴胺]才有可能表现出症状。……一天吃上350千克猪肉或15千克猪肝,摄入的莱克多巴胺仍在安全范围。”而当云无心质疑20000微克这个数字的来源时,方舟子谎称它来自“欧洲评估报告”(见:2013-05-25 15:00;2013-05-25 22:16)。但云无心发现,那份报告中根本就没有这个数字。不仅如此,云无心还详细地论证了方舟子根本不懂食品安全标准是如何制定的(云无心:《看方舟子的瘦肉精科普是如何愚弄公众的》),尽管这方面的知识并不复杂。方舟子虽然对云无心的质疑百般狡辩(见方舟子:《“营养专家”云无心的无知与谎言》),但就像他千方百计隐藏那家雇佣他的“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的信息、或者他的黑基金账目一样,方舟子就是不肯说出他的数据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云无心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朱毅则用盐酸莱克多巴胺的英文ractopamine,以及350kg、20,000mcg这三个字串来搜索网络,一下子找出来一篇匿名网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So, in pigs fed ractopamine, how much will be safe to eat? A lot, as it happens. 350kg of pork muscle, or 15kg
 of pork liver per day, to be exact. ‘That means you can eat as many as five whole pigs (assum ing that a pig 
is 70kg) every day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and still be below the ‘no effect’ level,’ says
 Dr Chee.”(Anonymous. Beta-agonists hog the limelight. The Star. November 5, 2006.)

显然,方舟子推销瘦肉精的话就是直接抄自这段英文。更奇的是,据这篇文章介绍,说出这几个数据的人,Dr. Chee, 恰恰就是这个瘦肉精制造商Elanco的一个经理。这样一来,方舟子岂不成了货真价实的毒品贩子了吗?确实,在那之后,方舟子再也不敢提“盐酸莱克多巴胺”这几个字儿!你想,朱毅把方舟子的这么一桩大买卖搞砸了,这个妒夫加泼夫能不把这个中国女人恨死吗?

转基因贩子方舟子在新华社兼职卖肉

2011年4月1日,方舟子在《新华每日电讯》上推销非法瘦肉精。黄色部分显示方舟子科唬、抄袭文字。

朱毅总结的方舟子抄袭科唬瘦肉精来龙去脉的“摘要版”
(见:2013年07月24日 14:06。朱毅的“详细版”请见《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3年终版)》)。

总之,方舟子以为朱毅是女人,在他这个久经沙场的打架斗士面前不堪一击,但真正的结果却是,这个泼夫被朱毅打得遍体鳞伤。只不过这个泼夫的脸皮特别厚,所以不管自己败得多么惨,他也还是要一如既往地、若无其事地摆出大获全胜的pose。 

(感谢亦明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发布 2014年1月3日


上一篇:杨玉圣:敦请教育部核查:究竟是哪些大学在兜售学位?
下一篇:亦 明:从“中国人渣二号”到“网络畸骗”——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