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批评 >

李世洞:谁是“留美研究生”“赵清熙”?——读《好了歌》存疑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李世洞(武汉大学教授)


2014年11月23日上午,访问“晒羊台”博客。发现该博客在2014年11月4日15点45分转载了“天涯论坛”一篇署名“留美研究生赵清熙”的《新<好了歌>昭示:法网无为,天网出手!》。这是该博客空白一年多以后出现的新文章(上一篇文章发表时间是2013年9月12日),故而吸引了我的眼球。拜读以后,更知道该文和我们的官司密切相关。遂用电子邮件,将其转发给“难友”杨玉圣教授和其他有关朋友,附言:“将刚看到的晒羊台上转载的文章发给诸位”。

发完之后,反复、仔细拜读了“赵清熙”先生的大作,有些问题无法释怀,借学术批评网向作者提出,希望能得到回答。

一、“赵清熙”先生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从署名“留美研究生”看,“赵清熙”先生最近几年在美国呆过(如果是十年、二十年以前留美,现在肯定不会以“留美研究生”署名)。从“新学年开学,结伴回母校”看,作者肯定现在不是“南财大人”。从叙述这些人和事时讲的他们“都是我们的老师或者前辈”看,你年纪不大,属于张仲春研究员等的“学生或者晚辈”。

可是,令我大惑不解的是:一个最近几年在美国留学、目前又不在南京财经大学工作、并属于张仲春先生“学生或者晚辈”的年轻人,怎么对南财大法学院内外发生的事情了解得那么详细?那么清楚?诸如某副院长“随着某校长的下台而辞官归故里、无颜见江淮父老”;法学院某院长因贪污和和猥亵女研究生而“被学校撤销院长职务清除出法学院”;“法学院某老讲师......副教授都没混上,却已是乳腺癌晚期”;“安徽某县局长(法学院某副院长之夫)”“ 年仅不惑,却也随着某校长的下台一口气上不来,暴病身亡”。至于这个拖了七八年还没结束的系列官司,也能说得有鼻子有眼,很是到位。什么栖霞区某法官判的6个案子都被南京中院撤销原判(可惜你漏掉了 “发回重审”四个字)”,那个办案法官“不但升官没指望,还被处以调离审判岗位的处分”;什么“天津大牌律师李XX……专事与天津、武汉贪X法官搞‘合作’判决”,“如今好了,年未满五十,却已是肝癌晚期”,你挨个点了天津三级法院三个主审法官(审判长,下同)的名字,骂他们是“获得几个铜臭的……之流”, 说什么“相信哪一天听到他们遭受上天的惩罚,不论是多么残酷,应该都不会觉得惊讶”。

一般来说,就是身处同一学校、同一学院的老师,对校内、院内发生的事情,也不一定都能够如此系统、详细叙述。在官司上,也是如此。

除了当事者,即使对此系列案比较关注的人,也无法系统、详尽、精确地叙述它在南京、天津、武汉等法院的进展情况。而这位离开祖国几年,既不是“南财大人”、又和官司没有半毛钱关系的“留美研究生”,却做到了这一点。这不禁使我产生下面的问题:“赵清熙”先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赵清熙”先生真是“留美研究生”吗?

二、“赵清熙”先生怎么也像你的“老师或者前辈”张仲春先生那样缺乏起码的法律知识?

我不知道“赵清熙”先生这位“留美研究生”在美国攻读什么专业,但可以肯定起码是一个有文化素质的年轻人。美国是个很看重法律的国家。有人介绍留学经验说:到了美国,一定要多看点美国法律书;不然,你要吃亏。我想“赵清熙”先生也一定知道这一点。

可是,在“赵清熙”先生大作里却发现了这样的文字:“对全国首届著名法学家沈木珠诽谤的主犯杨玉圣、李世洞……”。稍微有一点法律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诉讼分民事和刑事两种。 “主犯”、“从犯”,都是刑事案件中使用的称谓。我们和沈、张两位法学家的系列官司显然属于民事纠纷范畴。可是,你在大作里竟然把杨玉圣教授和我说成“主犯”。且不说这是你对我俩人格的极大侮辱,仅就这一点就有权利对你提起诉讼,单单从法律常识上,就说明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盲”。在美国当“留美研究生”,竟然连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都分不清。这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吗?

在这一点上,“赵清熙”先生倒是真像你的“老师或者前辈”张仲春研究员。

自2007年末以来,和张仲春研究员打了无数次交道,拜读过他的各种法律文书、文章,清楚知道这位法学专家在很多方面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杨玉圣教授和我都写过文章,以大量事实论述了这个问题,此处不再赘述。我要问的是,你这位“留美研究生”怎么这么像你的“前辈和老师”张仲春研究员呢?你这个“留美研究生”的身份,到底是真的还是是假的呢? 

三、“赵清熙”先生的文风怎么这么像你的“老师或者前辈”张仲春?

首先,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联想、推理。如“法学院院长陶xx,杨玉圣、李世洞在南京财经大学的代理人”;“安徽某县局长(法学院某副院长之夫),杨玉圣、李世洞的御用打手”。试问:你有什么事实、证据说陶某是我和杨玉圣教授的“代理人”?你又有什么事实、证据说“安徽某县局长(法学院某副院长之夫)”是“杨玉圣、李世洞的御用打手”?这和张仲春研究员在天津一审庭审时说杨玉圣教授和法官刘彤“暗通款曲”、搞私下交易的胡乱联想,又有什么区别?

其次,以偏概全的思维逻辑。“赵清熙”先生大作中有这么一段话:“周永康统治中国政法五年,冤狱遍野。司法无为,法官腐败,积重难返!天怒人怨,唯天网可收了!”按照你的结论,中国司法界是一片漆黑,毫无一点光明。法官都是“贪赃枉法”的腐败者,天津的法官如此,武汉的法官如此,南京的法官也如此。凡是判决你们败诉的,都是“周永康统治时期司法腐败”的反映。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今年9月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时,张仲春和其代理人沈木珠教授也说过类似的话。据我的代理人介绍,该段话大致是:今天终于知道为何我屡诉屡败,因为司法是在周永康的黑暗统治之下,不可能有公平。这种“类似”的论断,究竟是一种巧合,还是暗示了某种内在联系?

最后,马虎和粗枝大叶的文字。

“赵清熙”先生大作短短一千字篇幅,竟然出现了七八处人名错误。天津中院的主审法官 “吕洪宇”被写成“吕洪宁”,天津高院的主审法官“黄砚丽”被写成“高砚丽”,南京栖霞区法院的法官“丁旦”被写成“李蛋”,天津著名律师“李有华”被写成“李有花”,“诽谤”张仲春的匿名作者“李华隼”被写成“李华凖”,等等。“赵清熙”先生这些“笔误”,和其“老师或者前辈”张仲春夫妻,何其相似乃尔?

就拿张仲春夫妻2014年1月给南京中院的《上诉状》为例,把涉案文章《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准司法性及我国的对策》的作者刘士平写成“李士平”、“刘世平”;把李世洞文章《张仲春、沈木珠教授夫妇抄袭是“假案”吗?》写成《沈木珠、沈木珠教授夫妇抄袭是“假案”吗?》;把实名举报张仲春学术不端的海外人士祝国光博士写成“祝国平”;把南京栖霞区人民法院陪审员“温砚富”写成“温砚福”;把“伪注”写成“伪证”,等等。你这位“留美研究生”为什么和你的“老师或者前辈”张仲春有这么多的相同之处?

所有这些疑惑,都需要“赵清熙”先生这位“留美研究生”给予解释和回答。如果“赵清熙”先生不敢或者不能回答,那我就有理由怀疑这个“留美研究生”的真实性了。 

明年,我就满八十岁了。“‘八十’一过,来日无多,何时伸腿,谁也难说”。我早已预料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也一定是“赵清熙”先生这位“留美研究生”喜极而泣的“大庆”时刻。“赵清熙”先生一定是兴高采烈、满含喜泪地大声呼喊:诽谤全国首届著名法学家沈木珠的“主犯”之一,被“天网”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4年11月26日

(感谢李世洞教授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4年11月26日


上一篇:李醒民:犹抱琵琶半遮面 整饬学风路修远——《自然辩证法研究》在对待一起学术不端事件中蓄意的偏见与无理的傲慢
下一篇:葛 莘:方氏文贼的方式科唬──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八封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