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批评 >

李世洞:荒诞无稽——评张仲春沈木珠夫妇的三份新“侵权通知”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李世洞(武汉大学教授)


2012年9月5日,学术批评网刊登了张仲春、沈木珠两位法学家三份新的“侵权通知”。其中有两份与本人有关,不得不认真拜读一番。   

看完后,除了“敬佩”这两位法学家“不到长城非好汉”、“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韧性战斗”精神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号:法学家的“侵权通知”怎么越写越乌拉稀啦?我这样说,绝对不是“放空炮”、“扣帽子”、“玩想象”,而是以两位法学家寄发“侵权通知”的历史事实为根据讲的老实话。   

两位法学家自2007年11月给我寄发第一个“侵权通知”起,到2012年9月止,近5年当中大概先后发出了10个左右的“侵权通知”。按照“多做就熟”、“熟能生巧”的常理,应该是越写越会写,越写越完善,越写越准确。可是,事实恰恰相反。   

以前的“侵权通知” 固有不少缺陷,如不找“真凶”算账而找 “无辜”纠缠(他们不找写批评其学术不端文章的金许成,却找了根本没有写他们的李世洞);把已经进入起诉程序的文章再拿来作为新“侵权通知”的内容;把“侵权”文章的标题写得丢三落四;把“侵权”文章刊登的日期弄得错误百出,甚至把 寄发“侵权通知”的时间写得比撰写“侵权通知“的时间还要早等等,至于文字上的不通、不顺、不雅则更是不胜枚举。但有一点倒是很正确,那就是他们所发的“侵权通知”中列举的文章都是出自被指为“侵权者”之手。这一点从法理上讲十分重要。因为“侵权通知”和“起诉状”、“上诉状”、“答辩状”一样,都是法律文书,都承载着严肃的法律内容。对“侵权”对象的正确认定,是其最重要的一点。所有诉讼者都必须一丝不苟认真对待,稍有半点差池,就可能造成不良后果,甚至弄出“冤假错案”。所以,我对于两位法学家此前写“侵权通知”时能做到这一点,给予充分肯定。   

可是,再看看他们新近撰写的3个“侵权通知”,就让人大跌眼镜了。5年的诉讼中,他们似乎没有“在战争中学会战争”、“在诉讼中学会诉讼”,反而是越写越糟糕,越写越倒退,倒退到5年前的水平线以下了。   

他们在8月25日寄发的那个“侵权通知”,就是再有力不过的例证。   

我们不妨拿它作为麻雀稍加分析。该“侵权通知”一开头就写道:“尊敬的杨玉圣网主及李世洞先生:学术批评网近年发表的有关张仲春、沈木珠以及乔生、木珠、乔生木珠的几十篇文章,均为侵权文章,请接到本通知之后30分钟内删除,并在贵网及全国性报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主要有:……”(下面共列了27篇文章)。   

笔者检查了他们所列举的27篇“侵权”文章内容,发现属于笔者所写的仅有2篇,属于杨玉圣教授署名所写的有10篇。二者总共12篇,还占不到其所列举的27篇“侵权”文章的一半。可是,我们却被其要求对全部27篇“侵权”文章承担“侵权”责任!要按照其要求在“接到本通知之后30分钟内删除,并在贵网及全国性报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更感到冤屈的是,我这么一个一般的网民,也被要求 “在30分钟内”删除学术批评网上所有的“侵权”文章!请问两位法学家,我有什么权力去删除不是我主办的学术批评网的文章?你们这是什么逻辑?你们根据的是哪条法律?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两位法学家所列出的27篇“侵权”文章中竟然有11篇的作者是他们本人!如《张仲春(乔生)奇文欣赏(之五)——龙年缉贼令:惯偷杨玉圣剽窃行为全国征文启示》《乔生木珠:龙年追‘杀’令——悬赏举报“天津刘彤枉法案”幕后黑手》《乔生木珠:悬赏举报“天津彭宇案”枉法判决幕后黑手——对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终身有效》、 “张仲春(乔生)骂文之(二)”至“张仲春(乔生)骂文之(八)”(均按照网上刊登的“侵权通知”原文,未加核对——笔者)以及他们一案多诉中撰写的“起诉状”、“上诉状”,等等。   

请问张仲春沈木珠教授夫妇:这些你们亲手撰写的文章,也被你们判成“侵权”,这不是自己否定自己吗?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勇于“担当”了?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谨慎、勇于解剖自己了?还有,这些文章既然被你们断定为“侵权”,那也应该追究你们自己的责任啊!为什么气势汹汹地要和你们这些文章八竿子打不着的杨玉圣和笔者代你们承担责任?代你们受过?也许两位法学家会说:我们是指杨玉圣未经二位许可刊登了大作,因而“侵权”。可是,我这个未办任何网站的一般网民根本没有可能要刊登你们的大作,你们为什么指名道姓地要我也承担责任?更重要的是,你们那“侵权通知”中白纸黑字地说“学术批评网近年发表的有关张仲春、沈木珠以及乔生、木珠、乔生木珠的几十篇文章,均为侵权文章”。这可是没有一点“未经许可转载大作因而‘侵权’”的意思啊!   

如此看来,笔者说你们写“侵权通知”的水平倒退到你们诉讼前的水平以下,大概不会又是“污蔑”、“诽谤”吧?   

(感谢李世洞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9月10日  


上一篇:黄思敏、李毅:学术批评与侵害名誉权之间的界限——李世洞诉张仲春名誉权纠纷案第二审代理词
下一篇:李世洞:四问乔生——致南京财经大学张仲春研究员的公开信